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籍古文 > 贞观政要

贞观政要

  • 最新
  • 浏览
  • 评论

求治必委之于君子

且君子小人,貌同心异。君子掩人之恶,扬人之善,临难无苟免,杀身以成仁。小人不耻不仁,不畏不义,惟利之所在,危人自安。夫苟在危人,则何所不至?今欲将求致治,必委之于君子。(《诚信》) 君子扬人之善,小人讦人之恶,闻恶必信,则小人之道长矣,闻善或...

思其所以危,则安矣

思其所以危,则安矣;思其所以乱,则治矣;思其所以亡,则存矣。知存亡之所在,节嗜欲以从人,省游畋之娱,息靡丽之作,罢不急之务,慎偏听之怒。近忠厚,远便佞,杜悦耳之邪说,甘苦口之忠言。(《刑法》) 【鉴赏】 《左传·襄公十一年》中已有“居安思危”一...

德礼诚信,国之大纲

臣闻为国之基,必资于德礼,君之所保,惟在于诚信。诚信立则下无二心,德礼形则远人斯格。然则德礼诚信,国之大纲,在于君臣父子,不可斯须而废也。故孔子曰:“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又曰:“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诚信》) 【鉴赏】 “德礼诚...

理国要道,在于公平正直

贞观二年,太宗谓房玄龄等曰:“朕比见隋代遗老,咸称高颎善为相者,遂观其本传,可谓公平正直,尤识治体,隋室安危,系其存没。炀帝无道,枉见诛夷,何尝不想见此人,废书钦叹!又汉、魏已来,诸葛亮为丞相,亦甚平直,尝表废廖立、李严于南中,立闻亮卒,泣...

行六正则荣,犯六邪则辱

人臣之行,有六正六邪。行六正则荣,犯六邪则辱。何谓六正?一曰,萌芽未动,形兆未见,昭然独见存亡之机,得失之要,预禁乎未然之前,使主超然立乎显荣之处,如此者,圣臣也。二曰,虚心尽意,日进善道,勉主以礼义,谕主以长策,将顺其美,匡救其恶,如此者...

赏不遗疏远,罚不阿亲贵

若赏不遗疏远,罚不阿亲贵,以公平为规矩,以仁义为准绳,考事以正其名,循名以求其实,则邪正莫隐,善恶自分。然后取其实,不尚其华,处其厚,不居其薄,则不言而化,期月而可知矣!(《择官》) 【鉴赏】 以赏罚为核心的考核制度,是任何一个文明社会里都有的...

致安之本,惟在得人

贞观二年,太宗谓右仆射封德彝曰:“致安之本,惟在得人。比来命卿举贤,未尝有所推荐。天下事重,卿宜分朕忧劳,卿既不言,朕将安寄?”对曰:“臣愚岂敢不尽情,但今未见有奇才异能。”太宗曰:“前代明王使人如器,皆取士于当时,不借才于异代。岂得待梦傅...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贞观十八年,太宗谓侍臣曰:“古有胎教世子,朕则不暇。但近自建立太子,遇物必有诲谕。见其临食将饭,谓曰:‘汝知饭乎?’对曰:‘不知。’曰:‘凡稼穑艰难,皆出人力,不夺其时,常有此饭。’见其乘马,又谓曰:‘汝知马乎?’对曰:‘不知。’曰:‘能代...

君臣相遇,自古为难

夫君臣相遇,自古为难。以石投水,千载一合,以水投石,无时不有。其能开至公之道,申天下之用,内尽心膂,外竭股肱,和若盐梅,固同金石者,非惟高位厚秩,在于礼之而已。(《君臣鉴戒》) 【鉴赏】 这是魏徵于贞观十四年(640年)上疏中的一段话。它点明了古代...

有道之主,以百姓之心为心

贞观二年,隋通事舍人郑仁基女年十六七,容色绝姝,当时莫及。文德皇后访求得之,请备嫔御。太宗乃聘为充华。诏书已出,策使未发。魏徵闻其已许嫁陆氏,方遽进而言曰:“陛下为人父母,抚爱百姓,当忧其所忧,乐其所乐。自古有道之主,以百姓之心为心,故君...

