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籍古文

《古籍古文》

    收录154344

南山一经白话文翻译

南山经之首,曰鹊山。其首曰招摇之山,临于西海之上,多桂,多金玉。有草焉,其状如韭而青华,其名曰祝余,食之不饥。有木焉,其状如榖而黑理,其华四照,其名曰迷榖,佩之不迷。有兽焉,其状如禺而白耳,伏行人走,其名曰狌狌,食之善走。丽麂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海,其中多育沛,佩之无瘕疾。南山经中的第一列山......

南次二经白话文翻译

南次二经之首,曰柜山,西临流黄,北望诸[囟比(左右)],东望长右。英水出焉,西南流注于赤水,其中多白玉,多丹粟。有兽焉,其状如豚,有距,其音如狗吠,其名曰狸力,见则其县多土功。有鸟焉,其状如鸱而人手,其音如痺,其名曰鴸,其鸣自号也,见则其县多放士。南次二经中的第一座山,名叫柜山,它西面紧靠流......

南次三经白话文翻译

南次三经之首,曰天虞之山,其下多水,不可以上。南次三经中的第一座山,名叫天虞山,山下多水,人无法登上去。东五百里,曰祷过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犀、兕,多象。有鸟焉,其状如䴔而白首、三足、人面,其名曰瞿如,其鸣自号也。泿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海。其中有虎蛟,其状鱼身而蛇尾,其音......

西山一经白话文翻译

西山经华山之首,曰钱来之山,其上多松,其下多洗石。有兽焉,其状如羊而马尾,名曰羬羊,其脂可以已腊。西山一经华山山系的第一座山,名叫钱来山,山上有许多松树,山下有很多洗石。山里有一种兽,形状如羊一般,长着马一样的尾巴,名字叫羬羊,它的油脂可用来治疗皮肤干裂。西四十五里,曰松果......

西次二经白话文翻译

西次二经之首,曰钤山,其上多铜,其下多玉,其木多杻、橿。西次二经中的首座山,名叫钤山,山上有很多铜,山下有很多玉,山中的树木大多是杻树和橿树。西二百里,曰泰冒之山,其阳多金,其阴多铁。洛水出焉,东流注于河,其中多藻玉,多白蛇。​向西二百里有座山,名叫泰冒山,山的南面有......

西次三经白话文翻译

西次三经之首,曰崇吾之山,在河之南,北望冢遂,南望䍃之泽,西望帝之搏兽之丘,东望䗡渊。有木焉,员叶而白柎,赤华而黑理,其实如枳,食之宜子孙。有兽焉,其状如禺而文臂,豹虎而善投,名曰举父。有鸟焉,其状如凫而一翼一目,相得乃飞,名曰蛮蛮,见则天下大水。西次三经中的第一座山,叫做崇吾山,它位于黄河......

西次四经白话文翻译

西次四经之首,曰阴山,上多穀,无石,其草多茆蕃。阴水出焉,西流注于洛。西次四经中的首座山,名叫阴山,山上生长着很多构树,没有石头,山中的草多是茅草、青薠。阴水发源于阴山,向西流入洛河。​北五十里,曰劳山,多茈草。弱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洛。往北五十里有座山,名叫劳山,山上......

北山一经白话文翻译

北山经之首,曰单狐之山,多机木,其上多华草。漨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泑水,其中多茈石、文石。北山经中的第一座山,名叫单狐山,山中长着许多桤木,山上长有许多华草。漨水发源于此山,向西流入泑水,水中有很紫色的和带花纹的石头。又北二百五十里,曰求如之山,其上多铜,其下多玉,无草木。滑......

北次二经白话文翻译

北次二经之首,在河之东,其首枕汾,其名曰管涔之山。其上无木而多草,其下多玉。汾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河。北次二经中的首座山,位于黄河的东面,起始于汾河边上,名叫管涔山。山上没有树木,长着很多草,山下有很多玉。汾水发源于此山,向西流入黄河。又西二百五十里,曰少阳之山,其上多玉,其......

北次三经白话文翻译

北次三经之首,曰太行之山。其首曰归山,其上有金玉,其下有碧。有兽焉,其状如羚羊而四角,马尾而有距,其名曰[马军(左右)],善还,其鸣自。有鸟焉,其状如鹊,白身、赤尾、六足,其名曰,是善惊,其鸣自。北次三经中的首列山系,名叫太行山。太行山中的第一座山名叫归山,山上有金和玉,山下有青绿色的玉石。......

东山一经白话文翻译

东山经之首,曰樕[朱{虫虫}(上下)]之山,北临乾昧。食水出焉,而东北流注于海。其中多鳙鳙之鱼,其状如犁牛,其音如彘鸣。东山经中的第一座山,名叫樕[朱{虫虫}(上下)]山,此山北面临近乾昧山。食水发源于此,向东北流入大海。水中有很多鳙鳙鱼,这种鱼形状像犁牛,发出的声音像猪的叫声。......

东次二经白话文翻译

东次二经之首,曰空桑之山,北临食水,东望沮吴,南望沙陵,西望湣泽。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虎文,其音如钦,其名曰軨軨,其鸣自叫,见则天下大水。东次二经中的第一座山,名叫空桑山,此山北面临近食水,东面可以望见沮吴,南面可以看到沙陵,西面可以望到湣泽。山中有一种野兽,形状像牛,身上长着老虎一样的斑纹,......

