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第538页

《史记·樗里子甘茂列传第十一》 - 秦惠王卒,太子武王立,逐张仪、魏章,而以樗里子、甘茂为左、右丞相。

秦使甘茂攻韩,拔宜阳 [3] 。使樗里子以车百乘入周 [4] 。周以卒迎之 [5] ,意甚敬。楚王怒,让周 [6] ,以其重秦客。游腾为周说楚王曰 [7] :“智伯之伐仇犹 [8] ,遗之广车 [9] ,因随之以兵 [10] ,仇犹遂亡。何则?无备故也 [11] 。齐桓公伐蔡 [12] ,号...

《史记·樗里子甘茂列传第十一》 - 樗里子者,名疾,秦惠王之弟也,与惠王异母。

母,韩女也 [4] 。樗里子滑稽多智 [5] ,秦人号曰“知囊” [6] 。 秦惠王八年,爵樗里子右更 [7] ,使将而伐曲沃 [8] ,尽出其人 [9] ,取其城,地入秦 [10] 。秦惠王二十五年 [11] ,使樗里子为将伐赵,虏赵将军庄豹 [12] ,拔蔺 [13] 。明年 [14] ,助魏章...

《史记·张仪列传第十》 - 太史公曰:

三晋多权变之士 [1] ,夫言从衡强秦者大抵皆三晋之人也 [2] 。夫张仪之行事甚于苏秦 [3] ,然世恶苏秦者,以其先死,而仪振暴其短以扶其说 [4] ,成其衡道 [5] 。要之,此两人真倾危之士哉! 【段意】 写司马迁对张仪和苏秦的评论。作者认为,作为三晋之士的...

《史记·张仪列传第十》 - 犀首者,魏之阴晋人也,名衍,姓公孙氏。

与张仪不善。 张仪为秦之魏,魏王相张仪。犀首弗利,故令人谓韩公叔曰 [2] :“张仪已合秦魏矣,其言曰‘魏攻南阳,秦攻三川’。魏王所以贵张子者,欲得韩地也。且韩之南阳已举矣,子何不少委焉以为衍功 [3] ,则秦魏之交可错矣 [4] 。然则魏必图秦而弃仪 [5...

《史记·张仪列传第十》 - 陈轸者,游说之士。

与张仪俱事秦惠王,皆贵重,争宠。张仪恶陈轸于秦王曰:“轸重币轻使秦、楚之间 [1] ,将为国交也。今楚不加善于泰而善轸者,轸自为厚而为王薄也。且轸欲去秦而之楚,王胡不听乎 [2] ?”王谓陈轸曰:“吾闻子欲去秦之楚,有之乎?”轸曰:“然。”王曰:“仪...

《史记·张仪列传第十》 - 秦武王元年,群臣日夜恶张仪未已,而齐让又至。

张仪惧诛,乃因谓秦武王曰:“仪有愚计,愿效之。”王曰:“奈何 [2] ?”对曰:“为秦社稷计者,东方有大变 [3] ,然后王可以多割得地也。今闻齐王甚憎仪,仪之所在,必兴师伐之。故仪愿乞其不肖之身之梁 [4] ,齐必兴师而伐梁。梁 、齐之兵连于城下而不能相...

《史记·张仪列传第十》 - 北之燕,说燕昭王曰:

“大王之所亲莫如赵。昔赵襄子尝以其姊为代王妻 [1] ,欲并代,约与代王遇于句注之塞 [2] 。乃令工人作为金斗 [3] ,长其尾 [4] ,令可以击人。与代王饮,阴告厨人曰:“即酒酣乐,进热啜 [5] ,反斗以击之。”于是酒酣乐,进热啜,厨人进斟 [6] ,因反斗以...

《史记·张仪列传第十》 - 张仪去,西说赵王曰:“敝邑秦王使使臣效愚计于大王。

大王收率天下以宾秦 [2] ,秦兵不敢出函谷关十五年。大王之威行于山东,敝邑恐惧慑伏 [3] ,缮甲厉兵,饰车骑,习驰射,力田积粟,守四封之内 [4] ,愁居慑处,不敢动摇,唯大王有意督过之也 [5] 。 “今以大王之力 [6] ,举巴蜀,并汉中,包两周,迁九鼎 [7...

《史记·张仪列传第十》 - 使张仪东说齐湣王曰:

“天下强国无过齐者,大臣父兄殷众富乐 [2] 。然而为大王计者,皆为一时之说,不顾百世之利。从人说大王者,必曰‘齐西有强赵,南有韩与梁。齐,负海之国也 [3] ,地广民众,兵强士勇,虽有百秦,将无奈齐何’。大王贤其说而不计其实。夫从人朋党比周,莫不...

《史记·张仪列传第十》 - 张仪去楚,因遂之韩,说韩王曰:

“韩地险恶山居 [2] ,五谷所生非菽而麦 [3] ,民之食大抵(饭)菽〔饭〕藿羹 [4] 。一岁不收,民不餍糟糠 [5] 。地不过九百里,无二岁之食。料大王之卒,悉之不过三十万,而厮徒负养在其中矣 [6] 。除守徼亭鄣塞 [7] ,见卒不过二十万而已矣 [8] 。秦带甲百馀...

《史记·张仪列传第十》 - 秦要楚欲得黔中地[17],欲以武关外易之[18]。

楚王曰:“不愿易地,愿得张仪而献黔中地。”秦王欲遣之,口弗忍言。张仪乃请行。惠王曰:“彼楚王怒子之负以商、於之地,是且甘心于子 [19] !”张仪曰:“秦强楚弱,臣善靳尚 [20] ,尚得事楚夫人郑袖 [21] ,袖所言皆从。且臣奉王之节使楚,楚何敢加诛。假...