自知者明,信为难矣

贞观十六年,太宗谓房玄龄等曰:“自知者明,信为难矣。如属文之士,伎巧之徒,皆自谓己长,他人不及。若名工文匠,商略诋诃,芜词拙迹,于是乃见。由是言之,人君须得匡谏之臣,举其愆过。一日万机,一人听断,虽复忧劳,安能尽善?常念魏徵随事谏正,多中朕...

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

太宗后尝谓侍臣曰:“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朕常保此三镜,以防己过。今魏徵殂逝,遂亡一镜矣!”(《任贤》) 【鉴赏】 魏徵去世,唐太宗追赠他为司空,谥号文贞,并亲自撰写碑文,赐给他家享受租户九百户。唐太...

从谏如流

太宗自即位之始,霜旱为灾,米谷踊贵,突厥侵扰,州县骚然。帝志在忧人,锐精为政,崇尚节俭,大布恩德。是时,自京师及河东、河南、陇右,饥馑尤甚,一匹绢才得一斗米。百姓虽东西逐食,未尝嗟怨,莫不自安。至贞观三年,关中丰熟,咸自归乡,竟无一人逃散...

可以施于政教者,当拭目以师友待之

贞观十九年,太宗谓侍臣曰:“朕观古来帝王,骄矜而取败者,不可胜数。不能远述古昔,至如晋武平吴、隋文伐陈已后,心逾骄奢,自矜诸己,臣下不复敢言,政道因兹弛紊。朕自平定突厥、破高丽已后,兼并铁勒,席卷沙漠以为州县,夷狄远服,声教益广。朕恐怀骄...

无为而治,德之上也

今宫观台榭,尽居之矣;奇珍异物,尽收之矣;姬姜淑媛,尽侍于侧矣;四海九州,尽为臣妾矣。若能鉴彼之所以失,念我之所以得,日慎一日,虽休勿休,焚鹿台之宝衣,毁阿房之广殿,惧危亡于峻宇,思安处于卑宫,则神化潜通,无为而治,德之上也。(《君道》) 【鉴...

知足以自戒

君人者,诚能见可欲则思知足以自戒,将有作则思知止以安人,念高危则思谦冲而自牧,惧满溢则思江海下百川,乐盘游则思三驱以为度,忧懈怠则思慎始而敬终,虑壅蔽则思虚心以纳下,想谗邪则思正身以黜恶,恩所加则思无因喜以谬赏,罚所及则思无因怒而滥刑。总...

兼听则明 偏信则暗

贞观二年,太宗问魏徵曰:“何谓为明君暗君?”徵曰:“君之所以明者,兼听也;其所以暗者,偏信也。《诗》云:‘先民有言,询于刍荛。’昔唐、虞之理,辟四门,明四目,达四聪。是以圣无不照,故共、鲧之徒,不能塞也;靖言庸回,不能惑也。秦二世则隐藏其身,...

慎终第四十

贞观五年,太宗谓侍臣曰:“自古帝王亦不能常化,假令内安,必有外扰。当今远夷率服,百谷丰稔,盗贼不作,内外宁静。此非朕一人之力,实由公等共相匡辅。然安不忘危,治不忘乱,虽知今日无事,亦须思其终始。常得如此,始是可贵也。”魏徵对曰:“自古已来...

灾祥第三十九

贞观六年,太宗谓侍臣曰:“朕比见众议以祥瑞为美事,频有表贺庆。如朕本心,但使天下太平,家给人足,虽无祥瑞,亦可比德于尧、舜。若百姓不足,夷狄内侵,纵有芝草遍街衢,凤凰巢苑囿,亦何异于桀、纣?尝闻石勒时 ① ,有郡吏燃连理木,煮白雉肉吃 ② ,岂...