东次三经白话文翻译

又东次三经之首,曰尸胡之山,北望又东次三经之首,曰尸胡之山,北望[歹羊(左右)]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棘。有兽焉,其状如麋而鱼目,名曰妴胡,其鸣自詨。东次三经中的第一座山,名叫尸胡山。(从这座山的)北面可以望见[歹羊(左右)]山,山上有很多金和玉,山下长着很多酸枣树。山中有一种野兽,形状与麋......

东次四经白话文翻译

又东次四经之首,曰北号之山,临于北海。有木焉,其状如杨,赤华,其实如枣而无核,其味酸甘,食之不疟。食水出焉,而东北流注于海。有兽焉,其状如狼,赤首鼠目,其音如豚,名曰猲狙,是食人。有鸟焉,其状如鸡而白首,鼠足而虎爪,其名曰鬿雀,亦食人。东次四经中的首座山,名叫北号山,此山临近北海。山中有一种......

中山一经白话文翻译

中山经薄山之首,曰甘枣之山。共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河。其上多杻木。其下有草焉,葵本而杏叶,黄华而荚实,名曰箨,可以已瞢。有兽焉,其状如[虫犬(左右)]鼠而文题,其名曰[堇能(左右)],食之已瘿。中山经薄山山系的首座山,名叫甘枣山。共水发源于甘枣山,向西流入黄河。山上生长着很多杻树,山下长着一种......

中次二经白话文翻译

中次二经济山之首,曰辉诸之山,其上多桑,其兽多闾麋,其鸟多鹖。中次二经中济山山系的第一座山,名叫辉诸山,山上长着许多桑树,山中的野兽多为闾和麋鹿,鸟类多为鹖鸟。又西南二百里,曰发视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砥砺。即鱼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伊水。再往西南二百里有座山,名叫发......

中次三经白话文翻译

中次三经萯山之首,曰敖岸之山,其阳多㻬琈之玉,其阴多赭、黄金。神熏池居之。是常出美玉。北望河林,其状如茜如举。有兽焉,其状如白鹿而四角,名曰夫诸,见则其邑大水。中次三经中萯山山系的第一座山,名叫敖岸山,山的阳面有很多㻬琈玉,山的阴面有许多红土、黄金。有一位名叫熏池的神就住在这座山里。山中常常......

中次四经白话文翻译

中次四经厘山之首,曰鹿蹄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金。甘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洛,其中多泠石。中次四经中的厘山山系的首座山,名叫鹿蹄山,山上有许多玉,山下有许多金。甘水发源于此山,向北流入洛水,水中有许多泠石。​西五十里,曰扶猪之山,其上多礝石。有兽焉,其状如貉而人目,其名曰䴦。虢......

中次五经白话文翻译

中次五经薄山之首,曰苟床之山,无草木,多怪石。中次五经中的薄山山系的首座山,名叫苟床山,山中不长草木,有许多怪石。东三百里,曰首山,其阴多榖、柞,其草多[艹术(上下)]、芫;其阳多㻬琈之玉,木多槐。其阴有谷,曰机谷,多[鸟大(左右)]鸟,其状如枭而三目,有耳,其音如录,食之......

中次六经白话文翻译

中次六经缟羝山之首,曰平逢之山,南望伊、洛,东望谷城之山,无草木,无水,多沙石。有神焉,其状如人而二首,名曰骄虫,是为螫虫——实惟蜂、蜜之庐。其祠之:用一雄鸡,禳而勿杀。中央第六列山系缟羝山山系的首座山,名叫平逢山,(从平逢山的)南面可以看见伊河和洛水,东面可以望见谷城山,山中不长草木,没有......

中次七经白话文翻译

中次七经苦山之首,曰休与之山。其上有石焉,名曰帝台之棋,五色而文,其状如鹑卵。帝台之石,所以祷百神者也,服之不蛊。有草焉,其状如蓍,赤叶而本丛生,名曰夙条,可以为簳。中次七经山系苦山山系的首座山,名叫休与山。山上有一种石子,名叫帝台的棋子,它们五彩斑斓,并带有花纹,形状与鹌鹑蛋相似。帝台的石......

中次八经白话文翻译

中次八经荆山之首,曰景山,其上多金、玉,其木多杼、檀。雎水出焉,东南流注于江,其中多丹粟,多文鱼。中次八经荆山山系中的首座山,名叫景山,山上有很多金和玉,山中的树木多为栎树和檀树。雎水发源于此山,向东南注入长江,水中有很多丹砂,还有许多石斑鱼。东北百里,曰荆山,其阴多铁,其......

中次九经白话文翻译

中次九经岷山之首,曰女几之山,其上多石涅,其木多杻、橿,其草多菊、[艹术(上下)]。洛水出焉,东注于江。其中多雄黄,其兽多虎、豹。中次九经岷山山系的首座山,名叫女几山,山上有许多石墨,山中的树木多为杻树、橿树,草类多为菊、[艹术(上下)]。洛水发源于此山,向东流入长江。山中有许多雄黄,兽类......