《史记·张仪列传第十》 - 秦欲伐齐,齐楚从亲,于是张仪往相楚。

楚怀王闻张仪来,虚上舍而自馆之 [2] ,曰:“此僻陋之国,子何以教之?” 仪说楚王曰:“大王诚能听臣,闭关绝约于齐,臣请献商、於之地六百里 [3] ,使秦女得为大王箕帚之妾 [4] ,秦楚娶妇嫁女,长为兄弟之国。此北弱齐而西益秦也,计无便此者。” 楚王大...

《史记·张仪列传第十》 - 秦惠王十年,使公子华与张仪围蒲阳,降之。

仪因言秦复与魏,而使公子繇质于魏 [3] 。仪因说魏王曰:“秦王之遇魏甚厚,魏不可以无礼。”魏因入上郡、少梁 [4] ,谢秦惠王 [5] 。惠王乃以张仪为相,更名少梁曰夏阳。 仪相秦四岁,立惠王为王 [6] 。居一岁 [7] ,为秦将,取陕 [8] 。筑上郡塞。 其后二...

《史记·张仪列传第十》 - 苴蜀相攻击,各来告急于秦。

秦惠王欲发兵以伐蜀,以为道险狭难至,而韩又来侵秦。秦惠王欲先伐韩,后伐蜀,恐不利;欲先伐蜀,恐韩袭秦之敝,犹豫未能决。司马错与张仪争论于惠王之前 [2] ,司马错欲伐蜀,张仪曰:“不如伐韩。”王曰:“请闻其说 [3] 。” 仪曰:“亲魏善楚 [4] ,下兵...

《史记·张仪列传第十》 - 苏秦已说赵王而得相约从亲,然恐秦之攻诸侯,败约后负,念莫可使用于秦者,乃使人微感张仪曰:

“子始与苏秦善,今秦已当路 [3] ,子何不往游,以求通子之愿 [4] ?”张仪于是之赵,上谒求见苏秦。苏秦乃诫门下人不为通 [6] ,又使不得去者数日。已而见之,坐之堂下,赐仆妾之食。因而数让之曰 [6] :“以子之材能,乃自令困辱至此。吾宁不能言而富贵子 [...

《史记·张仪列传第十》 - 张仪者,魏人也。

始尝与苏秦俱事鬼谷先生,学术,苏秦自以不及张仪。张仪已学而游说诸侯。尝从楚相饮,已而楚相亡璧 [1] ,门下意张仪 [2] ,曰“仪贫无行,必此盗相君之璧 [3] 。”共执张仪,掠笞数百 [4] ,不服,释之。其妻曰:“嘻! 子毋读书游说,安得此辱乎?”张仪谓其...

《史记·苏秦列传第九》 - 太史公曰:

苏秦兄弟三人,皆游说诸侯以显名,其术长于权变。而苏秦被反间以死 [1] ,天下共笑之,讳学其术。然世言苏秦多异 [2] ,异时事有类之者皆附之苏秦 [3] 。夫苏秦起闾阎 [4] ,连六国从亲,此其智有过人者。吾故列其行事,次其时序 [5] ,毋令独蒙恶声焉。 【...

《史记·苏秦列传第九》 - 久之,秦召燕王,燕王欲往,苏代约燕王曰:

“楚得枳而国亡 [2] ,齐得宋而国亡,齐、楚不得以有枳、宋而事秦者,何也?则有功者,秦之深仇也。秦取天下,非行义也,暴也。秦之行暴,正告天下 [3] 。 “告楚曰:‘蜀地之甲,乘船浮于汶 [4] ,乘夏水而下江 [5] ,五日而至郢 [6] 。汉中之甲,乘船出于巴...

《史记·苏秦列传第九》 - 苏代过魏,魏为燕执代。

齐使人谓魏王曰:“齐请以宋地封泾阳君 [2] ,秦必不受。秦非不利有齐而得宋地也,不信齐王与苏子也。今齐魏不和如此其甚 [3] ,则齐不欺秦。秦信齐,齐秦合,泾阳君有宋地,非魏之利也。故王不如东苏子 [4] ,秦必疑齐而不信苏子矣。齐秦不合,天下无变,伐...

《史记·苏秦列传第九》 - 苏秦既死,其事大泄。

齐后闻之,乃恨怒燕。燕甚恐。苏秦之弟曰代,代弟苏厉,见兄遂 [1] ,亦皆学。及苏秦死,代乃求见燕王,欲袭故事 [2] ,曰:“臣,东周之鄙人也。窃闻大王义甚高,鄙人不敏 [3] ,释鉏耨而干大王 [4] 。至于邯郸,所见者绌于所闻于东周 [5] ,臣窃负其志 [6]...

《史记·苏秦列传第九》 - 易王母,文侯夫人也,与苏秦私通。

燕王知之,而事之加厚。苏秦恐诛,乃说燕王曰:臣居燕不能使燕重,而在齐则燕必重。”燕王曰:“唯先生之所为。”于是苏秦详为得罪于燕而亡走齐,齐宣王以为客卿。 齐宣王卒,湣王即位 [1] ,说湣王厚葬以明孝,高宫室大苑囿以明得意,欲破敝齐而为燕 [2] 。...

《史记·苏秦列传第九》 - 人有毁苏秦者曰:

“左右卖国反覆之臣也,将作乱。”苏秦恐得罪,归,而燕王不复官也。苏秦见燕王曰:“臣,东周之鄙人也,无有分寸之功,而王亲拜之于庙而礼之于廷。今臣为王却齐之兵而(攻)得十城,宜以益亲 [1] 。今来而王不官臣者,人必有以不信伤臣于王者。臣之不信,王之...

