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文赏析 > 古代剧曲鉴赏 > 灌园记·君后授衣

灌园记·君后授衣

         【霜天晓角】 (生持锄上) 雨巾风帽,零泪知多少。家国深仇难保,漫劳辗转通宵。
        【太师引】 困蓬蒿这磨折何时了,归期杳愁添大刀。惊雁断竟无音耗,叹巢林翻做鹪鹩。千缕愁苦萦怀抱,受饥寒一身难保。倘我不能报复而死,埋没了龙泉豹韬,枉蹉跎岁月一死鸿毛。
        【前腔】 无端邂逅情牵绕,没来由心旌动摇。我若是富贵的时节呵,怕不会好逑窈窕,愁甚么琴瑟和调。到如今寂寥枯槁,怎比得五陵年少。料难谐鸾俦凤交,枉教人孤帏梦断魂劳。
        (旦引小旦持衣上)
        【霜天晓角】 (旦) 菱花慵照,别有闲烦恼。(小旦) 眉黛不堪重扫,那堪败叶萧萧。(旦) 朝英,此间已是园上了,不知王立在何处。(小旦)王立哥,小姐来了。
        【桂枝香】 (旦)看他魁梧相貌,轩昂仪表,只合去奋翮扶摇。为甚似败翎孤鸟,淹留草茅,淹留草茅,行藏难料,多管是迷邦怀宝。(递衣介)这绨袍且御寒威早,还须夺锦标。
        【前腔】 (生)清霜嶛峭,号寒辄晓,正砧声白帝城高。奈羁旅玉关人老,途穷敝貂,途穷敝貂,朔风盈抱,有谁知道。这绨袍恰称腰围小,想含情寄翦刀。
        【大迓鼓】 (小旦)多娇为尔曹,针针线线,手自勤劳。从今不必烧祅庙,管取银河渡鹊桥。(生合) 这段良缘如漆似胶。
        【前腔】 (生)妖娆解珮要,兰心蕙性,嫩蕊柔条。瑶池已报三青鸟,缑岭应须弄玉箫。(小旦合前) (内高叫介)王立在那里?老相公与客同来园中饮酒,可上紧收拾打扫。(旦、小旦惊下) (生吊场)
        【尾声】 客来三径须频扫,今夜寒螀伴寂寥,怕梦飞不到楚馆迢遥。

        《灌园记》 事本《战国策·齐策》及《史记》的《田敬仲完世家》 《乐毅列传》和 《田单列传》,主要叙写战国时期齐世子田法章在国势倾危时屈身为仆的一段经历。伐宋成功后,齐王自恃国势强盛,纵情酒色,不理朝政,内忧外患日亟。世子田法章与太傅王蠋忧心国事,向齐王进谏。齐王不听,反削夺王蠋官职,将之逐回原籍,又将法章发往莒州安置,不许朝见。不久燕将乐毅攻陷齐国,齐王在战乱中殒命。为保世子无恙,王蠋让法章改名王立,推荐到故人太史敫家中充当灌园仆役。太史小姐偶在园中邂逅法章,见他仪表不凡,心下颇为爱重,遂在侍女朝英的帮助下,与法章秘密缔结百年之好。后齐国宗室田单用反间计逼走乐毅,摆出火牛阵大破燕军,恢复齐地,迎立法章为王。法章遂请田单为媒,聘太史小姐为后,又亲自作伐,将朝英嫁与田单。这里的套曲叙写了太史小姐为田法章亲送寒衣的详细经过。
        全套前三曲以独白形式传达出田法章不甘沉沦的心声,深入细致地铺叙了他的家国之恨、身世之感与儿女之情,为全出确立了缠绵婉转的感情基调。被迫隐姓埋名权充仆役的一国世子田法章,以坚忍的毅力将屈辱深深埋藏在心底,栉风沐雨操持着园林中的活计。他片刻也未忘却国破家亡的惨痛教训,常常以泪洗面,在报仇意念的不断困扰中,一次又一次地中宵辗转,难以成眠。【霜天晓角】 中“雨巾风帽” 是顶风冒雨的形象比喻,意谓以风为头巾而以雨作冠帽。“家国深仇难保” 的 “保” 似为 “报” 之误,“漫劳辗转通宵” 的 “漫” 则有徒然之意。


