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文赏析 > 古代剧曲鉴赏 > 梦磊记·中途换轿

梦磊记·中途换轿

         (众扮宋家随从抬轿提灯上)
        【南吕·香柳娘】听谯楼未钟,听谯楼未钟,一班随从,大家都做他人梦。且穿西过东,且穿西过东,正是小胡同,怎没个人行动。列位不要走了,在此等他便了。这方法尽通,这方法尽通,做得玲珑,把他 一弄。(暂下) (众扮蔡家随从抬轿提灯,净同上)
        【其二】 笑刘家欠通,笑刘家欠通,娶亲人众,茶杯酒盏都不动。是吾侪命穷,是吾侪命穷,官说是司农,夫人竟没用。分明是撮空,分明是撮空,肩头不松,饥肠生痛。(宋众接上争道介)
        (众) 被他打得这个模样,舅爷倒是这等怕他。(净) 还要说闲话,走,走。
        【其三】 (众) 这班人忒凶,这班人忒凶,一言即哄,我家人少他家众。没来繇这冲,没来繇这冲,头发乱蓬松,拳头打没缝。莫埋冤弟兄,莫埋冤弟兄,狭路相逢,只怕新人惊恐。(众暂下) (丑大衣簪花上场望介)
        【其四】 盼新人意浓,盼新人意浓,似团鱼出洞,张头探脑无闲空。点花烛已红,点花烛已红,鼓又欠叮咚,人声不喧哄。(内作吹打介)这番来了。好时辰正逢,好时辰正逢,尊舅何人,谁为亲送。
        (净同丑做抱下轿立不定放坐介) (做揭盖袱见泥神各惊介) (丑) 舅翁,这是什么东西?(净作呆介) 这个我不晓得,怎么有这等奇怪的事?(丑) 唉。
        【正宫·四边静】伊家做事忒强横,明明把咱弄。这叫甚东西,抬来有何用。(合) 刘家撮空,蔡家做梦。(外) 可要做花烛了? (丑) 呸。 花烛且从容,看神仙下八洞。
        【其二】(净) 出言休得轻伤众,新郎要尊重。(丑)什么新郎,一些新郎的气也没有了,精口子。(净) 我若骗伊家,怎肯自来做亲送。(合前)
        【其三】 (众) 抬时只觉肩头痛,元来是菩萨重。公子,增钱不如覆眼,你再看一看。人物也粗通,只是欠活动。(合前)