畋猎第三十八

秘书监虞世南以太宗颇好畋猎,上疏谏曰:“臣闻秋狝冬狩 ① ,盖惟恒典;射隼从禽 ② ,备乎前诰 ③ 。伏惟陛下因听览 ④ 之余辰 ⑤ ,顺天道以杀伐,将欲摧班碎掌 ⑥ ,亲御皮轩 ⑦ ,穷猛兽之窟穴,尽逸材 ⑧ 于林薮。夷凶剪暴,以卫黎元 ⑨ ,收革擢羽 ⑩...

行幸第三十七

贞观初,太宗谓侍臣曰:“隋炀帝广造宫室,以肆行幸,自西京至东都,离宫别馆,相望道次,乃至并州、涿郡 ① ,无不悉然。驰道 ② 皆广 ③ 数百步,种树以饰其傍。人力不堪,相聚为贼 ④ 。逮至末年,尺土一人,非复己有。以此观之,广宫室,好行幸,竟有何...

安边第三十六

贞观四年,李靖击突厥颉利,败之,其部落多来归降者。诏议安边之策,中书令温彦博议:“请于河南 ① 处之。准汉建武 ② 时,置降匈奴于五原 ③ 塞下,全其部落,得为捍蔽,又不离其土俗,因而抚之,一则实空虚之地,二则示无猜之心,是含育之道也。”太宗从...

征伐第三十五

武德九年冬,突厥颉利、突利二可汗,以其众二十万,至渭水便桥 ① 之北,遣酋帅执矢思力 ② ,入朝为觇 ③ ,自张声势云:“二可汗总兵百万,今已至矣。”乃请返命 ④ 。太宗谓曰:“我与突厥面自和亲 ⑤ ,汝则背之,我无所愧。何辄将兵入我畿县 ⑥ ,自夸...

辨兴亡第三十四

贞观初,太宗从容谓侍臣曰:“周武平纣之乱,以有天下,秦皇因周之衰,遂吞六国,其得天下不殊,祚运长短若此之相悬也 ① ?”尚书右仆射萧瑀进曰:“纣为无道,天下苦之,故八百诸侯,不期而会 ② 。周室微,六国无罪,秦氏专任智力,蚕食诸侯。平定虽同,人...

贡赋第三十三

贞观二年,太宗谓朝集使曰 ① :“任土作贡,布在前典,当州所产,则充庭实 ② 。比闻都督、刺史邀射声名 ③ ,厥土所赋,或嫌其不善,逾意外求,更相仿效,遂以成俗。极为劳扰,宜改此弊,不得更然。” 贞观中,林邑国贡白鹦鹉 ④ ,性辩慧,尤善应答,屡有...

赦令第三十二

贞观七年,太宗谓侍臣曰:“天下愚人者多,智人者少,智者不肯为恶,愚人好犯宪章。凡赦宥之恩,惟及不轨之辈。古语云:‘小人之幸,君子之不幸。’‘一岁再赦,善人喑哑 ① 。’凡养稂莠 ② 者伤禾稼,惠奸宄者贼良人 ③ ,昔‘文王作罚,刑兹无赦 ④ 。’...

刑法第三十一

贞观元年,太宗谓侍臣曰:“死者不可再生,用法务在宽简 ① 。古人云,鬻棺者,欲岁之疫,非疾于人,利于棺售故耳。今法司核理 ② 一狱,必求深刻,欲成其考课 ③ 。今作何法,得使平允?”谏议大夫王珪进曰:“但选公直良善人,断狱允当者,增秩 ④ 赐金,即...

务农第三十

贞观二年,太宗谓侍臣曰:“凡事皆须务本。国以人为本,人以衣食为本,凡营衣食,以不失时为本。夫不失时者,在人君简静乃可致耳。若兵戈屡动,土木不息,而欲不夺农时,其可得乎?”王珪曰:“昔秦皇、汉武,外则穷极兵戈,内则崇侈宫室,人力既竭,祸难遂兴...

礼乐第二十九

太宗初即位,谓侍臣曰:“准《礼》 ① ,名,终将讳之 ② ,前古帝王,亦不生讳其名,故周文王名昌,《周诗》云:‘克昌厥后 ③ 。’春秋时鲁庄公名同,十六年《经》 ④ 书:‘齐侯、宋公同盟于幽。’唯近代诸帝,妄为节制,特令生避其讳,理非通允,宜有改...

