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文赏析 > 古代剧曲鉴赏 > 四喜记·禁苑奇逢

四喜记·禁苑奇逢

         【一翦梅】(旦、小旦、丑上)御苑春花照眼明,唤起游情,共畅游情。
        呀,郑娘娘来了。(占) 群仙鸣佩过瑶亭,含笑相迎,整袂相迎。
        【素带儿】 (旦)穿芳径,杨柳风吹素带轻。雕阑畔,一簇海棠娇逞。相应双小莺,向何处飞来枝上鸣,声堪听。我爱他喈喈呖呖,睆睆嘤嘤。
        【升平乐】 (占)多情二八娉婷,自春来愁随芳草丛生。香寒绒吐,绣窗几度停针。荧荧,臂痕长带守宫明。镇日里枉思恩幸,自伤薄命。
        寻花恨重,折柳忧增。
        【素带儿】(丑) 山青,日正晴无边丽景。秋千笑,忍将好梦儿惊醒。行行渡锦屏,遥见翩跹双蝶迥,添游兴。是何人低吹玉管,畅饮银觥。
        【升平乐】(占)还惊残絮飞零,问东君为何便整归旌。流光似箭,谁有系日长绳。清清,一春空过喜难成。卢扁药怎消忧病,不堪孤另。
        龙舆目断,凤辇魂萦。
        【口口口】 (小生) 经筵散,禁苑行,蓦相逢内辇经。几回欲避无岐径,奉乾宫亦合输恭敬。急趋迎,鞠躬待罪,臣无任战兢兢。
        【前腔】 (占) 宫袍绿,玉貌清,逞风流一俊英。呀,原来是小宋。(叫科)缘何默默唇缄定,料他心欲应知难应。谩留停,东风回首,无情恼多情。(众)请各回宫。
        (小生) 适间在此遇一奇事,细告与年兄知道。(丑) 愿闻愿闻。
        【懒画眉】朝回紫禁步东风,馥郁香生万锦丛,仙娥群辇偶相逢。一声小宋低低唤,恼乱春心不自容。
        (丑) 他唤你时节,你见他人物如何?
        【前腔】遥瞻玉脸绽芙蓉,高髻云鬟粉黛浓,妖娆端的冠椒宫。我想起玉堂金马,锦绣文章,端的是英雄俊杰。总然欲染高唐梦,隔断巫山十二峰。

        《四喜记》讲述的是北宋才子宋郊、宋祁兄弟致身青云、衣锦团圆的命运故事,事见 《宋史》宋庠本传及所附宋祁传。雍丘宋郊与弟宋祁并有才名,读书许真君观中。一日大雨后宋郊到碧玉台散步,见数十万蝼蚁为水所漂,遂命书童编成竹桥渡蚁过河,积下阴骘,感动上天。宋祁踏青时遇见教坊妓女董青霞,彼此有情,订下嫁娶之约。后宋氏兄弟廷试中榜,宋祁名列第一。皇太后认为弟不可以先兄,反将宋郊拔为状元。宋祁因赴经筵,在禁苑偶遇宫人郑琼英,隔车帘低呼 “小宋”。同年李淑出于忌恨,以此中伤。事闻于仁宗,即将琼英赐配宋祁。时青霞为抗豪家强娶,到开封府上告。奸人受惩,青霞亦与宋祁团圆。贝州王则造反,文彦博率军平定。李淑再次进谗,攻击宋氏兄弟。二宋上表辞官,仁宗不允,诏命二人归省父母。二宋衣锦还乡,阖家团圆。这里所选的套曲叙写了宋祁与游春宫人郑琼英偶然相遇的戏剧性场景。
        全套前半部分的五支曲主要描摹郑琼英同宫人们游赏春景的热闹场面。首曲【一翦梅】 叙写了诸宫人会集御苑的情形,其中 “畅” 为尽情之意,“鸣佩” 指女子佩带的玉饰在行动中互相碰撞而发出清脆声响。“御苑春花照眼明” 句点明时间、地点及全出背景,为以下大段景物描写奠定了基础。“唤起游情,共畅游情” 两句紧承上文,既写出春天给人带来的畅快心情,又暗示了宫中生活的枯燥沉闷。和暖宜人的春气惹起久闭深闱的宫人们无限的欣喜和愉悦,她们结伴来到皇家园林的御苑,乘着宫车穿行在富丽堂皇的亭台楼阁间,不同群者碰了面,整整飘拂的衣袖,亲热地迎候对方,相见叙谈。御苑中玉佩叮当,笑语喧阗,远远望去如有众多的美丽仙子降临尘世。“群仙鸣佩过瑶亭,含笑相迎,整袂相迎” 几句具体勾画宫人们御苑相会的欢快情境,以繁花似锦的春日景致映衬一群美丽而寂寞的青春女性,从而引出下面几曲景中见情的人物内心独白。