《史记·苏秦列传第九》 - 其后秦使犀首欺齐、魏,与共伐赵,欲败从约。

齐、魏伐赵,赵王让苏秦。苏秦恐,请使燕,必报齐 [1] 。苏秦去赵而从约皆解。 秦惠王以其女为燕太子妇。是岁,文侯卒,太子立,是为燕易王。易王初立,齐宣王在因燕丧伐燕,取十城。易王谓苏秦曰:“往日先生至燕,而先王资先生见赵,遂约六国从。今齐先伐...

《史记·苏秦列传第九》 - 于是六国从合而并力焉。

苏秦为从约长,并相六国 [1] 。 北报赵王,乃行过洛阳,车骑辎重,诸侯各发使送之甚众,疑于王者 [2] 。周显王闻之恐惧,除道 [3] ,使人郊劳 [4] 。苏秦之昆弟妻嫂侧目不敢仰视,俯伏侍取食。苏秦笑谓其嫂曰:“何前倨而后恭也 [5] ?”嫂委蛇蒲服 [6] ,以...

《史记·苏秦列传第九》 - 乃西南说楚威王曰:

“楚,天下之强国也;王,天下之贤王也。西有黔中、巫郡,东有夏州、海阳,南有洞庭、苍梧,北有陉塞、郇阳,地方五千馀里,带甲百万,车千乘,骑万匹,粟支十年。此霸王之资也。夫以楚之强与王之贤,天下莫能当也。今乃欲西面而事秦,则诸侯莫不西面而朝于章...

《史记·苏秦列传第九》 - 因东说齐宣王曰:

“齐南有泰山,东有琅邪,西有清河,北有勃海,此所谓四塞之国也。齐地方二千馀里,带甲数十万,粟如丘山。三军之良,五家之兵 [1] ,进如锋矢,战如雷霆,解如风雨。即有军役,未尝倍泰山,绝清河,涉勃海也 [2] 。临菑之中七万户,臣窃度之,不下户三男子...

《史记·苏秦列传第九》 - 又说魏襄(惠)王曰:

“大王之地,南有鸿沟、陈、汝南、许、郾、昆阳、召陵、舞阳、新都、新郪,东有淮、颍、煮枣、无胥,西有长城之界,北有河外、卷、衍、酸枣,地方千里。地名虽小,然而田舍庐庑之数 [2] ,曾无所刍牧 [3] 。人民之众,车马之多,日夜行不绝,輷輷殷殷 [4] ,...

《史记·苏秦列传第九》 - 是时周天子致文、武之胙于秦惠王。

惠王使犀首攻魏,禽将龙贾 [2] ,取魏之雕阴,且欲东兵。苏秦恐秦兵之至赵也,乃激怒张仪,入之于秦 [3] 。 于是说韩宣王曰:“韩北有巩、成皋之固,西有宜阳、商阪之塞,东有宛、穰、洧水,南有陉山,地方九百馀里,带甲数十万,天下之强弓劲弩皆从韩出。谿...

《史记·苏秦列传第九》 - 于是资苏秦车马金帛以至赵。

而奉阳君已死,即因说赵肃侯曰:“天下卿相人臣及布衣之士,皆高贤君之行义,皆愿奉教陈忠于前之日久矣 [1] 。虽然,奉阳妒而君不任事 [2] ,是以宾客游士莫敢自尽于前者。今奉阳君捐馆舍 [3] ,君乃今复与士民相亲也,臣故敢进其愚虑。 “窃为君计者,莫若...

《史记·苏秦列传第九》 - 游燕,岁馀而后得见。

说燕文侯曰:“燕东有朝鲜、辽东,北有林胡、楼烦 [1] ,西有云中、九原,南有嘑沱、易水,地方二千馀里,带甲数十万,车六百乘,骑六千匹,粟支数年。南有碣石、雁门之饶,北有枣栗之利 [2] ,民虽不佃作而足于枣栗矣 [3] 。此所谓天府者也。夫安乐无事,不...

《史记·苏秦列传第九》 - 苏秦者,东周洛阳人也。

东事师于齐,而习之于鬼谷先生 [2] 。 出游数岁,大困而归。兄弟嫂妹妻妾窃皆笑之,曰:“周人之俗,治产业,力工商,逐什二以为务 [3] 。今子释本而事口舌,困,不亦宜乎!”苏秦闻之而惭,自伤,乃闭室不出,出其书遍观之,曰:“夫士业已屈首受书 [4] ,而...

《史记·商君列传第八》 - 太史公曰:

商君,其天资刻薄人也 [1 ]。迹其欲干孝公以帝王术 [2] ,挟持浮说[3],非其质矣[4]。且所因由嬖臣,及得用,刑公子虔,欺魏将卬,不师赵良之言,亦足发明商君之少恩矣[ 5] 。余尝读商君《开塞》、《耕战》书 [6] ,与其人行事相类。卒受恶名于秦[7],有以也...

《史记·商君列传第八》 - 后五月而秦孝公卒,太子立。

公子虔之徒告商君欲反 [2] ,发吏捕商君 [3] 。商君亡至关下 [4] ,欲舍客舍 [5] ,客人不知其是商君也 [6] ,曰:“商君之法,舍人无验者坐之 [7] 。”商君喟然叹曰 [8] :“嗟乎,为法之敝一至此哉 [9] !”去之魏 [10] ,魏人怨其欺公子卬而破魏师,弗受 [...

《史记·商君列传第八》 - 商君相秦十年,宗室贵戚多怨望者。

赵良见商君,商君曰:“鞅之得见也,从孟兰皋 [2] ,今鞅请得交 [3] ,可乎?”赵良曰:“仆弗敢愿也 [4] 。孔丘有言曰:‘推贤而戴者进 [5] ,聚不肖而王者退 [6] 。’仆不肖,故不敢闻命 [7] 。仆闻之曰:‘非其位而居之曰贪位 [8] ,非其名而有之曰贪名。...

