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文赏析 > 古代剧曲鉴赏 > 鲛绡记·求亲

鲛绡记·求亲

         (老旦) 多谢夫人劝慰,只是可怜我相公呵。
        【山坡羊】死含冤如山如海,生受苦无聊无赖。气忡忡怨恨怎消,恶漫漫天意浑不解。刘均玉与张招讨呵,你这两个祸胎,五百年前结会来,我一生半结忧愁债。脱避无门,衰年怎捱。(合) 哀哉,泪汪汪珠满腮。伤怀,急煎煎痛怎捱。
        【前腔】 (小旦、丑)你历穷途年华高迈,小姐,你减香肌青春难再。喜孜孜相逢在异乡,暖溶溶骨肉殊恩爱。夫人、小姐且自耐心,倘天眼开,那时节他受灾,须知否极还通泰。家下虽无款待,藿饭藜羹,一鱼一菜。(合)且宽怀,任从天降下来,你休哀死伤生无益来。
        (丑) 老妾奉招讨张爷差来的,特求小姐做位夫人。即日行聘,万勿见却。(旦) 唗,这乞婆休得胡说。张招讨这厮陷我父于九泉之下,恨无红线之能,截此仇人之首,还想欺我孤儿寡妇。(丑) 怎么就骂。
        【大迓鼓】 (旦)他居官太不才,暗施机阱,将我父倾害。(丑)不要说硬话,他是一方之主,那个不畏他,那个不怕他。你也争他不过。(旦) 痴心要结鸳央债,(丑)老实对你说,他打点要选日做亲了。(旦) 今生休想凤凰台。培植纲常先除祸胎。
        【前腔】 (丑)娘行莫忌猜,张爷是性急的主儿,侵晨种树,晚上花开。威倾华夏司兵寨,勇如起剪擅高才。(旦)走迟了就打死你老乞婆。(丑)话不投机教人恼怀。
        【前腔】 (老旦) 风声括耳腮,(丑)如今好好的不依我,只怕他竟自抬了去,不干我事。(老旦) 不通王法,岂女强抬。(丑)学抬你一抬。(老旦)任教萍梗浮东海,难将霜雪妬寒梅。培植纲常先除祸胎。
        【前腔】 (小旦)伊家此一来,(旦)笑他鸟兽,污我裙钗。(丑)尼姑,劝你还是动动口好。(小丑)恐他密地投机械,(旦)唗,你但知佛法诵如来。培植纲常先除祸胎。

