《诗歌赏析大全》

    收录118360

多佛海滩 [英国]阿诺德

今夜大海平静,潮水正满,月色朗朗,临照海峡,——法国海岸上微光渐隐,而英国的峭壁高竖,在宁静的海湾里显出巨大模糊的身影。到窗边来吧,晚风多么甜!可是你听!月光漂白了的陆地与大海相接处,那一条长长的浪花线传来磨牙般的喧声......

夜莺 [英国]阿诺德

听呀!哦,夜莺!颈前长黄毛的鸟儿!听!从月色朦胧的雪松里,响起了多婉转的歌声!多么悠扬!听——又是多么哀伤!你是从希腊的海岸飘泊来的,可过了这么多年,在遥远的国土里,你迷茫的小脑袋中依旧怀着往日无法扑灭的、无比深沉的哀......

题乔尔乔内的威尼斯牧歌(卢浮宫藏画) [英国]但·罗塞蒂

水,为解除夏至的热苦,把水壶慢慢地浸入泉中,侧耳且听水波不情不愿地叹息着流进壶口的边缘。嘘!极目遥望远处,在白昼尽头悬着一片溽暑;垂下的手抚弄着啜泣的六弦琴,两个棕色的脸膛中断了歌声,快乐啊,伴随着愁苦。她的双目迷失何......

白日梦 [英国]但·罗塞蒂

荫凉的槭树啊枝叶扶疏,仲夏时节还在萌发新的叶片;当初知更鸟栖在蔚蓝的背景前,如今画眉却隐没在绿叶深处,从浓荫中发出森林之歌的音符,升向夏天的静寂。新叶还在出现,但再不像那春芽的嫩尖螺旋式地从淡红的芽鞘中绽出。......

顿悟 [英国]但·罗塞蒂

我一定到过此地,何时,何因,却不知详。只记得门外芳草依依,阵阵甜香,围绕岸边的闪光,海的叹息。往昔你曾属于我——只不知距今已有多久,但刚才你看飞燕穿梭,蓦地回首,纱幕落了!——这一切我早就见过。......

短暂的时光 [英国]但·罗塞蒂

短暂的时光短暂的爱时辰还为你我保留着,不知我们的天是否还亮着?我俩还没把帘子拉开。你仅仅在白昼最后的叹息中感到你的灵魂正把它延长;而我已听见夜风的哀恸,我知道它是在替我吟唱。短暂的时光短暂的爱萧瑟的......

大戟 [英国]但·罗塞蒂

风无力地扑打着,渐渐死去,从树上和山上,被抖落了地。我来时,顺从着风的意志;此刻我坐下,随风而止。我把额放在双膝之间,我咬住嘴唇,没有悲叹。我头发倒垂在青草之间,我听得白天流经耳畔。我睁大双眼,目光......

续古歌 [英国]但·罗塞蒂

“哪位是你的心上人,我怎能认出来?”“他脚登凉鞋手提杖,草帽头上戴。”“有什么征象告诉你他正在赶回来?”“你瞧春光快要归去,他就快要归来。”“他有何信物随身带,可以作标志?”“他......

唉,好长久 [英国]但·罗塞蒂

爱人啊,我们的青春好长久,当时真像是地久天长,蓝天碧树都欢唱不休,溪水也边流边唱,那样的日子我们永远不能再尝。唉,好长久!难道说旧时全是阳春天气?否,只是我们年轻而同在一起。爱人啊,我已经老了好长久,......

我们的船失事的日子里 [英国]梅瑞狄斯

我们船失事的日子里,有个时辰,松松联结的炉中煤还烧得发红,但我们已看见一道红色的裂缝在喀嚓作声的煤块间加宽加深。那夜只有我们俩静坐在书房里,像一对恋人正在听“时间”说话。门突然开了,传进来歌声喧哗——长辈们用醇酒加闲谈......

小妖精的集市(节选) [英国]克·罗塞蒂

每逢清晨和黄昏,姑娘们听到小妖精在叫卖:“来买我们果园的水果,来买呀,来买:苹果和榅桲,柠檬和香橙,胀鼓鼓的樱桃没有鸟儿啄过,甜瓜和山莓,粉红的毛茸茸的蜜桃,紫黑的一球球的桑葚果,野的自由生长的蔓越......

歌 [英国]克·罗塞蒂

在我死后,亲爱的,不要为我唱哀歌;不要在我头边种蔷薇,也不要栽翠柏。让青草把我覆盖,再洒上雨珠露滴;你愿记得就记得,你愿忘记就忘记。我不再看到荫影,我不再感到雨珠,我不再听到夜莺唱得如泣如......

