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小品文鉴赏》

    收录118360

《李将军列传赞》

传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①其李将军之谓也。余睹李将军,悛悛如鄙人②,口不触道辞。及死之日,天下知与不知,皆为尽哀。彼其忠实心,诚信于士大夫也③。谚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④。”此言虽小,可以谕⑤大也。(《史记·李将军列传》)注释①“传曰”句——传,汉代称先......

《圣琵琶》

有书生欲游吴地,道经江西,因风阻泊舟,闲步入林,过一僧院。僧已他出,房门外,小廊数间,傍有笔砚。书生攻画,遂把笔,于素壁上画一琵琶,大小与真不异。画毕,风静船发。僧归,见画处,不知何人。乃告村人曰:“恐是五台山圣琵琶。”当亦戏言,而遂为村人传说,礼施求福,甚效。书生往吴,经年,乃闻人说江西路僧室......

《“随笔”与我们这个时代》

李宁宁每一个时代都会有为这个时代所钟爱的思想乃至情感的流行色调。如果说,我们曾经有过凝重的诗的时代与小说的时代,那么,我们今天正处在展示生命的个性与风韵的散文的时代。而随笔是散文中最自然、最贴近生活本相的表达方式。当然,一种文学样式,它所以普遍地成为人们关注的时尚,是因为它能够折射出......

《卤》

洪深做卤味,须得有好的卤汁。开头的时候,用几只肥鸡,几斤鲜肉,浓浓地加上作料,好酒好酱油好糖好茴香之类,慢慢地用温火炖。炖到里面的东西可以吃的时候,便一面吃去,一面增添鸡与肉和作料。这样,卤汁永远是满满的,卤锅永远是不出底的;而累继到若干年之后,精华全在这个汁里。以后便卤什么东西,甚......

《大处入手》

徐懋庸这两年,小品文是发达了起来。虽然有人吐唾沫,掷石头,称之曰“杂文”以形其没有价值,然而它还是日益发达,而且日益见得有用处。这情形原是好的,但同时也生了弊病,许多青年上了“十四年来中国现代文学唯一之成功,小品文之成功也”这话的当,以为小品文真是一种独立的文艺样式,于是立志专做小品......

《我的胃口》

臧克家对于文艺作品好像胃口对于食物一样各有各的好恶,客观的说当然这好恶有正当与不正当,然而就个人方面论则一个人有一个胃口,自然不能强同了。每个人都有他的生活环境。这环境造成了他的意识。这意识一经形成便做了一条有力的标准线用它去衡量人间的一切,对于文艺的赏鉴当然也不是例外。我个人对于一切作......

《小品文的前途》

王任叔一提起小品文,我就想到《灯影桨里的秦淮河》。《灯影桨里的秦淮河》有二篇,一篇是朱自清的;一篇是俞平伯的。我可更爱朱自清那一篇。原因是很简单的。朱自清那一篇,不但文字委婉优美,使人读后,如投入在这夜的秦淮底梦境里;就是描写的手法,也是更写实的。没有无聊的哲学的议论。虽然,任何文学......

《泛说小品文》

周谷城泛说,是不着边际之说也。《太白社》要我对小品文说几句话,我便写几句不着边际之说话于左。一、小品文是载道的文章。——小品文是很小的。人家或以为它太小了,只配供人消遣,不能载道。我则以为除供人消遣外,还须载道,其寿命才能长久。不过道也有一个分别。假如我说:“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

《小品文和气运》

茅盾我不相信“小品文”应该以自我中心,个人笔调,性灵,闲适,为主。一个时代的“小品文”也有以自我中心,个人笔调,性灵,闲适为主的,但这只说明了“小品文”有时被弄成了畸形,并不能证明“小品文”生来本是畸形或应该畸形。把“小品文”的这种畸形认为天经地义的人,其实也是不自知的锢弊,或者......

《《人间世》发刊词》

林语堂十四年来中国现代文学唯一之成功,小品文之成功也,创作小说,即有佳作,亦由小品散文训练而来。盖小品文,可以发挥议论,可以畅泄衷情,可以摹绘人情,可以形容世故,可以札记琐屑,可以谈天说地,本无范围,特以自我为中心,以闲适为格调,与各体别,西方文学所谓个人笔调是也。故善冶情感与议论于一炉......

《关于小品文》

唐弢中国毕竟是个大国,中国的人民也不愧是大国的人民,所以对于小,终觉得看不入眼。日本人被嘲骂的原故就因为生得矮小,似乎这便是他们的错处。譬如骂人,指别人为贼为娼为畜生,总算很刻毒了。苟能冠之以小,在被骂者看来,一定是更吃亏的。所以奴才自称“小人”,而以主子为“大人”,也还是这意思。......

《杂谈小品文》

鲁迅自从“小品文”这一个名目流行以来,看看书店广告,连信札,论文,都排在小品文里了,这自然只是生意经,不足为据。一般的意见,第一是在篇幅短。但篇幅短并不是小品文的特征。一条几何定理不过数十字,一部《老子》只有五千言,都不能说是小品。这该像佛经的小乘似的,先看内容,然后讲篇幅。讲小道理......

《小品文的生机》

鲁迅去年是“幽默”大走鸿运的时候,《论语》以外,也是开口幽默,闭口幽默,这人是幽默家,那人也是幽默家。不料今年就大塌其台,这不对,那又不对,一切罪恶,全归幽默,甚至于比之文场的丑脚。骂幽默竟好像是洗澡,只要来一下,自己就会干净似的了。倘若真的是“天地大戏场”,那么,文场上当然也一定有......

《随园随笔序》

〔清〕袁枚著作之文,形而上②;考据之学,形而下③。各有资性,两者断不能兼。汉贾山④涉猎,不为醇儒;夏侯建⑤讥夏侯胜⑥所学疏阔,而胜亦讥其繁碎。余故山,胜流也。考订数日,觉下笔无灵气,有所著作,惟捃摭⑦是务,无触运深湛之思。本朝考据尤甚,判别同异,诸儒麻起,予敢披腻颜拾,逐康成⑧车后哉!以......