中次十经白话文翻译

中次十经之首,曰首阳之山,其上多金玉,无草木。中次十经中的首座山,名叫首阳山,山上有许多金和玉,山中不长草木。​又西五十里,曰虎尾之山,其木多椒、椐,多封石,其阳多赤金,其阴多铁。再向西五十里有座山,名叫虎尾山,山中的树木多为椒树和椐树,也有许多封石,山的南面有许多赤......

中次十一经白话文翻译

中次一十一山经荆山之首,曰翼望之山。湍水出焉,东流注于济;贶水出焉,东南流注于汉,其中多蛟。其上多松、柏,其下多漆、梓,其阳多赤金,其阴多珉。中次十一经荆山山系的第一座山,名叫翼望山。湍水发源于此山,向东流入济水;贶水也发源于此山,向东南流入汉水,水中有许多蛟龙。山上有许多松柏,山下有许多漆......

中次十二经白话文翻译

中次十二经洞庭山之首,曰篇遇之山,无草木,多黄金。中次十二经洞庭山山系的第一座山,名叫篇遇山,山上不长草木,有许多黄金。又东南五十里,曰云山,无草木。有桂竹,甚毒,伤人必死。其上多黄金,其下多㻬琈之玉。​再向东南五十里有座山,名叫云山,山中不长草木。山里有一种桂竹,有......

第六卷 海外南经白话文翻译

地之所载,六合之间,四海之内,照之以日月,经之以星辰,纪之以四时,要之以太岁。神灵所生,其物异形,或夭或寿,唯圣人能通其道。大地所承载的,在天地四方之间,四海之内,以太阳和月亮来照耀,让星辰在天空中循行,以春夏秋冬来记录四时的更替,以太岁星来矫正年度的变化。一切都是由神灵所产生的,所以万物的......

第七卷 海外西经白话文翻译

海外自西南陬至西北陬者。海外西经所记载的地方是自西南角到西北角。灭蒙鸟在结匈国北,为鸟青,赤尾。灭蒙鸟的栖息之地在结匈国的北面,这种鸟身子呈青色,长有红色的尾巴。大运山高三百仞,在灭蒙鸟北。大运山高达三百仞,在灭蒙鸟栖息之地的北面。......

第八卷 海外北经白话文翻译

海外自东北陬至西北陬者。海外北经所记载的地方是从东北角到西北角。无䏿之国在长股东,为人无。无䏿国在长股国的东边,这里的人没有小腿肚子。钟山之神,名曰烛阴,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息为风,身长千里。在无䏿之东。其为物人面蛇身,......

第九卷 海外东经白话文翻译

海外自东南陬至东北陬者。海外东经所记载的地方是从东南角到东北角。[镸差(左右)]丘,爰有遗玉、青马、视肉、杨柳、甘柤、甘华,甘果所生,在东海。两山夹丘,上有树木。一曰嗟丘。一曰百果所在,在尧葬东。丘,此地产有遗玉、青马、视肉、杨柳、甘柤、甘华,结出各种甜美果实的果树生......

第十卷 海内南经白话文翻译

海内东南陬以西者。海内南经记载的是东南角以西的地方。瓯居海中。闽在海中,其西北有山。一曰闽中山在海中。瓯位于海中。闽也在海中,它的西北方有山。一说闽地一带的山在海中。三天子鄣山在闽西海北。一曰在海中。三天子鄣山在闽的西方,海的北方。一说此山在海......

第十一卷 海内西经白话文翻译

海内西南陬以北者。海内西经记载的是西南角以北的地区。贰负之臣曰危,危与贰负杀窫窳。帝乃梏之疏属之山,桎其右足,反缚两手与发,系之山上木。在开题西北。贰负有个臣子名叫危,危与贰负一起杀死了窫窳。天帝于是把危拘禁在疏属之山,给他的右脚戴上脚镣,把他的双手和头发反绑在一起,......

第十二卷 海内北经白话文翻译

海内西北陬以东者。海内北经所记载的是西北角以东的地方。蛇巫之山,上有人操柸而东向立。一曰龟山。有一座蛇巫山,山上有人手拿杯子,面朝东而立。一说此山名叫龟山。西王母梯几而戴胜杖,其南有三青鸟,为西王母取食。在昆仑虚北。西王母身子倚靠着桌几,头上戴......

第十三卷 海内东经白话文翻译

海内东北陬以南者。海内东经记载的是东北角以南的地方。钜燕在东北陬。大燕国位于东北角。国在流沙中者埻端、玺,在昆仑虚东南。一曰海内之郡,不为郡县,在流沙中。位处流沙中的国家有埻端国和玺国,它们都在昆仑山的东南边。一说埻端国和玺国都属于国内之郡,之......

第十四卷 大荒东经白话文翻译

东海之外大壑,少昊之国。少昊孺帝颛顼于此,弃其琴瑟。有甘山者,甘水出焉,生甘渊。东海之外有一个大的沟壑,少昊在这里建国。少昊于此处养育颛顼帝,并把琴瑟丢在这里。此地有座甘山,甘水发源于此山,流出山后形成一个渊,名叫甘渊。​大荒东南隅有山,名皮母地丘。最荒远之地的东南角......

第十五卷 大荒南经白话文翻译

南海之外,赤水之西,流沙之东,有兽,左右有首,名曰䟣踢。有三青兽相并,名曰双双。在南海之外、赤水的西边、流沙的东边,有一种兽,这种兽左右两边各长一个脑袋,它名叫䟣踢。还有一种三只青兽合在一起的动物,名叫双双。​有阿山者。南海之中,有泛天之山,赤水穷焉。赤水之东有苍梧之野,......

