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文赏析 > 古代剧曲鉴赏 > 文姬入塞

文姬入塞

         (旦) 黄门大人。
        【青衲袄】我待把孽根儿抛弃者, 泪珠儿揾住些,争奈母子心肠自。也知道生得胡儿羞汉妾,话到舌尖儿,又待说又软怯,待要歇怎忍歇。一寸柔肠便一寸铁,也痛的似痴绝。
        【前腔】(生)蔡夫人,劝你把一天愁替咱打叠,直恁的越情牵楚思结,送将归的流水漫呜咽。蔡夫人,你既痛小王子,到不如不见他罢。见他还痛嗟,你待觅半缄离恨赦,却早领一道追魂索命牒。枉了那些周折,便把百般心千遍说,只落得将人不去将愁去也。
        (小旦金冠抹额扮小王子上) (众报) 小王子来也。(小旦作跪抱介)娘娘,你这般装束,待往那里去来? (贴) 汉朝中差一位近臣,请取娘娘回京。(旦) 孩儿。
        【二郎儿慢】 归朝者,叹婴儿向龙荒割舍。我一霎地衷肠乱似雪,这地北天南可是等闲离别。渺渺关山千万叠,便是梦魂儿飞不到也。(生) 蔡夫人,你是南国名家,小王子是北胡孽子,那里苦苦恋他。(旦) 任胡越,手中十指,长短总疼热。
        【莺集御林春】 (小旦) 却才的说得伤嗟,野鹿心肠断绝,母子们东西生死别。(旦)你自有你爹爹在哩。(小旦) 父子每觉严慈差迭。娘娘,腹生手养,一步步难离怎向前程歇。明夜冷萧萧是风耶雨耶,教我娘儿怎宁贴。
        【前腔】 (生、贴)夫人,刚道是旧恨才平,这新恨又叠,梓里沙场难两撇,怕断送恁弱枝衰叶。我相看泪洒,你自合不啼清泪啼清血。离和合,死和生,总是你娘儿那前劫。

        《文姬入塞》 又名 《蔡文姬》,主要演述汉末才女蔡文姬从胡地返回汉朝的经过。蔡文姬在战乱中流落胡地,成为匈奴左贤王的妻子。汉丞相曹操派使者前往边地接文姬回归汉室,文姬闻讯惊喜交集,不由归心似箭,但又割舍不下留在匈奴的幼子。左贤王令儿子一路护送母亲直到关界,临别前文姬向儿子讲述了自己的身世,母子二人在玉门关依依惜别,忍痛分离。这里所选的儿支曲描摹的正是文姬母子之间那种难以割断的骨肉亲情。
        【青衲袄】 叙写蔡文姬既渴盼回归汉地,而又难以割舍幼子的矛盾痛苦心情。句中的 “孽根儿” 是文姬对自己小儿子的称呼,看似怨怼的语气中正蕴藏着对儿子的一片深爱之情。“揾” 意为擦,“争奈” 即怎奈; “盘 ” 有萦回曲折之意, “母子心肠自盘 ”意思是说母子情深,分离时思绪周折萦绕,难以排遣。文姬狠狠心擦干眼泪,准备抛下留在匈奴的幼子自行离去,却终是于心不忍。按照以往的一般观念,汉家女子失身于胡人且又生下子女,这是丧失节操的可耻行为。剧中的文姬虽在理智上承认这一点,但情感上却又百般纠缠,难以与往日的生活一刀两断。这种理智与情感的对立使文姬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她 “话到舌尖儿,又待说又软怯,待要歇怎忍歇”,抛家幽恨,怜子柔情,欲说不能,欲罢不甘,只觉此时五内翻滚,纵使柔肠化为生铁,只怕也要痛断了。“一寸柔肠便一寸铁,也痛的似痴绝”两句,造语新异,以夸张手法极写文姬内心的酸辛痛楚,与元代马致远 《汉宫秋》 杂剧中 “不思量,除是铁心肠,铁心肠也愁泪滴千行” 的名句有异曲同工之妙。