《选左文小品序》

〔清〕廖燕大块②铸人,缩七尺精神于寸眸③之内。呜呼!尽之矣。文非以小为尚,以短为尚,顾小者大之枢,短者长之藏也。若言犹远而不及,与理已至而思加,皆非文之至也。故言及者无繁词,理至者多短调。巍巍泰岱,碎而为嶙砺沙砾④,则瘦漏透皱见矣;滔滔黄河,促而为川渎溪涧,则清涟潋滟⑤生焉。盖物之散者多......

《小品自序》

〔清〕廖燕己未②春,予僦居城东隅③,茅屋数椽,檐低于眉,稍昂首过之,则破其额。一巷深入,两墙夹身,而臂不得转,所见无非小者。屋侧有古井一,环甃④狭浅,仅可供三四爨⑤,天甫晴,则已竭。井边有圃,虽稍展,然多瓦砾,瘠瘦,蔬植其中,则短细苦涩,不可食,予每大嚼之不厌。巷口数家,为樵汲艺圃与拾粪......

《帝京景物略小引》

〔清〕蒲松龄古游记,汗牛马,浩瀚之,檃括②之,触事则尽。先生之文也否。字为读③,句为折,无读不峭,无折不幽,创矣。其所为创,不直学,才也。尺幡耳,花有须,须可数;泡有影,影可捉;鱼有乐,乐可知。凌波微步,步每不咫④,一咫一莲生,步步迹,咫咫印,细姗姗,香尘满,几乎坐绣而行锦矣。昔子昂画马......

《板桥杂记序》

〔清〕余怀或问余曰:“《板桥杂记》何为而作也?”余应之曰:“有为而作也。”或者又曰:“一代之兴衰,千秋之感慨,其可歌可录者何限,而子惟狭斜之是述,艳冶之是传,不已荒乎?”余乃听然而笑曰:“此即一代之兴衰,千秋之感慨所系也。”金陵,古称佳丽之地,衣冠文物,盛于江南;文采风流,甲于海内。......

《跋容斋题跋》

〔明〕毛晋题跋似属小品,非具翻海才、射雕手②,莫敢道只字。自坡仙、涪翁③联镳树帜,一时无不效颦。鄱阳洪容斋④、升苏、黄之堂而哜其胾⑤者也。恨未见其全集。己卯⑥秋,从长平里⑦获其题跋二卷,尾有匏庵吴氏⑧印记,较之《随笔》所载有异同。余珍之不异木难⑨,遂与六一居士⑩《集古录》并付梓人(1......

《陶庵梦忆序<small>①</small>(节录)》

〔明〕张岱鸡鸣枕上,夜色方回,因想余平生,繁华靡丽,过眼皆空,五十年来,总成一梦。今当黍熟黄粱②,车旅蚁穴③,当作如何消受。遥思往事,忆即书之,持向佛前,一一忏悔。不次岁月,异年谱也;不分门类,别《志林》④也。偶拈一则,如旅旧径,如见故人,城郭人民⑤,翻用自喜,真所谓痴人前不得说梦矣⑥。......

《题闲情小品序(节录)》

〔明〕华淑余今年栖友人山居,绿茗为朋,景况不恶。晨推窗:红雨②乱飞,闲花笑也;绿树有声,闲鸟啼也;烟岚③灭没,闲云度也;藻行可数,闲池静也;风细帘清,林空月印,闲庭悄也。以至山扉昼局④,而剥啄⑤每多闲侣,帖括⑥困人,而几案几多闲编;绣佛长斋,禅心释谛,而念多闲想,语多闲辞。闲中自计,尝欲......

《苏黄题跋序》

〔明〕董其昌苏门四友②,惟山谷学不纯,师东坡,事之,隐然敌国。文章气节之外,戒行精洁,平生罪过比于露坐科头③者,祗小艳词④耳。此真东坡之所畏⑤。其为文仿《兰亭叙》⑥,题跋书画,寥落短篇,出于刘义庆《世说》。虽偏师取奇,皆超出情量⑦,动中肯綮,而广川之藻、长睿之情,顾不逊席焉。亦得坡公薰染......

《涌幢小品自叙》

〔明〕朱国桢闲居无事,一切都已弃掷,独不能废书。然家罕藏书,即有存者,钝甚不善读又不克竟,至于奇古诡卓②之调,闳深奥衍③之词,即之如匹马入深山,蚁子缘磨角,恍惚莫知其极与乡④也。惟浅近之说,人所忽去,且以为可异可笑者,入目便记,记辄录出。约略一日内必存数则,而时时默坐有所窥测,间亦乎疏以......

《憨话题词。》

〔明〕李维桢章晦叔书其所自得与古人遗言会心者为一编,名曰《憨话》。余读之,爽然。此吾家柱下史②指也。其言若村若浊,若昏若遗,若昧若辱,若偷若渝,若缺若屈,若拙若讷,大似不肖闷闷③,顽且鄙,不一而足,皆憨法也。岂惟老氏,虞舜野人④,尼父无知⑤,颜愚曾鲁⑥,非憨而何?惟其能憨,是以不憨。晦叔......

《绿天馆小品题词》

〔明〕李维桢王氏故多酒人。“酒正使人自远”,光禄②之言也。“酒正自引人着胜地”,卫军之言也。“三日不饮酒,使人形神不亲”,佛大之言。“名士不须奇才,得无事痛饮酒,熟读《离骚》,便可称名士”,孝伯之言也。唐无功③所著《醉乡记》、《五斗先生传》及他诗歌,率可传。娄东④王时驭自号“酒懒”,好酒......

《山居新话序》

〔元〕杨维桢经史之外有诸子,亦羽翼世教者。而或议之说铃②,以不要诸六经之道也。汉有陆生③,尝著书十二篇,号《新语》,至今传之者亦以善著古今存亡之征。继《新语》者有《说苑》、《世说》④,他如《笔语》、《艾说》、《夷坚》、《候鲭》、《杂俎》、《丛话》、《桯史》、《墨客》、《夜话》、《野语》⑤......

