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文赏析 > 古代剧曲鉴赏 > 义烈记·旅逢

义烈记·旅逢

         (生小帽青衣背包执伞上)
        【单调风云会】冷侵肤,衣破青霜妒,残月犹悬树。嗏!遥夜客身孤,关河偷度,路人桑乾,回首并州慕。满地黄云塞草枯,(内作雁声)(生) 雁儿雁儿,欲寄乡书纸笔无。
        (小生) 我自出得塞来,一望杳无人迹,我不是饿死,定是冻死。我好苦也。(行介)
        【前腔】 怎支吾,荒僻无人顾,呀!前面两条路,不知往那一条去有人家。恐被多歧误。且上这土墩望一望。嗏!饿眼恨模糊,只见树林深处,一道炊烟,定有人家住。乞得残羹命不殂,弹铗何劳问有鱼。
        (虚下) (外角巾野服上)
        【前腔】结茅庐,四面山环堵,涧水鸣寒玉。嗏!市远一尘无,生涯百亩,只是思念兰交,魂梦萦朝暮。一别空惊日月徂,千里徒分音信疏。

        《义烈记》 写东汉党锢之祸事,本 《后汉书》 敷演而成。剧叙东汉张俭与太学生孔褒为至交。时都尉侯参,依恃其弟内侍侯览,专权跋扈,曹介、董卓争附之。侯参征百姓为其修宅筑坟,民愤甚大。恰陈蕃、窦武荐张俭为督邮,俭察知筑坟事,毁其坟且抄其家,并劾侯参。参令人反诬张俭,俭弃官投孔褒。董卓捕俭未获,系俭妻于狱,严刑拷打。侯参复命人诬李膺、范滂等二百余人结党。窦武设计解此祸,俭得以归家。及新皇即位,陈蕃、窦武欲除侯参、曹介而为其反噬。范滂下狱,慷慨赴死。俭亡命孔褒家,事泄,董卓捕孔褒、孔融及孔母。孔一门争死,后孔褒就义。孔融及母徒凉州,幸得度辽将军皇甫规照顾,并取俭妻与孔母同居。后议郎蔡邕劾侯参、曹介,诏命诛之,大赦党人。张俭夫妻团圆,哭祭孔褒。


        《旅逢》 出写张俭藏身孔褒家,为官府所知,董卓来捕,俭仓惶出逃。这是他亡命途中所唱的几支曲子。“残月犹悬树” 表明张俭为奸党逼迫,夜不得息的凄凉景况。张俭奔走一夜,清晨,回望并州,只见连天衰草,征雁声哀。这里 “回首”有两层涵义,其一是忧国,朝堂之上,佞臣为祸,侯参构陷忠义志士,这种对国家前途的忧心是第一层涵义。其二怀友,自己从孔家逃走,担心会连累孔家。第二支曲子写张俭终于看到人家。深山结庐,“市远一尘无,生涯百亩” 转换了视角,是李笃眼中之景,抒发了文人隐居山林,洁身自好的生活理想。同样是 “奔”,《宝剑记·夜奔》 中对林冲的思想刻画较此处更细微、更充分。惜此处对张俭的思想感情未能展开作更深入的描绘。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古译文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给朋友:

“义烈记·旅逢” 的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