        随后的 【素带儿】 和 【升平乐】 两曲以宫人的轻快心境陪衬郑琼英的伤春之情,初步塑造出一个多愁善感、满怀幽怨的女性形象。【素带儿】 的 “穿芳径,杨柳风吹素带轻” 两句回应上文的 “鸣佩过瑶亭”,“雕阑畔,一簇海棠娇逞” 则遥接“御苑春花照眼明”,进一步点染出御苑中花红柳绿的繁盛景象,藉以烘托人物的欢愉。其中 “素带” 是指女性衫裙上颜色淡雅的衣带; “雕阑” 为雕花的华美栏杆;“娇逞” 系 “逞娇” 的倒文,意谓海棠呈现出娇艳的色相。杨柳当风,海棠盛放,御苑春色美不胜收。此时又有两只黄莺飞来枝头,一唱一和,啼声宛转悦耳,令人心醉神迷。曲辞中 “喈喈” 为摹拟禽鸟鸣声的象声词,“呖呖” 用于形容鸟类的清脆叫声,“睆睆” 和 “嘤嘤” 都是鸟的和鸣声。“相应双小莺” 以下几句以 “喈喈呖呖,睆睆嘤嘤” 的莺啼声为御苑景物增添动感,展示春天的蓬勃生机,同时暗中以春莺的自由鸣唱与宫人禁锢殿庭的封闭状况进行比照,不着痕迹地揭示了宫廷生活的压抑和苦闷,自然带出 【升平乐】 中郑琼英的感叹。曲中 “多情二八娉婷” 系郑琼英自指,“自春来愁随芳草丛生” 暗袭南唐后主李煜《清平乐》 词 “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的句意,将无形的忧愁与有形的春草联系起来,表现出人物哀婉深切的情思。由此开始,曲辞从对眼前大好春光的描绘转入对郑琼英深层心理的刻画。“香寒绒吐,绣窗几度停针” 意谓在房中刺绣时因愁绪萦心而多次停下针来,此时刺绣所用的绒线便散发出幽冷的香气。按文意这两句原应作 “绣窗几度停针,绒吐寒香”,在曲中为迁就格律而进行了倒装。或谓 “绒吐” 是指刺绣者将多馀的绒线含在口中,停针凝想时便吐出来,义亦可通。“荧荧” 以下数句为郑琼英忧伤的主要内容。句中 “荧荧” 用以形容事物的光艳之状; “守宫” 系守宫砂的略称,守宫为壁虎的别名,守宫砂是将壁虎烤干磨成的一种红色粉末,据说处女臂膊点上守宫砂以后,一旦失身,红砂便会自行脱落,所以古人以之作为识别处女的标志,这里以 “荧荧,臂痕长带守宫明” 之句表明郑琼英犹是处子之身,“长” 字且暗示其守候时间之久,言外正见出人物的落寞伤情; “镇日” 即整日; “恩幸” 是指皇帝的爱宠。郑琼英久处后宫,却始终得不到皇帝的召幸,年复一年,青春虚度,除了哀叹自己红颜薄命之外,没有别的办法。眼下春意盎然,引动人的游兴,但置身大好春光之中,不仅未能消减烦忧,反而 “寻花恨重,折柳忧增”,原有的哀伤在美丽春景的刺激下益见深重了。这里借花柳来烘衬郑琼英的忧思,与上一曲中以花柳来衬托宫人的欢忭形成鲜明的对比,花柳则一,不同处实在于人的心境。