第十六卷 大荒西经白话文翻译

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负子,有两黄兽守之。有水曰寒暑之水。水西有湿山,水东有幕山。有禹攻共工国山。在西北海之外,最荒远之地的角落,有一座不能合拢的山,名叫不周山,有两个黄色的兽守卫着这座山。山中有一条水,名叫寒暑水。水的西面有座湿山,东面有座幕山。此外,还有一座大禹攻打共......

第十七卷 大荒北经白话文翻译

东北海之外,大荒之中,河水之间,附禺之山,帝颛顼与九嫔葬焉。爰有久、文贝、离俞、鸾鸟、皇鸟、大物、小物。有青鸟、琅鸟、玄鸟、黄鸟、虎、豹、熊、罴、黄蛇、视肉、璇瑰、瑶碧,皆出卫于山。丘方员三百里,丘南帝俊竹林在焉,大可为舟。竹南有赤泽水,名曰封渊。有三桑无枝。丘西有沈渊,颛顼所浴。东北海的外......

第十八卷 海内经白话文翻译

东海之内,北海之隅,有国名曰朝鲜、天毒,其人水居,偎人爱之。在东海之内,北海的角上,有两个国家,一个名叫朝鲜,一个名叫天毒,这里的人靠水而居,人和人紧挨在一起,且相互友爱。​西海之内,流沙之中,有国名曰壑市。在西海之内,流沙之中,有一个国家,名叫壑市。......

王母使者

【原文】 汉武帝天汉三年,帝巡东海,祠恒山,王母遣使献灵胶四两,吉光毛裘。武帝以付外库,不知胶、裘二物之妙也,以为西国虽远,而贡者不奇,使者未遣之。帝幸华林苑,射虎兕①,弩弦断。使者时随驾,因上言,请以胶一分,以口濡其胶,以续弩弦②。帝惊曰:“此异物也。”乃使......

颜真卿

【原文】 颜真卿字清臣,琅琊临沂人也,北齐黄门侍郎之推五代孙。幼而勤学,举进士,累登甲科。真卿年十八九时,卧疾百余日,医不能愈。有道士过其家,自称北山君,出丹砂粟许救之,顷刻即愈,谓之曰:“子有清简之名①,已志金台,可以度世,上补仙宫,不宜自沉于名宦之海;若不......

天台二女

【原文】 刘晨、阮肇,入天台采药,远不得返,经十三日饥。遥望山上有桃树子熟,遂跻险援葛至其下,啗①数枚,饥止体充。欲下山,以杯取水,见芜菁叶流下,甚鲜妍。复有一杯流下,有胡麻饭焉。乃相谓曰:“此近人矣。”遂渡山。出一大溪,溪边有二女子,色甚美,见二人持杯,便笑......

王先生

【原文】 有王先生者,家于乌江上,隐其迹,由是里人不能辨,或以为妖妄。一日里中火起,延烧庐舍,生即往视之,厉声呼曰:“火且止!火且止!”于是火灭,里人始奇之。长庆中,有弘农杨晦之,自长安东游吴楚,行至乌江,闻先生高躅①,就门往谒。先生戴玄绡巾,衣褐衣,隐几而坐......

幸灵

【原文】 晋幸灵者,豫章建昌人也,立性少言。与人群居,被人侵辱,而无愠色,邑里皆号为痴,父兄亦以为痴。常使守稻,有牛食稻,灵见而不驱,待牛去,乃整理其残乱者。父见而怒之,灵曰:“夫万物生天地之间,各得其意,牛方食禾,奈何驱之?”父愈怒曰:“即如汝言,复用理坏者......

治针道士

【原文】 德宗时,有朝士坠马伤足,国医为针腿,去针,有气如烟出,夕渐困惫,将至不救,国医惶惧。有道士诣门云:“某合治得。”视针处,责国医曰:“公何容易,死生之穴,乃在分毫,人血脉相通如江河,针灸在思其要津。公亦好手,但误中孔穴。”乃令舁①床就前,于左腿气满处下......

逆旅客

【原文】 大梁逆旅①中有客,不知所从来。恒②卖皂荚百茎于市,其荚丰大,有异于常。日获百钱,辄饮而去。有好事者知其非常人,乃与同店而宿。及夜,穴③壁窥之。方见锄治床前数尺之地甚熟,既而出皂荚实数枚种之。少顷即生,时窥之,转复滋长,向曙则已垂实矣。即自采掇,伐去其......

玄览

【原文】 唐大历末,禅师玄览住荆州陟屺①寺。道高有风韵,人不可得而亲。张璪常画古松于斋壁,符载赞之。卫象诗之,亦一时三绝也。悉加垩焉。人问其故,曰:“无事疥吾壁也。”僧那即其甥,为寺之患,发瓦探鷇,坏墙熏鼠。览未尝责之。有弟子义诠,布衣一食。览亦不称之。或有怪......

释道钦

【原文】 释道钦住陉山。有问道者,率尔而对,皆造宗极。刘忠州晏常乞心偈,令执炉而听,再三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晏曰:“此三尺童子皆知之。”钦曰:“三尺童子皆知之,百岁老人行不得。”至今以为名理。又梁元帝杂传云,晋惠末,洛中沙门耆域①,葢②得道者。长安人与域......

