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文赏析 > 古代剧曲鉴赏 > 红拂记·同调相怜

红拂记·同调相怜

         【一江风】 (生、旦上) 路迢迢,霜径迷荒草,险似王阳道。近前村,曙色将开,又听金鸡报。盘山渡板桥,盘山渡板桥,宵征不惮劳。(旦) 官人,我和你行了这一程,恰好前面是店家,正好梳洗了。穿林早是人家到。
        【前腔】 (旦作梳头介) 翠云撩,一半尘埋了,膏沐香犹绕。敛羞蛾,不倩郎描,不贴花钿小。不将脂粉调,不将脂粉调,村妆别样娇,还怕光辉易惹人猜料。
        【哭相思】 (外虬髯上)走马斗鸡抛夙好,冲风策蹇咸阳道。店主人与我看了驴儿,待我歇息一回,起来吃饭。(内应介) (外作看旦介)
        【一江风】那多娇,窣地香云绕,一室容光耀。(生上怒介) (旦作摇手介) (向前见外) 官人万福。官人上姓? (外) 我姓张。(旦) 妾也姓张,合是兄妹。(外背介) 意优闲,礼度从容,似得闺中教。何缘到草茅,何缘到草茅。你丈夫在何处?(旦)此间就是。(外) 试语良人道。(旦招生相见介) (外) 足下上姓?(生) 小生姓李名靖。(外) 原来是李药师。(生)足下上姓?(外) 我姓张名仲坚。(生) 莫非是虬髯公否? (外) 正是。(合)相逢何必曾相好。(外) 煮的是甚么肉? (生) 是羊肉。(外) 我已饥了,可取些酒与胡饼来吃。
        【梁州序】 (生取酒送介) 冲风度夜,披星乘晓,取酒烹羔自劳。何期相遇,片言契结同袍。(外指旦介)李郎贫士,何以致此异人?(生) 我自向骊龙颔下,猛虎穴中,透得个机关巧。(外)看他也不似个村庄里人。(生)他在侯门花月队斗丰标,金屋曾经贮阿娇。(外问旦介)你缘何随了李郎?(旦合)相盼处怜同调,鹊桥偷度偕欢好,今避地肯辞劳。
        【前腔】 (外指生介)看你胸襟洒落,(指旦介)仪容窈窕,自合双飞双宿。姻缘分定,相逢千里非遥。多应你好逑君子,择婿佳人,一见相倾倒。我看你每呵,好似秦楼乘凤去弄琼箫,那铜雀焉能锁二乔。(合前) (外) 我也有些下酒之物,取出来下酒如何? (生) 甚好,甚好。(外取出人头并心肝介) (旦) 此是何人,张兄为何斩取其首?
        【前腔】 (外) 这是负心人,行短才乔,转眼处把人嘲诮。更烂翻寸舌,易起波涛。果是腹中怀剑,笑里藏刀,对面情难料。十年今始得肯相饶,断首刳心绝獍枭。(合) 相邂逅怜同调,聊当下酒供谈笑,君莫惜醉村醪。
        【前腔】 (生)羡君家,气概雄豪,少年场如君绝少。更报仇雪耻,义比山高。(旦) 分明是置铅击筑,鱼腹藏刀,狙击沙中巧。(生) 太山轻一掷等鸿毛,愿结今生刎颈交。(合前)


        《红拂记》 描写的是隋末杨素家妓红拂与李靖的儿女英雄传奇,内中还穿插了陈朝乐昌公主与驸马徐德言破镜重圆的一段动人故事,事本唐杜光庭 《虬髯客传》 及唐孟棨 《本事诗》。隋末京兆三原李靖素怀大志,急欲用世。闻知越公杨素留守西京,招纳贤才,便欣然往投。晋见时,杨府一位手执红拂的丽人在旁侍立,见李靖言语慷慨,英气逼人,不由心生爱慕之意,当晚即寻到李靖下处,与他结为夫妇。两人前往太原投奔李世民,途中遇到侠士虬髯公张仲坚,三人结交,偕道士徐洪客同到太原。徐洪客与李世民弈棋,见李凤表龙姿,认为命世之主已经出现,与虬髯公俱消争雄之念,各自出世归隐。后李靖在李世民麾下百战功成,加封为卫国公,李妻亦封为卫国夫人。这里所选的几支曲生动地叙写了李靖夫妇与风尘侠士虬髯公初次会面的情景。