《史记·商君列传第八》 - 孝公既用卫鞅,鞅欲变法,恐天下议己。

卫鞅曰:“疑行无名 [3] ,疑事无功 [4] 。且夫有高人之行者 [5] ,固见非于世 [6] ;有独知之虑者 [7] ,必见敖于民 [8] 。愚者闇于成事 [9] ,知者见于未萌[1 0]。 民不可与虑始而可与乐成 [11] 。论至德者不和于俗 [12] ,成大功者不谋于众 [13] 。是以圣...

《史记·商君列传第八》 - 公叔既死,公孙鞅闻秦孝公下令国中求贤者,将修穆公之业,东复侵地,乃遂西入秦,因孝公宠臣景监以求见孝公。

孝公既见卫鞅,语事良久 [5] ,孝公时时睡 [6] ,弗听。罢而孝公怒景监曰 [7] :“子之客妄人耳 [8] ,安足用邪 [9] !”景监以让卫鞅 [10] 。卫鞅曰:“吾说公以帝道 [11] ,其志不开悟矣 [12] 。”后五日,复求见鞅。鞅复见孝公,益愈 [13] ,然而未中旨 [1...

《史记·商君列传第八》 - 商君者,卫之诸庶孽公子也,名鞅,姓公孙氏,其祖本姬姓也。

鞅少好刑名之学 [4] ,事魏相公叔座为中庶子。公叔座知其贤,未及进。会座病,魏惠王亲往问病,曰:“公叔病有如不可讳,将奈社稷何?”公叔曰:“座之中庶子公孙鞅,年虽少,有奇才,愿王举国而听之。”王嘿然。王且去,座屏人言曰 [5] :“王即不听用鞅 [6]...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第七》 - 太史公曰:

学者多称七十子之徒 [1] ,誉者或过其实 [2] ,毁者或损其真 [3] ,钧之未睹厥容貌则论言 [4] 。弟子籍出孔氏古文 [5] ,近是。余以弟子名姓文字悉...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第七》 - 其四十有二人,无年及不见书传者纪于左:

冉季 [1] ,字子产。公祖句兹 [2] ,字子之。 秦祖 [3] ,字子南。 漆雕哆 [4] ,字子敛。 颜高 [5] ,字子骄。 漆雕徒父 [6] 。 壤驷赤 [7] ,字子徒。 商泽 [8] 。 石作蜀,字子明。任不齐 [9] ,字...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第七》 - 颛孙师,陈人,字子张,少孔子四十八岁。

子张问干禄 [2] ,孔子曰:“多闻阙疑 [3] ,慎言其馀 [4] ,则寡尤 [5] ;多见阙殆 [6] ,慎行其馀,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 他日从在陈、蔡间 [7] ,困,问行。孔子曰:“言忠信 [8] ,行笃敬 [9] ,虽蛮貊之国行也 [10] ;言不忠信,行不笃...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第七》 - 言偃,吴人,字子游,少孔子四十五岁。

子游既已受业,为武城宰 [1] 。孔子过,闻弦歌之声。孔子莞尔而笑曰 [2] :“割鸡焉用牛刀 [3] ?”子游曰: “昔者偃闻诸夫子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 [4] 。”孔子曰: “二三子,偃之言是也 [5] 。前言戏之耳 [6] 。”孔子以为子游习于文学。...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第七》 - 宰予字子我,利口辩辞。

既受业 [3] ,问:“三年之丧不已久乎 [4] ?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 [5] 。旧谷既没 [6] ,新谷既升 [7] ,钻燧改火 [8] ,期可已矣 [9] 。”子曰:“于汝安乎 [10] ?”曰:“安。”“汝安则为之。君子居丧 [11] ,食旨不甘 [12] ,闻乐...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第七》 - “冉求字子有,少孔子二十九岁。

为季氏宰 [2] 。 季康子问孔子曰 [3] :“冉求仁乎?”曰:“千室之邑 [4] ,百乘之家 [5] ,求也可使治其赋 [6] 。仁则吾不知也。”复问:“子路仁乎?”孔子对曰:“如求。” 求问曰:“闻斯行诸 [7] ?”子曰:“行之。”子路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第七》 - 颜回者,鲁人也,字子渊,少孔子三十岁。

颜渊问仁,孔子曰:“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 [2] 。” 孔子曰:“贤哉回也! 一箪食 [3] ,一瓢饮 [4] ,在陋巷,人不堪其忧 [5] ,回也不改其乐。”“回也如愚 [6] ;退而省其私 [7] ,亦足以发 [8] ,回也不愚。”“用之则行 [9] ,舍之则藏 [10] ,唯我与尔...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第七》 - 孔子曰:

“受业身通者七十有七人 [1] ”,皆异能之士也。德行 [2] :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政事 [3] :冉有,季路。言语 [4] :宰我,子贡。文学 [5] :子游,子夏。师也辟 [6] ,参也鲁 [7] ,柴也愚 [8] ,由也喭 [9] ,回也屡空 [10] 。赐不受命而货殖焉 [...

《史记·伍子胥列传第六》 - 太史公曰:

怨毒之于人甚矣哉 [1] !王者尚不能行之于臣下 [2] ,况同列乎 [3] !向令伍子胥从奢俱死 [4] ,何异蝼蚁 [5] 。弃小义 [6] ,雪大耻,名垂于后世。悲夫 [7] !方子胥窘于江上,道乞食,志岂尝须臾忘郢邪 [8] ?故隐忍就功名 [9] ,非烈丈夫孰能致此哉 [10] ? 白...

《史记·伍子胥列传第六》 - 吴王既诛伍子胥,遂伐齐。

齐鲍氏杀其君悼公而立阳生 [1] 。吴王欲讨其贼,不胜而去。其后二年,吴王召鲁、卫之君会之橐皋 [2] 。其明年,因北大会诸侯于黄池 [3] ,以令周室 [4] 。越王勾践袭杀吴太子 [5] ,破吴兵。吴王闻之,乃归,使使厚币与越平。后九年,越王勾践遂灭吴,杀王夫...

