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文赏析 > 古代剧曲鉴赏 > 跃鲤记

跃鲤记

         (旦跪介)奴家今日跪在你跟前,姜郎念夫妇之情,务要劝解婆婆,收留奴家回去。(生云) 起来站退,待我好去。
        【水红花】 (生) 只合偷生远遁,又何须絮叨叨拦阻我程途。(旦起唱)非是奴絮叨叨拦阻你程途,怎奈我撇不下冷清清年老的姑,难割舍安安年幼的苦,到于今眼睁睁分散凤鸾孤。他那里一桩桩诬奴罪奴,俺这里一天愁竟无剖诉。望夫君说与分明,奴死向黄泉,甘心瞑目。(生)贱人,你不思婆婆养孩儿娶媳妇,望他那一件。
        【一枝花】 (生)他当初指望百年图,养孩儿终身思报补,娶媳妇指望供朝暮。谁知你,为己私身,我须念劬劳养育。慈乌尚有反哺雏,却被你做了伤风败俗。
        【前腔】 (旦)听伊言心惊胆战珠泪簌,他那里怒吽吽信谗言抵死罪奴,俺这里恨匆匆被谗言抵死怨夫。这冤苦,凭谁分诉。姜郎,你罪奴家忤逆亲姑,不免对天发下誓来。天地神明,我庞氏若有此心,四体不得周全。我若有瞒姑咒姑,老天鉴察庞氏妇,果有亏心神明洞烛。(生)贱人站开,待我好趱路。
        【二犯江儿水】 (旦) 枉读圣贤书,空在黉门里,你好狠心狠毒。既道是婆婆病卧少支吾,姜郎你为人子,怎不在家看视婆婆,为何因在此闲游,不念他身伴无人菽水荒疏,独自冷清清有谁看顾。(生)贱人,你说我母亲病卧为着何来。
        【前腔】 (生)我娘须是受塗痛,却不道为伊抵触。我今日不惮路驰驱,竟往飞云特求医卜。贱人,虽则是婆婆赶你出来,你可遵守妇道,方才是理。贱人,此乃是芦林幽僻人影疏,岂可在此单行独步。贱人,你今日到把父母夫家名节一旦不顾,岂不自耻。(旦) 冤家,你且站在傍,听我道来。
        [西江月] (生云) 夫妇相随半世,孩儿抚养成人。焉能一旦逆萱亲,必有傍人谗佞。妻,宁耐暂居邻母,待吾回劝娘亲。从头诉说这原因,转怒回嗔未定。老娘,我听他今日之言,你桩桩皆假意,件件是虚情。三娘。
        【忒忒令】 (生)你信着何人谗妬,致令我参商骨肉。妻,你今日里诉衷曲,本是个贤孝之妻,反做了忤逆之妇。(旦)姜郎,你心下既已明白,何不带奴回去。怎的这等情辜意薄。(生) 三娘,非是我情辜,又恐怕萱亲嗔怒。不信伊能事亲敬姑,反道我私妻背母。妻,你婆婆若回心转意,我夫妇必有完娶之日。倘若不从呵,从此后恩情两途。妻,可怜你作飘萍飞絮他乡妇,我作个行缺名亏薄幸徒。(旦)但愿婆婆回嗔恕,使我破镜重圆,断弦再续。(生作悲介)妻,你居邻母家中,我回去劝解婆婆,就着安安来接你。
        【忆多娇】 (旦)姜郎忍将情意绝,只落得肝肠裂。百年恩爱遭磨折,欲语未言心已结。(合) 芦林话别,痛杀杀泪珠流血。
        【前腔】 (生) 听伊说心惨切,负屈含冤遭此孽。恨只恨搬斗心狼蝎。
        (合前)
        【斗黑麻】 (旦)虑只虑年老婆婆,有谁抬贴。苦只苦幼小安安,有谁提挈。结发情,成差迭。两眼相看,喉咙哽咽。(合) 匆匆话别,徒将衣袂拽,谁挽天河把冤情洗泄。
        【前腔】 (生)非是我薄恩情,将伊抛别。怎奈我老萱堂,不由人分说。三娘,你贤哉,我已决。谁承望誓海盟山,反遭磨灭。(合前) (生唱)
        【尾声】 恩情俏似汤浇雪,(旦) 两眼睁睁怎忍别。(合) 就是铁石人闻也痛裂。