        起始的两曲 【一江风】 记叙李靖与红拂女彻夜兼程、清晨投宿客店的具体情形,为剧情的深人发展设置了前提。曲辞中 “王阳道” 一语典出 《汉书·王尊传》:“琅琊王阳为益州刺史, 行部至邛 九折阪, 叹曰: ‘奉先人遗体, 奈何数乘此险。’”这里是以 “王阳道” 来指代艰险的道路; “宵征不惮劳” 意谓不畏劳苦地趱赶夜路。李靖夫妇在崎岖难行的长路上奔波一宵,不觉已是曙色渐露、晨鸡报晓之时,两人穿过一片树林,找到一家客店驻马休息。红拂女解开发髻,细细梳理一头浓密的长发,却发现头发上已沾满了尘土,而原来梳妆时留下的头油仍散发着幽幽的香气。这里 “翠云” 为女性浓密黑发的比喻性说法; “膏沐” 系古代妇女润发的油脂。“一半尘埋了,膏沐香犹绕” 两句既暗示出红拂女原来在越国公府生活的优裕,又与上文的 “宵征不惮劳” 相呼应,说明长途跋涉的艰辛。“敛羞蛾,不倩郎描,不贴花钿小” 几句写出旅途中匆遽梳洗的情势,同时隐约点明红拂女与李靖结缡不久,羞涩未除的心理状态。句中 “羞蛾” 指女子的眉毛,“敛羞蛾” 为皱眉之意; “花钿” 是珠宝制成的花形首饰。此处“不倩郎描,不贴花钿小。不将脂粉调”等句以几个“不”字贯串于行间,节奏明快,句式活泼,在参差中显示出整齐的形式美感。红拂女只是简简单单地梳头整妆,一不画眉,二不涂抹脂粉,三不插戴首饰。尽管如此,还是光彩照人,“村妆别样娇”,普普通通的装束掩不住内在的天生丽质。曲辞不直接描摹红拂女的风姿体态,而仅以 “不将脂粉调” 之类的否定语作侧面烘托,给人留下丰富的想像余地。这种 “不写之写” 的手法含蓄深刻,言外见意,比之直接描写更富于悠远的情韵。“还怕光辉易惹人猜料” 句在渲染红拂女姿容之美的同时,暗中强调了她行走江湖的机警干练,并逗出下面虬髯公旅邸惊艳的重要情节。
        以下两曲细致描绘了草莽游侠虬髯公与李靖夫妇初度会面的奇特情形。【哭相思】 一曲首先以凝炼的辞句简要交代了虬髯公 “夙好” “走马斗鸡” 的个人阅历和当下“冲风策蹇咸阳道” 的现实行动,暗示出人物粗豪放达的性情和刚毅果决的魄力,从而与李靖的英伟雄奇及红拂女的灵秀洒脱构成对比,为以下戏剧冲突的展开奠定了基础。曲辞中 “夙好” 意指向来的爱好,“走马斗鸡抛夙好” 句因曲律限制而采用了倒装句式,按其原意应作“抛走马斗鸡夙好”,意谓丢开了以往那些跑马、斗鸡之类的喜好。“蹇” 为蹇驴的省称,“策蹇” 即驱驴趱行。下一曲 【一江风】展示了虬髯公与李靖夫妇相遇的戏剧性场面。曲辞中 “窣地” 即垂地,投宿在同一客店的虬髯公碰巧见到红拂女握发梳头、“窣地香云绕,一室容光耀” 的情景,不单不因男女之别而有所避忌,反倒凝神注目,恣意观赏起来。这种无礼举动激怒了旁边的李靖,而被看的红拂女却镇定自若,恍如无事,一边悄然摇手制止李靖的行动,一边起身向前与虬髯公见礼,互通姓氏。得知虬髯公姓张后,红拂女当即表示:“妾也姓张,合是兄妹。” 这一举措正如钱钟书《管锥编》所指出,是“睹虬髯平视己之梳头,故正名定分,防其萌非分想也”。简炼的曲白动作蕴涵了激烈的戏剧冲突和心理活动,将红拂女的机敏灵慧、虬髯公的真率粗犷及李靖的心高气傲于瞬间发露无遗。红拂女落落大方的神情举止令虬髯公暗自惊诧,因而对其产生 “意优闲,礼度从容,似得闺中教。何缘到草茅” 的感想。“优闲” 为优雅安闲之意,“礼度” 是指彬彬有礼的仪表风度,“草茅” 喻指下层民间。虬髯公感觉眼前的丽人意态安闲,神色从容,看来是颇具教养的,可她不在深闺安居,却置身草野之中,个中原委一时竟难以设想。为解开谜团,虬髯公主动提出要与红拂女的 “良人” 即丈夫相见。双方接谈之下,原来早已彼此闻名,顿生 “相逢何必曾相好” 的知交之感。曲辞巧妙化用唐白居易 《琵琶行》 中 “相逢何必曾相识” 的名句,宣示出李靖夫妇与虬髯公一见如故的快慰之情。