《归潜志序》

〔金〕刘祁余生八年,去乡里从祖父游宦于大河之南。时南京为行宫,因得从名士大夫问学。不幸弱冠而先子殁,其后进于有司,不得志,将归隐于大皞②之虚。一旦遭值金亡,干戈流落,由魏过齐入燕,凡二千里。甲午岁③复于乡,盖年三十二矣。因思向日二十余年间所见富贵权势之人,一时煊赫如火烈烈者,迨遭丧乱,皆......

《梦华录序(节录)》

〔宋〕孟元老靖康丙午②之明年,出京南来,避地江左,情绪牢落,渐入桑榆③。暗想当年,节物风流,人情和美,但成怅恨。近与亲戚会面,谈及曩昔④,后生往往妄生不然。仆恐浸久,论其风俗者,失于事实,诚为可惜。谨省记编次成集,庶几⑤开卷得睹当时之盛。古人有梦游华胥之国⑥,其乐无涯者。仆今追念,回首怅......

《唐诗纪事叙》

〔宋〕计有功唐人以诗名家,姓氏著于后世,殆②不满百,其余仅有闻焉。一时名辈,灭没失传,盖不可胜数。敏夫③闲居寻访,三百年间文集、杂说、传记、遗史、碑志、石刻,下至一联一句,传诵口耳,悉搜采缮录;间捧宦牒④,周游四方,名山胜地,残篇遗墨,未尝弃去。老矣无所用心,取自唐初首尾,编次姓氏可纪,......

《梦溪笔谈序》

〔宋〕沈括予退处林下,深居绝过②,以思平日与客言者,时纪一事于笔,则若有所晤言,萧然移日。所与谈者,唯笔砚而已,谓之“笔谈”。圣谟③国政及事近宫省,皆不敢私纪。至于系当日士大夫毁誉者,虽善亦不欲书,非止不言人恶而已。所录唯山间木荫,率意谈噱④,不系人之利害者。下至闾巷之言,靡所不有,......

《笠泽丛书序》

〔唐〕陆龟蒙丛书者,丛脞之书也。丛脞②,犹细碎也。细而不遗大,可知其所容矣。自乾符六年春,卧病于笠泽之滨。败屋数间,盖蠹书十余箧。伯男儿才三尺许,长毁齿③犹未遍,教以药剂,象梧子大小外,研墨泚笔④供纸札而已。体中不堪羸耗,时亦隐几强坐,内壹郁则外扬为声音,歌诗、颂赋、铭记、传序,往往杂发......

《唐国史补序》

〔唐〕李肇《公羊传》②曰:“所见异辞,所闻异辞。”未有不因见闻而备故实者。昔刘餗集小说③,涉南北朝至开元④,著为《传记》。予自开元至长庆⑤撰《国史补》,虑史氏或缺则补之意,续《传记》而有不为。言报应,叙鬼神,征梦卜,近帷箔⑥,悉去之;纪事实,探物理,辨疑惑,示劝戒,采风俗,助谈笑,则书之......

《西京杂记跋》

〔晋〕葛洪洪家世有刘子骏②《汉书》一百卷,无首尾题目,但以甲乙丙丁纪其卷数,先父传之。歆欲撰《汉书》,编录汉事,未得缔构而亡,故书无宗本,止杂记而已。失前后之次,无事类之辨。后好事者以意次第之,始甲终癸为十秩③,秩十卷,合为百卷。洪家具有其书,试以此记考校班固④所作,殆是全取刘书,有小异......

《典论论文(节录)》

〔三国·魏〕曹丕文人相轻,自古而然。傅毅②之于班固,伯仲之间耳,而固小之③,与弟超书曰:“武仲以能属文为兰台令史,下笔不能自休④。”夫人善于自见,而文非一体,鲜能备善,是以各以所长,相轻所短。里语曰:“家有敝帚,享之千金。”斯不自见之患也。夫文本同而末异,盖奏议宜雅,书论宜理,铭诔宜......

《活板》

板印①书籍,唐人尚未盛为之。自冯瀛王②始印五经,已后典籍皆为板本③。庆历④中有布衣毕升⑤,又为活板⑥。其法:用胶泥刻字,薄如钱唇⑦,每字为一印⑧,火烧令坚。先设一铁板,其上以松脂、蜡和纸灰之类冒⑨之。欲印,则以一铁范⑩置铁板上,乃密布字印。满铁范为一板,持就火炀⑾之;药稍熔,则以一平板按其面,则字平......

《题杨朴妻诗》

真宗东封②还,访天下隐者,得杞人杨朴,能为诗。召对,自言不能。上问临行有人作诗送否?朴言:“无有。惟臣妻一绝云:‘且休落魄贪杯酒,更莫猖狂爱咏诗。今日捉将官里去,这回断送老头皮’”。上大笑。放还山,命其子一官就养。余在湖州,坐作诗③追赴诏狱④,妻子送余出门,皆哭。无以语之。顾老妻曰:“子独不能如杨处......

《书《归去来辞》赠契顺》

余谪居惠州,子由在高安,各以一子相随②,馀分寓许昌,宜兴,岭海隔绝,诸子不闻余耗,忧愁无聊。苏州定慧院学佛者卓顺契谓迈曰:“子何忧之甚?惠州不在天上,行即到耳,当为子将书问之”。绍圣三年三月二日,契顺涉江度岭,徒行露宿,僵仆瘴雾,黧面③茧足以至惠州,得书径还。余问其所求,答曰:“契顺惟无所求,而......

《逼婚》

有一新贵①少年,有风姿,为贵族之有势力者所慕,命十数仆拥致其第②。少年欣然而行,略不辞逊。既至,观者如堵。须臾,有衣金紫③者出曰:“某惟一女,亦不至丑陋,愿配君子,可乎?”少年鞠躬谢曰:“寒微得托迹高门,固幸,待更归家,试与妻商量如何?”众皆大笑而散。(《墨客挥犀》)注释①新贵——刚......

