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文赏析 > 古代剧曲鉴赏 > 绣襦记·襦护郎寒

绣襦记·襦护郎寒

         【一江风】(旦上)雪儿飘,四野彤云罩,万径人踪杳。想多才流落何方,天那,应做穷途莩。恩情一旦抛,恩情一旦抛,鳞鸿万里遥。细思量似把心肠绞。
        (下略) (生同净丑众乞丐上)
        【沽美酒】 (生) 鹅毛雪满空飞,破草荐盖着羊皮,残羹剩饭口中吃,李亚仙你怎知?破帽子在头上搭,破布衫露出肩甲,腰间系一条烂丝麻,脚下穿一双歪乌辣,上长街又丢抹。咱便是郑元和。家业使尽待如何,劝郎君休似我。
        【莲花落】 (众合)小乞儿捧定一个瓢,自不曾有顿饱。肚皮中捱饥饿,头顶上瑞雪飘,最苦冷难熬。正遇着严冬严冬天道,凛凛的似水浇,冻得咱来曲折了腰。呀,有那个官人每穿破了的绵袄,戴破了的旧帽,残羹剩饭舍些与小乞儿嚼。因此打上一回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
        一年才过,不觉又是一年春。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小乞儿也曾到东岳西庙里赛灵神。哈哈莲花落也。小乞儿摇槌象板不离身。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只听锣儿铴铴铴,鼓儿咚咚咚,板儿喳喳喳,笛儿支支支,夥里夥里夥夥里夥里夥,小乞儿便也曾闹过了正阳门。哈哈莲花落也。只见那柳阴之下,香车宝马,高挑着闹竿儿,挨挨拶拶哭哭啼啼都是女妖娆。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又见那财主每荒郊野外摆着杯盘,列着纸钱,都去上新坟。哈哈莲花落也。
        【醉太平】 (生)卑田院的下司刘九儿宗枝,郑元和当日拜为师。传与俺莲花落的稿儿,抱柱杖走尽了烟花市。挥笔写就了龙蛇字,把摇槌唱一个鹧鸪词。这的不是贫虽贫的浪子。
        【莲花落】一年春尽不觉又是一年夏,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只见那财主每,凉亭水阁,散发披襟,手执纨扇,冰盘沉李赏浮瓜。哈哈莲花落也。又只见一只小舟儿,轻摇谩棹,短缆孤篷,提着鲜草,穿着鱼腮,手执莲台赏荷花。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惊起那水面上鸳鸯儿,一双双,一对对,忒楞楞腾,忒楞楞腾,飞过了浪淘沙。哈哈莲花落也。镂金的破瓢,碾玉妆成金系腰,这话教人笑,我在莺花市上打围高,叫化些马打郎羊背皮通行钞,叫化些赤金白银珍珠玛瑙,叫化些双凤斜飞白玉搔,叫化些八宝妆成镶嵌绦,叫化一个十七十八女妖娆,在怀儿中搂着,因此打上一回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
        一年夏尽不觉又是一年秋。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只见那财主每,插着黄花,簪着红叶饮金瓯。哈哈莲花落也。可怜那小乞儿寂寂寞寞夜间愁。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又见那北来的孤雁儿咿吚哑哑过南楼。哈哈莲花落也。叫着那个官人们娘子们,有什么吃不尽的馒头皮儿、包子嘴儿、麻饼屑儿、馓子股儿共馍馍,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舍些与小乞儿也,强似南寺烧香,北寺看经,请着和尚,唤着尼姑,洴洴澎澎,叮叮咚咚,打着铙钹,持斋把素念弥陀。哈哈莲花落也。
        【醉太平】 (生) 绕前街后街,高大院深宅。那一个慈悲好善女裙钗,与乞儿一顿饱斋。与乞儿换一床铺盖,与乞儿绣一副合欢带,与乞儿携手上阳台。这的不是救贫的奶奶。
        【莲花落】 一年秋尽不觉又是一年冬。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只见揉绵下絮舞长空。哈哈莲花落也。可怜见小乞儿曲曲深深把身躬。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只见头顶上淅淅索索起了几阵腊梅风。哈哈莲花落也。只见那财主每,红炉暖阁,羊羔美酒拥娇娥。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我想有时节,绒毛毯儿,高丽席儿,红绫被儿,那些铺盖睡了好快活。哈哈莲花落也。
        【醉太平】 (生) 贫穷的志高。村杀我俏难学,教乞儿苦熬。戴一顶半新不旧乌纱帽,穿一领半长不短黄麻罩,系一条半连不断旧丝绦。这的不是风流每的下梢。
        (净) 如今各人分路去。郑元和,你今日往安邑东门去。(众下。生)老爹奶奶,好冷! (旦) 银筝,你听外面叫街的声音,好似郑郎的。(小旦) 待我看来。叫街的转来。(生)奶奶,求讨些。(小旦)看你不像叫化的。(生)
        【莲花落】娘行每娘行每听告,叫化的也有些低高。远在山林近市朝,有钱时也曾象板鸾笙间着凤箫。俺也曾月夜花朝,凤友鸾交。结骔帽儿带着,白玉钩儿束着,琥珀珠儿垂着,纻丝袄儿穿着,斜皮靴儿登着,袜子也是绒毛。五花马儿骑着,獬��狗儿随着,来兴童儿跟着,身边带着宝钞。撞着一个妖娆。他把咱来相招,引入了窝巢。日日花朝,夜夜元宵,乐乐滔滔,快活逍遥。
        (小旦) 既是这般受用,怎么出来叫化。(生)
        今日里身子嫖得穷了,结骔帽儿坏了,白玉钩儿断了,琥珀珠儿撒了,纻丝袄儿当了,斜皮靴儿绽了, 绒毛袜子破了, 五花马儿杀了,獬��狗儿死了,来兴童儿卖了,单单剩得个躯劳。身边没了宝钞,老鸨儿将我絮絮叨叨,把我赶出门来,受了多少苦恼。李亚仙不知那里去了,郑元和不得已了,因此打上一回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
        (小旦)你敢是荥阳郑公子么? (生) 我就是郑元和。(小旦) 呀! 姐姐,郑姐夫在此! (旦) 在那里?(小旦) 这不是他! (生) 奶奶,求讨些。(旦)这就是他?天那!
        【香柳娘】(旦)看他似饥鸢叫号,看他似饥鸢叫号,恁般苦恼。(生)
        皇天,好冷。求讨些。(旦) 我闻言不觉心惊跳。你不认得我了?我是李亚仙。(生)原来是大姐。(旦) 你怎么这般模样了?看肌肉尽消,看肌肉尽消。(生) 皇天,好冷。病骨冷难熬,遮身无破袄。(旦) 解绣襦裹包,解绣襦裹包。且扶入西厢暖阁,免教冻倒。(生)我这般模样!大姐,我不进去。(旦) 令你一朝及此,妾之罪也。快进去,不妨。(生) 只怕累你受气。(旦) 今日弄得你这般模样,我就死也无怨恨。请进去。(下略)

