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文赏析 > 古代剧曲鉴赏 > 楚昭公疏者下船

楚昭公疏者下船

         【石榴花】 俺只见云涛雪浪接天隅,这的是海阔洞庭湖。(梢公云)我说不载不载,您强要上这船来,还不开的半里,早风起了。你看泼天也似的大浪,可不苦也。(正末唱) 你看这大惊小怪泼村夫,那里便叫苦,吓的俺魄散魂无。(梢公云) 风浪越大了,船儿又小,渰上水来了也。不着亲的,快请一个下水去,才救的一船人性命。(众做悲科) (正末唱) 他道是不关亲者当身故,俺四口儿那一个为疏?则被这一家老小同奔赴。
        (带云)梢公,你小心在意者。(唱) 到今日只仗的你做护身符。
        (芊旋云) 哥哥,这风浪越大了,船只较小,不堪重载,似此怎了也?
        (正末唱)
        【斗鹌鹑】 兄弟是同气连枝,妻子是多情伴侣。(芊旋云)哥哥,则保你的前程,休顾恋您兄弟罢。(正末唱) 眼睁睁弟觑着兄。(旦、俫做悲科)(正末唱) 悲切切子随着母,好教我穰穰劳劳意不舒。(梢公云) 不着一个下水呵,再一会儿连船都没了也。(正末唱) 他道是霎时间都命卒。(芊旋云) 哥哥好觑当嫂嫂侄儿,您兄弟拜别了哥哥,下水去也。(正末云) 兄弟不争你下水呵,(唱) 着谁人买马招军,重与俺扬威耀武?
        (梢公云) 风狂浪猛,看看的渰上水来了,快着一个下水去。(正末唱)
        【普天乐】俺只见掩掩泼泼画船儿歪,囊囊突突梢公絮。(梢公云)这风把船掀过来,渰上水了,还不着个下水去,敢多要死哩。(正末唱) 便直恁般险恶,待不的须臾。(旦儿悲科,云)儿也,则被你痛杀我也。(正末唱) 儿悲啼为母离,娘痛哭抛儿去。哎!你个掌命司的梢公可便休催促,百忙里割不断他子母每肠肚。但保全了孩儿的身驱,怎顾得夫人的性命。(芊旋云) 哥哥,您兄弟下水去也。(正末云) 兄弟,你住着。(唱) 紧揪住俺这兄弟的衣服。
        (芊旋云) 哥哥,梢公道疏者下船,您兄弟想来,嫂嫂侄儿与哥哥,正是着亲的,惟您兄弟是个疏慢些的,理当下水。(正末扯芊旋科,云) 兄弟,咱两个须亲,还有不亲的哩。(旦儿云) 孩儿,眼见的我顾不的你也。大王,这兄弟同胞共乳,一体而分,妾身乃是别姓不亲,理当下水。(正末云) 夫人,你说的是。(唱)
        【上小楼】 我着你名标万古,那里也相随百步。你待要留了婴孩,替了亲叔,救了儿夫。你道不共族稍似疏,何妨的从新革故。(旦儿云)大王,我嘱付你咱,好生看顾我这孩儿,我下水去也。(诗云) 半生空记百年恩,苦为波涛没汉津。眼看儿夫难共守,生抛幼子若无亲。手足自今同一处,姻缘到底属何人?幽魂定不随风去,飞上青山更化身。(下) (龙神云) 鬼力,将夫人救上岸者。(鬼力云) 理会的。(芊旋哭科,云) 可惜了嫂嫂也。(正末唱) 久以后史书中又新添个节妇。
        (梢公云) 船便轻了些,争奈风浪越越的大了,再请一个下水去,还有救哩。(芊旋云) 哥哥,风浪越大,可怎了也?梢公道再请一个下水,还有可救,您兄弟则索辞别了哥哥,下水去也。(正末云) 兄弟,咱两个须亲,还有不亲的来。(俫儿云) 爹爹,眼见的不亲的是您孩儿也。(正末唱)