        《梦磊记》 原本已佚,现存者为冯梦龙改本。《梦磊记》 讲述的是北宋书生文景昭与宦门小姐刘亭亭充满曲折的姻缘故事。当涂文景昭寄居苏州,一日梦见玉城仙史示以 “磊” 字,并说文的富贵、姻缘都在此字上。景昭独游刘园,园主户部侍郎刘逵爱重其才貌人品,以园中奇石为媒,将爱女刘亭亭许配景昭,并于进京前亲自送女至景昭处完婚。刘逵继室章氏与其弟章子春贪图宦门公子蔡薿的富贵,强行夺回亭亭,逼令改嫁,亭亭誓死不从。文景昭在监税太监宋用臣的帮助下,设法换回花轿,却不知轿中是代嫁的侍女秋红,见面后彼此不识。此时朝中权奸蔡京当政,排挤刘逵,派党羽朱勔到苏州办理花石纲事宜。朱勔为抢夺刘园奇石,将章氏姐弟下狱,亭亭与秋红逃往京城寻觅刘逵。蔡京日渐失势,为结好即将大用的刘逵,藉典试礼闱之便,以侄子蔡薿为榜首,而将并未与试的文景昭拔置第二。文景昭随已出狱的章氏姐弟到京后,同刘逵一起上殿说明真相。徽宗令文景昭与蔡薿以神运昭功石为题覆试,据以拔景昭为状元。文景昭与刘亭亭及秋红重逢,各自说明前事,阖家完聚。这里的套曲描写了宋用臣部属帮助文景昭巧妙换走刘府花轿而使蔡薿美梦成空的谐趣场面。
        整套曲分为前后两部分,前一部分描写的是换轿经过,后一部分则表现蔡薿发现花轿被换时的沮丧情态。首曲 【南吕·香柳娘】 叙写了宋用臣部众为换轿所作的种种部署。曲辞中的 “谯楼” 为城门上的了望楼,按古代风俗,夜中谯楼有专人负责击打更鼓以报告时辰。宋氏属下尽皆装作迎亲人众,在谯楼打起未时更鼓的夜深时分出发,准备行动。“听谯楼未钟” 句点明时间,暗中交代了夜色朦胧的环境特点,为以下换轿成功的情节作好了铺垫。词句中的 “未钟” 原应作 “未鼓”,因押韵关系而改用了与鼓同类的 “钟” 字。由于众人都是为文景昭出力帮忙,故而有“一班随从,大家都做他人梦” 的风趣比喻。穿西过东地走了一阵,宋氏部属来到小胡同旁,见蔡家的迎娶队伍去抬新娘还未回来,便决定在这条对方必经之路上守株待兔。策略一定,众议佥同,都认为这方法完全可行,只要 “做得玲珑” 即执行得聪明灵活,就能将蔡家迎亲人众自如地玩弄于股掌之上。
        次曲重复使用 【香柳娘】 曲调,表现蔡薿府所遣人众接亲回返的场面。曲辞中“吾侪” 意谓我辈、我们这些人; “命穷” 义同倒霉、命运不济; “司农” 为户部尚书的别称,这里是指在京的刘逵; “撮空” 系弄虚作假之意。众人抬着花轿,边走边埋怨,怪刘家不通世务,娶亲队伍上门竟 “茶杯酒盏都不动”,不知招待,想来想去,只能自认倒霉。他们认为,刘府主人刘逵虽身居高位,但其夫人却丝毫也没有大户人家的慷慨气度,只是哄弄众人,而不给一点实惠。大家走这一趟,什么也没捞到,肩头压着花轿,只觉一阵阵吃紧,肚里偏又饿得“饥肠生痛”。就在此时,守候已久的宋氏部众半路杀出,上演了一场混水摸鱼的好戏。
        意外冲突过后,蔡府迎亲人众惊魂稍定,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方才的争斗。大家纷纷抱怨,说刚刚遇到的这班人太过凶悍、太不讲理,一言不合就一哄而上动起手来,无缘无故地乱打一气,直打得鬓发散乱,拳头无力。最后众人互相劝慰,说既是狭路相逢,事出有因,弟兄们就不要再彼此埋怨了,还是迎亲要紧,现在不担心别的,只怕轿内的新娘会因此而受到惊吓。由此可知,一大群人竟没有一个发现花轿被换之事,这就为下面几曲中准备做新郎的蔡薿由兴高采烈到垂头丧气的戏剧性变化埋下了伏笔。这三曲都采用同一曲牌,前后贯串,叙事完整细腻,围绕着换轿的中心事件安排了必要的铺垫和承接,对宋用臣部众之所以能够得手的基本原因作出了合理的交代。宋氏部属为官府人役,精明干练,而蔡府迎亲者属乌合之众,不堪一击,此其一; 宋氏部属早有预谋,以逸待劳,而蔡府迎亲者往来奔波,猝不及防,此其二; 宋氏部属准备充分,精神饱满,而蔡府迎亲者又饥又乏,情绪低落,此其三; 宋氏部属人多势众,在力量上占了上风,而蔡府迎亲者势单力薄,难以抵敌,此其四。在这种前提下,花轿被宋用臣部众借争道互殴之机成功换走就完全是易如反掌之事了。
        下一曲再次使用 【香柳娘】 曲调,以传神之笔勾画出蔡薿迫不及待迎候新娘的惶乱情态,将戏剧情境推进到后一部分。蔡薿因 “盼新人意浓” 而出出进进地张望,如鳖出洞一般 “张头探脑”,不得安闲。此时花烛齐备,婚仪应用的一切俱已摆设停当。由于是匆忙成亲,所以未及大肆铺排,在富家公子的蔡薿看来,只觉“鼓又欠叮咚,人声不喧哄”,场面远不够隆重热闹。此时花轿临门,作舅舅的章子春亲送外甥女到蔡府完婚,蔡薿的焦虑不快顿时烟消云散,转而为 “好时辰正逢”、可以立即拜堂成亲而喜不自胜。不料花轿中抱出来的新娘盖头一揭,现身的竟是一尊泥神,蔡薿一见,不由目瞪口呆,当即同章子春理论起来。紧接着的三支 【正宫·四边静】 即以趣致的笔调写出蔡、章争论的声气及众人七嘴八舌从旁相劝的言语。其中 “伊家” 即你,“从容”有缓一缓、暂停之意,“八洞” 为传说中神仙所居住的洞府,“尊重”义同庄重、自重,“粗通”意谓大体上还过得去。蔡薿指责章子春做事不讲道理,有意欺骗,抬一尊神像来捉弄自己。他气哼哼地吩咐取消婚礼,还随口讥讽说,这一下可看到从洞府里降临凡尘的神仙了。章子春再三辩解,叫蔡薿放庄重一些,注意新郎的身份,不要轻易出口伤人,并强调说,如果自己是有意欺骗,又怎么会亲自送新人上门呢。就在他们吵得不可开交之际,目睹了这一场闹剧的迎亲人众心中暗自好笑,将此事视为 “刘家撮空,蔡家做梦”。他们纷纷出面劝解,说抬来时只觉肩头沉重,此时方知原来轿内是尊菩萨。不过这尊神像虽然不能活动,看上去还是满漂亮的,大可将就。这几曲以模拟人物声口为主,暗中融进了作者对剧中人、事的主观评价,像 “似团鱼出洞,张头探脑无闲空” 句对蔡薿的丑化,“刘家撮空,蔡家做梦”句对蔡府迎亲不成一事的嘲弄,“人物也粗通,只是欠活动”句的插科打诨,都是显著的例子。
        明王骥德 《曲律》尝谓: “俳谐之曲,……著不得一个太文字,又著不得一句张打油语。须以俗为雅,而一语之出,辄令人绝倒,乃妙。” 这里的套曲以浅近流畅、诙谐幽默为主要风格特征,在叙事中融进种种喜剧性因素,使整出戏洋溢着明快乐观的气息,实为俳谐之曲的典型范本,足当 “以俗为雅”、“令人绝倒” 之目而无愧。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古译文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给朋友:

“梦磊记·中途换轿” 的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