        《跃鲤记》 系本《后汉书·列女传》 改编敷衍而成,讲述的是庞三娘忍辱负重而不改孝道、尽心侍奉婆母的故事。广汉姜诗与其妻庞三娘奉母至孝,一家平安度日。姜母寿诞之期,同村秋娘上门来打秋风,遭三娘严拒,因而怀恨在心,设计离间姜家婆媳关系。姜母误信其言,命姜诗将三娘休弃。三娘被迫离开姜门,借居邻母家中,仍不断关注婆母状况,先是亲送鲤鱼汤探病,被姜母逐出后,不改初衷,又托邻母送去汗衫和凉扇。后姜母发现确是自己令媳妇蒙冤,又经邻母说明真相,幡然悔悟,于是让孙儿安安接回三娘,阖家团聚。三娘孝思感动上天,玉皇降旨,使姜家屋畔涌现一泓清泉,每日跃出双鲤供姜母食用,以成全姜诗夫妇孝母的一片至诚之情。这里所选的几支曲主要叙写三娘被休后在芦林向偶然相遇的丈夫姜诗诉说自己冤情的前后过程。


        【水红花】 等五曲中,庞三娘向途遇的丈夫呼冤诉苦,剖白心迹,但却遭到不明真相的丈夫姜诗的斥骂。【水红花】 中,姜诗毫不客气地告诉三娘,你这样的不孝之人就应当远远走开,到偏僻的地方去苟且偷生,又有什么必要来这里拦住我的去路,絮絮叨叨说个不了呢。三娘衔哀泣诉,表明自己仍牵挂着寂寞冷清的年迈婆婆和无人照应的幼小孩儿,而婆婆用以驱逐自己的种种不堪罪名原都是别有用心者有意诬陷的结果,希望能当面同丈夫解释明白,只要洗清冤屈,虽死无憾。曲辞中 “分散凤鸾孤” 为夫妇分离的比喻说法; “一天愁” 是忧愁极多的形容语,近于满腹怨愁之意。心怀偏见的姜诗听不进三娘的哀恳之言,再度开口教训对方,下一曲
        【一枝花】 即用以表现姜诗的训斥之语。其中 “劬劳” 语出 《诗经·小雅·蓼莪》 的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系劳累、劳苦之意; “慈乌尚有反哺雏” 意谓乌鸦哺育幼雏长大,乌雏长成,复衔食喂养其母。姜诗宣称,母亲诞育后代原是为了在年老时能有子女补报生身之恩,赡养尽孝,娶媳妇指望她可以朝夕侍奉,照料起居; 我是一直都感念着母亲养育的辛劳,可你却自私自利,不顾老人,乌鸦还懂得反哺,你这样伤风败俗,真是连禽鸟都不如。以上两曲中,庞三娘的情深意苦与姜诗的冷若冰霜形成巨大反差,营造出强烈的戏剧冲突,三娘的驯良坚韧和姜诗的敦朴迂拘个性在冲突中都得到充分显露,为以下情节的进展奠定了内在的心理基础。
        重复使用 【一枝花】 曲牌的 【前腔】 摹写了庞三娘针对姜诗斥责所产生的激烈反应。前半的 “听伊言心惊胆战珠泪簌” 几句深入展示三娘的凄苦心理,使这个迭遭压迫凌辱的善良妇女形象显得更加哀婉动人。曲辞中 “怒吽吽” 即怒气冲冲;“抵死” 为竭力、格外之意。三娘见丈夫听信谗言,一味痛责自己,止不住心底震颤,热泪滚滚,暗暗埋怨丈夫不辨是非,自叹一腔冤苦无人可以倾诉。情急之下,刚烈的三娘被迫指天发誓,希望丈夫能因此而相信自己的清白。她表示,自己若真如他人所说,有对婆婆不敬的欺瞒、诅咒等亏心举止,就让明察秋毫的上天神灵给予惩罚。这种种溢于言表的真情都未能打动固执的姜诗,三娘顿时陷入了绝望,满怀悲愤地谴责着无情的丈夫,【二犯江儿水】 所传述的即是三娘的怨怼之语。其中“黉” 是古代的学校,“在黉门里” 即等于说身为秀才; “支吾” 意为支撑; “菽水”原意为豆与水,指晚辈对长辈的供养。三娘恨丈夫姜诗枉为读书人,丝毫也不通情达理,狠着心肠全然不念夫妻恩义。她同样质问丈夫,既然婆婆卧病在床,身边连个端茶倒水的人都没有,你作儿子的为什么不念她独自在家乏人照料,还跑到这里来闲游闲逛呢。三娘虽遭婆婆误解,却始终未曾忘记自己作媳妇的义务,一直在心底默默关注着老人的一切,曲中通过 “不念他身伴无人菽水荒疏,独自冷清清有谁看顾” 等辞句将她这种善良诚挚的为人品性真切地呈现出来,增强了剧作的感染力。
        下一曲 【前腔】 中,姜诗在回答庞三娘责问的同时,不问情由地指斥她不守妇道。曲辞中 “伊” 即你,指庞三娘; “抵触” 意为冲撞、触犯; “医 卜” 在这里偏指医生,古人视医生与卜卦算命者为同类,故常合称。姜诗愤愤地声言,母亲身体不好,都是三娘冒犯的结果,现下自己离家长途跋涉,正是去为母求医。而三娘不守在房中,却独自到人迹罕至的芦林闲走,实是越礼非情,有损名节。由此指摘引出三娘的大段辩白,直接导致了剧情的转折。三娘将自己以往的种种委屈和目今为烧鱼送给病中的婆婆而来芦林捡柴的前因后果尽皆告知了丈夫,姜诗闻言方才明白事情的原委。