《庞安常针》

朱新仲祖居桐城时,亲识间一妇人妊娠将产,七日而子不下,药饵符水无所不用,待死而已。名医李几道偶在朱公舍,朱邀视之,李曰:“此百药无可施,惟有针法,然吾艺未至此,不敢措手也。”遂还。而几道之师庞安常适过门,遂同谒朱。朱告之故,曰:“其家不敢屈先生。然人命至重,能不惜一行救之否?”安常许诺,相与同往......

《跋韩干马》

大驾南幸②,将八十年,秦兵洮马③不复可见④,志士所共叹也。观此画使人作关辅河渭之梦⑤,殆欲霣涕矣。嘉泰甲子十月二十一日⑥,山阴陆某书。(《渭南文集》)注释①韩干——唐代大画家,善画人物及鞍马。②大驾南幸——指宋高宗南迁事,至此七十七年。公元1127年金兵攻占汴京(今开封市),高宗......

《跋绍兴亲征诏草》

使此诏①出于绍兴之初②,可以无事仇③之大耻。使此诏行于隆兴④之后,可以卒⑤不世⑥之大功。今此诏与此虏⑦犹俱存也,悲夫。嘉泰四年⑧三月门生⑨弃疾拜手⑩谨(11)书。(《稼轩诗文钞存》)注释①此诏——指绍兴辛巳亲征诏草。宋高宗绍兴三十一年,即辛巳(1161)年,金兵南侵,宰相陈康伯劝......

《高丽氏守节》

中书平章阔阔歹之侧室高丽氏有贤行。平章死,誓弗贰适。正室子拜马朵儿赤悦其色,欲妻之而不可得。乃以其父所有大答纳环子献于太师伯颜,此物盖伯颜所属意者。伯颜喜,问所欲,遂白前事。伯颜特为奏闻,奉旨命拜马朵儿赤收继小母高丽氏。高丽氏夜与亲母踰垣而出,削发为尼。伯颜怒,以为故违圣旨,再奏,命省台洎侍正府官鞠......

《僰人养猴》

僰人养猴①,衣之衣而教之舞,规旋矩折,应律合节。巴童观而妒之②,耻己之不如也,思所以败之。乃袖茅栗以往。筵张而猴出,众宾凝眝③,左右皆蹈节。巴童佁然挥袖④而出其茅栗,掷之地。猴褫衣而争之⑤,翻壶而倒案。僰人呵之,不能禁,大沮。(《郁离子》)注释①僰(bo)——中国古代西南部的一个少数......

《荒年转语》

嘉靖乙巳,天下十荒八九。吾浙百物腾涌②,米石一两五钱。时疫大行,饿莩横道。予友金玉泉珊除夜作二转语,词虽近戏,事则实焉。录之,不惟见时之荒,亦足发人之一笑耳。“年去年来来去忙,不饮千觞饮百觞;今年若还要酒吃,除却酒边酉字旁。”(饮水也)“年去年来来去忙,不杀鹅时也杀羊;今年若还要鹅吃,除却鹅边鸟字旁......

《文征明拒画》

衡山先生于辞受界限极严,人但见其有里巷小人持饼饵一箬①来索书者,欣然纳之,遂以为可浼②。尝闻唐王曾以黄金数笏③,遣一承奉赍④捧来苏,求衡山作画,先生坚拒不纳,竟不见其使,书不肯启封,此承奉逡巡⑤数日而去。(《四友斋丛说》)注释①箬(ruo)——箬竹;箬竹的叶子,叶大而宽。②浼(mei......

《东坡海南食蠔》

东坡在海南,食蠔而美,贻书叔党②曰:“无令中朝③士大夫知,恐争谋南徒,以分此味。”使士大夫而乐南徒,则忌公者不令公此行矣。或谓东坡此言,以贤君子望人。(《清署笔谈》)注释①蠔(hao)——牡蛎,生活在浅海泥沙中,肉味鲜美。壳烧成灰,可入药。②叔党——苏轼少子苏过,字叔党,号斜川居士。......

《病忘》

齐有病忘者,行则忘止,卧则忘起,其妻患之,谓曰:“闻艾子滑稽多知,能愈膏肓之疾,盍往师之?”其人曰:“善。”于是乘马挟弓矢而行。未一舍,内逼,下马而便焉,矢植于土,马系于树。便讫,左顾而睹其矢,曰:“危乎!流矢奚自,几乎中予!”右顾而睹其马,喜曰:“虽受虚惊,乃得一马。”引辔将旋,忽自践其所遗粪,顿......

《在京与友人》

燕市带面衣,骑黄马,风起飞尘满衢陌。归来下马,两鼻孔黑如烟突。人马屎和沙土,雨过淖泞没鞍膝,百姓竞策蹇驴,与官人肩相摩。大官传呼来,则疾窜避委巷不及,狂奔尽气,流汗至踵,此中况味如此。遥想江村夕阳,渔舟投浦,返照入林,沙明如雪;花下晒网罟,酒家白板青帘,掩映垂柳,老翁挈鱼提瓮出柴门。此时偕三五良朋,......

《瞽者》

二瞽者同行,曰:“世上惟瞽者最好,有眼人终日奔忙,农家更甚,怎得如我们清闲一世。”适众农夫窃听之,及假为官人,谓其失于回避,以锄把各打一顿而呵之去。随后复窃听之,一瞽者曰:“毕竟是瞽者好,若是有眼人,打了还要问罪。”赞曰:北方瞽者叫做先生,自有好处,世上欺天害理,行凶作霸,俱是有眼人,无一瞽者。......

《游慧锡两山记》

越人自北归,望见锡山,如见眷属。其飞青天半,久渴而得浆也,然地下之浆,又慧泉首妙。居人皆蒋姓,市泉酒独佳,有妇折阅②,意闲态远,予乐过之。买泥人,买纸鸡,买木虎、买兰陵③面具,买小刀戟,以贻儿辈。至其酒,出净磁,许先尝论值。予丐冽者清者,渠言燥点择奉,吃甜酒尚可做人乎!冤家,直得一死。(《王季重......