        下一曲 【前腔】 重复使用 【青衲袄】 的曲牌,叙写前来迎接文姬的汉朝黄门使者出于好意的劝说言语。使者劝文姬收敛愁恨,不要再情牵两头,委决不下。为免烦忧,还是不要与儿子告别的好,一经见面,彼此难分难舍,路上回想起来,必将备感痛苦,再无安心之时。这里的 “一天愁” 是指满心的忧郁,“打叠” 有收拾、整顿之意; “直恁的” 等于是说 “怎么这般”; “越” 和 “楚” 是春秋国名,在此曲中可以视作是匈奴和汉朝的代称,所以 “越情牵楚思结” 也就有了牵肠挂肚、情系胡汉两地的含意。“送将归的流水漫呜咽” 句因景见人,以流水的呜咽暗示和衬托人的伤心,是比较曲折的写法。“你待觅半缄离恨赦,却早领一道追魂索命牒” 中的 “缄” 相当于一封书信的 “封”,“赦” 是 “赦书” 的简略语,“牒” 则是古代的一种公文。这两句是比喻的说法,汉使告诉文姬,她与儿子相见本来是为了在伤心中寻找慰藉,仿佛是要觅得摆脱离恨苦刑的赦诏,但到头来只能越陷越深,犹如领了一道追魂索命的文书,让人万痛锥心,了无生趣,只觉生不如死,以致最后 “枉了那些周折,便把百般心千遍说,只落得将人不去将愁去也”,带不走儿子,却带走了骨肉分离的万恨千愁,永远在痛苦中挣扎,无以解脱。这段曲辞从旁观者的角度出发,对文姬的内心世界进行了深刻的剖析,与上一曲文姬的主观叙述和下两曲文姬母子的伤情泣诉相映照,构成了冷静与热烈的显明对比,从而烘托出慈母之爱的真切动人。
        【二郎儿慢】 一曲表现文姬与儿子相见后心如刀割的惨伤情绪。此曲格律近于【二郎神慢】,故 【二郎儿慢】 或即 【二郎神慢】 的又名。曲中 “归朝者” 的 “者”是语气助词; “婴儿” 即幼子之意; “龙荒” 为 “龙沙荒野” 的简称,用以指代匈奴所在的塞外沙漠地区。“衷肠乱似雪” 意谓心绪紊乱,一如雪片纷飞。由于要迁就曲句格律和押韵的关系,这一句紧缩得过于牵强,与其他浑朴自然的曲辞相比,显得有些美中不足。“这地北天南可是等闲离别。渺渺关山千万叠,便是梦魂儿飞不到也。” 接下来的这几句,直白而不肤浅,简练而不粗疏,深长绵邈,一气呵成,将文姬难以抑制的伤痛之感表露无遗。曲末借汉使 “你是南国名家,小王子是北胡孽子,那里苦苦恋他” 的劝告,再度强调胡汉之别,引发出文姬 “任胡越,手中十指,长短总疼热” 的真率表白。此时的文姬在爱子一片依恋之情的激发下,已经毅然突破所谓 “胡越” 即胡汉的界限,走出了理智与情感的两难境地,真正认识到世间骨肉之情的难能可贵,其情感之真挚、之深沉较前又更进了一步。
        随后的 【莺集御林春】 一曲重点表现文姬幼子因慈母离去而肝肠寸断的伤心情状。“野鹿心肠断绝” 简捷地道出了小王子的悲苦心情,因为即将与母亲生离死别,此时他只觉心似鹿撞,难以平静,肝肠寸断,痛苦万分。针对母亲 “你自有你爹爹在哩” 的强颜宽慰之语,小王子以 “父子每觉严慈差迭” 作答。“父子每” 即 “父子们”,意指父与子; “差迭” 有相差的意思。这一句意谓,对儿子而言,父亲的严厉与母亲的慈和是大不相同的,言下之意是说,纵有父亲在,也丝毫不能减弱失去母亲的痛苦忧伤。最后的 “腹生手养,一步步难离怎向前程歇。明夜冷萧萧是风耶雨耶,教我娘儿怎宁贴” 几句从来日着眼,设想母子分离后长夜漫漫、风雨凄冷,彼此苦苦思念而终不能相见的悲凉景象,进一步强化了人世间骨肉分离的沉痛之感。
        下一曲 【前腔】 再次重复 【莺集御林春】 的曲牌,以汉使和侍女的感慨来为上文作一个小结。曲中的 “梓里沙场难两撇,怕断送恁弱枝衰叶” 两句,与前面的“越情牵楚思结” 相呼应。这里的 “梓里” 为家乡的代称,指文姬即将回归的汉地;“沙场” 则指塞外沙漠边区; “恁” 意为你,系指文姬而言; “弱枝衰叶” 则用来比喻她的柔弱无助。“我相看泪洒,你自合不啼清泪啼清血” 句,暗用南宋辛弃疾《贺新郎·别茂嘉十二弟》 一词中的名句 “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将母子忍痛分离的凄惨情境描绘得真切可感,如在目前。而下面的 “离和合死和生,总是你娘儿那前劫” 句则是说,今天的分离是你们母子的劫数,这种难以逃避的命运是早在前世就已经注定了的,除了认命,没有别的办法。这一曲回应 【青衲袄】 后的 【前腔】,再度以帮衬的形式突出主要人物的情感心理,加深观众和读者的印象。
        清人黄周星曾在《制曲枝语》 中提出过一个撰制曲辞的标准,他说: “曲之体无他,不过八字尽之,曰‘少引圣籍,多发天然’ 而已。制曲之诀无他,不过四字尽之,曰‘雅俗共赏’ 而已。论曲之妙无他,不过三字尽之,曰‘能感人’ 而已。”代言体的戏曲曲辞主要是为场上演唱而创作的,所以不宜多用一般人费解的书面语。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文姬入塞》 与 《昭君出塞》 虽同为一人所作,前者的曲辞却更为本色当行,也更见作者编创剧曲的功力。上选的 【青衲袄】 【二郎儿慢】 等曲描写人物意绪、腔吻,明白如话而又意趣无穷,颇能贴合剧中人的身份、性格与心情,写来真挚动人,丝丝入扣,笔力曲折,无微不至。“话到舌尖儿,又待说又软怯,待要歇怎忍歇。一寸柔肠便一寸铁,也痛的似痴绝”、“这地北天南可是等闲离别。渺渺关山千万叠,便是梦魂儿飞不到也” 等语句刻意模拟元人,既清新浅白,又深切感人,无论是用于场上表演,还是取作案头阅读,都能收到良好的艺术效果。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古译文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给朋友:

“文姬入塞” 的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