        田法章一边为长期困居下层深深哀叹,一边又因归返朝廷遥遥无期而彻底绝望;一边忧虑着国家难以预卜的命运,一边又不得不操心个人的衣食; 一边嘲笑自己的庸碌无为,一边又为满腔才智遭到埋没而惘惘不甘。【太师引】 一曲叙写的便是这种充满矛盾与痛苦的复杂心情。曲辞中 “蓬蒿” 原意为草丛,这里借以喻指下层民间。“归期杳愁添大刀” 典出 《汉书·李陵传》,汉使任立政等往见归降匈奴的李陵,手抚所佩刀环示意李陵还归汉朝,后即用大刀头作为 “还” 字的隐语,由于叶韵的需要,此句省略了 “大刀头” 的 “头” 字,全句意思是说归期遥遥,心下因不知何时才能返回而忧愁。“叹巢林翻做鹪鹩” 用 《庄子·逍遥游》 中 “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 的成句,寄寓田法章对自己寄身下层、形同俗子状况的自嘲之意。“龙泉” 系龙渊宝剑的俗称,“豹韬” 是古代兵书 《六韬》 之一,这里借以指用兵的韬略,“龙泉豹韬” 在句中构成对文,合起来指武功谋略。“埋没了龙泉豹韬,枉蹉跎岁月一死鸿毛” 是说风云才略就此沉埋,只能枉自虚度岁月,于家国毫无益处,纵死亦轻如鸿毛。句中 “一死鸿毛” 用汉司马迁《报任少卿书》 中 “人固有一死,死有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的语意,强调了田法章不报国仇家恨死不瞑目的坚定决心。
        下一曲 【前腔】 再度使用 【太师引】 曲牌,叙写田法章对太史小姐的恋慕之情。忧思深重的田法章心念转动,由家国之痛连带引出相思之苦,想起 “无端邂逅”、一见钟情的意中人太史小姐,不由意绪惨淡。曲辞中 “怕不会好逑窈窕,愁甚么琴瑟和调” 两句系取《诗经·周南·关雎》 中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的句意,形容男女情投意合。田法章心下暗忖,自己如果还处在世子的地位,要与太史小姐共谐连理、琴瑟和谐,原是毫不为难的。但现在屈居底层,形容憔悴,已不复当年风流倜傥的光景,比不得那些一表人才的豪家公子,纵然情深意重,又岂能得到少女的青睐和家主的首肯。看来好梦难成,今后只能在相思的煎熬中苦苦撑持了。句中 “五陵年少” 为京都富豪子弟的代称; “鸾俦凤交”有男女匹配之意; “帏” 原系室中所设帷幕,这里用来代指居室。“孤帏” 二字形象地点明了田法章的孤寂冷清,反衬出他对爱情的强烈渴望。
        接下来的 【霜天晓角】 等五曲以精细笔墨描述了太史小姐赠衣的经过情形。【霜天晓角】 一曲以 “败叶萧萧” 的深秋景象映衬太史小姐相思日甚的烦恼心绪,【桂枝香】 则以深细的笔法写出这位深闺少女对才郎的一片爱怜之情。太史小姐因思念田法章而心烦意乱,情绪恹恹,连梳妆打扮都懒得动手了。这里 “菱花” 系“菱花镜” 的省称,“菱花慵照” 是借人懒于照镜的情状来暗示其疏于妆扮; “眉黛不堪重扫” 的 “扫” 为描画之意; “萧萧” 是摹拟落叶声的拟声词。