文史第二十八

贞观初,太宗谓监修国史房玄龄曰:“比见前、后《汉史》载录杨雄《甘泉》、《羽猎》 ① ,司马相如《子虚》、《上林》 ② ,班固《两都》等赋 ③ ,此既文体浮华,无益劝诫,何假书之史策 ④ ?其有上书论事,词理切直,可裨于政理者,朕从与不从皆须备载。”...

崇儒学第二十七

太宗初践阼 ① ,即于正殿之左,置弘文馆 ② ,精选天下文儒,令以本官兼署学士 ③ ,给以五品珍膳,更日宿直 ④ ,以听朝之隙引入内殿,讨论坟典 ⑤ ,商略政事,或至夜分乃罢。又诏勋贤三品已上子孙为弘文学生。 贞观二年,诏停周公为先圣,始立孔子庙堂于...

贪鄙第二十六

贞观初,太宗谓侍臣曰:“人有明珠,莫不贵重,若以弹雀,岂非可惜?况人之性命甚于明珠,见金钱财帛不惧刑网 ① ,径即受纳,乃是不惜性命。明珠是身外之物,尚不可弹雀,何况性命之重,乃以博财物耶?群臣若能备尽忠直,益国利人,则官爵立至。皆不能以此道...

奢纵第二十五

贞观十一年,侍御史马周上疏陈时政曰: 臣历睹前代,自夏、殷、周及汉氏之有天下,传祚相继 ① ,多者八百余年,少者犹四五百年,皆为积德累业,恩结于人心。岂无僻王,赖前哲以免尔!自魏、晋已还,降及周、隋,多者不过五六十年,少者才二三十年而亡,良由...

悔过第二十四

贞观二年,太宗谓房玄龄曰:“为人大须学问。朕往为群凶 ① 未定,东西征讨,躬亲戎事,不暇读书。比来四海安静,身处殿堂,不能自执书卷,使人读而听之。君臣父子,政教之道,共在书内。古人云:‘不学,墙面,莅事惟烦 ② 。’不徒言也。却思少小时行事,...

杜谗邪第二十三

贞观初,太宗谓侍臣曰:“朕观前代谗佞之徒,皆国之蟊贼 ① 也。或巧言令色,朋党比周;若暗主庸君,莫不以之迷惑,忠臣孝子所以泣血衔冤。故丛兰欲茂,秋风败之;王者欲明,谗人蔽之。此事著于史籍,不能具道。至如齐、隋间谗谮事,耳目所接者 ② ,略与公等...

慎言语第二十二

贞观二年,太宗谓侍臣曰:“朕每日坐朝,欲出一言,即思此一言于百姓有利益否,所以不敢多言。”给事中兼知起居 ① 事杜正伦进曰:“君举必书 ② ,言存左史。臣职当兼修起居注,不敢不尽愚直。陛下若一言乖于道理,则千载累于圣德,非止当今损于百姓,愿陛...

慎所好第二十一

贞观二年,太宗谓侍臣曰:“古人云:‘君犹器也,人犹水也,方圆在于器,不在于水。’故尧、舜率天下以仁,而人从之;桀、纣率天下以暴,而人从之。下之所行,皆从上之所好。至如梁武帝父子志尚浮华,惟好释氏 ① 、老氏 ② 之教,武帝末年,频幸同泰寺,亲讲...

仁恻第二十

贞观初,太宗谓侍臣曰:“妇人幽闭深宫,情实可愍 ① 。隋氏末年,求采 ② 无已,至于离宫别馆 ③ ,非幸御之所,多聚宫人。此皆竭人财力,朕所不...

谦让第十九

贞观二年,太宗谓侍臣曰:“人言作天子则得自尊崇,无所畏惧,朕则以为正合自守谦恭,常怀畏惧。昔舜诫禹曰:‘汝惟不矜,天下莫与汝争能;汝惟不伐,天下莫与汝争功 ① 。’又《易》曰:‘人道恶盈而好谦。’凡为天子,若惟自尊崇,不守谦恭者,在身傥有不是...