《好好先生》

后汉司马徽不谈人短,与人语,美恶皆言好。有人问徽安否,答曰:“好”。有人自陈子死,答曰:“大好。”妻责之曰:“人以君有德,故此相告,何闻人子死,反亦言好?”徽曰:“如卿之言亦大好。”今人称“好好先生”,本此。(《古今谭概》)赏析人生的悲哀莫过于不被人理解了!一些人(往往是杰出人物)因......

《菜》

菜为至贱之物①,又非众花之等伦②,乃《草本》、《藤本》中反有缺遗③,而独取此花殿后,无乃贱群芳而轻花事乎④?曰:不然。菜果至贱之物,花亦卑卑不数之花⑤,无如⑥积至贱至卑者而至盈千累万,则贱者贵而卑者尊矣。“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者⑦,非民之果贵,民之至多至盛为可贵也。园圃种植之花,自数朵以至数十......

《引经》

德清陈端庵①,顺治己丑进士②,筮仕为新城令③。性仁厚,每械人④,辄对之泣⑤。有王生者,宅为人所夺,久不给值⑥。讼于官⑦,陈不能决。第好语曰⑧:“《毛诗》云⑨‘维鹊有巢⑩,维鸠居之。’王秀才独不能作鹊耶⑾?”闻者笑之。(《池北偶谈》)注释①德清——浙江省县名。陈端庵,人名。名、字不......

《看写缘簿》

有一军人,穿布衣布靴游寺。僧以为常人,不加礼貌。军问僧曰:“我见尔寺中,也甚淡薄,若少甚的修造,可取缘簿①来,我好写布施②。”僧人大喜,随即献茶,意极恭敬。及写缘簿,头一行才写了“总督③部院”四个大字,僧以为大官私行,惊惧跪下。其人于“总督部院”下边又添写“标下④左营官兵”,僧以为兵丁,脸即一恼......

《延师教子》

有延师①教其子者。师至,主人曰:“家贫,多失礼于先生,奈何!”师曰:“何言之谦,仆固无不可者。”主人曰:“蔬食②,可乎?”曰:“可。”主人曰:“家无臧获③,凡洒扫庭除④,启闭门户,劳先生为之,可乎?”曰:“可。”曰:“或家人妇子欲买零星什物,屈先生一行,可乎?”曰:“可。”主人曰:“如此,幸甚!”师......

《城隍庙》

城隍庙内园以及萃秀、点春诸胜处①,每于朔望拔关②,纵人游览。正月初旬以来,重门洞启③,嬉春士女,鞭丝帽影,钏韵衣香④,报往跋来⑤,几于踵趾相错,肩背交摩。上元之夕⑥,罗绮成群,管弦如沸,火树银花,异常璀璨⑦。园中茗寮重敞⑧,游人毕集。斯时月明如昼,碟躞街前⑨,惟见往还者如织,尘随马去,影逐人来,未足......

《禁食蛙》

食物有古今不同,南北各异者。犬于古时以为珍馔,并讲烹饪之法,祭于宗庙者曰羹献①,而今人罕食之。青蛙古亦入馔,《周礼》有蝈氏②。郑康成以为今御所食蛙,则并以充天厨③矣。《汉书·东方朔传》云:长安水多蛙鱼,贫者得以家给人足。则古昔关中④已常食之如鱼,不独南人也。今粤东极嗜此,供诸盘飱⑤,出以享客,奉为珍......

《灯节》

自十三以至十七均谓之灯节,惟十五日谓之正灯节耳。每至灯节,内廷筵宴,放烟火,市肆张灯。而六街之灯,以东四牌楼及地安门为最盛,工部次之,兵部又次之,他处皆不及也。若东安门、新街口、西四牌楼,亦稍有可观。各色灯彩,多以纱绢玻璃及明角等为之,并绘画古今故事,以资玩赏。市人之巧者,又复结冰为器,裁麦苗为人物......

《雪夜访戴》

王子猷居山阴①。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②,忽忆戴安道③。时,戴在剡④,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⑤。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何必见戴?”(《世说新语》)注释①“王子猷”句——王子猷,王羲之的儿子,任性放达,仕至黄......

《床头捉刀人》

魏武将见匈奴使,自以为形陋,不足以雄远国,使崔季珪代,帝自捉刀立床头。既毕,令间谍问曰:“魏王何如?”匈奴使答曰:“魏王雅望非常,然床头捉刀人,此乃英雄也。”魏武闻之,追杀此使。(《世说新语》)赏析《世说新语》不仅记叙高士的言行,名流的谈笑;也不仅记叙豪门的荒淫,贵族的腐朽,而且对统......

《牛屋贵客》

禇公于章安令,迁为太尉记室参军,名字已显而位微,人未多识。公东出,乘估客船,送故吏数人,投钱塘亭住。尔时吴兴沈充为县令①,当送客过浙江。客出,亭吏驱公移牛屋下。潮水至,沈令起彷徨,问:“牛屋下是何人物?”吏云:“昨有一伧父,来寄亭中,有尊重客,权移之。”褚因举手答曰:“河南褚季野。”远近久承公名。令......

《请假启》

臣启:臣举家之治②,上漏下湿。暑雨将降,有惧崩压。比欲完葺③,私寡功力,板锸綯涂④,必须躬役。冒欲请假三十日⑤,伏愿天恩,赐垂矜许⑥,手启复追悚息⑦。谨启。(《鲍参军集》)注释①启——奏启。臣下给皇上的奏事之一种,属应用文体。②治——在此指住所、住宅。是由治所、官署转义而成。③比——......

《一个艺术家》

猫头鹰初出世的时候,它想做成功一个艺术家,因为它很明白它自己是有那种天才。它第一次睁开它的天才的眼睛,时间是夜里。在一个岩石上它威严地蹲着。它第一次观察一切,它想去发见什么是光明与黑暗。时间是夜里。一切都在发亮着,但没有跃动。他想:光明大概快来了吧。它的心跃动起来,飞到对面的一颗树上。......

