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匈奴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名言: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注释: 胡虏、匈奴: 这里均指入侵的金人。 句意: 壮士恨不得在笑谈间吃敌人的肉来充饥, 饮敌人的血来解渴。 出处: 宋·岳飞《满江红》...

苏武入匈奴,终不左衽。

名言: 苏武入匈奴,终不左衽。 注释: 左衽: 衽, 衣襟。我国古代某些少数民族的衣襟前襟向左掩, 不同于中原一带人“右衽”。苏武“不左衽”, 表示不愿改变自己的身份, 坚持民族节气。 句意: 苏武到匈奴那儿去, (被拘禁了十九年) 始终没有改变自己的...

匈奴未灭,无心为家。

名言: 匈奴未灭,无心为家。 注释: 匈奴: 汉时北方的一个游牧民族, 时时威胁着汉朝北方领土的安全。无以为家: 不考虑成家之事。 句意: 外敌匈奴没有消灭, 不考虑成家。 出处: 汉·司马迁《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

匈奴未灭,无以家为

【名句】匈奴未灭,无以家为 语出《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匈奴还没有消灭,用不着考虑建造房舍的事情。西汉名将霍去病领兵在外攻打匈奴,他听说汉武帝要为他修建房舍的消息后,说了上面两句话。两句话表现了霍去病忧国忘家,锐意为国家铲除外患、建功立业...

匈奴不灭,无以家为也。

【名句】匈奴不灭,无以 ① 家为 ② 也。 【注释】①以:用。②家为:为家,经营自家。 【释义】匈奴没有消灭,不用经营自己的家。 【点评】表现了霍去病以国家利益为重的精神,后用以说明人应该以国家利益为先,不能只顾自己利益。 参考文献 《史记·卫将军...

刘敬力谏不击匈奴

汉七年(公元前200年),韩王信叛乱,刘邦亲率20万大军平叛。汉军到达晋阳(今山西太原南晋源镇)时,听说韩王信已投降匈奴,并联合匈奴南攻汉地。刘邦大怒,准备先攻匈奴,后灭韩王信。于是派人出使匈奴探听虚实。匈奴知道汉使来意,将强兵、壮马、肥牛隐蔽起来,而将一...

刘敬首倡移民

汉七年(公元前200年),刘邦率军进攻匈奴,在平城(古县名。治今山西大同东北)吃了败仗后,采纳了建信侯(封为关内侯,号建信侯)刘敬的和亲建议,将自己本家的女儿冒充自己的长女鲁元公主,嫁给匈奴冒顿单于为阏氏。并派刘敬为特使,送假鲁元公主入匈奴,缔结和亲条约。...

季布直谏不能击匈奴

季布本是楚地有名的侠客,曾多次率楚军围困刘邦,刘邦因此恨他。平定项羽后,到处悬赏捉拿他。因濮阳周氏、鲁地朱家、滕公夏侯婴等人相救力保,刘邦赦免了季布,并封为郎中。到了汉惠帝(公元前194—前188年)时,升为中郎将。其时,匈奴单于曾经下书侮辱吕后,言词十...

聂翁壹献诱敌深入计

汉武帝元光元年(公元前134年),汉与匈奴刚于上年勉强缔结了和亲条约。这时,雁门郡(治今山西右玉南)马邑(今山西朔县)帅聂翁壹通过大行王恢对皇上说:“匈奴刚与汉和亲,贪汉财物,对边塞城邑很亲善友好。可以利引诱匈奴深入,然后围歼。”汉采纳了这一建议,暗派聂...

冒顿鸣镝射父

匈奴头曼单于已立冒顿为太子,后来他有个最宠爱的阏氏又生了一个小儿子,头曼想废冒顿而改立小儿子为太子,就派冒顿到月氏(部族名。分布在今甘肃西部与青海交界地区)去充当人质。而冒顿到月氏之后,头曼便立即出兵攻打月氏。月氏非常恼火,准备杀死冒顿。冒顿盗取...

冒顿忍让有节灭东胡

公元前209年,冒顿登位做了匈奴单于。这时东胡(部族名。分布在今内蒙古西辽河上游一带)非常强盛,听说冒顿杀死父亲自己登位,就派使者对冒顿说,他想要得到头曼的千里马。冒顿询问大臣们,大臣们都说:“千里马是匈奴的宝马,不能给他们。”冒顿说:“怎么能跟人家相...