俭约第十八

贞观元年,太宗谓侍臣曰:“自古帝王凡有兴造,必须贵顺物情。昔大禹凿九山 ① ,通九江 ② ,用人力极广,而无怨 者,物情所欲,而众所共有故也。秦始皇营建宫室,而人多谤议者,为徇其私欲,不与众共故也。朕今欲造一殿,材木已具,远想秦皇之事,遂不复作...

诚信第十七

贞观初,有上书请去佞臣者,太宗谓曰:“朕之所任,皆以为贤,卿知佞者谁耶?”对曰:“臣居草泽,不的知佞者,请陛下佯怒以试群臣,若能不畏雷霆,直言进谏,则是正人,顺情阿旨,则是佞人。”太宗谓封德彝曰:“流水清浊,在其源也。君者政源,人庶犹水,君...

公平第十六

太宗初即位,中书令房玄龄奏言:“秦府旧左右未得官者,并怨前宫及齐府左右处分之先己 ① 。”太宗曰:“古称至公者,盖谓平恕无私。丹朱、商均,子也,而尧、舜废之 ② 。管叔、蔡叔,兄弟也,而周公诛之 ③ 。故知君人者,以天下为公,无私于物。昔诸葛孔...

孝友第十五

司空房玄龄事继母,能以色养 ① ,恭谨过人。其母病,请医人至门,必迎拜垂泣。及居丧 ② ,尤甚柴毁 ③ 。太宗命散骑常侍刘洎就加宽譬 ④ ,遗寝床、粥食、盐菜。 虞世南,初仕隋,历起居舍人 ⑤ ,宇文化及杀逆 ⑥ 之际,其兄世基时为内史侍郎 ⑦ ,将被诛...

忠义第十四

冯立,武德中为东宫率 ① ,甚被隐太子亲遇。太子之死也,左右多逃散,立叹曰:“岂有生受其恩,而死逃其难!”于是率兵犯玄武门,苦战,杀屯营将军 ② 敬君弘。谓其徒曰:“微以报太子矣。”遂解兵遁于野。俄而来请罪,太宗数之曰:“汝昨者出兵来战,大杀伤...

仁义第十三

贞观元年,太宗曰:“朕看古来帝王以仁义为治者,国祚 ① 延长,任法御人 ② 者,虽救弊于一时,败亡亦促。既见前王成事 ③ ,足是元龟 ④ ,今欲专以仁义诚信为治,望革近代之浇薄 ⑤ 也。”黄门侍郎王珪对曰:“天下凋丧日久,陛下承其余弊,弘道移风,万...

规谏太子第十二

贞观五年,李百药为太子右庶子,时太子承乾颇留意典坟 ① ,然闲宴之后 ② ,嬉戏过度。百药作《赞道赋》以讽焉,其词曰: 下臣侧闻先圣之格言,尝览载籍之遗则。伊天地之玄造 ③ ,洎皇王之建国。曰人纪与人纲 ④ ,资立言与立德 ⑤ 。履之则率性成道 ⑥ ,...

教戒太子诸王第十一

贞观七年,太宗谓太子左庶子于志宁 ① 、杜正伦曰:“卿等辅导太子,常须为说百姓间利害事。朕年十八,犹在民间,百姓艰难,无不谙练。及居帝位,每商量处置,或时有乖疏,得人谏诤,方始觉悟。若无忠谏者为说,何由行得好事?况太子生长深宫,百姓艰难,都不...

尊敬师傅第十

贞观三年,太子少师 ① 李纲 ② ,有脚疾,不堪践履。太宗赐步舆 ③ ,令三卫 ④ 举入东宫,诏皇太子引 ⑤ 上殿,亲拜之,大见崇重。纲为太子陈君臣父子之道,问寝视膳之方,理顺辞直,听者忘倦。太子尝商略 ⑥ 古来君臣名教,竭忠尽节之事。纲懔然曰:“托...