记着我 [英国]克·罗塞蒂

望你记着我,在我离去之后——远远地离去,进入寂静之国,那时你不能再把我的手紧握,我也不能再犹疑着,欲去还留。记着我,当你不能再无止无休对我描绘我俩未来的生活。只望你记着我,因为你也懂得:那时已来不及再商量或祈求。不过如......

在一位画家的画室里 [英国]克·罗塞蒂

他所有画布上都是同一张脸,同一个形象,或坐或行或倚窗,我们发现她在这些帘幕后隐藏,镜子反映出她何等惹人爱怜,有时是皇后,全身珠光闪闪,有时是青枝绿叶间无名姑娘,或是圣女、天使——但每幅画像都有同样含意,既不增也不减。画......

工人们在行进 [英国]莫里斯

这是什么?——人人听到的这种声音和传闻,像空谷来风,预兆着一场风暴正在逼近,像大海汹涌,在一个惊心动魄的黄昏?这是人民在行进。你说的是什么人?来自何方,走向何处?他们住在天堂和地狱之间的哪个国度?他们能否被雇佣?能否为主人好好服务?到处是传闻在行......

死之歌 [英国]莫里斯

是谁在行进——从西向东来到此地?是谁的队伍迈着严峻缓慢的脚步?是我们,抬着富人送回来的信息——人家叫他们醒悟,他们却如此答复。别说杀一人,杀一千一万也杀不绝,杀不绝,就别想把白昼之光扑灭。我们要求的是靠劳动所得过活,他......

在夕阳和大海之间① [英国]斯温本

在夕阳和大海之间,爱人的手和唇抚爱了我。昼带来夜,甜带来酸,长久的愿望带来短暂的欢乐。爱情啊,你带来的是什么在沙丘和大海之间?在潮线和大海之间喜化为悲,悲化为我,爱变为泪,泪变为火,死去的欢乐变为新......

海上的爱情 [英国]斯温本

我们今天正在爱情的陆上,我们将要去何方?爱人,是逗留还是起航?是扬帆还是划桨?有许多路,有许多风吹荡,但只有五月才是五月的春光;我们今天正在爱情的手上;我们将要去何方?我们陆上的风是忧愁的呼吸,这忧......

匹配 [英国]斯温本

如果爱人是玫瑰鲜艳,而我是一片绿叶,我们就会生长在一起,不论是哀泣或欢唱的天气,不论是开花的田野、庭院、青翠的喜悦、灰色的悲切;如果爱人是玫瑰鲜艳,而我是一片绿叶。如果爱人是动人的曲调,而我是歌里的......

回旋曲 [英国]斯温本

这么多年,自从我们在人世跋涉,诸神给了我和我的爱人什么恩泽?他们给我无穷的恐惧和灾难,我饮的泉水比海水还要苦涩,悲伤高悬苍天,而欢乐随风流转,这么多年。诸神给我爱人的是何祸福?谁将替她答复?谁能说出无人知晓的......

奉献 [英国]斯温本

甜爱,别要我更多地奉献,我给你一切,决不吝啬。我若有更多,我心中的心,我也会全都献在你脚边——献出爱情帮助你生活,献出歌声激励你飞升。但一切礼品都不值什么,只要一旦对你感受更深——触摸着你,尝着你的甜,......

春 [英国]霍普金斯

没什么像春天这等美——草,蹿得又高,又美,又葱茂;画眉蛋活像小小苍穹,而鸟叫穿过回声的林木,荡漾紧飞入耳,听他唱就如闪电忽来;光亮的梨叶、梨花,它们拂拭着下罩的蓝天;那蓝也蓝得热闹而丰硕;好动的羊羔尽情奔追。......

隼(给我主基督) [英国]霍普金斯

今晨我遭遇晨之宠臣,昼光王国的太子,黎明引升的斑隼,乘摇荡平面在它下面的稳风,高空迈步,瞧他盘旋驾着涟漪的翼之缰而忘我!接着荡,荡,向那边荡,如冰刀掠一条光滑的弧;翔与冲蔑视着大风。我的心在暗中为鸟所动,——对实现和完成的渴望!......

杂色美 [英国]霍普金斯

我把上帝赞扬,为了斑驳的物象——为天空的双色如同母牛的花斑,为水中鳟鱼全身玫瑰痣像幅点彩画;新裂的栗子如火炭烫,金翅雀翅膀,风景分成条块田——起伏、休闲、犁翻;还有手艺百家,齿轮、滑车、装备驳杂。一切对立的物象,新奇、多余、异样,......

腐尸之宴 [英国]霍普金斯

不,我不会从绝望中寻慰安,作腐尸之宴,不会解散(也许已松了的)人最后的缆绳,或者万分厌倦,喊一声“我不能再忍”。——我能。能选择希望,能盼天明,而不选择离开世间。但是,唉,可怕的你,为什么用阴暗贪婪的眼盯着我伤痕累累之身?为什么对我使狮爪......