        【幺篇】儿也咱两个是亲骨肉。(芊旋云)哥哥留着侄儿,休绝了俺楚家后代。你则放了手,您兄弟情愿下水去。(正末唱) 兄弟也,我和你是一父母。(俫儿云) 爹爹,你则好看觑叔叔,您孩儿辞别了,下水去也。(正末云)儿也,你那叔父呵,(唱) 他和我着疼,我和他着热,你比他还疏。(俫儿下水科,云) 爹爹,我下水去也。(诗云) 母亲一命丧波澜,儿便投江也不难。地下相逢说前事,知他何日更探环?(龙神云) 鬼力,与我将这小公子救了者。(鬼力云)理会的。(正末唱) 儿也,但愿你去水府,往地狱,好寻娘去。(芊旋云) 哥哥,你着侄儿下船,可怎忍也? (正末唱) 又何妨死的来不着坟墓。
        (芊旋云) 可惜嫂嫂、侄儿刚下水去,这风浪就宁息了。虽然安稳无事,使我不胜伤感。(正末唱)
        【满庭芳】 哀哉子母,如今希有,从古应无。又不是进胶舟那日昭王渡,怎生的也共为鱼?儿也,你舍性命投江伴母,妻也,你可便守贞烈出嫁从夫。似这等难相顾,总只是皇天丧楚,教你去龙颔下探明珠。

        《楚昭公疏者下船》 杂剧写春秋时吴楚交兵,楚败,楚昭公带领妻、子及兄弟仓惶出逃。第三折是全剧故事情节的主体和高潮。楚昭公一行四人搭一渔船逃难,江风大作,船不堪载,艄公请亲属中疏者下船。夫人及公子先后投水,为龙神所救。风浪平息,楚王兄弟各自逃命。剧的结尾是申包胥赴秦搬来救兵,伍员领吴兵退去,楚昭公与生还的妻、子及兄弟重新团聚,并与秦国结为姻亲。
        第三折为 【中吕粉蝶儿】 套十三曲。写楚战败后昭公领妻、儿、兄弟疲于奔命,吴兵随后紧紧追赶。妻子要求大王兄弟俩尽快脱离险境,休顾自己和儿子,楚王不忍撇下她母子。待到逃到江边,前有大江阻拦,背后追兵渐近,好不容易觅得一只渔船,艄公还说船小,不肯将他们渡过江去。当听说是楚国的君主,才勉强答应。一干人上了渔船,行不到半里,狂风骤起,巨浪涌叠,小船颠簸,渰上水来,艄公要一个 “不着亲” 的下水去,以救一船人的性命。【石榴花】 曲子反映了事态的发展变化,把楚昭公推入了两难境地:“四口儿那一个为疏?” 这个昔日高高在上,颐指气使,遇事却缺乏主心骨的君王,此时则不得不低声下气地央求艄公: “你小心在意者,到今日只仗的你做护身符。”一副可怜巴巴的神情。


        【斗鹌鹑】 曲 “兄弟是同气连枝,妻子是多情伴侣”,是楚昭公胸臆的直抒,要在妻、子、兄弟三人中选一个疏者投水赴死,这的确是一个一时难以决定的问题。何况他看到的是 “眼睁睁弟觑着兄,悲切切子随着母”,怎能不让他心烦意乱、把握不定呢? 芊旋拜别兄长,要投水以减轻小船的载重,楚王不许,失去兄弟后,“着谁人买马招兵,重与俺扬威耀武?” 经过了短暂的犹豫后,他拿定了主意,决定了必须要保住的人选。因为除了楚昭公认为三人之中兄弟最亲外,政治上他还需要兄弟为他保疆守土,与诸侯争霸。
        楚昭公眼里看到的是 “掩掩泼泼画船儿歪”,耳里听到的是 “囊囊突突梢公絮”。“掩掩泼泼” 是 “颠颠簸簸” 的音转,“画船” 即指乘坐的小渔船,“囊囊突突”,犹言“嘟嘟囊囊”,是艄公接连不断的催促。尽管楚昭公自己也明白情势的险恶,他还是埋怨艄公催促太急,因为 “儿悲啼为母亲,娘痛哭抛儿去……百忙里割不断他子母每肠肚”。【普天乐】 曲中的这几句曲文,已可见妻子痛别儿子,准备赴死。“百忙里”,此处指紧急时刻。“儿悲啼” 两句为对偶,从娘、儿两方面表现死别时的凄惨。末三句 “保全了孩儿的身躯,怎顾得夫人的性命,紧揪住俺这兄弟的衣服” 亦对仗,在元曲中称“鼎足对”。既决意不让兄弟下水,又要保全儿子,那就只有牺牲妻子了。