神鼎

【原文】 唐神鼎师不肯剃头,食酱一郖①。每巡门乞物,得粗布破衣亦著,得细锦罗绮亦著。于利真师座前听,问真师曰:“万物定否?”真曰:“定。”鼎曰:“阇梨②言若定,何因高岸为谷,深谷为陵;有死即生,有生即死;万物相纠,六道轮回;何得为定耶?”真曰:“万物不定。”鼎......

兴元上座

【原文】 兴元县西墅有兰若,上座僧常饮酒食肉,群辈皆效焉。一旦多作大饼,招群徒众,入尸陁林①。以饼裹腐尸肉而食,数啖不已。众僧掩鼻而走。上座曰:“汝等能食此肉,方可食诸肉。”自此缁徒②因成精进也。(出《云溪友议》) 【注释】......

李舟

【原文】 唐虔州刺史李舟与妹书曰:“释迦生中国,设教如周孔①;周孔生西方,设教如释迦。天堂无则已②,有则君子登;地狱无则已;有则小人入。”识者以为知言。(出《国史补》) 【注释】 ①周孔:中国......

江陵士大夫

【原文】 江陵陷时,有关内人梁元晖,俘获一士大夫,姓刘。此人先遭侯景丧乱①,失其家口,唯余小男,始数岁,躬②自担负,又值雪泥,不能前进。梁元晖监领入关,逼令弃儿。刘甚爱惜,以死为请。遂强夺取,掷之雪中,杖棰③交下,驱蹙④使去。刘乃步步回顾,号叫断绝,辛苦顿毙,......

师夜光

【原文】 唐师夜光者,蓟门人。少聪敏好学,雅尚浮屠①氏,遂为僧,居于本郡。仅十年,尽通内典之奥。又有沙门惠达者,家甚富,有金钱巨万,贪夜光之学,因与为友。是时玄宗皇帝好神仙释氏,穷索名僧方士,而夜光迫于贫,不得西去,心常怏怏。惠达知之,因以钱七十万资其行,且谓......

绿翘

【原文】 唐西京咸宜观女道士鱼玄机,字幼微,长安里家女也。色既倾国,思乃入神,喜读书属文,尤致意于一吟一咏。破瓜之岁①,志慕清虚。咸通初,遂从冠帔于咸宜,而风月赏玩之佳句,往往播于士林。然蕙兰弱质,不能自持,复为豪侠所调,乃从游处焉。于是风流之士,争修饰以求狎......

唐肃宗

【原文】 肃宗在东都,为李林甫所构①,势几危者数矣,无何,鬓发斑白。常早朝,上见之,愀然②曰:“汝疾归院,吾当幸汝。”及上至,顾见宫中庭宇不洒埽③,乐器屏帏,尘埃积其间,左右使令,无有女妓。上为动容,顾谓力士曰:“太子居如此,将军盍④使我闻乎?”力士奏曰:“臣......

南徐士人

【原文】 宋少帝时,南徐有一士子,从华山往云阳。见客舍中有一女子,年可十八九。悦之无因,遂成心疾。母问其故,具以启母。母往至华山云阳,寻见女子,具说之。女闻感之,因脱蔽膝①,令母密藏于席下,卧之当愈。数日果瘥②。忽举席,见蔽膝,持而泣之,气欲绝,谓母曰:“葬时......

天后

【原文】 唐太宗之代,有秘记云:“唐三代之后,即女主武王代有天下。”太宗密召李淳风①以询其事,淳风对曰:“臣据玄象推算,其兆已成。然其人已生在陛下宫内,从今不逾②四十年,当有天下,诛杀唐氏子孙,殆将歼尽。”帝曰:“求而杀之如何?”淳风曰:“天之所命,不可废也。......

严安之

【原文】 玄宗御勤政楼,大酺①,纵士庶观看。百戏②竟作,人物填咽③,金吾卫士白棒雨下,不能制止。上患之,谓高力士曰:“吾以海内丰稔,四方无事,故盛为宴,欲与百姓同欢。不知下人喧乱如此。汝有何方止之?”力士奏曰:“臣不能也。陛下试召严安之,处分打场。以臣所见,必......

简雍

【原文】 蜀简雍,少与先主有旧,随从周旋①,为昭德将军。时天旱禁酒,酿者刑。吏于人家索得酿具,论者欲令与造酒者同罚。雍从先主游观,见一男子路中行,告先主曰:“彼人欲淫,何以不缚?”先主曰:“卿何以知之?”雍对曰:“彼有媱②具,与欲酿何殊?”先主大笑,而原舍酿者......

斛斯丰乐

【原文】 北齐高祖尝宴群臣。酒酣,各令歌乐。武卫斛斯丰乐歌曰:“朝亦饮酒醉,暮亦饮酒醉。日日饮酒醉,国计无取次。”上曰:“丰乐不謟①,是好人也。”(出《谈薮》) 【注释】 ①謟:指谴责、疑惑、......

陆绩

【原文】 吴陆绩为郁林郡守,罢秩①,泛海②而归。不载宝货,舟轻,用巨石重之。人号“郁林石”。(出《传载》) 【注释】 ①罢秩:指罢官。 ②泛海:走海路,在海上......