菲力克斯·朗代 [英国]霍普金斯

菲力克斯·朗代,那铁匠,啊,那么他是死了?我责任都完毕,谁曾见过他这样的人,大骨架又坚强漂亮竟忧伤,忧伤,直到神智不清,更加上要命的四种病,深入肌理,要互见高低?疾病搞垮了他,开头他烦得咒骂,但终归涂了圣油等就改;固然敬奉上天的心愿刚了......

伦敦雪 [英国]布里吉斯

当人们都已睡熟,大雪开始飞舞,鹅毛般的雪片飘落在暗色的城,无声无息,不断地下,松松地铺,止息了渴睡的城中最后的车声,把那微弱的喧哗也蒙住而窒息,一味懒懒地飘着,下个不停,它静静地筛着,罩住路面和屋脊,把不平处......

晨的印象 [英国]王尔德

泰晤士河的夜景啊,金而蓝,溶入了和谐的浅灰色调,驳船满装黄褐的干草离开了码头边;带着寒颤黄雾悄悄地爬下桥梁,使屋墙变得影影绰绰;圣保罗教堂也隐隐约约,像一个气泡浮在城上。接着,突然间生活的音响......

黄色交响曲 [英国]王尔德

一辆公共马车缓缓而移,像只黄蝴蝶在桥上爬行,这里那里,出现行人身影,恰像是蠢蠢而动的蝼蚁。满载黄色干草的大驳船向影影绰绰的码头漂浮,码头边,低悬着一抹浓雾,宛如一条丝织的黄披肩。黄叶正开始呈现出秋意......

济慈情书被拍卖有感 [英国]王尔德

这是恩底弥翁怀着秘藏的情感给他怀恋的人写的书信。拍卖场上挤满吵吵嚷嚷的人,正出价争购每一张可怜的信笺,真的!对诗人激情的每一次搏动,都开了价钱。不爱艺术的商人弄碎了诗人水晶般的心,以便他们的小眼睛能贪婪地紧盯。......

林中 [英国]王尔德

他出自密林的曙光,他跃进草地的黎明,象牙的肢体棕色眼睛——闪过了我的牧神!他穿过树丛蹦跳欢唱,而背后舞蹈着他的影,我真不知追随哪个好——影子还是歌声!夜莺,替我捉他的歌!猎人,替我捕他的影......

歌 [英国]王尔德

一只金戒和一只白鸽是给你的重礼,一根绳索缚住了你爱高高挂在树枝。象牙之屋给了你,(花亭里盛开着白玫花)!狭窄小床留与我,(白呀,呵,白如毒芹花)!给你香桃木和茉莉花,(呵,红玫瑰看去真艳丽......

当我们还像树苗那样幼小的时候 [阿尔巴尼亚]恰佑比

当我们还像树苗那样幼小的时候,我们互相温柔地爱着,我俩整日里亲吻,闲游、嬉戏,从不分离。我爱你。你也爱我。想一想你当时对我说过的话!可你长大了,我也长大了。你怎么会忘掉昔日的一切?啊,苹果现在已经成熟、满浆,......

巴黎风景 [阿尔及利亚]狄布

彩云旋舞在黑暗笼罩的天际,在塞纳河之上掠过命定不祥的水流,黎明的巴黎呈现灰色与暗紫,夜依然像灰蓝的烟雾般停留。天空有时仍然以虚假的安宁如此帮助我挨捱困难的白昼,你感觉不到自己已失去原有的身份,谁个的影子循此偷偷地开溜。......

疯狂的时刻 [阿尔及利亚]狄布

黑色的疯狂时刻已到。它的特征是——仇恨,叫喊和刮风,抹去黎明的眼睛。诞生出穴居的黑暗,诞生出海洋的火光,它丈量着深海的痛苦,它重复着死亡。要认识它并不困难: 它是黑色的。它的特征是——......

阿富汗之歌 [阿富汗]哈代姆

如美玉镶嵌在中亚西亚高山之巅,  呵,我是阿富汗——阿富汗。沐浴过数千年的春风秋雨,我在这万山丛中光华璀璨,我的历史充满了英雄传奇,  呵,我是阿富汗——阿富汗。我的山峦曾与那日月同辉,我的熏风曾吹遍海角天涯,伫立在举......

自由的微风 [阿富汗]乌尔法特

在那百花吐艳的新春,  山谷中花丛似波涛起伏。遍地是浓馥的郁金香,  整个祖国宛如一座花圃。出游的少女发辫上饰着鲜花,  在晨光曙色中轻轻吹拂。自由的空气使失望者重新振作,  我迎着春光悠悠漫步。多美呀!令人心旷神怡的......