韩安国晓谕和亲理

汉武帝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匈奴汗国请求和亲。汉武帝刘彻(公元前140—前87年在位)命高级官员讨论。主管藩属事务的大行王恢,燕国人,对北方蛮族非常了解,建议说:“中国跟匈奴和亲,最多维持数年,匈奴就会违背盟约。不如不答应,率兵攻击。”韩安国说:“千里远...

李广计退匈奴数千骑

汉景帝中元六年(公元前144年),匈奴侵犯上郡(今陕西绥德),刘启派“中贵人”(服虔释:内臣之贵幸者)随同上郡太守李广攻击匈奴。一次“中贵人”带着几十个骑兵,忽然碰到3个匈奴兵,双方就交起锋来。不料,“中贵人”被射伤,几十个骑兵差不多全报销了。“中贵人”赶...

冒顿杀父自立

匈奴单于头曼有个太子叫冒顿。后来阏氏皇后生一少子。头曼想废冒顿而立少子,就把冒顿送到月氏国(古部族,秦汉之际,游牧于敦煌、祈连之间。汉文帝初年,西迁至今伊犁河上游,占有塞种故地)当人质。冒顿到了月氏国,头曼急于攻击月氏国。月氏国要杀冒顿,冒顿盗走了...

冒顿用心计胜东胡

在匈奴内讧期间,东胡(在匈奴东,今大兴安岭一带)日渐强大。听到冒顿杀父自立为单于,就派使节对冒顿说:“想要头曼执政时的那匹千里马。”冒顿问群臣应怎么答复,都说:“这是匈奴的宝马,不给。”冒顿说:“难道能跟邻国为一匹马的事翻脸吗?”于是就把千里马送给了...

廉范举火破匈奴

东汉廉范刚任云中(治所在今内蒙古托克托东北)太守时,正赶上匈奴大兵进攻边塞,烽火相连。按照当时的惯例,匈奴入侵只要超过5000人,就应向他郡告急,请求援兵。所以廉范的部吏请求发告急文书向他郡求救。廉范没有采纳这个意见,亲自率兵拒敌。匈奴兵多,廉范兵少,...

贾谊上书

典源出处 《汉书贾谊传》:是时,匈奴强,侵边。天下初定,制度疏阔,诸侯王僭凝,地过古制,淮南、济北王皆为逆诛。谊数上疏陈政事,多所欲匡建,其大略曰:臣窃惟事势,可为痛哭者一,可为流涕者二,可为长太息者六,若其它背理而伤道者,难遍以疏举。 释...

马革裹尸

典源出处 《东观汉记 马援》: (马) 援曰:方今匈奴、乌桓尚扰北边,欲自请击之。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何能卧床上在儿女子手中耶?故人孟冀曰:谅为烈士,当如此矣。 《后汉书 马援列传》亦载。 释义用法 马援认为好男儿应当效死边疆,为国尽...

飞将军

典源出处 《史记 李将军列传》:居无何,匈奴入杀辽西太守,败韩将军,后韩将军徙右北平。于是天子乃召拜广为右北平太守。广居右北平,匈奴闻之,号曰汉之飞将军,避之数岁,不敢入右北平。《汉书李广传》亦载此事。 释义用法 李广任右北平太守,匈奴人称之...

一丘之貉

典源出处 《汉书 杨恽传》:恽闻匈奴降者道单于见杀,恽曰:得不肖君,大臣为画善计不用,自令身无处所。若秦时但任小臣,诛杀忠良,竟以灭亡; 令亲任大臣,即至今耳。古与今如一丘之貉。 释义用法 汉代杨恽听到冒顿单于被杀的消息说:不成器的君王,有大臣...

汉文帝赞扬周亚夫

(节自 《绛侯周勃世家》) 文帝之后六年,匈奴大入边 ① 。乃以宗正刘礼为将军,军霸上 ② ; 祝兹侯徐厉为将军,军棘门 ③ ; 以河内守亚夫为将军,军细柳 ④ ,以备胡。 上自劳军,至霸上及棘门军,直驰入,将以下骑送迎。已而之细柳军,军士吏被甲,锐兵刃,彀弓弩持满...