齐明帝

【原文】 齐明帝尝饮食,捉竹箸,谓卫尉应昭光曰:“卿解我用竹箸意否?”答曰:“昔夏禹衣恶①,往诰流言。象箸豢腴②,先哲垂诫。今睿情冲素,还风反古③。太平之迹,唯竹箸而已。”(出《谈薮》) 【注释】 ......

崔光

【原文】 后魏自太和迁都之后,国家殷富,库藏盈溢,钱绢露积于廊庑①间,不可校数②。太后赐百官负绢,任意自量,朝臣莫不称力而去。唯章武王融与陈留侯李崇负绢过任,蹶倒伤踝。太后即不与之,令其空出。时人笑焉。侍中崔光止取两匹。太后问曰:“侍中何少?”对曰:“臣有两手......

卢怀慎

【原文】 唐卢怀慎,清慎贞素,不营资产。器用屋室,皆极俭陋。既贵,妻孥①不免饥寒。而于故人亲戚,散施甚厚。为黄门侍郎,在东都掌选事,奉身之具,才一布囊耳。后为黄门监,兼吏部尚书。卧病既久,宋璟、卢从愿常相与访焉。怀慎卧于弊箦②单席,门无帘箔,每风雨至,则以......

郑余庆

【原文】 郑余庆,清俭有重德。一日,忽召亲朋官数人会食,众皆惊。朝僚以故相望重,皆凌晨诣①之。至日高,余庆方出。闲话移时,诸人皆嚣然。余庆呼左右曰:“处分厨家,烂蒸去毛,莫拗折项。”诸人相顾,以为必蒸鹅鸭之类。逡巡,舁②台盘出,酱醋亦极香新。良久就餐,每人前下......

郑浣

【原文】 郑浣以俭素自居。尹①河南日,有从父②昆弟③之孙自覃怀来谒者,力农自赡,未尝干谒④。拜揖甚野,束带亦古。浣子之弟仆御,皆笑其疏质,而浣独怜之。问其所欲。则曰:“某为本邑,以民侍之久矣,思得承乏一尉,乃锦游乡里也。”浣然之。而浣之清誉重德,为时所归,或书......

汉世老人

【原文】 汉世有人,年老无子,家富,性俭啬。恶衣蔬食,侵晨①而起,侵夜②而息,营理产业,聚敛无厌,而不敢自用。或人从之求丐者,不得已而入内,取钱十,自堂而出,随步辄减。比至于外,才余半在。闭目以授乞者。寻复嘱云:“我倾家赡君,慎勿他说,复相效而来。”老人俄死,......

李崇

【原文】 后魏高阳王雍,性奢豪,嗜食味,厚自奉养,一食必以数百万钱为限,海陆珍羞,方丈于前。陈留侯李崇谓人曰:“高阳一食,敌我千日。”崇为尚书令仪同三司①,亦富倾天下。僮仆千人,而性多俭吝,恶衣粗食,食常无肉,止有韭茹韭菹②。崇家客李元祐语人云:“李令公一......

韦庄

【原文】 韦庄颇读书,数米而炊,称薪而爨①。炙少一脔②而觉之。一子八岁而卒,妻敛以时服。庄剥取,以故席裹尸。殡讫,擎其席而归。其忆念也,呜咽不自胜,唯悭吝③耳。(出《朝野佥载》) 【注释】 ①......

刘奇

【原文】 唐证圣中,刘奇为侍郎,注张文成、司马锽为御史。二人因申屠玚以谢。奇正色曰:“举贤无私,何见①谢?”(出《谭宾录》) 【注释】 ①见:助词,用在动词前面表示被动或对我怎么样。例如,见告......

姚元崇

【原文】 姚元崇与张说同为宰辅①,颇怀疑阻,屡以事相侵,张衔②之颇切。姚既病,诫诸子曰:“张丞相与吾不叶③,爨隙甚深。然其人少怀奢侈,尤好服玩。吾身殁之后,以吾尝同僚,当来吊。汝其盛陈吾平生服玩,宝带重器,罗列于帐前。若不顾,汝速计家事,举族无类矣。目此,吾属......

裴休

【原文】 裴休尚古好奇,掌纶诰①日,有亲表调授邑宰②于曲阜者。土人垦田,得古器曰盎,腹容三斗,浅项痹足,规口矩耳,朴素古丑,将蠹土壤者。既洗涤之后,磨垄之,隐隐有古篆九字带盎之腰。曲阜令不能辩。兖州有书生姓鲁,能八体书字者,召致于邑,出盎示之,曰:此大篆也。非......

荀慈明

【原文】 荀慈明与汝南袁少朗相见,问颍川士,慈明先及诸兄。少朗叹之曰:“但可私亲而已。”慈明答曰:“足下相难,依据何经?”少朗曰:“方问国士,始及诸兄,是以尤之。”慈明曰:“昔祁奚①内举不失其子,外举不失其仇,以为至公;公旦周文王之子,诗不论尧、舜之德,而颂文......

周颙

【原文】 汝南周颙隐居钟山,长斋蔬食。王俭谓之曰:“卿在山中,何所啗①食?”答曰:“赤米白盐,绿葵紫蓼。”又曰:“菜何者最美?”颙曰:“春初早韭,秋暮晚菘②。”颙历中书侍郎。(出《谈薮》) 【注释】 ......