        芊旋看到情势危机,第二次提出下水,理由是妻、子都是亲近的,只有兄弟疏慢些。楚昭公说: “咱两个须亲,还有不亲的哩?” 其意分明暗指妻子。贤惠的妻子不用他明言,自己说道: “兄弟同胞共乳,一体而分,妾身乃是别姓不亲,理当下水。” 楚昭公闻言,立表赞同。【上小楼】 “我着你名标千古,那里也相随百步。你待要留了婴孩,替了亲叔,救了儿夫。你道不共族稍似疏,何妨的从新革故。” 中间 “留了婴孩” 三句按曲牌要求是 “鼎足对”。这几句是楚昭公对妻子甘愿投江,以救夫、叔、子行为的赞美,并表示应对亲疏观念 “从新革故”,妻子将会使 “久以后史书中又新添了个节妇”。这种感激和表彰是发自内心的,不能说是虚情假意的表示。但那时的君王嫔妃众多,并非一个妻子,情爱故难集于一身,或许在此前的平日里,楚昭公并不觉得这个妇人有什么特殊之处,只是在今日的危难关头才重新认识了她。妻子投水前念诗一首,虽无对此番身死的不解和怨恨,“手足自今同一处,姻缘到底属何人”,却不能不说透露出了对命运遭际的一丝幽怨。
        下去一个人,船轻便了一些,可是风浪越来越大,必须再有一个人下水,方可无虞。芊旋第二次提出下水,楚昭公还是不允: “兄弟,咱两个须亲,还有不亲的来。” 这是他第二次说出同样的话,显然这次暗指的是自己的亲骨肉。聪明的孩儿领悟了这一点,受母亲举动的激励,便要投江。“他和我着疼,我和他着热,你比他还疏。” 这是楚昭公对从叔侄二人中所作出的选择的解释。儿子下水前所念之诗,表明了他的行为与此前母亲投江的密切联系。北曲中连续使用同一曲牌时,后面各曲牌不再标出曲牌名,而写作【幺篇】或【幺】。此即实例之一也。
        妻、子相继下水,风息浪弱,使楚昭公兄弟不胜伤感。【满庭芳】 曲是楚昭公对刚刚发生的事情的深沉的感喟。他哀叹母子 “如今希有,从古应无”,不但对仗工整,也是相当高的评价。“进胶舟那日昭王渡”,典出晋皇甫谧 《帝王世纪·周》:“昭王在位五十一年,以德衰南征,及济于汉,楚人恶之,乃以胶船进王。王御船至中流胶溶船解,王及祭公俱没于水中而崩。” 此两句意为: 又不似周昭王德衰惹恼了百姓,怎么也落入江中与鱼为伍? “儿也,你舍性命投江伴母,妻也,你可便守贞烈出嫁从夫。” 这个对仗句,从 “孝” 和 “贞” 两方面评价了儿子和妻子舍己为人的举动。
        《楚昭公疏者下船》 有可能是根据《左传》定公四年、五年的记载敷演而成,也有可能是根据民间传说写成。第三折是全剧故事情节的核心部分,此篇所选 【中吕·粉蝶儿】 套十三曲中的六曲,正是对“疏者下船” 情节主体的直接描述和表现。剧作者把人物放在精心设置的戏剧冲突激烈的规定情景中,经受生与死的选择与考验。每段夹白或宾白和其后的一支曲子构成了一个小层次。从上船后天气情况发生变化,需要以减员的方式减轻船的载重,一下子又难以作出选择,到妻、儿相继下水,最后风浪平息,剩下生者对逝者——虽然实际上剧作家安排龙神于江水中救了她们——的哀叹、钦敬和缅怀。情节的发展较快,戏剧冲突步步加深,这个冲突主要不是人与人之间的,而是人与自然现象之间的,是恶劣的自然环境迫使剧中人作出不可回避的选择。