原上月 [阿根廷]卢贡内斯

刺耳的轴承不停地呻吟,它们发自远处黄昏的车轮。枯树中,有一轮玫瑰色的月亮,像盛开的鲜花或者娇艳的蘑菇。在这窒闷的夏季,草木垂头丧气。一丝偶然的凉风减轻了无度的折磨。那是风车的恩赐,在苍白的宁静中发出......

我就是那朵花 [阿根廷]斯托尔尼

你的生命是一条大河,滔滔地奔流;在你的岸边,我美好地生长,不为人所见。我就是那朵隐藏在灯心草菖蒲草里的花,你的滋养是怜悯,然而也许你从未看我一眼。你涨水时拖走了我,我在你的怀里死去;你干涸时我就逐渐逐渐地枯萎在泥潭里。但是我将会......

一个太阳 [阿根廷]斯托尔尼

我的心仿佛一个神,没有舌头,默默无声地在期待着奇迹;我爱过许多,一切的爱都已干枯,一切的爱都知道自己的贫乏。我爱过,甚至要哭,甚至要死;我爱得几乎要恨,几乎要疯,但是我在期待着某种自然的爱,能够使我新生,能够使我解脱。......

大海 [阿根廷]博尔赫斯

在梦幻(或是恐怖)编织起神话和宇宙起源的学说以前,在时间铸入日子以前曾经存在过大海,曾经有过永远的大海。大海是谁?谁是那暴烈的古老的生命?它啮咬大地的柱石,它是一个也是众多的大海,是深渊又是光辉,是机运又是风!谁望着它......

老虎的金黄 [阿根廷]博尔赫斯

我一次又一次地观看那只英武的孟加拉虎直到金黄色的傍晚,瞧它在铁栅栏里面循着注定的途径逡巡往返,从没想到那就是它的笼樊。以后还有别的金黄颜色,那是宙斯美妙的金属,变成九个指环,每个又变成九个永远没了没完。......

我的一生 [阿根廷]博尔赫斯

这里又一次,饱含记忆的嘴唇,独特而又与你们的相似。我就是这迟缓的强度,一个灵魂。我总是靠近欢乐也珍惜痛苦的爱抚。我已渡过了海洋。我已经认识了许多土地,我见过一个女人和两三个男人。我爱过一个高傲的白人姑娘,她拥有西班牙的宁静。我见过一望无际......

丽达与天鹅① [爱尔兰]叶芝

突然袭击: 在踉跄的少女身上,一双巨翅还在乱扑,一双黑蹼抚弄她的大腿,鹅喙衔着她的颈项,他的胸脯紧压她无计脱身的胸脯。手指啊,被惊呆了,哪还有能力从松开的腿间推开那白羽的荣耀?身体呀,翻倒在雪白的灯芯草里,感到的唯有其......

驶向拜占庭① [爱尔兰]叶芝

1       那地方可不是老人们待的。青年人互相拥抱着,树上的鸟类——那些垂死的世代——在歌吟。有鲑鱼的瀑布,有鲭鱼的大海,鱼、肉、禽整个夏天都赞扬不停一切被养育、降生和死亡者。他们都迷恋于种种肉感的音乐,忽视了不朽的理性和杰作。2       一个老年人不过是卑......

在学童中间① [爱尔兰]叶芝

1      我边走边问,打从长教室穿过,和蔼的白头巾老修女回答问题,孩子们学做算术,练习唱歌,学习各样的读本、各种的历史、剪裁和缝纫都要求干净利索,样式最好又时新——孩子们时不时出于好奇心,免不了抬眼注目一位六十岁含笑的头面人物。2      我冥想一个丽达那......

延续 [爱尔兰]拉塞尔

没有痕迹,帝国便一一消逝。鲜花和星星仍为主所关怀,星座在草丛里藏匿,金色的奇迹在空中隐埋。生命瞬息间将被出租那儿死亡在闪烁,放荡又疯狂——神圣的主还在专注他的孩子直到那最后的时光。他的智慧和胸怀焕发......

雏菊 [爱尔兰]斯蒂芬斯

在清晨芬芳的蓓蕾中——哦,微风下草波向远方轻流,在那生长着雏菊的野地里,我看见我爱人在缓步漫游。当我们快乐地漫游的时候,我们不说话也没有笑声;在清晨芬芳的蓓蕾中——哦,我在爱人的两颊上亲了吻。一只云......

个人的诗泉(为米凯尔·朗莱①而作) [爱尔兰]希尼

童年时,他们没能把我从井边,从挂着水桶和扬水器的老水泵赶开。我爱那漆黑的井口,被框住了的天,那水草、真菌、湿青苔的气味。烂了的木板盖住制砖墙里那口井,我玩味过水桶顺绳子直坠时发出的响亮的扑通声。井深得很,你看不到自己的......