《史记·伍子胥列传第六》 - 其后四年,孔子相鲁。

后五年 [2] ,伐越。越王勾践迎击,败吴于姑苏 [3] ,伤阖庐指 [4] ,军却。阖庐病创将死 [5] ,谓太子夫差曰:“尔忘勾践杀尔父乎?”夫差对曰:“不敢忘。”是夕,阖庐死。夫差既立为王,以伯嚭为太宰 [6] ,习战射。二年后伐越,败越于夫湫 [7] 。越王勾践...

《史记·伍子胥列传第六》 - 楚诛其大臣郤宛、伯州犁,伯州犁之孙伯嚭亡奔吴,吴亦以嚭为大夫。

前王僚所遣二公子将兵伐楚者,道绝不得归 [4] 。后闻阖庐弑王僚自立,遂以其兵降楚,楚封之于舒 [5] 。 阖庐立三年,乃兴师与伍胥、伯嚭伐楚,拔舒,遂禽故吴反二将军 [6] 。因欲至郢 [7] ,将军孙武曰 [8] :“民劳,未可,且待之。”乃归。 四年,吴伐楚,...

《史记·伍子胥列传第六》 - 伍胥既至宋,宋有华氏之乱,乃与太子建俱奔于郑。

郑人甚善之 [3] 。太子建又适晋 [4] ,晋顷公曰:“太子既善郑,郑信太子。太子能为我内应,而我攻其外,灭郑必矣。灭郑而封太子。”太子乃还郑。事未会 [5] ,会自私欲杀其从者 [6] ,从者知其谋,乃告之于郑。郑定公与子产诛杀太子建 [7] 。建有子名胜。伍...

《史记·伍子胥列传第六》 - 伍子胥者,楚人也,名员。

员父曰伍奢。员兄曰伍尚。其先曰伍举,以直谏事楚庄王,有显 [2] ,故其后世有名于楚。 楚平王有太子名曰建 [3] ,使伍奢为太傅 [4] ,费无忌为少傅 [5] 。无忌不忠于太子建。平王使无忌为太子取妇于秦 [6] ,秦女好 [7] ,无忌驰归报平王曰:“秦女绝美,王...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第五》 - 太史公曰:

世俗所称师旅 [1] ,皆道《孙子》十三篇、吴起兵法,世多有,故弗论,论其行事所施设者 [2] 。语曰:“能行之者未必能言,能言之者未必能行。”孙子筹策庞涓明矣 [3] ,然不能蚤救患于被刑 [4] 。吴起说武侯以形势不如德,然行之于楚,以刻暴少恩亡其躯 [5]...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第五》 - 楚悼王素闻起贤,至则相楚。

明法审令 [2] ,捐不急之官 [3] ,废公族疏远者 [4] ,以抚养战斗之士 [5] 。要在强兵,破驰说之言从横者 [6] 。于是南平百越 [7] ;北并陈、蔡,却三晋;西伐秦。诸侯患楚之强。故楚之贵戚尽欲害吴起 [8] 。及悼王死 [9] ,宗室大臣作乱而攻吴起,吴起走之王...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第五》 - 吴起于是闻魏文侯贤,欲事之。

文侯问李克曰 [2] :“吴起何如人哉?”李克曰:“起贪而好色 [3] ,然用兵司马穰苴不能过也。”于是魏文侯以为将,击秦,拔五城 [4] 。 起之为将,与士卒最下者同衣食。卧不设席 [5] ,行不骑乘 [6] ,亲裹赢粮 [7] ,与士卒分劳苦。卒有病疽者 [8] ,起为吮...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第五》 - 吴起者,卫人也,好用兵,尝学于曾子。

事鲁君 [2] 。齐人攻鲁,鲁欲将吴起,吴起取齐女为妻 [3] ,而鲁疑之。吴起于是欲就名 [4] ,遂杀其妻,以明不与齐也 [5] 。鲁卒以为将,将而攻齐,大破之。 鲁人或恶吴起曰 [6] :“起之为人,猜忍人也 [7] 。其少时,家累千金,游仕不遂 [8] ,遂破其家。...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第五》 - 后十三岁,魏与赵攻韩,韩告急于齐。

齐使田忌将而往,直走大梁 [2] 。魏将宠涓闻之,去韩而归,齐军既已过而西矣 [3] 。孙子谓田忌曰:“彼三晋之兵 [4] ,素悍勇而轻齐,齐号为怯,善战者因其势而利导之。兵法 [5] :百里而趣利者蹶上将 [6] ,五十里而趣利者军半至 [7] 。使齐军入魏地为十万...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第五》 - 其后魏伐赵,赵急,请救于齐。

齐威王欲将孙膑 [1] ,膑辞谢曰:“刑馀之人,不可 [2] 。”于是乃以田忌为将,而孙子为师 [3] ,居辎车中 [4] ,坐为计谋 [5] 。田忌欲引兵之赵,孙子曰:“夫解杂乱纷纠者不控捲 [6] ,救斗者不搏撠 [7] ,批亢捣虚 [8] ,形格势禁 [9] ,则自为解耳。今梁...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第五》 - 齐使者如梁,孙膑以刑徒阴见,说齐使。

齐使以为奇,窃载与之齐 [3] 。齐将田忌善而客待之。忌数与齐诸公子驰逐重射 [4] 。孙子见其马足不甚相远 [5] ,马有上、中、下辈 [6] 。于是孙子谓田忌曰:“君弟重射 [7] ,臣能令君胜。”田忌信然之,与王及诸公子逐射千金 [8] 。及临质 [9] ,孙子曰:“...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第五》 - 孙武既死,后百馀岁有孙膑。