《黄牛滩》

江水又东经黄牛山下①,有滩名曰黄牛滩。南岸重岭叠起,最外高崖间,有石色如人负刀牵牛,人黑牛黄,成就②分明;既人迹所绝,莫得究焉。此岩既高,加以江湍纡回,虽途经信宿③,犹望见此物。故行者谣曰:“朝发黄牛,暮宿黄牛;三朝三暮,黄牛如故。”言水路纡深,回望如一矣。(《水经注》)注释①黄牛山......

《阳城淀》

博水①又东南经谷梁亭南,又东经阳城县②,散为泽渚。渚水潴涨,方广数里,匪③直蒲笋是丰,实亦偏饶菱藕。至若娈婉丱童④,及弱年崽子,或单舟采菱,或叠轲折芰,长歌阳春,爱深绿水,掇拾者不言疲,谣歌者自流响。于时行旅过瞩,亦有慰于羁望矣!世谓之阳城淀也。注释①博水——即今唐河,大清河支流,在河北省西......

《日》

为着追求光和热,将身子扑向灯火,终于死在灯下,或者浸在油中,飞蛾是值得赞美的,在最后的一瞬间它得到光,也得到热了。我怀念上古的夸父,他追赶日影,渴死在旸谷。为着追求光和热,人宁愿舍弃自己的生命。生命是可爱的。但寒冷的、寂寞的生,却不如轰轰烈烈的死。没有了光和热,这人间不是会成为黑暗的寒冷......

《刘白堕酿酒》

市西有退酤、治觞二里。里内之人多酝酒为业。河东人刘白堕善能酿酒①。夏季六月,时暑赫羲,以罂贮酒,曝于日中,经一旬,其酒不动,饮之香美而醉,经月不醒。京师朝贵多出郡登藩,远相饷馈,逾于千里,以其远至,号曰“鹤觞”,亦名“骑驴酒”。永熙年中②,南青州刺史毛鸿宾赍酒之藩③,逢路贼,盗饮之即醉,皆被擒获,因......

《泥沙杂拾(十六)》

“有许多人说历史又要重演了——必要重演就让他重演吧!”——甘地这么向群众说。这其实是民众领袖的态度,即算旧事一套一套的重演,有什么关系呢?改革是终于应该改革,进步也终于期有进步。历史好像决定着将那样,我们偏要这么样,这方能使社会有进步。当然,甘地并非不懂历史的人,然正因为他深懂历史,所以看空了历......

《鄠人》

鄠县有人将②钱绢③向市,市人④觉其精神愚钝,又见颏颐⑤稍长,乃语云:“何因偷我驴鞍桥⑥去,将作下颔?”欲送官府,此人乃悉以钱绢求充驴鞍桥之直⑦,空手还家。其妻问之,具以此报。妻语云:“何物⑧鞍桥,堪作下颔?纵送官府,分疏⑨自应得脱,何须浪与⑩他钱绢?”乃报其妻云:“痴物,倘逢不解事官府,遣拆下颔检看......

《太宗怀鹞》

太宗得鹞①,绝俊异,私自臂之②,望见郑公③,乃藏于怀。公知之,遂前白事④,因语古帝王逸豫⑤,微以讽谏。语久,帝惜鹞且死,而素严敬征,欲尽其言⑥。征语不时尽⑦,鹞死怀中。(《隋唐嘉话》)注释①鹞(yao)——鸟名。②臂之——把鹞放在臂上玩赏。③郑公——魏征,封郑国公。④白——禀告,陈述......

《泰山》

明皇封禅泰山①,张说为封禅使②。说女婿郑镒本九品官,旧例封禅后,自三公以下皆迁转一级③;惟郑镒因说骤迁五品,兼赐绯服④。因大脯次⑤,玄宗见镒官位腾跃,怪而问之,镒无词以对。黄幡绰曰⑥:“此乃泰山之力也⑦。”(《酉阳杂俎》)注释①明皇——唐玄宗李隆基。封禅(shan)泰山,皇帝到泰山祭......

《哀悼叶老》

我是2月1日因发高烧住进了北京医院三楼。烧退了又起来,糊里糊涂地过了一个星期。清醒后有民主促进会的同事们带着礼物来慰问,说是雷洁琼和赵朴初都住在四楼,圣陶老人住在一楼。叶老是民进的名誉主席,雷洁琼是主席,赵朴初和我都是副主席。大家都笑说:“民进中央搬到北京医院来了。”雷洁琼是小病,赵朴初总是以医......

《还给谁?》

一九七一年的夏天,我在美国伊利诺州立大学。不知是抵美的第几个长日了,我由一个应征事情的地方走回住处,那时候身上只剩下一点点生活费,居留是大问题,找事没有着落,前途的茫然将步子压得很慢,穿过校园时,头是低着的。远远的草坪边半躺着一个金发的青年,好似十分注意的在凝望着我。他看着我,没有抬头,我也......

《闲话少说》

近几年来,我越来越觉得要伤害一个人,或破坏他人的情谊,真是一件太容易的事。只要你多说一些闲话,或者在闲聊中扯出几个人的姓名,对方就很容易上当。譬如“某某说你怎样怎样”啦、“我可是为你好,你的好友某某竟说你……”诸如此类,看似不经意的顺口话,却会让你感到不是滋味,甚至产生疑虑和愤忿,说不定长年的友......

《“八五”述怀》

人生几何,已到八十五岁。从1925年开始发表作品,至今已过六十五个年头。参加过武汉大革命,亲临抗日战争疆场,时代风云,瞥眼而过,所见多矣,所历深矣。手握一支笔,希望摄大时代一点侧影,发现人民悲欢一些情景,以抒发个人感受与爱憎之情。几十年来,笔未停挥,奋力追求,诗歌、散文、评论、小说,所作不为不多,而......

《冶家子言》

武王既伐殷,悬纣首①。有泣于白旗之下者,有司责之②,其人曰:“吾冶家孙也③。数十年间,载易其容范矣④。今又将易之,不知其所业,故泣。吾祖始铸田器,岁东作,必大售,殷赋重,秉耒耜者⑤,拨不敢起,吾父易之为工器。属宫室台榭侈,其售倍。民凋力穷,土木中辍,吾易之以为兵器。今诸侯伐殷,师旅战阵,其售又倍前也......