        《鲛绡记》 以南宋时宦门公子魏必简和沈琼英的姻缘为主线,讲述了一个曲折动人的命运故事。魏必简之父从道曾任临安府刺史,与同年沈必贵订有儿女姻盟。必简长成后,奉父命带一方鲛绡帕为礼物,前往沈府会亲。富豪刘均玉为其子向必贵求亲,遭拒后怀恨在心,与讼师定计陷害魏、沈两家。魏氏父子与必贵俱下大理寺狱问罪。沈必贵被判戍守崖州,死于当地,留下的妻女由同年张驿丞照看。招讨使张彪垂涎沈女琼英的美貌,多方骚扰,且抢走沈氏母女的鲛绡帕。时必简因在戍所立下军功,已被擢升为都元帅,兼任经略使,负责巡察各处。张驿丞等到经略使处告状,必简问明情由,惩治了奸徒,奏知朝廷,与琼英完婚。这里所选的几支曲突出表现了琼英母女虽身处困境,却坚决不向恶势力屈服的刚烈性情。
        【山坡羊】 一曲抒发了琼英之母沈夫人对噬人奸徒的强烈厌憎之情及因屡遭不幸而激发出的忧世伤生之意,为下文的拒婚情节预设了伏笔。曲中 “无聊无赖” 作艰困无依解; “气忡忡” 同 “气冲冲”; “漫漫” 意为广大; “会” 系佛家用语,指灾厄而言; “急煎煎” 有焦急烦躁之意。沈夫人既为丈夫沈必贵含冤而死伤心,又为自己母女在艰难处境中挣扎求生而痛苦。想起前事,她气恨难平,埋怨天道不公,未能赏善罚恶。半生处在忧患之中的沈夫人无法解释自己的命运何以会如此坎坷,只能以因果报应的观点来指斥 “刘均玉与张招讨” 之类的 “祸胎”,说他们这样苦苦陷害,大约是五百年前彼此间结下了冤业的缘故。“哀哉,泪汪汪珠满腮。伤怀,急煎煎痛怎捱” 几句总结上文,直抒悲怀,再度渲染伤感情绪,引出下一曲 【前腔】 中张驿丞夫人及沈氏母女所住庵中居停尼姑的劝慰之词。
        再次使用 【山坡羊】 曲牌的 【前腔】 中,“否极还通泰” 意谓厄运到了头便会转交好运; “藿” 原意为豆叶,“藜” 则是藜菜,“藿饭藜羹” 即粗茶淡饭之意;“任从天降下来” 意指任由祸从天降。张夫人和尼姑眼见沈夫人历尽艰险,“年华高迈”,而琼英小姐则被折磨得香肌消减,容光黯淡,心下十分不忍。她们强作欢颜,安慰沈氏母女说,大家能在异地相逢,虽不是一家,却如至亲骨肉般亲密无间,这是值得高兴的。世事总是否极泰来,再忍耐一下,上天就会开眼,降灾给那些害人者。现在你们住在这里,虽没有什么好东西款待,粗茶淡饭还是有的。且宽心住着,再大的灾难都由他去,前思后想、哀死伤生只是徒然自苦,没有任何好处。张、尼二人的劝告缓解了忧伤的戏剧氛围,成为全出从前半转入后半的必要过渡。
        从张彪差遣的赵媒婆出面向沈琼英提亲开始,剧情急转直下,曲风也相应由原来的沉郁哀婉一变而为剑拔弩张。【大迓鼓】 一曲情调激切,集中表现了沈琼英怒斥奸邪的大无畏勇气和宁折不弯的倔强性格。曲辞中 “太不才” 作太坏解释,“机穽” 意为圈套、陷阱。琼英一针见血地揭露了张彪的丑恶嘴脸,说他为官心术不正,为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暗下圈套陷害自己的父亲。面对赵媒婆 “他是一方之主,那个不畏他,那个不怕他” 的恐吓,琼英毫不退缩,态度坚决地声明: “痴心要结鸳央债,今生休想凤凰台。” 意谓张彪妄想与自己结亲,根本办不到,叫他这辈子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句中 “鸳央” 同鸳鸯,“结鸳央债” 即结成眷属之意; “凤凰台” 为秦穆公之女弄玉与萧史成婚后吹箫引凤之处,这里借以喻指男女结亲。最后琼英又义正词严地指出,世间的道德伦理就是被张彪之流的奸徒败坏的,要重树纲常,就得先除去他们这样的祸害。
        重复使用【大迓鼓】 曲牌的【前腔】所叙为赵媒婆的威逼利诱之辞。其中“娘行” 的“行” 用于人的称谓之后,表示这里、那里的意思,“娘行莫忌猜” 即是说小姐你那里不要怨恨和怀疑; “司” 意为掌管、统辖; “兵寨” 即军营; “起剪” 同“起翦”,为战国时秦国名将白起和王翦的合称。媒婆夸耀张彪统兵征战的威风和勇猛,表面上是在劝琼英不要错过了这样的好姻缘,实则意存威胁,暗示琼英如果得罪了如此权势煊赫的人物,将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尽管她来势汹汹,琼英却不为所动,用“走迟了就打死你老乞婆” 之语加以叱喝,弄得媒婆懊恼万分。这一曲在冲突中刻画人物形象,以媒婆的外强中干衬托琼英的大义凛然,增强了本出的戏剧性。
        重点描写了琼英的言行后,下一曲 【前腔】 转而交代沈夫人的态度。她坚定地与女儿站在同一立场,轻蔑地将赵媒婆的聒噪当作过耳风声,不予理睬。赵媒婆恼羞成怒,以 “只怕他竟自抬了去” 等言语相要挟,激起沈夫人的满腔怒火。她针锋相对地驳斥说: “不通王法,岂女强抬。” 句中 “女” 同“汝”,意谓你简直是目无王法,一个良家女子岂是你们能强抬走的。赵媒婆仗势欺人地叫嚣道: “学抬你一抬。” 话方出口,沈夫人当即强硬地顶了回去: “任教萍梗浮东海,难将霜雪妬寒梅。” 她明确表示自己母女宁可如萍梗那样四处飘零,也要坚守寒梅般的节操,不向压顶的冰霜低头。这两句对仗工整,含义深远,将沈氏母女高洁的人品形象地概括了出来。
        最后一曲 【前腔】 以对比手法进一步突出琼英藐视黑暗势力的不屈精神。其中“伊家” 意为她,系指赵媒婆而言; “鸟兽” 是对张彪的恶詈,义同禽兽; “裙钗”为女子的代称。琼英将张彪的不良企图目为意欲玷污清白女子的禽兽之事。赵媒婆逼勒沈氏母女不成,复又胁迫胆小怕事的尼姑帮助游说。尼姑才说了一句“恐他密地投机械”,劝沈琼英不要硬抗,以免张彪暗中设下诡计,便被琼英劈面打断,说你只知诵经念佛,还是不要管其他事的好。这里 “密地” 即 “秘密”; “机械” 有巧诈之意。尼姑的软弱可欺正从反面衬出沈氏母女不畏强暴之举的超迈俗流、难能可贵。
        综观上选诸曲,抒情与叙事紧密结合,曲辞俚雅融通,明白如话,真切可感,且十分符合人物的性格身份,并能自然营造戏剧效果,与《双珠记》 相较,适足见出作者出雅入俗的灵动笔姿与丰厚才情。后半部几段曲文反复使用 【大迓鼓】 曲牌,曲律相同而辞情各异。在作者传神写照的刻绘下,沈琼英的刚直率真,沈夫人的沉稳老辣,赵媒婆的世故奸刁,尼姑的善良懦弱,一一如见。曲辞还注意与人物身份密切结合,如沈氏母女出身宦门,故出言吐语总是间杂 “今生休想凤凰台”、“任教萍梗浮东海,难将霜雪妬寒梅” 之类稍具书卷意味的辞句; 而赵媒婆混迹下层,张口往往多用“侵晨种树,晚上花开”、“话不投机教人恼怀” 一流的俗语,等等。诸如此类的方面皆不着痕迹地体现着作者运化的匠心。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古译文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给朋友:

“鲛绡记·求亲” 的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