膑生阿、鄄之间 [1] 。膑亦孙武之后世子孙也。孙膑尝与庞涓俱学兵法 [2] 。庞涓既事魏,得为惠王将军,而自以为能不及孙膑,乃阴使召孙膑 [3] 。 膑至,庞涓恐其贤于己,疾之 [4] ,则以法刑断其两足而黥之 [5] ,欲隐勿见 [6] 。 【段意】 写孙膑为庞涓妒忌...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第五》 - 孙子武者,齐人也。

以兵法见于吴王阖庐。阖庐曰:“子之十三篇 [2] ,吾尽观之矣,可以小试勒兵乎 [3] ?”对曰:“可。”阖庐曰:“可试以妇人乎?”曰:“可。”于是许之,出宫中美女,得百八十人。孙子分为二队,以王之宠姬二人各为队长,皆令持戟。令之曰:“汝知而心与左右...

《史记·司马穰苴列传第四》 - 太史公曰:

余读《司马兵法》,闳廓深远 [1] ,虽三代征伐,未能竟其义,如其文也,亦少褒矣 [2] 。若夫穰苴,区区为小国行师 [3] ,何暇及《司马兵法》之揖让乎 [4] ?世既多《司马兵法》,以故不论,著穰苴之列传焉。 【段意】 司马迁叙写自己读《司马兵法》后的感受和...

《史记·司马穰苴列传第四》 - 已而大夫鲍氏、高、国之属害之,谮于景公。

景公退穰苴 [3] ,苴发疾而死。田乞、田豹之徒由此怨高、国等 [4] 。其后及田常杀简公 [5] ,尽灭高子、国子之族。至常曾孙和,因自立为齐威王 [6] ,用兵行威,大放穰苴之法 [7] ,而诸侯朝齐。 齐威王使大夫追论古者《司马兵法》而附穰苴于其中,因号曰《...

《史记·司马穰苴列传第四》 - 司马穰苴者,田完之苗裔也。

齐景公时 [2] ,晋伐阿、甄 [3] ,而燕侵河上 [4] ,齐师败绩。景公患之。晏婴乃荐田穰苴曰:“穰苴虽田氏庶孽 [5] ,然其人文能附众,武能威敌,愿君试之。”景公召穰苴,与语兵事,大说之 [6] ,以为将军,将兵扞燕、晋之师 [7] 。穰苴曰:“臣素卑贱,君...

《史记·老子韩非列传第三》 - 太史公曰:

老子所贵道,虚无因应变化于无为 [1] ,故著书辞称微妙难识 [2] 。庄子散道德,放论,要亦归之自然 [3] 。申子卑卑,施之于名实 [4] 。韩子引绳墨,切事情,明是非,其极惨礉少恩 [5] 。皆原于道德之意 [6] ,而老子深远矣。 【段意】 总结老、庄、申、韩的...

《史记·老子韩非列传第三》 - 然韩非知说之难,为《说难》书甚具,终死于秦,不能自脱。

《说难》曰:凡说之难,非吾知之有以说之难也 [2] ;又非吾辩之难能明吾之意之难也 [3] ;又非吾敢横失能尽之难也 [4] 。凡说之难,在知所说之心,可以吾说当之 [5] 。 所说出于为名高者也 [6] ,而说之以厚利,则见下节而遇卑贱,必弃远矣 [7] 。所说出于厚利...

《史记·老子韩非列传第三》 - 韩非者,韩之诸公子也。

喜刑名法术之学 [1] ,而其归本于黄老 [2] 。非为人口吃,不能道说,而善著书。与李斯俱事荀卿,斯自以为不如非。 非见韩之削弱,数以书谏韩王,韩王不能用。于是韩非疾治国不务修明其法制 [3] ,执势以御其臣下 [4] ,富国强兵而以求人任贤 [5] ,反举浮淫...

《史记·老子韩非列传第三》 - 申不害者,京人也,故郑之贱臣。

学术以干韩昭侯,昭侯用为相 [2] 。内修政教,外应诸侯 [3] ,十五年。终申子之身,国治兵强,无侵韩者。 申子之学本于黄老而主刑名 [4] 。著书二篇,号曰《申子》。 【段意】 简要概括了申不害一生的主要经历、政绩、思想和著述。 字数:130 注释 [1]京人:...

《史记·老子韩非列传第三》 - 庄子者,蒙人也,名周。

周尝为蒙漆园吏 [2] ,与梁惠王、齐宣王同时。其学无所不窥,然其要本归于老子之言 [3] 。故其著书十馀万言,大抵率寓言也 [4] 。作《渔父》、《盗跖》、《胠箧》,以诋訿孔子之徒,以明老子之术 [5] 。《畏累虚》、《亢桑子》之属,皆空语无事实 [6] 。然善...

《史记·老子韩非列传第三》 - 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聃,周守藏室之史也。

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 [3] 。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 [4] 。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 [5] 。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 [6] 。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于子之身 [7] 。吾所以告子,...

《史记·管晏列传第二》 - 太史公曰:

吾读管氏《牧民》、《山高》、《乘马》、《轻重》、《九府》 [1] ,及《晏子春秋》,详哉其言之也。既见其著书,欲观其行事,故次其传 [2] 。至其书,世多有之,是以不论,论其轶事。 管仲世所谓贤臣,然孔子小之 [3] 。岂以为周道衰微 [4] ,桓公既贤,而不...

《史记·管晏列传第二》 - 晏子为齐相,出,其御之妻从门间而窥其夫。

其夫为相御 [2] ,拥大盖 [3] ,策驷马 [4] ,意气扬扬,甚自得也。既而归,其妻请去 [5] 。夫问其故。妻曰:“晏子长不满六尺,身相齐国,名显诸侯。今者妾观其出,志念深矣 [6] ,常有以自下者 [7] 。今子长八尺,乃为人仆御,然子之意自以为足,妾是以求...

