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史记·郦生陆贾列传第三十七

《史记·郦生陆贾列传第三十七》 - 太史公曰:

世之传郦生书,多曰汉王已拔三秦,东击项籍而引军于巩、洛之间,郦生被儒衣往说汉王 [1] ,乃非也。自沛公未入关,与项羽别而至高阳,得郦生兄弟。余读陆生《新语》书十二篇,固当世之辩士。至平原君子与余善 [2] ,是以得具论之 [3] 。 【段意】 司马迁就本...

《史记·郦生陆贾列传第三十七》 - 初,沛公引兵过陈留,郦生踵军门上谒曰:

“高阳贱民郦食其,窃闻沛公暴露 [3] ,将兵助楚〔讨〕不义,敬劳从者 [4] ,愿得望见,口画天下便事 [5] 。”使者入通,沛公方洗,问使者曰:“何如人也?”使者对曰:“状貌类大儒,衣儒衣,冠侧注 [6] 。”沛公曰:“为我谢之 [7] ,言我方以天下为事,未...

《史记·郦生陆贾列传第三十七》 - 平原君朱建者,楚人也。

故尝为淮南王黥布相 [1] ,有罪去,后复事黥布。布欲反时,问平原君,平原君止之,布不听而听梁父侯 [2] ,遂反。汉已诛布,闻平原君谏,不与谋 [3] ,得不诛。语在黥布语中 [4] 。 平原君为人辩有口,刻廉刚直 [5] ,家于长安。行不苟合 [6] ,义不取容 [7]...

《史记·郦生陆贾列传第三十七》 - 吕太后崩,大臣诛诸吕,辟阳侯于诸吕至深[28],而卒不诛。

计画所以全者 [29] ,皆陆生、平原君之力也。 孝文帝时,淮南厉王杀辟阳侯,以诸吕故 [30] 。文帝闻其客平原君为计策,使吏捕欲治。闻吏至门,平原君欲自杀。诸子及吏皆曰:“事未可知,何早自杀为?”平原君曰:“我死祸绝,不及而身矣 [31] 。”遂自刭。孝...

《史记·郦生陆贾列传第三十七》 - 孝惠帝时,吕太后用事,欲王诸吕,畏大臣有口者,陆生自度不能争之,乃病免家居。

以好畤田地善 [6] ,可以家焉 [7] 。有五男,乃出所使越得橐中装卖千金,分其子,子二百金,令为生产。陆生常安车驷马 [8] ,从歌舞鼓琴瑟侍者十人 [9] ,宝剑直百金,谓其子曰:“与汝约 [10] :过汝 [11] ,汝给吾人马酒食 [12] ,极欲 [13] ,十日而更 [1...

《史记·郦生陆贾列传第三十七》 - 陆生时时前说称《诗》、《书》。

高帝骂之曰:“乃公居马上而得之 [2] ,安事《诗》、《书》 [3] !”陆生曰:“居马上得之,宁可以马上治之乎 [4] ?且汤、武逆取而以顺守之 [5] ,文武并用,长久之术也。昔者吴王夫差、智伯,极武而亡 [6] ;秦任刑法不变,卒灭赵氏 [7] 。乡使秦已并天下 [8]...

《史记·郦生陆贾列传第三十七》 - 陆贾者,楚人也。

以客从高祖定天下 [1] ,名为有口辩士 [2] ,居左右,常使诸侯。 及高祖时,中国初定 [3] ,尉他平南越 [4] ,因王之 [5] ,高祖使陆贾赐尉他印为南越王。陆生至,尉他魋结箕倨见陆生 [6] 。陆生因进说他曰:“足下中国人,亲戚昆弟坟墓在真定 [7] 。今足下...

《史记·郦生陆贾列传第三十七》 - 汉十二年,曲周侯郦商以丞相将兵击黥布有功。

高祖举列侯功臣 [2] ,思郦食其。郦食其子郦疥数将兵,功未当侯,上以其父故,封疥为高梁侯 [3] 。后更食武遂 [4] ,嗣三世。元狩元年中 [5] ,武遂侯平坐诈诏衡山王取百斤金 [6] ,当弃市 [7] ,病死,国除也 [8] 。 【段意】 郦商及郦食其子孙的封荫情况。...

《史记·郦生陆贾列传第三十七》 - 汉三年秋,项羽击汉,拔荥阳,汉兵遁保巩、洛。

楚人闻淮阴侯破赵,彭越数反梁地,则分兵救之。淮阴方东击齐 [3] ,汉王数困荥阳、成皋 [4] ,计欲捐成皋以东 [5] ,屯巩、洛以拒楚。郦生因曰:“臣闻知天之天者 [6] ,王事可成;不知天之天者,王事不可成。王者以民人为天,而民人以食为天。夫敖仓 [7] ,...

《史记·郦生陆贾列传第三十七》 - 郦生食其者,陈留高阳人也。

好读书,家贫落魄 [3] ,无以为衣食业,为里监门吏 [4] 。然县中贤豪不敢役 [5] ,县中皆谓之狂生 [6] 。 及陈胜、项梁等起,诸将徇地过高阳者数十人 [7] ,郦生闻其将皆握 [8] ,好苛礼自用 [9] ,不能听大度之言 [10] ,郦生乃深自藏匿。后闻沛公将兵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