挖掘 [爱尔兰]希尼

在我手指和大拇指中间一支粗壮的笔躺着,舒适自在像一支枪。我的窗下,一个清晰而粗厉的响声,铁铲切进了砾石累累的土地: 我爹在挖土。我向下望看到花坪间他正使劲的臀部弯下去,伸上来,二十年来穿过白薯垄有节奏地俯仰着,......

玩耍的方式 [爱尔兰]希尼

阳光直穿过玻璃窗,在每张书桌上寻找牛奶杯盖子、麦管和干面包屑。音乐大踏步走来,向阳光挑战,粉笔灰把回忆和欲望掺合在一起。我的教案说: 教师将放送贝多芬的第五协奏曲,学生们可以在作文中自由表达他们自己。有人问:“我们能胡......

尼罗河 [埃及]邵基

她像大海一样奔流,用潮水哺育人们和人们栽培的庄稼。她是食用的麦粒,又是作衣裳的棉花。她是我们欢乐和希望的永不枯竭的源泉!为人民造福——是她的生活准则,她对一切人公正无私,殷勤灌溉着每块土地......

1919年埃及妇女大游行① [埃及]易卜拉欣

贤妻良母走上街头抗议我注视着她们的聚集她们以黑色衣裙当做自己的标语犹如星座冉冉升起照亮了黯暗的天际她们昂然穿过大街直奔萨阿德的府邸②她们的长发披露在外神圣庄严地向前走去......

从天上来的 [埃及]埃布·沙迪

大地说:“你身上飘着什么异香是苍天把它洒在你的掌心?天上的什么诗现在令你心醉神迷难道我不曾慷慨地把它交给你?你是否知道那里的主宰者都是我的俘虏他们所吟咏的全是我对你的怜悯?你是否知道天空的美也就是我的美我早已把它托付于你?”......

热恋中的月亮 [埃及]阿里·塔哈

当憔悴的月光萦绕凉台如梦、如灵感,颤动着向你袭来你,在纯洁的卧榻上,犹如微寐的晚香玉快抱紧你赤裸的身体,护卫这美好的风采我妒嫉你的捕获者,仿佛它的清光有旋律当它欣然歌唱,仙女的心也因相思而跳动它纤细,却倔强,对每个美人儿都钟情......

归家的游子 [埃塞俄比亚]嘎波莱-梅辛

不虔诚的陌生人,你看一看脚下的地方——这是虹霓里第八调和色: 黑色的土地。这是月亮的背阴处,与光明相匹比。这是一幅油画,出自上帝的手笔。不虔诚的陌生人,脱下你那外国的装束,感受一下艺术的巨......

归来 [安哥拉]曼努埃尔·多斯·桑托斯·利马

一面面无色的旗帜,在风中摇曳。一辆卡车奔驰向前,歌声在唱,——唱归家的男子汉。宏亮的歌传向远方,传向星星点点的茅屋,那里,母亲们正在翘望。旗帜——渴望的旗帜,在风中摇曳。......

别闷闷不乐 [澳大利亚]吉尔摩

啊,我们多么想痛哭一场,痛哭会解除痛苦和悲伤!但是人生祈求的何止眼泪和叶落枯黄。虽然年复一年,眼泪簌簌落叶纷纷,但是春天会唤起新的生气,使人血气方刚。可别再闷闷不乐,免得心头之花不再开放;......

年迈的植物湾① [澳大利亚]吉尔摩

“我老了植物湾关节僵硬沉默寡言。我是那开辟道路的人有了路你才能舒适地前行。我是那派去地狱的兵沙漠中掘出维系生命的井。我承受酷暑披荆斩棘开路......

徘徊者 [澳大利亚]布伦南

我曾经坐在炉火旁,静听檐水欢乐轻快地歌唱,知道树林吮足了雨水在即将降临的黎明,会有新鲜的嫩叶,在晨光中闪烁,连叶底幽处也阴凉生辉。而当今我倾听,心中却渐渐发冷,我的思想远远掠过,空旷苦涩的大海,贫瘠荒芜的峡谷溪岸和无法居住的山地......

五次钟声 [澳大利亚]斯莱塞

在机轮无休止的旋转之间,不是我的时间,那停滞的波流。在轮船间或传来的报时的钟声之间,在游弋于堤下昏暗战舰上的一阵钟声之间我几经死生之变,重温了久故的乔的一生,他复苏在五次钟声之间。月光之水像瀑布垂直照耀,摆渡......

酒杯 [澳大利亚]菲茨杰拉德

当漫长的黑暗升起,显现出我的灵魂的底部,我只是一个倒空的酒杯把自己倒给了时间而不复存在。我实话告诉你,杯子里我充满了冒险般的青春,洪水般的红葡萄酒,只是想用吻淹没你。姑娘,不是我自夸我已经......