冲突一波连着一波,层层递进,作为抒情主人公楚昭公的思想、情绪也如同江中波浪,翻滚得越来越激烈。为了突出这一点,剧作者有意让芊旋三次提出下水要求,楚昭公一次以 “兄弟,不争你下水呵”,两次以 “咱两个须亲,还有不亲的哩” 作答。剧烈的心理活动和变化要靠曲、文的唱念来表现,“ 【中吕宫】 高下闪赚” (元·周德清《中原音韵》) 的音律特色能够有力地予以表达。此剧在思想上反映了同胞兄弟亲于父子、夫妻的观念,实际上这种观念当是形成于封建社会中后期的产物,剧中人物所处的时代还不一定有。封建社会有一句话,就是: 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衣裳破,尚可补,手足短,安可续,就是对这种思想观念的最好的注脚。郭巨埋儿,是首先要顾全孝道,楚昭公在紧急而无更好的选择的情况下,不考虑后嗣及继位问题,忍痛失去妻、儿,保全兄弟,并非完全是因为 “兄弟同胞共乳,一体而分”,或许最好的解释就是为了他的江山,他的霸业,楚国在遭受惨败,急需恢复元气、重振国力之际,需要兄弟的鼎立相助,这一点在曲文中也有所表现。倘若如此,那么楚昭公的最终选择,就并不完全是出于亲情,而是更多地出于政治上的考虑,这也可以看出,一个政治家在危难时刻是如何思考、处理问题的,也由此可见政治家毕竟与常人有某些不同。剧作家为了更好的表现人物在生死攸关之际的思想活动、心理情感与神情口吻,曲文用语本色,无刻意的文学性渲染,很少运用历史典故,多是直抒胸臆,道眼前景,述心中语,叙死别情,所以笔下的人物都栩栩如生。清梁廷枬《曲话》(卷二) 就艺术成就论此剧云: “郑廷玉作《楚昭公》 杂剧……第三折以下,则字字珠玑,言言玉屑。自尾倒尝,渐入佳境。” 细细咀嚼这六支曲文,诚觉此评论并不为过。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古译文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给朋友:

“楚昭公疏者下船” 的相关文章

张协状元1周前 (08-05)
刘知远诸宫调1周前 (08-05)
感天动地窦娥冤1周前 (08-05)
闺怨佳人拜月亭1周前 (08-05)
诈妮子调风月1周前 (08-05)
山神庙裴度还带1周前 (08-05)
须贾大夫谇范叔1周前 (08-05)
黑旋风双献功1周前 (08-05)
裴少俊墙头马上1周前 (08-05)
西华山陈抟高卧1周前 (08-05)
半夜雷轰荐福碑1周前 (08-05)
江州司马青衫泪1周前 (08-05)
便宜行事虎头牌1周前 (08-05)
鲁大夫秋胡戏妻1周前 (08-05)
赵氏孤儿大报仇1周前 (08-05)
薛仁贵荣归故里1周前 (08-05)
沙门岛张羽煮海1周前 (08-05)
忠义士豫让吞炭1周前 (08-05)
李太白贬夜郎1周前 (08-05)
梁山泊李逵负荆1周前 (08-05)
秦修然竹坞听琴1周前 (08-05)
死生交范张鸡黍1周前 (08-05)
迷青琐倩女离魂1周前 (08-05)
醉思乡王粲登楼1周前 (08-05)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