薛道衡

【原文】 隋吏部侍郎薛道衡尝游钟山开善寺,谓小僧曰:“金刚何为努目?菩萨何为低眉?”小僧答曰:“金刚努目,所以降伏四魔,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道衡怃然①不能对。(出《谈薮》) 【注释】 ①......

柳公权

【原文】 柳公权,武宗朝在内庭。上尝怒一宫嫔久之,既而复召。谓公权曰:“朕怪此人,然若得学士一篇,当释然也。”目御前蜀笺数十幅授之。公权略不①伫思②,而成一绝曰:“不分前时忤主恩,已甘寂寞守长门。今朝却得君王顾,重入椒房拭泪痕。”上大悦,锡锦彩二百匹,令宫人上......

萧遥欣

【原文】 南齐曲江公萧遥欣少有神采干局①。为童子时,有一小儿左右弹飞鸟,未尝不应弦而下。遥欣谓之曰:凡戏多端,何急弹此?鸟自云中翔,何关人事?小儿感之,终身不复捉弹。尔时年十一。士庶多竞此戏,遥欣一说,旬月播之,远近闻者,不复为之。(出《谈薮》)&......

【原文】 唐英公李为司空,知政事。有一番官者参选被放,来辞英公。公曰:“明朝早,向朝堂见我来。”及期而至,郎中并在傍。番官至辞,英公嚬眉①谓之曰:“汝长生不知事尚书侍郎,我老翁不识字,无可教汝,何由可得留,深负愧汝,努力好去。”侍郎等慌惧,遽问其姓名,令南......

李日知

【原文】 唐刑部尚书李日知自为畿赤①,不曾行杖罚,其事克济。及为刑部尚书,有令使受敕三日,忘不行者,尚书索杖剥衣,唤令使总集,欲决之。责曰:“我欲笞汝一顿,恐天下人称你云,撩得李日知嗔,吃李日知杖,你亦不是人,妻子亦不礼汝。”遂放之,自是令史无敢犯者。设有......

卢承庆

【原文】 卢尚书承庆,总章初考内外官。有一官督运,遭风失米。卢考之曰:“监运失粮,考中下。”其人容止①自若,无一言而退。卢重其雅量②,改注曰:“非力所及,考中中。”既无喜容,亦无愧词。又改曰:“宠辱不惊,可中上。”(出《国史异纂》) ......

郭子仪

【原文】 郭子仪为中书令,观容使鱼朝恩请游章敬寺,子仪许之。丞相意其不相得,使吏讽,请君无往。邠吏自中书驰告郭公,军容将不利于公,亦告诸将。须臾,朝恩使至,子仪将行,士衷甲①请从者三百人。子仪怒曰:“我大臣也,彼非有密旨,安敢害我!若天子之命,尔曹②胡为?!”......

陆象先

【原文】 唐陆兖公象先为同州刺史,有家僮遇参军不下马,参军欲贾其事,鞭背见血,曰:“卑吏犯公,请去①。”兖公从容谓之曰:“奴见官人不下马,打也得,不打也得。官人打了,去也得,不去也得。”参军不测而退。(出《国史补》) 【注释】......

元载

【原文】 鱼朝恩于国子监高坐讲易,尽言鼎卦①,以挫元载、王缙。是日,百官皆在,缙不堪其辱,载怡然。朝恩退曰:“怒者常情,笑者不可测也。”(出《国史补》) 【注释】 ①鼎(dǐng)卦:《易......

杨暄

【原文】 杨国忠之子暄,举明经,礼部侍郎达奚珣考之,不及格,将黜落①,惧国忠而未敢定。时驾在华清宫,珣子抚为会昌尉。珣遽召使,以书报抚,令候国忠,具言其状。抚既至国忠私第,五鼓初起,列火满门,将欲趋朝,轩盖如市,国忠方乘马。抚因趋入,谒于烛下。国忠谓其子必在选......

宋济

【原文】 唐德宗微行,一日夏中至西明寺。时宋济在僧院过夏。上忽入济院,方在窗下,犊鼻①葛巾抄书。上曰:“茶请一碗。”济曰:“鼎水中煎,此有茶味,请自泼之。”上又问曰:“作何事业?”兼问姓行。济云:“姓宋第五,应进士举。”又曰:“所业何?”曰:“作诗。”又曰:“......

王璘

【原文】 长沙日试万言,王璘词学寓赡,非积学所致。崔詹事廉问,持表荐之于朝。先是试之于使院,璘请书吏十人,皆给几砚。璘袗①絺②扪腹,往来口授,十吏笔不停辍。首题黄河赋,三十字数刻而成。又鸟散余花落诗三十首,援毫而就。时忽风雨暴至,数幅为回飚所卷,泥滓沾渍,不胜......

斜封官

【原文】 唐景龙年中,斜封①得官者二百人,从屠贩而践高位。景云践祚,尚书宋璟、御史大夫毕构,奏停斜封入官。璟、构出后,见鬼人彭卿受斜封人贿赂,奏云:见孝和怒曰,我与人官,何因夺却?于是斜封皆复旧职。伪周革命之际,十道使人,天下选残明经进士及下村教童蒙博士,......