普罗米修斯被释① [澳大利亚]霍普

仍被缚,仍不服,仍在受煎熬,人类的朋友勇敢坚定满怀着希望。忽一日他在高加索山上,见西边火光冲天大地熊熊燃烧。赫姆斯②随即从天而降砸开锁链镣铐,耀眼的火光中笑吟吟将他扶起。“难道说老暴君作恶已有悔悟,”他问,“或者是宙斯的统治末日......

鸟的殒亡 [澳大利亚]霍普

每只候鸟都会有最后这一次迁徙;这年暑风刚凉,她又燃起激情;随着从暖国向夏居的旅行开始,爱的火光跨山过海,指引着航程。一年又一年,地图上的一个小圆点隔着整个半球的距离,召唤她去;一季又一季,靠导航稳渡艰险,她安然飞往,倒......

夜播 [澳大利亚]坎贝尔

哦,温柔、温柔的土地你将生长出谷穗绿莹莹,微亮替你镶上花边:月光下休耕地起伏不平,犁沟向茫茫的黑夜伸延。这是播种的最好时节:别人夫妻已双双安睡,我深夜还在地里操劳,种子火星般四处蹦飞,我看见黑夜在开......

列车旅程 [澳大利亚]赖特

震颤的列车,困人的暗黑月光晃得惺忪睡眼眩惑紧裹月光惨白的尸布,我的亲娘我望到你优美而干涸的乳房;还有灰暗斜坡上低矮的树木宛如游移的诗行,清晰夺目站在风流与星光的织网中坚定地迎向干涩的狂风。抓牢你的勇......

在霍恩谷 [澳大利亚]麦考莱

支撑着的树枝苹果累累,春天的时光早已遗忘,梨子成熟金黄,黄蜂熟知吹落果在何处腐丧。阳光使果汁丰美。那些秋天的日子多么闲静:镜子一样的河面映着山上金色的榆树,和蒲草白色的羽毛。人生充满着报偿......

鸡鸣 [澳大利亚]道伯森

欲自在图逍遥夜独出走,留灯明弃家室登上城路,至桥边却迟疑停住脚步,转回身沿来路步履踌躇。三次啊我悄然踏上孤路,三次啊那黑林将我围住;夜雾虽消解我牵肠挂肚,大地啊却牢牢系我脚步。念母亲与女儿正睡梦乡,......

当他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澳大利亚]斯特欧

当他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时候,两只肥肥的乌鸦高高栖立在一棵缠人的藤蔓上。一只乌鸦对伙伴喊道:“老弟,你啄他的眼睛,我吃他的舌头。”当他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时候,两只轻巧的鹞子抚着清风,死盯着乌鸦。一只鹞子对伙伴咝咝说道:......

绝对普通之虹 [澳大利亚]马雷

消息传遍热宾斯①,传遍勒任兹尼斯②,在塔特索斯③,猜数字④的人们抬起头来股市书记员忘了手中的粉笔兜揣面包的人们离开希腊俱乐部:马丁广场有人哭了,谁都劝不住。乔治街堵了半里长的车辆动弹不了。人群嘈杂,骚动,还有......

未来的历史 [澳大利亚]哈特

那时将有城市和群山和现在一样,有钢铁军队踏过遗弃的广场他们一向如此。那时将有待耕的田地,风吹树摆,橡树籽散落,碗盘依旧会摔碎毫无理由。我们知道的就是这些。......

早春 [奥地利]霍夫曼斯塔尔

春风习习吹过光秃的林荫道一些东西奇异投入春风怀抱。哪里有人哭泣,它微微摇晃,并紧紧偎依在蓬乱的头发上。它摇下槐树的花朵并让火辣辣喘息的肢体冷漠。它触......

生命之歌 [奥地利]霍夫曼斯塔尔

让继承人将去世老妇人手中的圣油浪费在老鹰、羔羊和孔雀身上!滑脱的死者,展开的树梢——它们对他就如舞女的舞步一般重要!没人在背后指手画脚,他多自由!他冁然而笑,尽管生命的皱纹低语:......

豹——在巴黎动物园 [奥地利]里尔克

它的目光被那走不完的铁栏缠得这般疲倦,什么也不能收留。它好像只有千条的铁栏杆,千条的铁栏后便没有宇宙。强韧的脚步迈着柔软的步容,步容在这极小的圈中旋转,仿佛力之舞围绕着一个中心,在中心一个伟大的意志昏眩。......

奥尔弗斯 [奥地利]里尔克

只有谁在阴影内也曾奏起琴声,他才能以感应传送无穷的赞美。只有谁曾伴着死者尝过他们的罂粟,那最微妙的音素他再也不会失落。倒影在池塘里也许常模糊不清:记住这形象。......