《史记·管晏列传第二》 - 越石父贤,在缧绁中。

晏子出,遭之涂 [3] ,解左骖赎之 [4] ,载归。弗谢 [5] ,入闰 [6] 。久之 [7] ,赵石父请绝 [8] 。晏子戄然 [9] ,摄衣冠谢曰 [10] :“婴虽不仁,免子于厄 [11] ,何子求绝之速也?”石父曰:“不然 [12] 。吾闻君子诎于不知己而信于知己者 [13] 。方吾在...

《史记·管晏列传第二》 - 晏平仲婴者,莱之夷维人也。

事齐灵公、庄公、景公 [2] ,以节俭力行重于齐 [3] 。既相齐,食不重肉 [4] ,妾不衣帛 [5] 。其在朝,君语及之 [6] ,即危言 [7] ;语不及之,即危行 [8] 。国有道,即顺命 [9] ;无道,即衡命 [10] 。以此三世显名于诸侯 [11] 。 【段意】 先总写宴子历事齐...

《史记·管晏列传第二》 - 管仲富拟于公室,有三归、反坫,齐人不以为侈。

管仲卒,齐国遵其政 [3] ,常强于诸侯。后百馀年而有晏子焉 [4] 。 【段意】 写管仲富拟公室,收市租与宴乐可比诸侯,而国人不以为侈。死后,齐国遵其政,常强于诸侯。百多年后齐国又出了一位晏子。至此,结束管仲传于上,开启晏子传于下。 字数:142 注释 [...

《史记·管晏列传第二》 - 管仲既任政相齐,以区区之齐在海滨,通货积财,富国强兵,与俗同好恶。

故其称曰 [5]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上服度则六亲固 [6] 。四维不张 [7] ,国乃灭亡。下令如流水之原,令顺民心 [8] 。”故论卑而易行 [9] 。俗之所欲 [10] ,因而予之 [11] ;俗之所否 [12] ,因而去之 [13] 。 其为政也,善因祸而为福,转败...

《史记·管晏列传第二》 - 管仲夷吾者,颍上人也。

少时常与鲍叔牙游 [2] ,鲍叔知其贤。管仲贫困,常欺鲍叔 [3] ,鲍叔终善遇之 [4] ,不以为言 [5] 。已而鲍叔事齐公子小白 [6] ,管仲事公子纠 [7] 。及小白立为桓公,公子纠死,管仲囚焉 [8] 。鲍叔遂进管仲 [9] 。 管仲既用,任政于齐 [10] ,齐桓公以霸,...

《史记·管晏列传第二》 - 鲍叔既进管仲,以身下之。

子孙世禄于齐,有封邑者十馀世 [2] ,常为名大夫。天下不多管仲之贤而多鲍叔能知人也 [3] 。 【段意】 鲍叔推荐管仲辅佐齐桓公后,情愿官居管仲之下。其子孙后代食禄于齐。常为名大夫。故天下不赞美管仲之贤而赞美鲍叔能够知人。 字数:124 注释 [1]以身下之...

《史记·管晏列传第二》 - 管仲曰:

“吾始困时,尝与鲍叔贾 [2] ,分财利多自与 [3] ,鲍叔不以我为贪。知我贫也。吾尝为鲍叔谋事而更穷困 [4] ,鲍叔不以我为愚,知时有利不利也 [5] 。吾尝三仕三见逐于君 [6] ,鲍叔不以我为不肖 [7] ,知我不遭时也 [8] 。吾尝三战三走 [9] ,鲍叔不以我为...

《史记·伯夷列传第一》 - 或曰:

“天道无亲,常与善人 [1] 。”若伯夷、叔齐,可谓善人者非邪?积仁洁行如此而饿死!且七十子之徒 [2] ,仲尼独荐颜渊为好学 [3] 。然回也屡空 [4] ,糟糠不厌 [5] ,而卒蚤夭 [6] 。天之报施善人,其何如哉?盗蹠日杀不辜 [7] ,肝人之肉 [8] ,暴戾恣睢 [9]...

《史记·伯夷列传第一》 - 孔子曰:

“伯夷、叔齐,不念旧恶,怨是用希 [1] 。”“求仁得仁,又何怨乎?”余悲伯夷之意 [2] ,睹轶诗可异焉 [3] 。其传曰: 伯夷、叔齐,孤竹君之二子也 [4] 。父欲立叔齐,及父卒,叔齐让伯夷。伯夷曰:“父命也。”遂逃去。叔齐亦不肯立而逃之。国人立其中子。...

《史记·伯夷列传第一》 - 夫学者载籍极博,犹考信于六艺。

《诗》、《书》虽缺 [3] ,然虞夏之文可知也 [4] 。尧将逊位 [5] ,让于虞舜,舜、禹之间,岳牧咸荐 [6] ,乃试之于位,典职数十年 [7] ,功用既兴 [8] ,然后授政 [9] 。示天下重器 [10] ,王者大统 [11] ,传天下若斯之难也。而说者曰尧让天下于许由 [12]...

《史记·三王世家第三十》 - 燕土埆,北迫匈奴,其人民勇而少虑,故诫之曰

“荤粥氏无有孝行而禽兽心,以窃盗侵犯边民。朕诏将军往征其罪,万夫长,千夫长,三十有二君皆来,降旗奔师。荤粥徙域远处,北州以安矣。”“悉若心,无作怨”者,勿使从俗以怨望也。“无俷德”者,勿使(上)[王]背德也。“无废备”者,无乏武备,常备匈奴也...