杨国忠

【原文】 天宝十载十一月,杨国忠为右相,兼吏部尚书,奏请两京选人,铨①日便定留放,无少长各于宅中引注②。虢国姊妹垂帘观之。或有老病丑陋者,皆指名以笑。虽士大夫亦遭訢耻。故事,兵吏部注官讫,于门下过侍中给事中,省不过者谓退量。国忠注官,呼左相陈希烈于坐隅,给......

同州御史

【原文】 王某云:往岁任官同州,见御史出案,回止州驿,经宿不发。忽索杂案,又取印历,锁驿门甚急,一州大扰。有老吏窃哂,乃因庖人以通宪胥①,许以百缣为赠。明日未明,御史已启驿门,尽还案牍,乘马而去。(出《国史补》) 【注释】......

李林甫

【原文】 张九龄在相位,有謇谔匪躬①之诚。玄宗既在位年深,稍怠庶政。每见帝,无不极言得失。李林甫时方同列,闻帝意,阴欲中②之。时欲加朔方节度使牛仙客实封,九龄因称其不可。甚不叶③帝意。他日,林甫请见,屡陈九龄颇怀诽谤。于时方秋,帝命高力士持白羽扇以赐,将寄意焉......

鱼朝恩

【原文】 鱼朝恩专权使气,公卿不敢仰视。宰臣或决政事,不预谋者,则睚眦曰:“天下之事,岂不由我乎?”于是帝恶之。而朝恩幼子令徽,年十四五,始给事于内殿。帝以朝恩故,遂特赐绿①。未浃旬月,同列黄门②位居令徽上者,因叙立于殿前,恐其后至,遂争路以进。无何,误触令徽......

郭齐宗

【原文】 高宗问:“兵书所云,天阵、地阵、人阵,各何谓也?”员半千越次对曰:“臣睹载籍,此事多矣。或谓天阵,星宿孤虚①也;地阵,山川向背②也;人阵,编伍弥缝也。”郭齐宗对曰:“以臣愚见则不然。夫师出以义,有若时雨,得天阵也;兵在足食足兵,且耕且战,得地之利,此......

贾人妻

【原文】 唐余干县厨王立调选,佣居大宁里。文书有误,为主司驳放①。资财荡尽,仆马丧失,穷悴颇甚,每丐食于佛祠。徒行晚归,偶与美妇人同路。或前或后依随。因诚意与言,气甚相得。立因邀至其居,情款甚洽。翌日谓立曰:“公之生涯,何其困哉!妾居崇仁里,资用稍备。倘能从居......

裴度

【原文】 唐宪宗以玉带赐裴度,临薨①却进。门人作表,皆不如意。公令子弟执笔,口占曰:“内府之珍,先朝所赐。既不敢将归地下,又不合留在人间。”闻者叹其简切而不乱。(出《因话录》) 【注释】 ①薨......

温庭筠

【原文】 唐温庭筠字飞卿,旧名岐。与李商隐齐名,时号温李。才思艳丽,工于小赋。每入试,押官韵作赋。凡八叉手而八韵成。多为邻铺假手,号曰救数人也。而士行有缺,搢绅①薄之。李义山谓曰:“近得一联句云,‘远比赵公,三十六年宰辅’,未得偶句。”温曰:“何不云,‘近同部......

太真妃

【原文】 太真妃多曲艺,最善击磬。拊搏①之音,玲玲然多新声,虽太常梨园之能人,莫能加也。玄宗令采蓝田绿玉琢为磬,尚方造簨簴②流苏之属,皆以金钿珠翠珍怪之物杂饰之。又铸金为二狮子,拿攫腾奋之状,各重二百余斤,以为趺③。其他彩绘绚丽,制作精妙,一时无比也。及上幸蜀......

曹元理

【原文】 曹元理尝从真玄兔友人陈广汉。广汉曰:“吾有二囷①米,忘其硕数。子为吾计之。”元理以食箸十余转曰:“东囷七百四十九石二斗七合,西囷六百九十七石八斗。”遂大署囷门。后出米。西囷六百九十七石七斗九升。中有一鼠,大堪一升。东囷不差圭合。元理后岁复遇广汉,广汉......

弓人

【原文】 宋景公造弓,九年乃成而进之。弓人归家,三日而卒。盖匠者心力尽于此弓矣。后公登兽圈之台,用此弓射之,矢越西霸之山,彭城之东,余劲中①石饮羽焉。(出《淮南子》) 【注释】 ①中(zhòn......

凌云台

【原文】 凌云台楼观极精巧。先称平众材,轻重当宜,然后造构。乃无锱铢相负揭①。台虽高峻,恒随风摇动,而终无崩殒。魏明帝登台,惧其势危,别以大材扶持之,楼即便颓坏。论者谓轻重力偏故也。(出《世说》) 【注释】&nbs......

吴夫人

【原文】 吴主赵夫人,赵达之妹也。善画,巧妙无双。能于指间,以彩丝织为云龙虬凤之锦。大则盈尺,小则方寸,宫中谓之“机绝”。孙权常叹魏蜀未夷,军旅之隙,思得善画者,使图作山川地势军阵之像。达乃进其妹。权使写九州江湖方岳之势,夫人曰:“丹青之色,甚易歇灭,不可久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