威尼斯日出 [奥地利]茨威格

晨钟响起了。——所有的河道刚闪着颤巍巍、暗淡的微光,永恒之城的轮廓脱去了像梦幻一样的黑夜的衣裳。天空温柔地充满了音和色,环礁湖远远地映现出银辉。——敲钟人急迫地拉钟索鸣钟,好像是他们把白昼拉回。这时......

孤独者的秋天 [奥地利]特拉克尔

黑暗的秋天带着果实和丰收来临,美丽的夏日还闪着枯黄的光。一丝纯蓝绽出废弃的小屋;鸟儿的飞翔因古老的传说而扑扑作响。红酒已酿好,温和的寂静充满了对黑暗的提问轻轻的回答。荒山上十字架随处可见;群畜迷失于红森林。云......

辉煌的秋天 [奥地利]特拉克尔

一年就这样以金色的葡萄和园中果实有力地结束。四周的森林奇妙地缄默,它们乃是孤独者的伴侣。这时农夫说:这样很好①。你们晚钟轻轻地响久了,到最后还使人心情愉快。鸟群飞过时送来了问好。爱的温和的季节来到......

我做了一桩好事 [奥地利]韦尔弗

心啊,快活吧!我做了一桩好事。如今我不再孤独。救活了一个人,一个人被救活,他的眼中噙着眼泪,他想着我。心啊,快活吧:一个人被救活!不再,不,我不再孤独,因为我做了一桩好事。如今,悲叹的日子......

致读者 [奥地利]韦尔弗

我唯一的愿望乃是,哦,世人,跟你们结成亲戚!不管你是黑人、杂技演员、或是还躺在妈妈怀里的孩子,不管你是少女歌声响彻大院,不管你在暮色中驾着木筏,不管你是士兵或是飞行员,充满勇气和毅力。你在童年时也曾背过绿枪带的枪?你一开枪,系住的木塞就飞......

死亡赋格 [奥地利]策兰

清晨的黑牛奶我们傍晚喝我们中午早上喝我们夜里喝我们喝呀喝我们在空中掘墓躺着挺宽敞那房子里的人他玩蛇他写信他写信当暮色降临德国你金发的马格丽特他写信走出屋星光闪烁他吹口哨召回猎犬他吹口哨召来他的犹太人掘墓他命令我们奏舞曲......

献给太阳 [奥地利]巴赫曼

她比引人注目的月亮和它的高贵的光更美,她比著名的夜晚勋章——星辰更美,她比像火焰一样出现的彗星更美得多,她比一切其他星辰更符合远大的美,因为你的和我的生命每天都离不开她——太阳。美丽的太阳,她升起,她忘不了她的工作而把它完成,最......

给旁遮普农民 [巴基斯坦]伊克巴尔

你的生存——是什么呢,讲吧!什么是它的秘密?辗转在沙尘里面是你的成千年的历史!而在那深深的沙尘里哟,你的火焰已经被窒熄。醒来吧!因为“黎明”的尖塔宣告着他们召集的信息。我们沙尘里的动物啊,从土地也许取到粮食——但是由于它的阴影,“生命的源泉”并没有......

神和人 [巴基斯坦]伊克巴尔

神       我创造了世界,从同一片泥土和水,你建立了鞑靼、努比亚和伊朗,我从尘土里提炼出纯净的铁沙。你制造刀剑、箭头和枪炮,你做成锄(斧)头去砍伐园里的树,你做成笼子去关闭歌唱的鸟。人       你创......

我找到了她 [巴勒斯坦]图甘

在晴朗美好的一天,我找到了她在长久的失落之后,我找到了她那是郁郁葱葱的新土丰腴滋润,花团锦簇我找到了她,太阳透过枣椰树在绿草如茵的园圃播撒它金色的花束四月令人惊异的慷慨有爱情、温暖和春天的艳阳在长久......

巴勒斯坦的情人 [巴勒斯坦]达尔维西

你的眼睛是插在心头的蒺藜刺痛了我……我把它崇拜我为它挡住大风在夜晚和痛苦后面把它遮掩……把它遮掩……它的伤口点燃了灯火让我的今天变作它的明天对于我,它比生命更珍贵过了一会,在眼睛与眼睛的相会中,我贸然忘怀在狂风大作之夜......

夜 [巴西]梅雷莱斯

泥土的湿润潮意,水洗石块的气息,——时间的不稳定时间!山坡侧面的阴影,寒冷而赤裸,一无所有。脚底下砂砾的闪光,腐殖树叶的滋味,——没有运气的声音的嘴唇!黎明时分的叹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咏叹调 [巴西]梅雷莱斯

在深沉的夜让我生存仿佛疯子于云端仿佛盲人于花丛。在深沉的夜让我哭泣于盘绕的河上。在深沉的夜让我落进无能为力的空虚。在深沉的夜让我死去仿佛一只没有生气的鸟。在深沉的夜。......