《一字师》

大居守李相读《春秋》①,误读叔孙婼为婼②。日读一卷,有小吏侍侧,常有不怿之色③。公怪问曰:“尔常读此书耶?”曰:“然。”“胡为闻我读至此而数色沮耶④?”吏再拜言曰:“缘某师授,误读文字,今闻相公呼婼为婼,方悟耳。”公曰:“不然。吾未之师也,自检释文而读,必误在我,非在尔也。”因以释文示之。小吏因委曲......

《选择性耳聋——家居琐事之一》

妻子是一位高级工程师,退休前是广州市某厂的总工程师,邻居按广东称谓习惯叫她“吕总”。我因为从前做过报社、出版社的总编辑,邻居也有叫我“苏老总”的,也许为合起来称我们老俩口为“你们两老总”的方便。我们在广州结婚,珠江南珠江北住家37年,住哪儿也没和邻居红过脸,拌过嘴。如在珠江南岸住家时,楼下是......

《大题也不妨小做——浅谈“随笔”》

廖沫沙什么是“随笔”?它与同类型的散文——小品文、杂文、杂感、杂谈、杂记、笔记等等,有何区别?从形式、体裁来说,很难有区别,都属于散文,又都是短文;没有格式,起、承、转、合,章法自由。从内容和风格来说,可能各有偏重,但也很难划出严格的界线,不可超越;它们无非是把所见、所闻、所读、所思......

《论小品文——答姜潇君》

夏征农关于小品文的问题,向我们提出来问的,已经不止姜潇君一个人。今年是小品文年,充斥于市场的,满是小品文的刊物,那么,“什么是小品文?小品文的价值在哪里?”自然非弄明白不可了。什么是小品文呢?早些年,有人以为这是国货,即等于我们的“赋”,这种话,自然是国粹家们拿别人的屁股来当自己的脸......

《小品文拉杂谈》

唐弢这里是我的一篇关于小品文的拉杂谈,是被催稿的信逼出来的。一我的所谓小品文,其实就是现在一般人所浑称的杂文。自从《人间世》创刊以后,主编者以为小品文当以自我为中心,闲适为格调,于是违反这二个条例的短文章,仿佛都变做弃婴,被摒绝于小品圈外了。这时候就有人另起炉......

《清新的小品文字》

郁达夫周作人先生,以为近代清新的文体,肇始于明公安、竟陵的两派,诚为卓见。可惜清朝馆阁诸公,门户之见太深,自清初以迄近代,排斥公安、竟陵诗体,不遗余力,卒至连这两派的奇文,都随诗而淹没了。近来翻阅笔记宋罗大经《鹤林玉露》于卷四第七节中见有这么的一段,先把它抄在下面:“余家深山之中......

《阅微草堂笔记序》

〔清〕盛时彦文以载道,儒者无不能言。夫道岂深隐莫测,秘而不传,如佛家之心印②,道家之口诀③哉!万事当然之理,是即道矣。故道在天地,如汞泻地,颗颗皆圆;如月映水,处处皆见。大至于治国治天下,小至于一事一物,一动一言,无乎不在焉。文其道之一端也。文之大者为《六经》④,固道所寄矣。降而为列朝之......

《容斋随笔序》

〔明〕李瀚书必符乎名教,君子有所取,而读者要非无益之言也。夫天下之事,万有不齐,而可以凭藉者理之正。事不一而理有定在,犹百川万折,必归于海。否则涉于荒唐缪悠,绝类离索②,以盲聩人之耳目者,在所不取。古今驰声于墨礼之场③者,嘘英吐华,争相著作,浩渺连舻,策氏籍名,不可纪极,嗜博者亦必珍......

《武林旧事序》

〔宋〕周密乾道、淳熙②间,三朝授受,两宫奉亲③,古昔所无,一时声名文物之盛,号“小元祐”。④丰亨豫大⑤,至宝祐、景定⑥,则几于政、宣⑦矣。予曩于故家遗老得其梗概,及客修门闲,闻退珰⑧老监谈先朝旧事,辄耳谛听,如小儿观优,终日夕不少倦。既而曳裾贵邸⑨,耳目益广,朝歌暮嬉,酣玩岁月,意谓人生......

《拾遗记序》

〔南朝·梁〕萧绮《拾遗记》者,晋陇西安阳人王嘉字子年所撰,凡十九卷,二百二十篇,皆为残缺。当伪秦②之季,王纲迁号③,五都④沦覆,河洛之地,没为戎墟⑤,宫室榛芜,书藏堙毁⑥。荆棘霜露,岂独悲于前王;鞠为禾黍⑦,弥深嗟于兹代!故使典章散灭,黉馆⑧焚埃,皇图帝册,殆无一存,故此书多有亡散。......

《楚庄绝缨》

楚庄王赐群臣酒。日暮酒酣,灯烛灭。乃有人引美人之衣者,美人援绝其冠缨①,告王曰:“今者烛灭,有引妾衣者,妾援得其冠缨持之。趣②火来上,视绝缨者。”王曰:“赐人酒,使醉失礼。奈何欲显妇人之节,而辱士乎!”乃命左右曰:“今日与寡人饮,不绝缨者不欢!”群臣有百余人,皆绝去其冠缨而上火。卒③尽欢而罢。居......

《李光颜力拒女色》

淮西之师汴帅韩弘①,骄矜倔强,常倚贼②势,朝廷姑息。恶李光颜③力战,阴图挠屈,计无所施。遂举大梁城④得一美妇人。教以歌舞弦管六博之艺⑤,饰之以珠翠金玉衣服之具,计费数百万。乃命使者送遣光颜,冀光颜一见悦惑,而怠于军政也。使者即赍书⑥造光颜垒,曰:“本使令公⑦,忧公暴露⑧,欲进一妓,以慰公征役之思。”......