太史小姐虽万事置之度外,却独独牵挂着田法章的冷暖安危,想起天气渐凉,而执役园中的心上人还没有御寒衣物,便连夜制成绨袍,偕同侍女朝英前来送衣。见到相貌魁梧、仪表轩昂的田法章,太史小姐怜惜之意油然而生,同时也不免有些困惑,心下暗想,像这样不凡的人物原应如鲲鹏展翅那样去奋迹青云,担当大任,不知为何却似毛羽脱落的孤鸟一般沦落在底层草野之间,个中缘由实难猜度,或许是别有抱负,暂借此地为栖身之处吧。句中 “奋翮” 意为展翅; “扶摇” 原系飙风,在此则转为腾飞之意; “淹留草茅” 是沉滞底层的比喻性说法; “行藏” 有底细、来历之意; “迷邦怀宝” 语出 《论语·阳货》,这里用来指充当仆役的田法章空有才力而未能腾达。太史小姐心里转着念头,手中将厚缯所制的绨袍递给田法章,说是让他穿上挡一挡早降的寒气,保养好身体以待他日 “夺锦标” 扬名天下。“锦标” 为古代状元及第的代称,这里借用作功名前程之意。这两曲写出太史小姐对田法章的真挚爱恋和深切理解,与前文第二支【太师引】 一道,为下面两情欢洽的情节奠定了感情基础。
        重复使用 【桂枝香】 曲牌的 【前腔】 表达出田法章对太史小姐的一腔诚挚爱意和由衷感激之情。“清霜嶛峭,号寒辄晓,正砧声白帝城高” 三句以诗意笔触刻画寒意袭人的深秋景象,“奈羁旅玉关人老,途穷敝貂”、“朔风盈抱,有谁知道” 等句则传述了田法章孤苦无依的感慨,凡此种种衬托出了太史小姐“含情寄翦刀” 的一个 “情” 字。其中 “嶛峭” 同 “料峭”,为微寒袭人的形容语; “号寒” 意为因寒冷而哀哭; “正砧声白帝城高” 脱化自唐杜甫《秋兴八首》之一的 “白帝城高急暮砧” 之句,借以表示秋深之意; “羁旅” 意指客居异地; “玉关人老” 典出 《后汉书·班超传》,这里借来喻指游子思归之情; “途穷敝貂” 典出 《战国策·秦策》,苏秦 “说秦王书十上,而说不行,黑貂之裘弊,黄金百斤尽。资用乏绝,去秦而归”,此处用以形容田法章穷困潦倒的现状; “朔风” 即北风; “翦刀” 同剪刀。秋风刺骨之时,能有人给田法章这样一个困顿潦倒的下层仆役送来一件 “恰称腰围小” 的合身衣服,则其中所包含的深情及受者的感激皆是不言而喻的。一件绨袍成为了田法章和太史小姐两情交会的中介,燃起双方炽热的情感,套曲随之自然而然过渡到下一个部分。
        以下两曲 【大迓鼓】 表现的是田法章和太史小姐心意暗通、情思缱绻的景况。“多娇为尔曹,针针线线,手自勤劳” 几句紧承前曲的 “想含情寄翦刀” 而来,侍女朝英告诉田法章,小姐一针一线地辛勤劳作,缝制寒衣,全都是为了他。现在他既已明白了这份情意,今后一定要好好看待小姐,只要心坚志诚,必能打破身份、地位的重重阻隔,获得圆满结局。朝英口中的 “多娇” 是指太史小姐; “尔曹” 意为你,指田法章。而所谓 “烧祆庙”,原指古代的一个爱情故事。传说蜀帝公主与乳母之子青梅竹马,两相爱悦。长成后,某日约定在祆庙相会。公主到时,见乳母之子已酣然沉睡,便留下玉环离去。乳母之子醒来,发现错失相会时机,顿时怨气成火,将祆庙焚毁。朝英借此故事而反用其意说 “从今不必烧祆庙”,即意味着太史小姐与田法章两人可以长相聚首而不必担心离散。这里借助朝英传话透露出太史小姐的一腔情愫,不着痕迹地将一个温柔多情、细致体贴而又坚定执着的鲜活女性形象树立在人们面前。