        《绣襦记》 写李亚仙与郑元和的爱情故事。此事始见于唐代白行简的短篇小说 《李娃传》。南戏 《李亚仙》(已佚)、杂剧高文秀 《郑元和风雪打瓦罐》 (佚) 和石君宝、朱有燉的同名杂剧 《李亚仙花酒曲江池》 (均存),皆叙此事。此剧情节与《李娃传》基本相同,又较多保存了民间南戏的风貌,当是据《李娃传》 和南戏 《李亚仙》 改编而成,其中也吸收了杂剧的点滴。剧叙常州刺史之子郑元和赴长安应试,邂逅名妓李亚仙,慕其美色,遂往妓院买笑。床头金尽时,鸨儿用金蝉脱壳之计逐走元和。元和病倒街头,流落凶肆 (专事送殡的店铺) 为歌郎。郑父至长安述职遇子,恨其辱没家门,鞭其至死,弃尸而去。元和复苏后被养济穷民的卑田院收养。从此学唱莲花落沿街乞讨。亚仙思念元和,终日悲啼,值元和乞讨门前,亚仙见后大恸,遂以绣襦包裹、扶入暖阁,并自赎其身,与元和赁屋而居。她督促元和发奋攻书,元和终于考中状元,除授成都参军。赴任途中遇升为成都府尹的父亲。郑父感亚仙之恩,遣媒行聘,一家团园。这里所录为《襦护郎寒》前半出之曲文宾白。


        【一江风】 为李亚仙思念郑元和之曲,她见大雪纷飞,天寒地冻,忧虑身无分文被赶出妓院的郑元和已为穷途饿殍,悲叹自被鸨母割断恩情,二人相隔有如万里,再无音讯 (鳞鸿,即鱼雁,喻书信)。前思后想,不由得痛断肝肠。她曾听说元和已沦为乞丐,故嘱丫环银筝留心,如有叫街的门前经过,可叫个进来相问。
        郑元和与众乞儿上场后,一曲 【沽美酒】 唱出了这个曾经是一掷千金的贵家公子成为乞丐后的生活: 严冬时节,他只能以草为垫、纸作被 (荐,卧席。羊皮,这里指羊皮纸,质坚韧,不透水,可供文书、包裹用),吃的是残羹剩饭,穿戴着破衣破帽和破鞋 (乌辣,一作兀刺、乌剌,靴子名。北方农民以牛皮制靴,实以乌拉草。《西游记》 六十五回有 “脚踏乌喇鞋一对” 句)。上长街乞讨感羞愧 (丢抹: 羞臊,扭捏)。但金钱使尽,不这样又待如何?接着便与众乞儿一起同唱 【莲花落】 求乞 (莲花落,民间歌曲的一种,以绳子连接七片竹板为节,旧时多为乞儿所歌),从冬唱到春,又从春唱到夏、唱到秋,再唱到冬。所歌皆乞儿饥寒交迫、孤苦无依和财主们富贵奢侈、闲适惬意的生活,两相对照,突出了贫富不均、苦乐悬殊的社会状况。多曲
        【莲花落】 穿插于套曲之中,三支【醉太平】,则是郑元和叙说自己因嫖妓而沦落卑田院,以唱 【莲花落】 沿街乞讨为生的下场,借以惊醒世人。
        【香柳娘】 曲为亚仙所唱。她痛怜元和饥寒,不嫌他“遍体臭腥臊,蓬头一饿莩” (鸨母语),竟解下身穿之绣襦为他御寒,并将他扶入暖阁。当元和怕累亚仙受气而不肯进屋时,她表示为救治元和就死也无怨恨。元和在冻馁交加,濒于死亡之时,首先想到的是怕连累亚仙而不是自身的安危。这些描写突出了二人的痴情与美德。
        此出曲词较多运用对偶句、排比句,唱起来节奏鲜明、音调铿锵。文词质朴自然、浅近易懂,用笔却不草率。前人激赏其中的 【莲花落】 词,认为 “皆乞儿家常口头语,镕铸浑成,不见斧凿痕迹,可与古诗 ‘孔雀东南飞’、‘唧唧复唧唧’ 并驱。”(沈德符,《万历野获编》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古译文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给朋友:

“绣襦记·襦护郎寒” 的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