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文赏析 > 古代剧曲鉴赏 > 双烈记·酋困

双烈记·酋困

         缕缕金】(净、丑兀术、龙虎大王上)风势恶浪头高,小船如漂瓦,魄应消。那更兵船绕,随风跳跃。安能插翅把生逃,馀生料难保。
        【前腔】 (生、旦领水兵上) 江水阔阵云高,顺流三翼下,列千艘。杀气腾江峤,旌旗照耀。胡儿今日命难逃,君雠足相报。(旦)元帅,今日之战,非比等闲。一则有长江天堑之险,二则有元帅甲兵之勇,擒之甚易,不可错过。迎还二帝,恢复中原,在此一举耳。妾亲执桴鼓,大小三军,不许轻退,违令者以军法从事。
        【东瓯令】传吾令,把帆拽,力战乘风为上策。催征战鼓奴亲掌,当速捣巢穴。灭胡兴宋这功业,应在此时节。(生)夫人言之极当,解元等乘风杀向前去。(两军分立介)
        【前腔】 (生)那骚羯狗,合当灭,你看汹涌江涛号怒颲。艨艟百万排千里,插翅怎飞跃。投降急早省饶舌,免取颈污血。
        【前腔】 (净) 吾好笑,你狂说,岂不知骄勇天生当世杰。江南江北皆吾有,谁敢阻归楫。伊今要把雌雄决,看取手中铁。(旦擂鼓) (两军相冲,捉住龙虎大王) (净败下介)
        【四边静】 (生催兵赶下) 中军战鼓声轰裂,催船速排列。一字摆长蛇,首尾要相接。须图大捷,乘锐冲折。一鼓尽成擒,应将国雠雪。
        【前腔】 (净慌跑上)艨艟贯索横江截,归途阻交绝。号炮咤雷惊,戈刀电光掣。荡魂挕魄,心惊脑裂。传令急收帆,逃生港中泊。(复跑下介) (生赶上) 一鼓尽成擒,应将国雠雪。

