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文赏析 > 古代剧曲鉴赏 > 大雅堂杂剧·五湖游

大雅堂杂剧·五湖游

         【新水令】水云深处木兰舟,载婵娟天然国秀。眼中无俗物,物外是奇游。泽国春秋,索强如傍风尘困驰骤。
        【步步娇】吴宫花草荒芜后,歌扇春风旧,盈盈事故侯。席上回风,灯前垂手。犹记旧歌楼,鹧鸪声里空回首。
        【折桂令】 少年场购得吴钩。只为他寤寐求贤,卧起怀仇,因此上鱼水相投。早已见鲸鲵流血,麋鹿行游。决雌雄已归吾彀,张羽翼耻下人购。身世沈浮,心事优游。肯待他较猎长杨,鸟尽弓收。
        (西施白) 想妾自吴入越,幸托终身。似这般勇退急流,真是难得。
        【江儿水】 去国逢青眼, 还家尚黑头。东皇有主花如旧。��菜忘归今已久,芙蓉出水依然秀。柳色青青在手。眉黛劳君,雅似吴山云岫。
        【雁儿落带德胜令】 想那凤凰池争似得五湖头,虎豹关争得似三江口,紫驼峰争似入馔鱼,碧梧阴争似垂堤柳。只这舵楼底胜秦楼,河洲上胜瀛洲。只这个鸾凤偶,争胜似鹓鹭俦。风流,肯落他人后?绸缪,都将宿债勾。
        【侥侥令】 年华凭落木,生事任孤舟。试看水鸟双双原有偶,一任取草萋萋江上愁。
        【收江南】 想当初年少呵,待唾手定神州。须臾谈笑取封侯。人情翻覆几时休,那其间可自由?因此上把雄心都付与大刀头。
        【园林好】 倒金尊川霞未收,吹玉笛湖风已秋。正是蒪鲈时候,搴宿莽,向芳洲。
        【沽美酒】 定三吴,霸业收。操七策,惠声流。帷幄从容坐运筹,辛苦在心头。问种种颠毛知否?酩子里从蛮氏斗,些个事抱杞人忧,大都来难逢开口。乘兴去莫交濡首。我呵,好休便休。呀,再不向紫陌遨游,红尘奔走。
        【尾声】 扁舟系缆沙边久,好趁天风到十洲,烟水茫茫何处求?

        《五湖游》 为一折杂剧。写范蠡助越王勾践平吴复国后,弃千乘之业,偕西施泛游五湖、隐迹江上的故事。剧以范蠡、西施湖上与渔翁夫妇邂逅相遇的一段对话,说明 “才是祸胎”,该退步时不思退,是 “自取其祸”。这里所录是渔翁夫妇离去后范蠡与西施的对唱。一、三、五、七、九、十为范蠡之曲,二、四、六、八为西施之词。
        在经历了多年为勾践灭吴复国的辛劳后,范蠡终于能够与心爱的美人相聚。首曲写他与西施同乘香舟游于江上,见云水苍茫、烟波浩渺,身心无比舒畅,远胜于在红尘奔波时的感受。西施也庆幸吴亡后,自己能陪伴范蠡,歌扇春风依旧; 但忆及在吴宫时,每闻鹧鸪声 (鹧鸪多对啼,其声如曰“行不得也哥哥。”) 空自回首,不免怅然。范蠡说明当年轻别离,是因年少雄心勃勃 (吴钩,刀剑名。“购得吴钩”,喻建立功业的雄心),正遇勾践为复仇求贤心切,故而鱼水相投。现吴既已陷我术中,我岂能再为卑劣之人所用,待他加害于我?此曲用了几个典故: 《春秋左传正义》 卷二十三 “古者明王伐不敬,取其鲸鲵而封之,以为大戳。” 句下杜预注曰: “鲸鲵,大鱼名,以喻不义之人吞食小国。” 曹冏 《六代论》 有 “扫除凶逆,剪灭鲸鲵” 句 (《文选》 卷五二)。曲中 “鲸鲵流血” 当指吴王被杀。另,吴亡之前,伍子胥曾多次谏诤,吴王不用,子胥愤曰: “臣今见麋鹿游姑苏之台也。” (《史记·淮南衡山传》)可见 “麋鹿行游” 喻吴亡。再,吴亡后,范蠡曾遗书文种: “蜚鸟尽,良弓藏; 狡兔死,走狗烹。越王为人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子何不去?” (《史记·越王勾践世家》) 故曲中 “下人” 当指品性低劣的勾践,“鸟尽弓收” 亦用此典。西施听完范蠡之言,赞美他急流勇退的明智之举,表示愿趁年未衰、花如旧时,与范蠡共享闺房画眉之乐 (用汉代张敞为妻画眉的故事,见 《汉书》)。范蠡继以凤凰池、虎豹关、紫驼峰、碧梧桐、秦楼、瀛洲、鹓鹭俦喻在朝为官和富贵享乐的生活,认为都不如与西施为伴泛舟湖上、过堤柳、食鲜鱼的生活惬意自在。西施接着于【侥侥令】、【园林好】 二曲中以眼前秋景喻二人年华已秋。这正是归乡时候,她表示要与范蠡终老江湖,此心永久不变 (曲中“江上愁” 取崔颢《黄鹤楼》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句; “蒪鲈”,蒪菜与鲈鱼,喻思归故乡,典见《晋书·张翰传》; “宿莽”,冬天不枯的芥草,拔心不死,《离骚》 有 “夕揽洲之宿莽” 句)。范蠡亦于 【收江南】 曲中再次明言“把雄心都付与大刀头” (《汉书·李陵传》 载,李陵降匈奴后,故人任立政赴匈奴见李陵时,用手屡摸自己的刀环,环在大刀头,“环”、“还” 同意,暗示李陵还汉。后遂以 “大刀头” 为 “还” 的隐语。这里指还于五湖)。【沽美酒】 一曲更是醒悟之言,他终于明白自己辛辛苦苦为越王定霸业、操富国强兵之策,只不过是无端地参与了小国之间的争斗 ( “酩子里”: 暗地里。引申为 “无端地”。“蛮氏”,小国。《庄子·则阳》 云: “有国于蜗之左角者,曰触氏; 国于蜗之右角者,曰蛮氏。”),枉抱杞人之忧,以至难有笑口,故决心再不沉湎于尘世之事,而要趁风消逝于烟水茫茫之中。


