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文赏析 > 古代剧曲鉴赏 > 东郭先生误救中山狼

东郭先生误救中山狼

         【双调·新水令】看半林黄叶暮云低,碧澄澄小桥流水。柴门无犬吠,古树有乌啼。茅舍疏篱,这是个上八洞闲天地。
        【驻马听】枉煞心痴,向猛虎丛中来救你。无端负义,这鬼门关上诉凭谁?遇着顽禽蠢木总无知,道是屠牛伐树都差异。这搭儿难回避。
        丈人呵,俺不道救星儿恰撞你。
        【雁儿落】俺为他冲寒忍肚饥,俺为他胆颤心惊碎,把他来无情认有情,博得个冷气淘热气。
        【得胜令】光灿灿匕首雪花吹,软咍咍力怯手难提。俺笑他今日里真狼狈,悔从前怎噬脐。须知,跳不出丈人行牢笼计,还疑,也是俺先生的命运低。
        (白) 丈人,只都是俺的晦气。那中山狼,且放他去罢。(老丈拍掌笑科)这般负恩的禽兽,还不忍杀害他?虽然是你一念的仁心,却不做了个愚人么?(东郭白) 丈人,那世上负恩的尽多,何止这一个中山狼么!
        【沽美酒】 休道是这贪狼反面皮,俺只怕尽世里把心亏,少什么短箭难防暗里随。把恩情番成仇敌,只落得自伤悲。
        (老丈白) 先生说的是,那世上负恩的好不多也。那负君的,受了朝廷大俸大禄,不干得一些事儿,使着他的奸邪贪佞、误国殃民,把铁桶般的江山败坏,不可收拾; 那负亲的,受了爹娘抚养,不能报答,只道爹娘没些挣挫,便待拆骨还父,割肉还母,才得亨通,又道爹娘亏他抬举,却不思身从何来;那负师的,大模大样,把个师傅做陌路人相看,不思做蒙童时节,教你读书识字,那师傅费他多少心来; 那负朋友的,受他的周济,亏他的游扬,真是如胶似漆,刎颈之交稍觉冷落,却便别处去趋炎赶热,把那穷交故友撇在脑后; 那负亲戚的,傍他吃,靠他穿,贫穷与你资助,患难与你扶持,才竖得起脊梁,便颠番面皮转眼无情,却又自怕穷忧人富,刬地的妬忌,暗里所算他。
        你看世上那些负恩的,却不个个是这中山狼么?
        【太平令】 怪不得那私恩小惠,却叫人便叫唱扬疾。若没有个天公算计,险些儿被幺麽得意,俺只索含悲、忍气。从今后见机莫痴,呀,把这负心的中山狼做傍州例。

        《中山狼》 为北曲杂剧。叙东郭先生独自骑驴负囊行于中山地面,途遇中箭而逃的中山狼求救。东郭信奉墨子 “兼爱” 之道,将狼藏于书囊之中。狼脱险后,欲以东郭充饥。东郭与狼约定寻问三老,若三老说该吃,便死也甘心。先问老杏、老牛,答曰该吃; 后遇老丈,才获生还。这里所选为最后一折东郭的唱词。第一曲写东郭与狼继往前行寻找第三老时,遥见 “半林黄叶暮云低” ——深秋傍晚、荒郊野外的景色。接着借用马致远 【越调·天净沙】 《秋思》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的意境,以 “小桥流水”、“古树”、“乌啼” 进一步表达了东郭先生此时此地的凄苦心情。与此同时,东郭看到“柴门”、“茅舍疏篱”,认为这远离尘嚣、古朴静谧的村居有如神仙居住的上八洞天,住在这里的定然不是世俗凡人,故而当他见到老丈从林中走出时,便急忙趋拜求救。第二、三两曲是向老丈叙述经过之词。他自责心痴,“向猛虎丛中” 救此狼。以晋国正卿赵简子 “万马儿滚地飞来”打猎的威势,藏下被赵卿射中的狼,无异虎口拔牙。但东郭先生冒着生命危险、胆颤心惊地救下此狼,却不料它 “无端负义”,连 “顽禽” 老牛、“蠢木” 老杏也以自身被屠被伐的遭遇说东郭该被狼吃,岂不冤哉! 而当老丈以计使狼再入囊中让东郭杀死此狼时,东郭却又不忍下手。四、五两曲道出了东郭的犹豫是因世上太多如中山狼一样的人。“短箭难防暗里随”,写出了人心之险恶。这引出了老丈的一番议论。最后一曲为东郭在老丈痛骂世上负恩之人后,猛然醒悟,表达了不再做愚人的决心。他终于亲手杀死了中山狼 ( “幺麽”,微不足道的人,也可借作 “妖魔”)。


        此剧通过这个寓言故事,鞭挞了世上一切负君、负亲、负师、负友、负亲戚的大大小小的 “中山狼”,嘲笑不分善恶、对恶人也施以仁义的愚蠢行为,表现了对世情险恶的社会现实的不满和爱憎分明的感情。此剧与马中锡所作 (一说为宋代谢良所作) 小说《中山狼传》 情节基本相同。何良俊《四友斋丛说》 曾云: 李梦阳得康海营救脱险后,康海获罪,而李梦阳 “议论稍过严刻”,故 “马中锡作 《中山狼传》 以诋之。” 后有人认为康海此剧亦为刺李梦阳负恩的泄愤之作。此说缺乏根据,实则康、李未尝有隙。首先,康海于正德五年罢职为民时,李梦阳尚闲居在家,不可能参与朝议。其次,康海归田后所作《怀李二献吉》、《有怀十君子·空同》 等,仍表现了对李梦阳推重、思念之情; 李梦阳于正德十三年所作 《小至喜康状元弟河路过赍其兄书见示》 也表达了他的 “怀友百年情”。从中看不到二人有任何芥蒂。康、李二人性格鲠直,如有隔阂,决不会虚情交往。可见李负康之说并非事实。李虽未负康,但康作中有一首《读〈中山狼传〉》 诗云: “平生爱物未筹量,那计当时救此狼。笑我救狼狼噬我,物情人意各无妨。” 看来,很可能有过被中山狼似的人所噬的经历。不过,从此折中我们感到,《中山狼》 决不只是为指斥某一人而作,它具有更为广泛、深刻的社会意义。陈继儒曾评此剧为 “救世仙丹”,“使无义男儿见之不觉毛骨颤战。” (见《盛明杂剧》 本眉批) 亦肯定了它的社会意义。
        此剧文词浑厚,多浩然之气、醒豁之语,深受前人赞赏。以中山狼为题材的戏剧作品,与康海同时的有王九思《中山狼院本》,其后有陈与郊《中山狼》、汪廷讷《中山救狼》 等,都是借中山狼唾骂世人的,但都没有康海之作成就高、影响大。以王九思《中山狼院本》 为例。此为一折杂剧,写得精炼紧凑。剧中指责负恩的世人犹如穿衣戴帽、安眉戴眼的禽兽,他们 “奸巧把心瞒”,“与那野狼肺腑一般般”,并明确批评“乱臣贼子” 无所不为,“天高皇帝远”、有冤无处诉的黑暗现实,用词尖锐,感情激愤。但剧终以土地神变化的老人计缚中山狼,由小鬼夺过东郭先生的剑结果狼的性命,表现了作者未能摆脱书生之见,只好求助于神鬼代为复仇。这与康海《中山狼》不靠天,不靠地,依靠杖藜老人的智慧和东郭先生的觉悟处决中山狼的结尾相比,显然逊色得多。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古译文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给朋友:

“东郭先生误救中山狼” 的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