《新城游北山记》

去新城①之北三十里,山渐深,草木泉石渐幽。初犹骑行石齿间,旁皆大松,曲者如盖,直者如幢,立者如人,卧者如虬。松下草间有泉,沮洳②伏见,堕石井,锵然而鸣。松间藤数十尺,蜿蜒如大螈③。其上有鸟,黑如鸲鹆,赤冠长喙,俯而啄,磔然有声。稍西,一峰高绝,有蹊介然④,仅可步。系马石觜⑤,相扶携而上,篁篠仰不......

《王祚问寿》

祚①居富贵久,奉养甚侈,所不足者未知年寿耳。一日,居洛阳里第,闻有卜者,令人呼之,乃瞽者也。密问老兵云:“何人呼我?”曰:“王相公父也。贵极富溢,所不知者寿也。今以告汝,俟出当厚以卦钱相酬。”既见祚,令布卦成,又推命,大惊曰:“此命惟有寿也!”祚喜问曰:“能至七十否?”瞽曰:“更向上”,问:“能至八......

《株连致误》

绍圣元符①间,有马从一者,监南京排岸司②。适漕使③至,随众迎谒。漕一见怒甚,即叱曰:“闻汝不职,正欲按④汝,何以不亟去,尚敢来见我耶?!”从一惶恐,自陈湖湘人,迎亲窃禄⑤,求哀不已。漕察其语,南音也,乃稍霁威⑥,云:“湖南亦有司马氏乎?”从一答曰:“某姓马,监排岸司耳”。漕乃微笑曰:“然则勉力职司可......

《诫兄子严、敦书》

吾欲汝曹①闻人过失,如闻父母之名②,耳可得闻,而口不可得言也。好议论人长短,妄是非正法③,此吾所大恶④也。宁死,不愿闻子孙有此行也,汝曹知吾恶之甚矣!所以复言者,施衿结褵,申父母之戒⑤,欲使汝曹不忘之耳。龙伯高⑥,敦厚周慎,口无择言⑦,谦约节俭,廉公有威。吾爱之,重之,愿汝曹效之。杜季良⑧,豪侠......

《送秦中诸人引》

关中风土完厚,人质直而尚义,风声习气,歌谣慷慨,且有秦汉之旧。至于山川之胜,游观之富,天下莫与为比。故有四方之志者,多乐居焉。予年二十许时,侍先人官略阳②,以秋试留长安中八九月。时纨绮气未除,沉涵酒间,知有游观之美而不暇也。长大来,与秦人游益多,知秦中事益熟,每闻谈周、汉都邑,及蓝田鄠③杜间......

《贫乐庵记》

三休道人税居于燕城之市,榜其庵曰贫乐。有湛然居士访而问之曰:“先生之乐可得闻欤?”曰:“布衣粝食,任天之真。或鼓琴以自娱,或观书以自适,咏圣人之道,归夫子之门。于是息交游,绝宾客,万虑泯绝,无毫发点翳于胸中。其得失之倚伏,兴亡之反覆,初不知也。吾之乐良以此耳!”曰:“先生亦有忧乎?”曰:“乐天知命,......

《题画》

子昂①作画,初不经意,对客取纸墨游戏点染,欲树即树,欲石即石,然才得少许便足。未尝见从容宛转如此卷十余尺者。昔有送长缣于郭恕先②,恕先意所不乐而不得已,为作小手轮牵一丝,劲直终幅,系以纸鸢还之。其人愠不敢言,然不害为奇笔。子昂才气不减恕先,乃能为求者委曲至此,殆其人有以得之耶?(《剡源戴先生文集......

《赵清献》

赵清献公未第时,乡之户家陈氏,延之教子。其母岁与新履。公乡荐①,陈厚赆②其行。随以家贫,而用告乏,复赆之亦然。陈乃赍③行囊送入京,一举及第,仕寖显④。陈之子后因人命事系狱。或曰:“尔家昔作馆赵秀才,今显宦于朝,可以为援。”陈乃谋诸妇。妇曰:“翁当亲行,我仍制履送之。”翁至汴⑤,阍人不为通。翁俟朝......

《元遗山妹》

元遗山①好问裕之,北方文雄也。其妹为女冠②,文而艳。张平章③当揆④,欲娶之。使人嘱裕之,辞以可以在妹,妹以为可则可。张喜自往访,觇⑤其所向,至,则方自手补天花板,辍⑥而迎之。张询近日所作,应声答曰:“补天手段暂施张⑦,不许纤尘落画堂,寄语新来双燕子⑧,移巢别处觅雕梁⑨。”张悚然⑩而出。(《山房随......

《蜀贾》

蜀贾三人,皆卖药于市。其一人专取良,计入以为出,不虚价,亦不过取赢②。一人良不良皆取焉,其价之贱贵,惟买者之欲,而随以其“良”、“不良”应之。一人不取良,惟其多,卖则贱其价,请益则益之,不较③,于是争趋之;其门之限④,月一易;岁余而大富。其兼取者,趋少缓,再期⑤,亦富。其专取良者,肆⑥日中如宵,旦食......

《相疑为鬼》

吾杭八字桥,相传多邪秽①蛊②于行客。东有浴肆③,夜半即有汤。一人独行遇雨。蓦有避雨伞下者。其人意此必鬼也,至桥上,排之于水,乃急走,见浴肆有灯,入避之。顷一人淋漓而至,且喘曰:“带伞鬼挤我于河中,几为溺死矣。”两人相语,则皆误矣。又一人宵行无灯而微雨。闻后有屐声,回头见一大头,身长二尺许。伫立观......

《谯楼鼓声记》

居卧龙街之黄土曲北,鼓出郡谯。声自西南来,腾腾沈沈,如莫知其所在。呜呼!鸣霜叫月,浮空摩远,敲寒击热,察公儆私;若哀者,若怨者,若烦冤者,若木然寡情者,徒能煎人肺肠,枯人毛发,催名而逐利。吊寒人,惋孤娥,戚戚焉。天涯之薄宦,岭海之放臣,岩窦之枯禅,沙塞之穷戍,江湖之游女,以至茕孽背灯之泣,畸幽玩剑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