        《双烈记》 生动地描写了宋代名将韩世忠戎马征战的传奇经历。陕西延安人韩世忠与秦州三阳张俊并有报国之志,相约同往江南投军,为杭州制置使兵马大元帅王渊收留。一日世忠偶在廊庑下睡卧,为官妓梁红玉所见。红玉知世忠非等闲之辈,遂以终身相许。世忠被王渊奏保为武节郎,挂先锋印,先后平定方腊和苗傅、刘正彦之乱,升任检校少保、武胜昭庆节度使,领兵驻守镇江,抗拒金兵,红玉亦受封为梁国夫人。金酋兀术南犯,世忠引兵拒敌,红玉亲执桴鼓助阵,一战而胜,将兀术困于黄天荡中。后兀术设计逃遁,红玉上奏朝廷,请治世忠之罪。朝廷不予追究,反褒奖世忠夫妇的忠义报国之忱,擢升世忠官职,且封红玉为两国夫人。秦桧以奸谋陷害岳飞,世忠当面指斥,又上疏为岳飞辩冤,却一无作用。世忠见奸佞当道,遂上表乞归,长年优游林下。十余年后,朝廷又降旨封世忠为蕲王,满门荣耀。这里所选的套曲叙写了韩世忠与金兀术在金山大战的壮观场面。
        首曲 【缕缕金】 以夸张的笔墨描摹了兀术等金酋在宋军围攻下失魂落魄的情状。此时的金兵将卒早已失去了往日侵凌中原的威风,他们所乘小船在滚滚江潮的掀动下,犹如漂于水上的瓦片那样难禁风浪。不习水战的金人尽皆相顾失色,自知这一次性命危殆,恨不能插翅飞逃而去。次曲再度使用 【缕缕金】 曲牌,对宋军排山倒海的雄健气势进行了充分的展示。句中 “阵云” 系江天上形似战阵的浓厚云层; “三翼” 是古代战船的代名,因其有大、中、小之分,故称三翼; “江峤”为江边的山岭; “君雠” 是指北宋靖康年间,徽、钦二帝被金人虏获北去的家国深仇。韩世忠夫妇统率成行成列的战舰顺流而下,宋军旗帜鲜明,斗志昂扬,充满了灭胡虏、雪国耻的必胜信心。这两曲气势丰沛,褒贬鲜明,通过两军阵营状况的对比,点明宋军大获全胜的根本原因,为其后的战争描写作好了铺垫。
        下一曲 【东瓯令】 交代梁红玉的战略意图,呈示出这位巾帼英雄的动人风采,说明调度有方是宋军能够取胜的另一重要原因。有勇有谋的梁红玉提出 “乘风力战” 的主张,传令全军扬帆进击,直捣金兵巢穴,以建 “灭胡兴宋” 的不世勋业。她本人则在后亲自击鼓督阵,助成大功。套曲由此过渡到两军江上大战的核心部分。随后两曲连用 【东瓯令】 曲牌的 【前腔】 通过韩世忠与兀术在江面战场上的对答之辞,刻画出韩世忠从容镇定、指挥如意的大将风度和兀术虚骄狂妄、外强中干的可笑嘴脸。韩世忠胜算在握,豪情满怀,以胜利者的姿态宣告了敌酋惨遭覆灭的必然命运,劝对手认清形势,及早投降。其言语中 “骚羯狗” 系对金国女真侵略者的蔑称; “颲” 是形容秋风凛冽的状况; “艨艟” 为巨型战舰; “急早” 同 “及早”; “免取颈污血” 意谓免得头被砍掉,血流颈中。兀术明知力量不敌,还强自撑持着不肯认输,反笑对方是在说大话。这里所谓的 “归楫” 实指败退返程的金国战船; “伊”即你,系兀术对韩世忠的当面称谓; “手中铁” 为兵刃的代称。兀术咬紧牙关表示要与宋军决一死战,又自吹自擂,以 “骄勇天生当世杰”、“江南江北皆吾有” 之类的言语为自己壮胆。最为可笑的是,他竟以 “谁敢阻归楫” 之语来恫吓对方,“谁敢阻” 三字霸道凶横,但与粉饰败逃的“归楫” 二字连用,其心虚气短的本质顿然暴露无遗。至此,曲中已将战场局势叙写得一清二楚,兵戈未动,即已胜负判然。铺垫既足,全套自然而然进入战事的叙述。
        一经接仗,宋军即大占上风,生擒金国龙虎大王。兀术急率馀部慌慌败退,韩世忠引军乘胜追击。最后的两曲 【四边静】 即分别展示宋军和金兵在追击过程中勇怯有别的不同表现,以传神写意的简炼笔墨摹绘出宏大的战争场面。其中 “冲折”实系 “折冲” 之意,因曲律关系倒文以求趁韵,“乘锐折冲” 意谓发扬锐气,克敌制胜; “贯索” 为长绳; “港” 是指港汊而言。宋军战舰一字长蛇般排开,首尾相接,同时又以长绳封锁江面,阻住金兵去路。号炮声中,满怀报仇雪恨之意的宋军将士挥动兵戈,奋勇歼敌,锐不可当,杀得金兵魂飞魄散,“心惊脑裂”,慌忙逃入狭窄的港汊以求保命。曲中 “中军战鼓声轰裂,催船速排列” 两句呼应上文 “催征战鼓奴亲掌” 之语,暗写出梁红玉指挥若定的超凡气度。
        套曲围绕宋、金两军的江上之战逐层展开,大笔挥洒,细处落墨,既展现震撼人心的大场面,又勾勒方方面面的战争细节,以两两相对的方式叙写两军士气、阵容、将略及交仗情形,将大战全过程有条有理地完整表现出来,结构谨严,叙事清晰,曲语平朴生动,所写虽只是过场性情节,却仍一丝不苟,由头至尾紧密衔接,毫无松懈赘馀之笔。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古译文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给朋友:

“双烈记·酋困” 的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