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文赏析 > 古代剧曲鉴赏 > 连环计·掷戟

连环计·掷戟

         【仙吕引·探春令】 (小旦上)一颦一笑总关情,暗自伤神。棋边袖手看输赢,车马空驰骋。
        这两日太师身子劳倦,不时高卧。适喜他又睡了,且往后园一步,少展闷怀,多少是好。此间已是凤仪亭…… (小生嗽介) (小旦) 呀,来的好似温侯。我且躲过一边。待他来时,将言语打动他便了。(小生)偶来凤仪亭,闲把阑干倚。欲采芙蓉花,可怜隔秋水。那边好似貂蝉模样,不免躲过一边,听他说些什么?(小旦)
        【双调过曲 ·锁南枝】 妾命薄,泪暗流。无媒径路羞错走。勉强侍衾稠,见人还自丑。叹沉溺,谁援救。我欲见温侯,温侯嗄,怎能够!(小生)
        【前腔】 青青柳,娇又柔。一枝已折他人手。把往事付东流,良缘叹非偶。簪可惜,双凤头。这玉连环,空在手。
        (小旦) 温侯嗄,你好负心也。(小生) 是你爹爹失信,送与太师,如何倒说我负心?(小旦) 天嗄! 中秋夜,是奴爹爹送奴与温侯成亲,不知你那里去了,乃见狂且。(小生) 狂且是谁? (小旦) 就是太师。他起不仁之心,将奴邀入府中淫污。恨不得一死。今日得见温侯,死也瞑目矣。(小生) 嗄,王司徒之言,与小姐无二。小姐,你意怎么?(小旦)奴家有死而已。愿从温侯。(小生) 咳,罢罢,只恨我虎牢关上来迟了。
        【南吕过曲·红衲袄】 只指望上秦楼吹凤箫,却缘何把琵琶弹别调。香褪了含宿雨梨花貌,带宽了舞东风杨柳腰。不能画春山眉黛巧,羞见你转秋波颜色娇。早知道相见难为情思也,何似当初不见高。(小旦)
        【前腔】 你只图虎牢关功业高,顿忘了凤头簪恩爱好。同心带被他急攘攘扯断了,玉连环屹峥峥想已搥碎了。(小生)你好生伏伺太师去罢。(小旦)若不与温侯同偕到老,就死在池中恨怎消。(作跳小生抱住介)(小生)我今生不得你为妻,非世之英雄也。(小旦) 温侯请上,受奴一拜。(小生)小将亦有一拜。(小旦)若念夫妻情义也,把我尸骸覆草茅。(净内) 貂蝉。(小旦急下) (净上看介) 不要跑,慢慢走。(见小生介) 嗄,你你你是吕布? (小生) 是吕布。(净) 你不在虎牢关上理正事,反在凤仪亭上戏吾爱姬,是何道理?反了,反了! (小生) 反了?王司徒将貂蝉送与我为妻,被你占夺为妾,反说我戏你的爱姬!
        (净) 我把你这畜生,(小生) 老贼。(净) 呀呸!
        【中吕过曲·扑灯蛾】 你潜身凤仪亭,潜身凤仪亭,将我爱姬来调引。巧弄如簧舌,礼义全不思忖也。做出这般行径。畜生,我与你什么相称?(小生)不过是父子罢了。(净) 阿呀,可又来,你既称父子昧彝伦,顿教人心中发愤。把方天戟掷下了残生。(掷戟。小生避介)
        【前腔】 你锦屏多玉人,锦屏多玉人,珠翠相辉映。琐琐裙钗女,何必欺心谋占也。(净)嗄,倒说我谋占! (笑介) (小生)老贼,休得要笑中藏刃。使我百年夫妻割恩情,顿教人心中发愤。把方天戟掷下了残生。(净又掷戟,小生夺戟,净跌介) (外上)不要动手。(小生下) (下略) (小旦上)
        【赚】 掩袂悲啼,旧恨新愁眉锁翠。阿呀,太师嗄。(净)看你泪珠垂,似梨花一枝轻带雨。貂蝉,为何的,低头倒人人怀里。(小旦) 太师嗄,(净)唔,全不顾礼义纲常是与非。(小旦) 太师爷嗄,妾将谓温侯乃太师之子,甚是敬重。谁想今日乘太师高卧,持戟直入后堂戏妾。妾逃凤仪亭,他又赶来。妾欲投水,他又抱住。正在生死之际,幸得太师救了性命。(净)阿哟,阿哟,性狂且,敢探虎穴寻鸳侣。使人惊愧,(小旦) 不须惊愧。
        (净) 吕布好。我老了。(小旦) 我爹爹只教奴家伏伺太师,并不曾许吕布。(哭介) (净)
        【仙吕过曲·长拍】 呣,拂拭啼痕,拂拭啼痕,重施脂粉,新郎再嫁休辞。改弦再续,怜新弃旧,把恩爱付与天涯。(小旦) 此话不须提,我终身愿托,誓无他意。此心今日惟有死,妾岂肯暂相离。一马一鞍立志,愿鸟同比翼,树效连枝。

