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维三代尚矣,年纪不可考,盖取之谱牒旧闻,本于兹,于是略推,作《三代世表》第一。

幽、厉之后,周室衰微,诸侯专政,《春秋》有所不纪;而谱牒经略 [3] ,五霸更盛衰,欲睹周世相先后之意,作《十二诸侯年表》第二。 春秋之后,陪臣秉政,强国相王;以至于秦,卒并诸夏,灭封地,擅其号 [4] 。作《六国年表》第三。 秦既暴虐,楚人发难,项氏...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维我汉继五帝末流,接三代绝业。

周道废,秦拨去古文,焚灭《诗》、《书》,故明堂石室金匮玉版图籍散乱。于是汉兴,萧何次律令,韩信申军法,张苍为章程,叔孙通定礼仪,则文学彬彬稍进,《诗》、《书》往往间出矣。自曹参荐盖公言黄老,而贾生、晁错明申、商,公孙弘以儒显,百年之间,天...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自孔子卒,京师莫崇庠序,唯建元、元狩之间,文辞粲如也。

作《儒林列传》第六十一。 民倍本多巧 [2] ,奸轨弄法,善人不能化,唯一切严削为能齐之 [3] 。作《酷吏列传》第六十二。 汉既通使大夏,而西极远蛮,引领内乡 [4] ,欲观中国。作《大宛列传》第六十三。 救人于厄,振人不赡,仁者有乎;不既信,不倍言 [5]...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直曲塞,广河南,破祁连,通西国,靡北胡。

作《卫将军骠骑列传》第五十一。 大臣宗室以侈靡相高,唯弘用节衣食为百吏先。作 《平津侯列传》第五十二。 汉既平中国,而佗能集杨越以保南藩 [2] ,纳贡职。作《南越列传》第五十三。吴之叛逆,瓯人斩濞,葆守封禺为臣 [3] 。作《东越列传》第五十四。 燕...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敢犯颜色以达主义,不顾其身。

为国家树长画 [2] 。作《袁盎晁错列传》第四十一。 守法不失大理,言古贤人,增主之明。作《张释之冯唐列传》第四十二。敦厚慈孝,讷于言,敏于行,务在鞠躬,君子长者。作《万石张叔列传》第四十三。 守节切直,义足以言廉,行足以厉贤,任重权不可以非理挠...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以淮南叛楚归汉,汉用得大司马殷,卒破子羽于垓下。

作《黥布列传》第三十一。 楚人迫我京、索,而信拔魏、赵,定燕、齐,使汉三分天下有其二,以灭项籍。作《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 楚汉相距巩、洛,而韩信为填颍川,卢绾绝籍粮饷。作《韩信卢绾列传》第三十三。 诸侯畔项王,唯齐连子羽城阳 [2] ,汉得以间...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能信意强秦,而屈体廉子,用徇其君,俱重于诸侯。

作《廉颇蔺相如列传》第二十一。 湣王既失临淄而奔莒,唯田单用即墨破走骑劫,遂存齐社稷。作《田单列传》第二十二。 能设诡说解患于围城,轻爵禄,乐肆志。作《鲁仲连邹阳列传》第二十三。作辞以讽谏,连类以争义 [2] ,《离骚》有之。作《屈原贾生列传》第...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秦所以东攘雄诸侯,樗里、甘茂之策。

作《樗里甘茂列传》第十一。 苞河山 [1] ,围大梁,使诸侯敛手而事秦者,魏冉之功。作《穰侯列传》第十二。 南拔鄢郢,北摧长平,遂围邯郸,武安为率 [2] 。 破荆灭赵,王翦之计。作《白起王翦列传》第十三。 猎儒墨之遗文 [3] ,明礼义之统纪,绝惠王利端,...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末世争利,维彼奔义;让国饿死,天下称之。

作《伯夷列传》第一。晏子俭矣,夷吾则奢;齐桓以霸,景公以治。作《管晏列传》第二。 李耳无为自化,清净自正;韩非揣事情,循势理。作《老子韩非列传》第三。 自古王者而有《司马法》,穰苴能申明之。作《司马穰苴列传》第四。 非信廉仁勇不能传兵论剑,与道...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维祖师旅,刘贾是与;为布所袭,丧其荆、吴。

营陵激吕 [3] ,乃王琅邪;怵午信齐 [4] ,往而不归,遂西入关 [5] ,遭立孝文,获复王燕。天下未集,贾、泽以族,为汉藩辅。作《荆燕世家》第二十一。 天下已平,亲属既寡;悼惠先壮,实镇东土。哀王擅兴,发怒诸吕,驷钧暴戾 [6] ,京师弗许 [7] 。厉之内淫...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汉既谲谋,禽信于陈;

越荆剽轻 [25] ,乃封弟交为楚王 [26] ,爰都彭城,以强淮泗,为汉宗藩。戊溺于邪 [27] ,礼复绍之 [28] 。嘉游辅祖 [29] ,作《楚元王世家》第二十。 字数:89 注释 [1](tuo) :鼍,扬子。 [2]桓公之东二句:指郑桓公用太史伯之言,迁都新郑事。 庸:用。 [3]王...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少康之子,实宾南海,文身断发,鼋与外,既守封禺,奉禹之祀。勾践困彼,乃用种、蠡。

嘉勾践夷蛮能修其德,灭强吴以尊周室,作《越王勾践世家》第十一。 桓公之东 [2] ,太史是庸。及侵周禾,王人是议 [3] 。祭仲要盟 [4] ,郑久不昌。子产之仁,绍世称贤。三晋侵伐,郑纳于韩。嘉厉公纳惠王,作《郑世家》第十二。 维骥騄耳 [5] ,乃章造父 [6...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太伯避历,江蛮是適;文武攸兴,古公王迹。