面对太史小姐的无限柔情,田法章当即作出热烈的回应,说小姐青春年少,芳心幽洁,能垂青于我,原求之不得,只要心心相印,当会有鸾凤和鸣的一天。曲中 “妖娆” 意为娇媚可爱的丽女,指太史小姐; “解珮” 典出 《列仙传》,郑交甫在江汉之滨遇到两位仙女,将身上佩带的饰物解下来赠给他,这里借用此典来指称太史小姐赠衣表情一事; “兰心蕙性” 和 “嫩蕊柔条” 分别形容太史小姐的高洁和幼弱; “瑶池” 是借传说中昆仑山上西王母的居地来比喻意中人所在之处; “三青鸟” 原为西王母信使,这里借指居间传情达意的侍女朝英。“瑶池已报三青鸟” 意思是说心中深爱的小姐让侍儿传来了多情的音信; “缑岭应须弄玉箫”取 《列仙传》 中王子乔在缑氏山跨鹤成仙传说与萧史、弄玉夫妇吹箫引凤、双双升仙的典实糅合为一,而重点落在后一故事上,意谓两情相悦,足可媲美萧史、弄玉同欢共乐的神仙生涯。初尝情爱滋味的田法章与太史小姐正在默默体味这段 “如漆似胶” 的 “良缘” 为他们带来的激动和喜悦,忽有府中下人闯来传达太史敫 “上紧收拾打扫” 园林的口谕,无意间冲散了这次愉快的聚会。
        最后的 【尾声】 摹写出太史小姐去后田法章孤独寂寞的情绪。为迎接客人,他奉命清扫园内道路,身在园林,心却早飞到太史小姐的闺阁之中。回味着适才情意缠绵的亲切场面,再联想到夜深人静时孤枕难眠的情景,田法章心底不禁涌起难以言表的惆怅之情。句中 “三径” 指园林中的道路; “寒螀” 即寒蝉; “楚馆” 原指楚灵王安置美女的宫室,这里转用以指太史小姐的闺阁。这里再次用寒螀的鸣叫点明天气的寒凉,藉以烘染凄凉的气氛,从而反衬出太史小姐真情厚意的温馨动人。“今夜寒螀伴寂寥,怕梦飞不到楚馆迢遥” 两句表现田法章对太史小姐的入骨相思,意思曲折,耐人寻味。意中人虽距离不远,但别有阻隔,“楚馆迢遥”,咫尺天涯,这是第一层含义; 意中人不可得见,却能在梦中自由相会,这是第二层含义; 长夜寂寥,寒蝉相伴,连梦也不来光顾,欲见意中人更显渺茫,这是第三层含义; 偶或入梦,犹恐不一定即能梦到欲见之人,醒来更增怨怅,这是第四层含义。这两句言短情长,意境深远,给人留下诸多的有馀不尽之思。持以与上文的 “枉教人孤帏梦断魂劳” 相较,忧怨略似,而一近于绝望,一不无希望,在情调上显示出微妙的差别。
        明吕天成 《曲品》 称此作 “有风致而不蔓”,主要是就全剧结构、情节等方面而言的,借以评品这里的套曲,亦觉恰切适用。全套紧扣住 “授衣” 的中心内容展开,前有铺垫,后有引伸,中间更加以种种的渲染和衬托,将人物个性特征及其情感心理刻画得细腻入微、真切可感,读来只觉意趣无穷。若作者肯于割爱,删去那些费解的诗语文句和经史故典,则全套当有更为迷人的 “风致”,也更富于曲的韵味。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古译文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给朋友:

“灌园记·君后授衣” 的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