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文赏析 > 古代剧曲鉴赏 > 灌将军使酒骂座记

灌将军使酒骂座记

         【四块玉】 见那个都鞠躬,见这个无谦让,好似个移头换脸做排场,两般巧弄猴儿样。却谁将正直扶,尽都把奸雄党。不觉的闷昏昏入醉乡。
        【哭皇天】你平日里相讥谤,却为何耳根厢低絮衷肠?不看我弹冠光达吹霜鬓,不念我当筵好意捧霞觞,可憎您两个都一般儿莽。俺仗着平生慷慨、半世英雄,心中怒发,胆畔嗔生,好把你个儿曹拭剑芒。 便做个陷胸何碍,刎首不妨!
        【乌夜啼】 从来是会推挪江心波浪,能更变天道阴阳。那小人善换的面儿庞,那有百岁个田丞相! 就是魏其侯,他也曾平定封疆、职掌朝纲,和你一般儿堂前日日会冠裳,堂前日日会冠裳,到今日门前萧索堪张网。请自去从头想,何须用忒骄亢。你若是今朝落莫,他们呵明日荒唐。

        《灌将军使酒骂座记》,一名 《使酒骂座》。事本《史记·魏其武安侯列传》。剧写西汉哀帝时,魏其侯窦婴失势家居,宾客俱投丞相武安侯田蚡门下,独曾任中郎将的灌夫将军与窦婴相得无厌,游如父子。田蚡娶燕王之女为妻,太后 (田蚡之姐) 有诏,令列侯宗室往贺。窦婴强拉灌夫一起出席,席上灌夫见众人趋奉田蚡,冷落窦婴,大为不平,乃面斥群小,并鞭及田蚡。田蚡弹劾灌夫骂坐不敬,拘之。窦婴廷辩相救,终因太后的偏袒,灌夫遭灭族,窦婴亦遭弃市。后灌夫鬼魂索命,田蚡暴死。
        【四块玉】 中的 “那个” 指武安侯田蚡,“这个” 即指魏其侯窦婴,而一群参加喜筵的趋炎附势之徒对前者是顶礼膜拜,敬畏有加,对后者却睥睨蔑视,毫无谦让可言,就像倡优变换角色在演戏,更像调换面具在耍猴儿,不讲什么扶正却邪,只知与奸雄勾结。见到这样的场面,正直的灌将军已按耐不住心头怒火,偏偏这时候发生了一件事,宛如点燃了导火索,招致一腔怒火喷薄而出。据《史记》本传记载,轮到灌夫敬酒,先敬田蚡,田不仅不离席还礼,反说“不能满觞”,意为不能干此杯,这种失礼已使灌夫愈加气恼,次而向临汝侯 (名灌贤) 敬酒,不想此人既不离席也不搭理,照旧跟旁边的程不识咬耳朵说私房话。灌将军再也无法忍受了,当即予以痛斥: “生平毁程不识不值一钱,今日长者为寿,乃效女儿呫嗫耳语!” 意即平日你把程不识骂得一钱不值,今日长者来敬酒,怎么竟像小孩子似的跟他嘀嘀咕咕咬起耳朵来! 【哭皇天】 的曲词演绎的就是这一史实。脸面既已撕开,他也就义无反顾地声讨起这帮无情无义的势利小人,声称即或为此招致杀身之祸也在所不辞。好一副侠肠义胆! 好一副英雄气派! 不仅于此,他还进一揭露这群宵小的嘴脸,给受阿谀者敲起警钟。在 【乌夜啼】 一曲中是这样表述的: 这些人善于兴风作浪,甚至能够变幻阴阳,不过,任凭他们的脸庞变得如何谦恭,哪里有百年不变的田丞相! 即便是今天走倒运的魏其侯窦婴,当年也曾拜为大将军,官至丞相,职掌朝纲,群小不也是堂前府后趋之若鹜吗?如今失势了,宾客散尽,门可罗雀。你田蚡也该仔细思量一下,何必如此骄横无礼。你倘若今日遭了厄运,看吧,明天这些势利小人也会对你言行不敬,做出像今日对魏其侯的荒唐事!
        这是一篇激昂慷慨、痛快淋漓的文字,其对趋炎附势之徒的讽刺和鞭笞也是一针见血,掷地有声。“灌仲孺 (灌夫字仲孺) 感愤不平之语,槲园居士 (叶宪祖之号) 以纯雅之词发之,其婉刺处有更甚于快骂者。此槲园得意笔也。” (引见祁彪佳《远山堂剧品》) 时人也是如此评价的。作者叶宪祖的经历很特殊,他既遭遇九次科考不第的怀才不遇,又眼见阉党横行且因不满魏阉而遭罢官,所以一寄于曲常有不平之鸣,震聋发聩,形成叶氏剧作所独具的风格。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古译文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易水寒

下一篇:樱桃园

“灌将军使酒骂座记” 的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