阖庐弑僚,宾服荆楚;夫差克齐,子胥鸱夷 [2] ;信嚭亲越 [3] ,吴国既灭。嘉伯之让 [4] ,作《吴世家》第一。 申、吕肖矣 [5] ,尚父侧微 [6] ,卒归西伯,文武是师;功冠群公,缪权于幽 [7] ;番番黄发 [8] ,爰飨营丘 [9] 。不背柯盟 [10] ,桓公以昌,九合诸...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维三代之礼,所损益各殊务,然要以近性情,通王道,故礼因人质为之节文,略协古今之变。

作《礼书》第一。 乐者,所以移风易俗也。自《雅》、《颂》声兴,则已好《郑》、《卫》之音,《郑》、《卫》之音所从来久矣。人情之所感,远俗则怀。比《乐书》以述来古 [3] ,作《乐书》第二。 非兵不强,非德不昌,黄帝、汤、武以兴,桀、纣、二世以崩,可...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维昔黄帝,法天则地。

四圣遵序 [1] ,各成法度;唐尧逊位,虞舜不台 [2] ;厥美帝功,万世载之。作《五帝本纪》第一。 维禹之功,九州攸同,光唐虞际,德流苗裔;夏桀淫骄,乃放鸣条。 作《夏本纪》第二。 维契作商,爰及成汤;太甲居桐 [3] ,德盛阿衡 [4] ;武丁得说 [5] ,乃称高宗...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七年而太史公遭李陵之祸,幽于缧绁。

乃喟然而叹曰:“是余之罪也夫!是余之罪也夫!身毁不用矣。”退而深惟曰 [3] :“夫《诗》、《书》隐约者,欲遂其志之思也。昔西伯拘羑里,演《周易》;孔子厄陈、蔡,作《春秋》;屈原放逐,著《离骚》;左丘失时,厥有《国语》;孙子膑脚,而论兵法;不韦迁蜀,...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壶遂曰:

“孔子之时,上无明君,下不得任用,故作《春秋》,垂空文以断礼义,当一王之法 [1] 。今夫子上遇明天子,下得守职,万事既具,咸各序其宜,夫子所论,欲以何明?” 太史公曰:“唯唯,否否 [2] ,不然。余闻之先人曰:‘伏羲至纯厚,作《易》八卦。尧舜之盛...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上大夫壶遂曰:“昔孔子何为而作《春秋》哉?”太史公曰:

“余闻董生曰 [2] :‘周道衰废,孔子为鲁司寇,诸侯害之 [3] ,大夫壅之。孔子知言之不用,道之不行也,是非二百四十二年之中 [4] ,以为天下仪表,贬天子,退诸侯 [5] ,讨大夫,以达王事而已矣 [6] 。’子曰:我欲载之空言,不如见之于行事之深切著明也 [...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太史公曰:“先人有言:

‘自周公卒五百岁而有孔子 [3] 。孔子卒后至于今五百岁,有能绍明世,正《易》传,继《春伙》,本《诗》、《书》、《礼》、《乐》之际?’意在斯乎! 意在斯乎! 小子何敢让焉。” 【段意】 太史公司马迁追思先父遗言之用心,乃在上继孔子业绩,而从事撰述。从...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是岁天子始建汉家之封,而太史公留滞周南,不得与从事,故发愤且卒。

而子迁适使反,见父于河、洛之间。太史公执迁手而泣曰:“余先周室之太史也。自上世尝显功名于虞夏,典天官事,后世中衰,绝于予乎? 汝复为太史,则续吾祖矣。今天子接千岁之统 [3] ,封泰山,而余不得从行,是命也夫,命也夫!余死,汝必为太史;为太史,无忘...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太史公既掌天官,不治民。

有子曰迁。 迁生龙门 [1] ,耕牧河山之阳 [2] 。年十岁则诵古文 [3] 。二十而南游江、淮,上会稽,探禹穴 [4] ,窥九疑 [5] ,浮于沅、湘 [6] ;北涉汶、泗 [7] ,讲业齐、鲁之都 [8] ,观孔子之遗风,乡射邹、峄 [9] ;厄困鄱、薛、彭城 [10] ,过梁、楚以归...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夫儒者以六艺为法[19],六艺经传以千万数,累世不能通其学,当年不能究其礼[20],故曰“博而寡要,劳而少功”。

若夫列君臣父子之礼,序夫妇长幼之别,虽百家弗能易也。 墨者亦尚尧舜道,言其德行曰:“堂高三尺,土阶三等,茅茨不剪 [21] ,采椽不刮 [22] 。食土簋,啜土刑 [23] ,粝粱之食 [24] ,藜藿之羹 [25] 。夏日葛衣,冬日鹿裘。”其送死,桐棺三寸 [26] ,举音...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太史公学天官于唐都,受《易》于杨何,习道论于黄子。

太史公仕于建元、元封之间 [4] ,愍学者之不达其意而师悖 [5] ,乃论六家之要指曰 [6] : 《易大传》 [7] :“天下一致而百虑,同归而殊途。”夫阴阳、儒、墨、名、法、道德,此务为治者也 [8] ,直所从言之异路 [9] ,有省不省耳 [10] 。尝窃观阴阳之术,大...

《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 - 昔在颛顼,命南正重以司天,北正黎以司地。

唐虞之际,绍重黎之后,使复典之 [4] ,至于夏商,故重黎氏世序天地 [5] 。其在周,程伯休甫其后也 [6] 。当周宣王时,失其守而为司马氏 [7] 。司马氏世典周史 [8] 。惠襄之间,司马氏去周适晋,晋中军随会奔秦,而司马氏入少梁 [9] 。 自司马氏去周适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