        经过这一番冲突,李靖夫妇与虬髯公由陌生变为熟悉,又进一步由熟悉发展为意气相投、无话不谈。以下四曲即叙写三人互倾肺腑、惺惺相惜的情景。【梁州序】曲中,李靖夫妇向虬髯公介绍了他们缔结伉俪的传奇经历。性情亢爽的虬髯公毫不客气地向李靖夫妇索取酒食,李靖当即奉上羊羔美酒,并告知对方,自己与妻子“冲风度夜,披星乘晓”,长夜趱行,人困马乏,故而投客店歇息片刻,进些饮食,自我犒劳一下。不想竟意外地遇上了知己,言不数句便觉心意相通,就此结为密友。李靖语中 “同袍” 出于《诗经·秦风·无衣》 的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这里用作知交的代称。酒酣耳热、情好渐殷之际,虬髯公终于道出了心中的疑惑: 并不显达的李靖何以能拥有这样一位美慧绝伦的夫人。李靖坦承自己 “向骊龙颔下,猛虎穴中,透得个机关巧”,是担着风险将红拂女带出来的。“骊龙” 是传说中的一种猛龙,《庄子·列御寇》 中曾讲到一则寓言,说有人潜入九重之渊,趁骊龙睡去时从其颔下取得千金之珠。这里将“骊龙颔下” 与“猛虎穴中” 相并列,是借用此故事来形容从西京偷携出越国公府美姬之举的危险。对于红拂女的出身,李靖也毫不隐瞒,明言其“在侯门花月队斗丰标,金屋曾经贮阿娇”。“花月队” 意指成群的美女; “丰标” 为美丽的仪态; “金屋曾经贮阿娇” 典出 《汉武故事》,汉武帝幼时喜爱表姐陈阿娇,自谓要建金屋贮藏她,这里借此故事来说明红拂女一度身在豪门的经历。问明红拂女的来历,虬髯公的好奇心不但未能稍减,反而更见强烈,他想要知道是什么原因使得她抛弃优越的生活条件,跟随李靖四处闯荡。红拂女回答说是因为对李靖一见倾心,“相盼处怜同调”,彼此志趣相投,所以不辞劳苦携手远遁,如天上牛、女鹊桥相会般共偕欢好。“相盼处怜同调” 的几句答语态度鲜明,铿锵有力,突出了红拂女这位巾帼英侠为追求理想和爱情不惜代价的豪情和胆略。
        李靖夫妇越礼非俗的行事引起虬髯公的激赏,下一曲 【前腔】 即述录了他的夸赞之辞。虬髯公认为李靖夫妇郎才女貌,天生般配,像现在这样千里姻缘一线牵原是不足为奇的。曲中 “洒落” 为豁达之意; “窈窕” 作美丽解释; “分定” 即命定;“好逑君子” 语出 《诗经·周南·关雎》,是多情男子的代称。“秦楼乘凤去弄琼箫” 典出 《列仙传》 中秦穆公之女弄玉与夫婿萧史吹箫引凤的故事,这里取以形容李靖与红拂女夫唱妇随、琴瑟和谐的美满光景; “铜雀焉能锁二乔” 则借唐杜牧《赤壁》绝句“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 的诗意来称扬红拂女不甘作豪门玩物、勇于寻觅个人幸福的独立精神。虬髯公的赞语再次昭示了李靖夫妇清高绝俗的情操和人品,同时也显露出其自身深迥阔大的胸襟气度。