        此剧 《拜月》 之后,有《小宴》、《大宴》 两出演王允先将貂蝉许婚吕布,后又许嫁董卓。吕布虎牢关收兵回来,得知董卓已纳貂蝉为妾,怒往王府问罪。王允辩说自己如约送貂蝉与吕布成亲,不意被董卓强纳为妾。吕布因董卓夺妻,心生怨恨,话语中曾相冲撞。此出进一步写他与董卓终因貂蝉反目成仇。
        首曲为貂蝉独步园中自叙嫁到太师府后的处境。“一颦一笑总关情,暗自伤神。” 无论是皱眉还是开笑口,都要斟酌而行,暗地里费尽精神。自己犹如旁观棋局,只见车马来回奔驰,关注的却是最后的输赢。当她发现温侯 (吕布受董卓之封为温侯) 在凤仪亭时,有意以一曲 【锁南枝】 向吕布表达自己不得已而待奉董卓的苦情和企盼吕布援救的愿望。吕布则于 【前腔】 中表示: 柳枝虽好,可惜已折他人之手,往事只能付东流。可叹二人互换的信物——双凤簪和玉连环空自在各人手中。貂蝉闻言,责吕布负心,吕布则怪罪王允失信。当吕布从貂蝉的解释中证实王允所说不虚时,心有所动,但于 【红衲袄】 曲中仍流露出无可奈何的消极态度。“只指望上秦楼吹凤箫,却缘何把琵琶弹别调。” 这里用了两个典故。据 《列仙传》 载,秦穆公以女弄玉嫁善吹箫的萧史,并为筑凤楼。一夕,吹箫,凤凰来集,二人遂乘凤凰升天而去。又据 《北梦琐言》 载,高骈镇蜀,朝廷疑之。一日闻乐声知有改移,乃题风筝曰: “依稀似曲才堪听,又被风吹别调中。” 俄报移渚宫。李白乐府诗《凤笙篇》 有 “欲叹离声发绛唇,更嗟别调流纤指。” 故曲中二句意为: 本指望与貂蝉成恩爱夫妻,却为何又移嫁他人? “香褪了含宿雨梨花貌,带完了舞东风杨柳腰。” 宿雨,为前夜的雨。东风,喻恶人。“杨柳腰” 原指白居易二妓中的小蛮,白有诗云 “杨柳小蛮腰。” 小蛮善舞,杨柳形容其腰肢的细柔。元胡祗遹 《赏春》 曲有 “柳丝舞困小蛮腰,显得东风恶” 句描写东风吹得柳丝不停摆动的景象。曲中这二句是说: 美丽、善舞的貂蝉已被 “宿雨”、“东风” 摧残,香气消减了,同心带也断了。既不能夫妻相偕 (“画春山眉黛巧”,用张敞为妻画眉的故事),又何必当初?见吕布不争,貂蝉乃以跳池相激,吕布急忙抱住。正在此时,被董卓撞见。一场面对面的斗争便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董卓责吕布调戏自己的爱姬,不顾礼义,有悖彝伦 (天地人之常道,这里指父子之理); 吕布骂老贼占夺己妻。董卓愤而多次以戟 (兵器) 掷吕布,被吕布夺下。李儒 (外扮) 上场,吕布趁机退下,一场争斗得以暂时平息。
        【赚】、【长拍】 为貂蝉再次上场后与董卓对唱之曲。貂蝉在董卓前掉舌,言吕布调戏自己。董卓以再嫁吕布试探其意,貂蝉以死明志,誓与董卓 “鸟同比翼,树效连枝”。董卓喜其“立志坚贞”,为免受“吕布之害”,遂与貂蝉移居郿坞。
        此折描写貂蝉进太师府后,禀承王允 “东畔留情,西边掉舌,不是义结朱陈,要他仇分吴越,使他每如火烈” 的教导行事 (见第二十二出 《送亲》),十分细致、曲折、生动。后来吕布与王允订盟,诛杀董卓,并夷其三族。貂蝉则与吕布成婚,一家受封。
        《连环记》 中人物各具性格,栩栩如生。主人公王允在权奸肆志之时,以屈求伸,表面上 “为人最谦”、“舌柔常存”,实则焦思竭虑、务求除去国贼。他启发曹操行刺,以貂蝉行连环之计,最后翦除大恶。在步步设谋的过程中,他思虑周到,行事谨慎,足见其用心之苦与深。这个人物较小说《三国演义》 中的王允,形象更为丰满、生动。貂蝉可谓智勇双全,她敢于独闯虎穴,在董卓和吕布间两下牵情、随机应变,终于不负所托,完成反间之计。他如董卓的专横残暴、贪婪好色,吕布勇而无谋、见利忘义,在剧中都有生动的描写。
        此剧写作中颇能顾及舞台演出效果,剧情波澜起伏,冲突一个紧接一个,且都在情理之中。曲文宾白雅驯易懂,不用深奥之词,也无粗俗之语。吕天成 《曲品》称赞作者: “颇知练局之法,半寂半喧; 更通琢句之方,或庄或逸。我钦高手,世想令名。” 此剧数百年来一直在舞台上流行,决非偶然。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古译文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三元记·遣妾

下一篇:跃鲤记

“连环计·掷戟” 的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