李牧破匈奴

(节自 《廉颇蔺相如列传》) 李牧者,赵之北边良将也。常居代、雁门 ① ,备匈奴。以便宜置吏,市租皆输入莫府,为士卒费 ② 。日击数牛飨士,习射骑,谨烽火 ③ ,多间谍,厚遇战士。为约曰: “匈奴即入盗,急入收保,有敢捕虏者,斩 ④ !”匈奴每人,烽火谨,辄入收保,不...

冒顿弑父击东胡

(节自 《匈奴列传》) 匈奴单于曰头曼。头曼不胜秦,北徙。十余年而蒙恬死 ① 。诸侯叛秦,中国扰乱,诸秦所徙適戍边者皆复去。于是匈奴得宽,复稍渡河南,与中国界于故塞。 单于有太子名冒顿,后有所爱阏氏 ② ,生少子。而单于欲废冒顿而立少子,乃使冒顿质于月氏...

《史记·滑稽列传第六十六》 - 武帝时,大将军卫青者,卫后兄也,封为长平侯。

从军击匈奴,至余吾水上而还 [2] ,斩首捕虏,有功来归,诏赐金千斤。将军出宫门,齐人东郭先生以方士待诏公车 [3] ,当道遮卫将军车 [4] ,拜谒曰:“愿白事 [5] 。”将军止车前,东郭先生旁车言曰 [6] :“王夫人新得幸于上 [7] ,家贫。今将军得金千斤,...

《史记·大宛列传第六十三》 - 其夏,汉亡浞野之兵二万馀于匈奴。

公卿及议者皆愿罢击宛军 [2] ,专力攻胡。天子已业诛宛 [3] ,宛小国而不能下,则大夏之属轻汉,而宛善马绝不来,乌孙、仑头易苦汉使矣 [4] ,为外国笑。乃案言伐宛尤不便者邓光等 [5] ,赦囚徒材官 [6] ,益发恶少年及边骑,岁馀而出敦煌者六万人,负私从者...

《史记·大宛列传第六十三》 - 自博望侯骞死后,匈奴闻汉通乌孙,怒,欲击之。

及汉使乌孙,若出其南,抵大宛、大月氏相属 [1] ,乌孙乃恐,使使献马,愿得尚汉女翁主 [2] ,为昆弟。天子问群臣议计,皆曰“必先纳聘,然后乃遣女” [3] 。初,天子发《易》书云“神马当从西北来” [4] 。得乌孙马好,名曰“天马”。及得大宛汗血马,益壮...

《史记·大宛列传第六十三》 - 骞以校尉从大将军击匈奴,知水草处,军得以不乏,乃封骞为博望侯。

是岁元朔六年也。其明年,骞为卫尉 [3] ,与李将军俱出右北平击匈奴 [4] 。匈奴围李将军,军失亡多 [5] ;而骞后期 [6] ,当斩,赎为庶人。是岁汉遣骠骑破匈奴西(城)[域]数万人 [7] ,至祁连山。其明年,浑邪王率其民降汉,而金城、河西西并南山至盐泽空无匈...

《史记·大宛列传第六十三》 - 居匈奴中,益宽,骞因与其属亡乡月氏,西走数十日,至大宛。

大宛闻汉之饶财 [3] ,欲通不得,见骞,喜,问曰:“若欲何之?”骞曰:“为汉使月氏,而为匈奴所闭道 [4] 。今亡,唯王使人导送我 [5] 。诚得至,反汉,汉之赂遗王财物不可胜言。”大宛以为然,遣骞,为发导绎,抵康居,康居传致大月氏 [6] 。大月氏王已为胡...

《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第五十一》 - 元光五年,青为车骑将军,击匈奴,出上谷;

太仆公孙贺为轻车将军,出云中 [3] ;大中大夫公孙敖为骑将军,出代郡 [4] ;卫尉李广为骁骑将军 [5] ,出雁门 [6] :军各万骑。青至茏城,斩首虏数百。骑将军敖亡七千骑,卫尉李广为虏所得,得脱归:皆当斩,赎为庶人。贺亦无功。 元朔元年春,卫夫人有男,立...