        第二曲重复使用 【梁州序】 曲牌的 【前腔】 记述了虬髯公诛杀仇家的前因后果,通过侧面描写凸显出这位江湖豪士的英风侠气。酒逢知己,兴会淋漓,虬髯公取出密藏的人头和心肝来作“下酒之物”,并正告李靖夫妇,死在他手中的家伙是个 “行短才乔” 的忘恩负义之徒。这里的 “行短才乔” 为行事邪恶、人品卑劣之意,以下各句均是对此特点所作的具体说明。这个奸狡小人向来两面三刀,刚刚还当面输诚,一转身又立即变换嘴脸“把人嘲诮”。他“腹中怀剑,笑里藏刀”,惯会摇唇鼓舌,搬弄是非,“等闲平地起波澜”。嫉恶如仇的虬髯公寻觅了十年方才找到他的踪迹,于是毫不容情地为民除害,“断首刳心绝獍枭”。句中 “刳心” 意为挖心; “獍枭” 是獍兽与枭鸟的合称,传说獍兽食父,枭鸟食母,此处即用以比喻忘恩负义之人。听完虬髯公的讲述,李靖夫妇不胜钦佩,欣然引之为 “同调”,殷勤劝进村酒。三人快谈纵饮,不觉都有 “酒逢知己千杯少” 之感。
        再下一曲 【前腔】 为李靖夫妇对虬髯公的揄扬之辞。曲中 “少年场” 原意为年轻人搏击的世界,这里转用来指称武力竞逐的现实社会。李靖以为世上如虬髯公这样 “气概雄豪” 的英杰极为少见,而手刃仇家,雪耻报怨,更见得其 “义比山高”。“置铅击筑” 以下三句均为典出 《史记》 的刺客故事,“置铅击筑” 出 《刺客列传》,燕国为秦所灭后,燕人高渐离利用为秦始皇嬴政击筑的机会,以铅置筑中,图谋行刺,未遂身亡; “鱼腹藏刀” 出同书同传,吴国人专诸受公子光指使,将匕首藏在炙鱼腹中行刺吴王僚,一击而中; “狙击沙中巧” 出 《留侯世家》,韩国贵族之后张良与力士趁秦始皇出巡时,于博浪沙中以大铁椎狙击其车驾,结果误中副车。红拂女以英名盖世的古代侠士来比拟虬髯公,期许之情溢于言表。最后李靖慨然宣称: “太山轻一掷等鸿毛,愿结今生刎颈交。” 表示今生愿与虬髯公结为刎颈之交,安危相扶,生死与共。句中 “太山” 同 “泰山”,“刎颈交” 意为生死之交,“太山轻一掷等鸿毛” 系暗用汉司马迁《报任少卿书》 中 “人固有一死,死有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趣异也” 的文意及唐李白 《侠客行》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句意以颂美侠士轻生重义的高贵品质。这两句与前面的 “相逢何必曾相好”、“片言契结同袍” 等描写遥相呼应,对以上内容进行了总结性的收束,同时准确鲜明地呈现出剧中人放旷超逸的精神境界和肝胆相照的侠义情怀,使人物形象颊上添毫,更形丰满和生动。
        这里所选的几支曲情调饱满,节奏强劲,笔力雄健,气势酣畅,曲辞朴质华美兼而有之,清楚地呈示出作者浪漫的思致和纵横的才气。然以场上之曲的标准来评量,其不足亦显而易见。曲中固有不少像 “近前村,曙色将开,又听金鸡报”、“不将脂粉调,村妆别样娇,还怕光辉易惹人猜料” 那样的本色语,却也存在着部分如“好似秦楼乘凤去弄琼箫,那铜雀焉能锁二乔” 之类堆垛诗文故典的书面文言,尤其是让虬髯公这样的江湖豪侠咬文嚼字地吐出文人学士的辞句,在剧中看来颇有些不伦不类。清人李调元的《雨村曲话》曾有一段文字论及作者张凤翼,略谓: “张伯起小有俊才,而无长料。颇有一二真语,气亦疏通。一嵌故实,便堆砌軿辏,亦是仿伯龙使然。自恐寂寥,有意涂饰,是其病处。” 结合以上选曲来看,这个评价倒是十分中肯的。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古译文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给朋友:

“红拂记·同调相怜” 的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