        下面的 【素带儿】 与 【升平乐】 仍以同样的比衬手法展现郑琼英忧世伤生、自叹伶仃的悲戚心绪,为其与宋祁一见钟情的核心情节作了有力的铺垫。【素带儿】一曲继续叙写宫人游春的赏心乐事,其中 “锦屏” 用来喻指处处锦绣的御苑风景,一说 “锦屏” 是指妇女所居的闺阁,“渡锦屏” 即经过各处宫院; “双蝶迥” 的“迥” 有高高飞舞之意,“玉管” 系箫、笛之类的管乐器,“银觥” 为银制的酒杯。春气和暖,艳阳普照,户外到处是观览游赏的人群,秋千架上女子欢悦的笑声飘进室内,顿然惊醒屋中人的春梦。游春的宫车在到处矗着锦绣屏风的御苑里自在巡行,春日的一切在宫人们眼中都显得异常新鲜,就连遥遥瞥见一双蝴蝶蹁跹飞舞,也会立时增添游兴。远处传来幽幽的箫笛之音,想来必是有人在饮酒作乐。前一曲 【素带儿】 主要着眼于宫人游春的个性心理体验,表现御苑春深的清幽意境,这一曲【素带儿】 则将目光投注到宫院以外更为广阔的天地,描绘出一幅春日无边的灿烂图景,大大拓宽了曲作的境界,相应引出 【升平乐】 中深远的思绪。“还惊残絮飞零,问东君为何便整归旌” 等句由柳絮飘飞联想到春光将尽,华年易逝,语气之间充满感伤的意味。句中 “东君” 系传说中的司春之神; “整归旌” 是以东君整备回归旌旗的比喻说法来形容春天的结束; “流光” 为时光的同义词; “谁有系日长绳”语本晋傅玄 《九曲歌》 “安得长绳系白日” 的名句,意谓时光飞逝,难以挽留; “卢扁” 即古代名医扁鹊,因其家于卢国,故又称卢扁,“卢扁药怎消忧病” 句是说忧思成病,无药可医,即使是扁鹊那样的神医也解救不了。郑琼英眼见生命在无谓的等待中逐渐枯萎,而自己既不能止住迅疾前行的时日,又不能邀得君王的宠幸,最后只好任由 “一春空过”,好事不谐,落得个冷冷清清的收场,不由意绪难平,忧病更甚。“龙舆目断,凤辇魂萦” 两句分别以帝、后的车驾 “龙舆” 和 “凤辇” 来指代君主和后妃,意谓望穿双眼也盼不到帝王临幸,只有在魂牵梦萦的想象中憧憬着后妃的生活。结合上文来看,郑琼英所追求的其实并不是皇家的荣华富贵,她只是渴望着能有一份两情相悦的正常生活。而一个局处深宫的弱女子除了把希望寄托在皇帝恩幸上,哪还有什么别的出路。“凤辇魂萦” 和 “龙舆目断” 之间理想与现实的残酷比照使得郑琼英对自己的未来深感绝望,也使得她追求一己幸福的愿望变得分外迫切。在此情感心理基础上,剧作水到渠成地转入后半部分郑、宋一见倾心的具体描写。
        接下来的一曲重点表现宋祁乍见游春宫车的惶乱心情。此曲的曲牌名原刻本已阙佚,根据曲体情况来看,疑当作 【浣溪沙】。曲辞中 “经筵” 系宋代为皇帝讲论经史的御前讲席; “禁苑” 即御苑; “内辇” 为后妃及宫人所乘要; “岐径” 同 “歧径”; 《易·说卦》有“乾,天也,故称乎父; 坤,地也,故称乎母” 及“乾为天,为圜,为君,为父” 等语,故以 “乾宫” 指皇宫,这里用以指称皇宫中的后妃宫人等; “输” 有 “献纳” 之意; “无任” 是敬辞,相当于 “不胜”。“经筵散,禁苑行,蓦相逢内辇经。几回欲避无岐径” 几句条理分明地交代了宋祁之所以得与郑琼英会面的原因: 因为进宫为皇帝讲授经史,所以事毕后得以经御苑出宫; 因为取道御苑,所以意外地与宫车相遇; 因为遭遇宫车,欲待避让却没有别的退路,所以只有 “战兢兢” 地 “急趋迎,鞠躬待罪” 之一法。这里的 “经筵散,禁苑行” 两句有意无意间反映出宋祁少年得志、名动当朝的状况,为下一曲郑琼英车中相认的戏剧行动提供了可能。