《史记·匈奴列传第五十》 - 今帝即位,明和亲约束,厚遇,通关市,饶给之。

匈奴自单于以下皆亲汉,往来长城下。 汉使马邑下人聂翁壹奸兰出物与匈奴交 [5] ,详为卖马邑城以诱单于 [6] 。单于信之,而贪马邑财物,乃以十万骑入武州塞。汉伏兵三十馀万马邑旁,御史大夫韩安国为护军 [7] ,护四将军以伏单于 [8] 。单于既入汉塞,未至马...

《史记·匈奴列传第五十》 - 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

唐虞以上有山戎、猃狁、荤粥 [3] ,居于北蛮 [4] ,随畜牧而转移。其畜之所多则马、牛、羊,其奇畜则橐驼、驴、骡、駃騠、駼、 騱 [5] 。 逐水草迁徙,毋城郭、常处、耕田之业 [6] ,然亦各有分地 [7] 。毋文书,以言语为约束。儿能骑羊,引弓射鸟鼠;少长则...

《史记·李将军列传第四十九》 - 后二岁,大将军、骠骑将军大出击匈奴,广数自请行。

天子以为老,弗许;良久乃许之,以为前将军。是岁,元狩四年也。 广既从大将军青击匈奴,既出塞,青捕虏知单于所居,乃自以精兵走之 [4] ,而令广并于右将军军 [5] ,出东道。东道少回远 [6] ,而大军行水草少,其势不屯行 [7] 。广自请曰:“臣部为前将军,...

《史记·李将军列传第四十九》 - 匈奴大入上郡,天子使中贵人从广勒习兵击匈奴。

中贵人将骑数十纵 [2] ,见匈奴三人,与战。三人还射 [3] ,伤中贵人,杀其骑且尽 [4] 。中贵人走广 [5] 。广曰:“是必射雕者也 [6] 。”广乃遂从百骑往驰三人 [7] 。三人亡马步行 [8] ,行数十里。广令其骑张左右翼,而广身自射彼三人者 [9] ,杀其二人,...

《史记·田叔列传第四十四》 - 仁以壮健为卫将军舍人,数从击匈奴。

卫将军进言仁,仁为郎中。数岁,为二千石丞相长史 [3] ,失官。其后使刺举三河 [4] 。上东巡,仁奏事有辞 [5] ,上说,拜为京辅都尉 [6] 。月馀,上迁拜为司直 [7] 。数岁,坐太子事。时左丞相自将兵,令司直田仁主闭守城门 [8] 。坐纵太子,下吏诛死 [9] 。...

《史记·张释之冯唐列传第四十二》 - 当是之时,匈奴新大入朝那,杀北地都尉(昂)[印]。

上以胡寇为意,乃卒复问唐曰 [4] :“公何以知吾不能用廉颇、李牧也?”唐对曰:“臣闻上古王者之遣将也,跪而推毂 [5] ,曰:‘阃以内者,寡人制之;阃以外者,将军制之 [6] ’。军功爵赏皆决于外 [7] ,归而奏之。此非虚言也。臣大父言,李牧为赵将居边 [8]...

《史记·韩信卢绾列传第三十三》 - 信之入匈奴,与太子俱;及至颓当城,生子,因名曰颓当。

韩太子亦生子,命曰婴。至孝文十四年,颓当及婴率其众降汉。汉封颓当为弓高侯 [2] ,婴为襄城侯 [3] 。吴楚军时 [4] ,弓高侯功冠诸将。传子至孙,孙无子,失侯。婴孙以不敬失侯。颓当孽孙韩嫣 [5] ,贵幸,名富显于当世。其弟说,再封,数称将军,卒为案道...

《史记·三王世家第三十》 - 燕土埆,北迫匈奴,其人民勇而少虑,故诫之曰

“荤粥氏无有孝行而禽兽心,以窃盗侵犯边民。朕诏将军往征其罪,万夫长,千夫长,三十有二君皆来,降旗奔师。荤粥徙域远处,北州以安矣。”“悉若心,无作怨”者,勿使从俗以怨望也。“无俷德”者,勿使(上)[王]背德也。“无废备”者,无乏武备,常备匈奴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