太子诸王定分第九

贞观七年,授吴王恪齐州都督 ① 。太宗谓侍臣曰:“父子之情,岂不欲常相见耶!但家国事殊,须出作藩屏。且令其早有定分 ② ,绝觊觎之心,我百年后,使其兄弟无危亡之患也。” 贞观十一年,侍御史马周上疏曰:“汉、晋以来,诸王皆为树置失宜,不预立定分,...

封建第八

贞观元年,封中书令房玄龄为邗国公 ① ,兵部尚书杜如晦为蔡国公,吏部尚书长孙无忌为齐国公,并为第一等,食邑实封 ② 一千三百户。皇从父淮安王神通 ③ 上言:“义旗初起,臣率兵先至 ④ ,今玄龄等刀笔之人,功居第一,臣窃不服。”太宗曰:“国家大事,...

择官第七

贞观元年,太宗谓房玄龄等曰:“致治之本,惟在于审 ① 。量才授职,务省官员。故《书》称:‘任官惟贤才 ② 。’又云:‘官不必备,惟其人 ③ 。’若得其善者,虽少亦足矣。其不善者,纵多亦奚为?古人亦以官不得其才,比于画地作饼,不可食也 ④ 。《诗》曰...

君臣鉴戒第六

贞观三年,太宗谓侍臣曰:“君臣本同治乱,共安危,若主纳忠谏,臣进直言,斯故君臣合契 ① ,古来所重。若君自贤,臣不匡正,欲不危亡,不可得也。君失其国,臣亦不能独全其家。至如隋炀帝暴虐,臣下钳口,卒令不闻其过,遂至灭亡,虞世基等寻亦诛死。前事...

附: 直谏

贞观二年,隋通事舍人郑仁基女年十六七 ① ,容色绝姝,当时莫及。文德皇后访求得之 ② ,请备嫔御。太宗乃聘为充华 ③ 。诏书已出,策使未发。魏徵闻其已许嫁陆氏,方遽进而言曰:“陛下为人父母 ④ ,抚爱百姓,当忧其所忧,乐其所乐。自古有道之主,以百...

纳谏第五

贞观初,太宗与黄门侍郎王珪宴语,时有美人侍侧 ① ,本庐江王瑗之姬也 ② ,瑗败,籍没入宫 ③ 。太宗指示珪曰:“庐江不道,贼杀其夫而纳其室 ④ 。暴虐之甚,何有不亡者乎!”珪避席曰 ⑤ :“陛下以庐江取之为是邪,为非邪?”太宗曰:“安有杀人而取其妻...

求谏第四

太宗威容俨肃,百僚进见者,皆失其举措。太宗知其若此,每见人奏事,必假颜色,冀闻谏诤,知政教得失。贞观初,尝谓公卿曰:人欲自照,必须明镜;主欲知过,必藉忠臣。主若自贤,臣不匡正,欲不危败,岂可得乎?故君失其国,臣亦不能独全其家。至于隋炀帝暴虐...

任贤第三

房玄龄,齐州临淄 ① 人也。初仕隋,为隰城尉 ② 。坐事,除名徙上郡 ③ 。太宗徇地渭北 ④ ,玄龄杖策谒于军门,太宗一见,便如旧识,署渭北道行军记室参军 ⑤ 。玄龄既遇知己,遂罄竭心力。是时,贼寇每平,众人竞求金宝,玄龄独先收人物,致之幕府 ⑥ ,...

政体第二

贞观初,太宗谓萧瑀曰 ① :“朕少好弓矢,自谓能尽其妙。近得良弓十数,以示弓工。乃曰:‘皆非良材也。’朕问其故,工曰:‘木心不正,则脉理皆邪,弓虽刚劲而遣箭不直,非良弓也。’朕始悟焉。朕以弧矢定四方,用弓多矣,而犹不得其理。况朕有天下之日浅...

君道第一

贞观初 ① ,太宗谓侍臣曰:“为君之道,必须先存百姓,若损百姓以奉其身,犹割股以啖腹,腹饱而身毙。若安天下,必须先正其身,未有身正而影曲,上治而下乱者。朕每思伤其身者不在外物,皆由嗜欲以成其祸。若耽嗜滋味,玩悦声色,所欲既多,所损亦大,既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