        此剧开场时“末” 念 【浣溪沙】 词,劈头就以韩信功成被害的历史故事对观众击一猛掌,又咏诗一首表示对范蠡 “红颜弃轩冕,白首卧烟云” 的仰慕之情。全篇内容集中,意在宣扬急流勇退的思想。此剧作于嘉靖三十九年作者任襄阳知府时。此时作者在仕途上尚未遇到大的波折。但当时严嵩父子把持朝政,他们结党营私、贪赃枉法,许多忠直之臣如杨继盛、沈炼等皆因直言上谏惨遭杀害。作者目睹朝廷腐败、外患迭起、忠良被害、人民涂炭的黑暗现实,借此剧抒发他怨愤悲痛却又无可奈何的情怀。剧中西施于赴吴反间功成后,不恋荣华富贵、随范蠡隐迹而去,显示了志趣的不凡,亦反映了作者思想的开明。汪道昆没有像有些封建文人那样,因西施曾侍奉吴王 (尽管她是奉越王之命而去) 而在作品中令她自尽,或以 “泼水难收” 为由,让范蠡弃她而去 (见董颖大曲 《西子词》、赵明道杂剧 《灭吴王范蠡归湖》)。
        《五湖游》 以一折写一事,曲用南北合套,有对唱,开头仿南剧以 “末” 上“开场”,在形式上打破了元杂剧的严格限制而更多地具有南剧的特色。它是明代杂剧改革早期的产物。剧中以范蠡唱遒劲朴实的北曲,西施唱柔缓宛转的南曲,有利于表现人物不同的性格。此剧曲文俊雅蕴藉、清新脱俗,但用典太多,尤其西施之曲亦叠用故事,实不符合人物的身份与教养。作为戏剧作品,缺少冲突,单纯叙述、抒情,亦嫌沉闷。前人对汪道昆的剧作评价不甚一致: 祁彪佳《远山堂剧品》 以之列入 “雅品”,吕天成《曲品》 列入 “上品”,以之与徐渭 《四声猿》 并列; 沈德符《万历野获编》 则言其 “都非当行”。意见不一致,是由于着眼点不同。若以汪剧置于案头吟咏,它确有值得玩味之处。但如搬演于广大民众之中,只怕曲未终、人已空,说它 “都非当行”,似不为过。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古译文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歌代啸

下一篇:相思谱

“大雅堂杂剧·五湖游” 的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