        重复使用前一曲牌的 【前腔】 细致刻画郑琼英见到宋祁后在内心深处掀起的情感波澜,将这位多情女性大胆真率的另一面展现得淋漓尽致。“宫袍绿,玉貌清,逞风流一俊英” 几句简炼传神,生动勾画出郑琼英眼中的宋祁形象。“不堪孤另”的寂寞宫人意外遭逢风流倜傥的翰苑才子,顿为其俊逸潇洒的名士气质所吸引,情不自禁地出声低呼 “小宋”。“缘何默默唇缄定,料他心欲应知难应” 两句,“默默唇缄定” 系郑琼英眼中所见,“料他心欲应知难应” 则是其心中所想。郑琼英猜想宋祁 “心欲应”,实是自己 “心欲” 对方 “应”,这里从对面着笔,含蓄地传达出郑琼英渴盼与宋祁通话的强烈主观愿望,同时又与前 “无任战兢兢” 句相应,写出宋祁拘谨守礼的一面,藉以衬托郑琼英的热情和勇敢。但无论郑琼英如何率性任情,终是难以打破宫廷戒条的限制,奇迹般的相逢只落得一个 “谩留停,东风回首,无情恼多情” 的结局。曲中 “谩” 有徒然之意; “无情恼多情” 语出宋苏轼 《蝶恋花》 词中 “多情却被无情恼” 的名句,这里借来摹写郑琼英的一腔惆怅失落之情。一心向往男欢女爱幸福生活的郑琼英热切倾慕着宋祁的才名与风度,却因形禁势格而好梦难圆,只是徒劳地停车观望; 而宋祁碍于宫规,“无任战兢兢”,不便也不敢作任何表示。敏感的郑琼英遂生自作多情的尴尬,益觉心烦意乱,最后在众人的催促下怀着懊恼的心情怏怏回宫而去。
        末尾的两曲 【懒画眉】 通过宋祁的反应侧写郑琼英的妩媚多姿,将这个纯洁美丽的女性形象表现得更加完整和生动。“朝回紫禁步东风” 等句由宋祁复述两人相遇的经过,其中 “紫禁” 为皇宫的别称,因古代以紫微垣来代指皇帝的居处,故名; “馥郁” 意指香气浓烈; “万锦丛” 是花丛的比喻说法; “不自容” 有难以安心之意。“恼乱春心不自容” 句显露宋祁暗恋佳人的真实心理,昭示了郑琼英率真情性的深切动人。【前腔】 一曲细致描摹郑琼英的倾城容貌,展现出宋祁铭心刻骨的恋慕之情和忽忽若有所失的惘然之意。曲辞中 “粉黛” 为女性化妆品的代称; “椒宫” 原指皇后居住的宫殿,这里用来借指后宫。宋祁印象中的郑琼英脸似芙蓉,髻挽乌云,装饰得端整明艳,娇俏迷人,后宫中无人可与媲美。“遥瞻玉脸绽芙蓉”几句与上文中的 “宫袍绿,玉貌清” 等句遥相对应,说明郑、宋两人互相审视、彼此有意的实际情形,逗出最后 “总然欲染高唐梦,隔断巫山十二峰” 的无奈感叹。这两句反用宋玉 《高唐赋》 中楚襄王与巫山神女幽欢的故典以形容宋祁同郑琼英的隔绝,意谓宋祁纵然欲如楚襄王那般漫游高唐,做个风流欢会之梦,却苦于要见的女子被宫墙围困,仿佛高唐神女为巫山阻隔一样,终是一无结果。明人王骥德有云:“尾声以结束一篇之曲,须是愈著精神,末句更得一极俊语收之方妙。” “总然欲染高唐梦” 两句借常用典故表达人物的怅惘情绪,寄托遥深,余韵不绝,的是 “愈著精神” 的绝妙好辞。
        上选套曲紧扣住宫人郑琼英与宋祁御苑偶逢的戏剧冲突铺陈生发,通过前前后后的映衬、渲染、呼应、比照,将人物个性心理刻画得深细周到,层次分明,充分揭示出人物行动的内在心理逻辑和深层动因,使整出情节发展顺畅自然,关目接合圆融妥帖,显示了作者结撰剧曲的良苦用心。明祁彪佳 《远山堂曲品》 尝将 《四喜记》 列入 “能品”,谓其 “作手虽平,词亦明丽”。结合以上套曲的曲辞来看,以“明丽” 二字概括 《四喜记》 填词撰曲的成就,实属平允之论。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古译文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给朋友:

“四喜记·禁苑奇逢” 的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