海滩上的安慰 [巴西]德鲁蒙德·德·安德拉德

不要哭泣,也不要伤心……虽然,少年的时光已经逝去,青春的年华已经远离,但是,生命还留在身边。虽然,第一次爱情已经若明若暗,第二次爱情已经被时光冲淡,第三次爱情也已经逝去,但是,这颗心仍在抖颤。最好的......

丁香为我送芬芳 [保加利亚]伐佐夫

从邻家的花园里,丁香为我送来了芬芳。我的思念回到那遥远的过去,我的心感到痛苦和忧伤:我回到了那繁花似锦的青年时代,心中感到阵阵激动,甜如饴糖。  丁香为我送来了芬芳。我忆起那已经逝去的一切和那已经没有踪影的既......

告别——给我的妻子 [保加利亚]瓦普察洛夫

有时候我会在你睡熟时回来,作一个意料不到的客人。不要把门关上,不要让我留在外边儿街上!我会悄悄地进来,轻轻地坐下,在黑暗中对你凝目而视,当我的眼睛看够了的时候,我就亲你,亲你而离去。(吴岩 译)......

致今天的人 [比利时]维尔哈伦

想想世界,你生活在这样的时代应当骄傲,它颤抖、狂欢和跳动,和着你的心跳;它接受你的节奏而你的思想从来没有像这样受到世人的颂扬。上帝微不足道要不就是你自己;你的运筹之风正在动摇着上帝的无极;你对神圣的地球发号施令,以至于......

亚马孙女杰① [比利时]维尔哈伦

走进峡谷响亮和闪光的通道,面对着威胁挺直胸膛,——真神呵!——亚马孙女杰过场;她的马轮番跳跃,或开或合,或收或放吞云吐雾腾空飞扬。弓、箭、长矛,一路武装征途铿锵;潭水泉塘看她驰马而过,如一束闪电:......

致爱情 [秘鲁]贡萨莱斯·普拉达

如果你是震撼九霄的喜事,为什么还有猜疑、悲叹、哭泣、不信任、令人心碎的痛苦以及焦躁的不眠之夜?如果你是世上的灾难,为什么会有欢快、微笑、歌唱、希望、令人倾心的魅力以及和悦与慰藉的景象?如果你是雪,为......

谁知道呢? [秘鲁]桑托斯·乔卡诺

印第安人在你那村屋的门口出现:你没有水供我解渴吗?你可有被子为我挡寒?没有一点玉米为我解饥?可有一小块地方供我睡眠?不能让我在长途跋涉中有片刻休憩?……——谁知道呢,先生!印第安人在土地上疲惫地干活,......

黑色的使者 [秘鲁]巴列霍

生活有如此厉害的打击……我不知道!就像是上帝的仇恨;面对它们似乎一切苦恼的后遗症都沉积在灵魂……我不知道!打击虽然不多;然而……能在最冷酷的面孔和最结实的脊背上开出阴暗的沟壑。它们或许是野蛮的匈奴人的战马要么就是死神派......

逝去的恋歌 [秘鲁]巴列霍

此时此刻,我温柔的安第斯山姑娘丽达宛似水仙花和灯笼果,在做什么?君士坦丁堡令我窒息,血液在昏睡,像我心中劣质的白兰地。此时此刻,她的双手会在何方?它们将把傍晚降临的洁白熨烫,正在降落的雨使我失去生的乐趣。......

悲惨的晚餐 [秘鲁]巴列霍

要到几时人们才不欠我们的东西……在哪个角落我们可怜的膝盖才能得到长久的休息!要到何年何月鼓舞我们的十字架才能停止苦役。要到几时可疑之神才使我们的苦难得到报偿……我们已久久地坐在桌旁,身边的婴儿难熬午......

她就是你的爱 [冰岛]拉克斯内斯

她就是你的爱,凝聚了你的一切渴望和梦想。你用全部智慧为她讴歌吟诵,高唱出对她的深情珍重。我在你心灵深处,找到了含苞吐蕾的真知灼见,所有这一切的象征是最强烈地追求人生和光明。我们坦荡荡地在追求中生活......

除夕之夜 [波兰]伊瓦什凯维奇

最后一支蜡烛就要熄灭。窗外寒风凛冽,卷起团团飞雪,把鲜花连同美梦轻轻摇曳。月亮失去光辉,林中鹧鸪早已绝迹,只有寂静和死亡,虽说心跳这般剧烈,当我用手指捂住眼睛便见天堂金色的大门和帐幔的殷红颜色。盛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