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情厚薄

人情厚薄

昔者唐子游于吴之南,馆于宁生 ① 之馆,年俱弱,相亲如弟兄也。夜不相舍而卧,饥相与燀 ② 灶为羹。登舟送唐子,既垂涕去矣,复循涯而追及于湖滨,相望不见而后反。又十年而遇之,礼貌有加,情则疏焉。又十年而假宿于故馆。有客右坐,唐子左坐。劝食必于右,劝酒必于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