        【忒忒令】 等六曲中,姜诗弄明三娘的冤情,欲迎妻子还家,又怕违逆了老母之意,进退失据,左右为难,夫妇二人被迫含着辛酸,洒泪分别。【忒忒令】 中“参商” 为参星和商星的合称,参星在西,商星在东,此出彼没,永不相逢,古人以此比喻人隔绝不能会面; “忤逆” 意指晚辈不孝; “情辜” 义同负心; “萱亲” 即母亲,古人以位于北面的萱堂为母亲居处,故以萱堂代指母亲; “薄幸” 有薄情负心之意; “回嗔恕” 疑为 “回嗔怒” 之误,意谓消除怒气,回心转意; 一说 “回嗔恕” 为止怒原恕之意,亦可通; “断弦再续” 在这里是夫妇分离后再度团圆之意,古代惯以琴瑟喻指夫妇,故失去妻子即谓之断弦。姜诗得知三娘获罪的实情,既怨母亲听信他人谗言,拆散自己夫妇,又怜妻子受尽委屈,贤惠和顺却落得个忤逆不孝的恶名。庞三娘既说明真相,便要求丈夫带自己回家,姜诗想到母亲的严命,不由大为踌躇。他为难地对三娘说,并非自己负心薄情抛弃发妻,若带她回去实在是怕惹母亲生气。老人不可能相信三娘孝敬长辈的一片诚意,反倒会疑心自己偏袒妻子而不把老母放在心上。对姜诗来说,自己与妻子能不能团聚,关键要看母亲是否回心转意,若母亲不改初衷,夫妇二人就只能 “从此后恩情两途”,真正地分道扬镳。一心死守愚孝之道的姜诗宁可承受妻子 “作飘萍飞絮他乡妇”、己身 “作个行缺名亏薄幸徒” 的悲剧性后果,也不敢违背母亲的错误意旨,因此负屈含冤的庞三娘亦只好把阖家团圆的希望寄托在 “婆婆回嗔恕” 的可能性上。这一曲写出姜诗懦弱优柔的一面,为下文夫妻洒泪分手的戏剧情节找到了内在的行为依据。
        【忆多娇】 以下数曲以动情的笔调叙写了姜诗夫妇芦林分别的凄惨情景,一字一泪,感人肺腑。曲辞中 “百年恩爱” 是夫妇之情的代称; “心已结” 意谓心中忧思凝结; “搬斗” 义同挑拨; “抬贴” 为照顾、体贴之意; “提挈” 意为提携、扶持; “差迭” 等于差错、失误; “衣袂” 即衣袖; “洗泄” 义不详,或为 “洗雪” 之讹。庞三娘见丈夫为了迁就 “不由人分说” 的 “老萱堂” 而不顾自己,想到两人夫妻一场,结发情义或许就此 “磨折”,年老的婆婆和幼弱的儿子从此真的无人照应,只觉肝肠寸断,凄苦难言。姜诗虽也觉 “心惨切”,但除了咒骂挑拨是非的小人心似豺狼毒蝎以宣泄情绪外,无力给予三娘任何有效的帮助。夫妻二人泪眼相对,无语凝咽,最后只能惨然作别。曲中的 “欲语未言心已结”、“芦林话别,痛杀杀泪珠流血”、“两眼相看,喉咙哽咽” 及 “匆匆话别,徒将衣袂拽,谁挽天河把冤情洗泄” 等句以本色语细致生动地描绘出两人忍痛分离的悲凄情状,言浅意深,情致婉曲,深得摹写人物言行心理的窍要。【尾声】 中 “恩情俏似汤浇雪” 的 “俏似” 为浑似、直似之意,“汤浇雪” 喻指恩情被融化,末句 “就是铁石人闻也痛裂” 化用元人马致远 《汉宫秋》 杂剧中 “铁心肠也愁泪滴千行” 的名句以收结全套,余音缭绕,情韵不绝,进一步增强了曲作的抒情效果。
        明祁彪佳 《远山堂曲品》 评 《跃鲤记》 有云: “任质之词,字句恰好。即一节生情,能展转写出。” 他所谓的 “任质”,是指曲辞平朴质实,不尚华采; “展转” 则是指剧作摹写人物情感心理细致曲折,意味深远。这两点构成 《跃鲤记》 曲文的主要特征,在上选诸曲中都有很典型的表现。此剧原意在于弘扬孝义伦理,但在具体描写过程中,由于真实生动地表现了人物因恪守孝道而遭受的种种苦难,客观上揭示了封建纲常对人精神的束缚和侵害,剧作的艺术感染力亦因之而得到加强。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古译文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给朋友:

“跃鲤记” 的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