《史记·三王世家第三十》 - 夫广陵在吴越之地,其民精而轻,故诫之曰

“江湖之间,其人轻心。杨州葆疆,三代之时,迫要使从中国俗服,不大及以政教,以意御之而已。无侗好佚,无迩宵人,维法是则。无长好佚乐驰骋弋猎淫康而近小人。常念法度,则无羞辱矣”。三江、五湖有鱼盐之利,铜山之富,天下所仰。故诫之曰“臣不作福”者...

《史记·三王世家第三十》 - 王夫人者,赵人也,与卫夫人并幸武帝,而生子闳。

闳且立为王时,其母病,武帝自临问之,曰:“子当为王,欲安所置之 [1] ?”王夫人曰“陛下在,妾又何等可言者 [2] 。”帝曰:“虽然 [3] ,意所欲,欲于何所王之?”王夫人曰:“愿置之洛阳。”武帝曰:“洛阳有武库敖仓 [4] ,天下冲阨,汉国之大都也。先帝...

《史记·三王世家第三十》 - 褚先生曰:臣幸得以文学为侍郎,好览观太史公之列传。

传中称《三王世家》文辞可观 [2] ,求其世家,终不能得。窃从长老好故事者取其封策书,编列其事而传之,令后世得观贤主之指意。 盖闻孝武帝之时,同日而俱拜三子为王:封一子于齐 [3] ,一子于广陵 [4] ,一子于燕 [5] 。各因子才力智能,及土地之刚柔,人民...

《史记·三王世家第三十》 - 太史公曰:

古人有言曰“爱之欲其富,亲之欲其贵”。故王者疆土建国,封立子弟,所以褒亲亲,序骨肉,尊先祖,贵支体,广同姓于天下也。是以形势强而王室安。自古至今,所由来久矣。非有异也,故弗论箸也 [1] 。燕齐之事 [2] ,无足采者 [3] 。然封立三王,天子恭让,群...

《史记·三王世家第三十》 - “维六年四月乙巳,皇帝使御史大夫汤庙立子闳为齐王。

曰:於戏 [2] ,小子闳,受兹青社 [3] !朕承祖考,维稽古建尔国家 [4] ,封于东土,世为汉藩辅。於戏念哉!恭朕之诏,惟命不于常 [5] 。人之好德,克明显光 [6] 。义之不图 [7] ,俾君子...

《史记·三王世家第三十》 - “大司马臣去病昧死再拜上疏皇帝陛下:

陛下过听,使臣去病待罪行间 [2] 。宜专边塞之思虑,暴骸中野无以报 [3] ,乃敢惟他议以干用事者 [4] ,诚见陛下忧劳天下,哀怜百姓以自忘,亏膳贬乐 [5] ,损郎员 [6] 。皇子赖天,能胜衣趋拜 [7] ,至今无号位师傅官 [8] 。陛下恭让不恤 [9] ,群臣私望,...

《史记·五宗世家第二十九》 - 太史公曰:

高祖时诸侯皆赋 [1] ,得自除内史以下 [2] ,汉独为置丞相,黄金...

《史记·五宗世家第二十九》 - 广川惠王越,以孝景中二年用皇子为广川王。

十二年卒,子齐立为王。齐有幸臣桑距。已而有罪,欲诛距,距亡 [2] ,王因禽其宗族。距怨王,乃上书告王齐与同产奸。自是之后,王齐数上书告言汉公卿及幸臣所忠等。 胶东康王寄,以孝景中二年用皇子为胶东王 [3] 。二十八年卒。淮南王谋反时,寄微闻其事,私...

《史记·五宗世家第二十九》 - 长沙定王发,发之母唐姬,故程姬侍者。

景帝召程姬,程姬有所辟 [2] ,不愿进 [3] ,而饰侍者唐儿使夜进。上醉不知,以为程姬而幸之,遂有身 [4] 。已乃觉非程姬也。及生子,因命曰发。以孝景前二年用皇子为长沙王。以其母微,无宠,故王卑湿贫国。 立二十七年卒,子康王庸立。 二十八年卒,子鲋...

《史记·五宗世家第二十九》 - 赵王彭祖,以孝景前二年用皇子为广川王。

赵王遂反破后 [2] ,彭祖王广川。四年,徙为赵王。十五年,孝景帝崩。彭祖为人巧佞卑谄,足恭而心刻深 [3] 。好法律,持诡辩以中人 [4] 。彭祖多内宠姬及子孙。相、二千石欲奉汉法以治,则害于王家 [5] 。是以每相、二千石至,彭祖衣皂布衣 [6] ,自行迎,除...

《史记·五宗世家第二十九》 - 鲁共王馀,以孝景前二年用皇子为淮阳王。

二年,吴、楚反破后,以孝景前三年徙为鲁王 [2] 。好治宫室苑囿狗马。季年好音 [3] ,不喜辞辩。为人吃 [4] 。二十六年卒,子光代为王。初好音舆马;晚节啬 [5] ,惟恐不足于财。 江都易王非,以孝景前二年用皇子为汝南王 [6] 。吴、楚反时 [7] ,非年十五,...

《史记·五宗世家第二十九》 - 河间献王德,以孝景帝前二年用皇子为河间王。

好儒学,被服造次必于儒者 [2] 。山东诸儒多从之游。 二十六年卒,子共王不害立。四年卒,子刚王基代立。十二年卒,子顷王授代立。 临江哀王阏于,以孝景帝前二年用皇子为临江王 [3] 。三年卒,无后,国除为郡。 临江闵王荣,以孝景前四年为皇太子 [4] ,四...

《史记·五宗世家第二十九》 - 孝景皇帝子凡十三人为王,而母五人,同母者为宗亲。

栗姬子曰荣、德、阏于 [1] 。程姬子曰馀、非、端。贾夫人子曰彭祖、胜。唐姬子曰发。王夫人儿姁子曰越、寄、乘、舜。 【段意】 解释“五宗”传名,介绍景帝十三子及其生母姓名。为全篇总纲。 字数:115 注释 [1]阏于:《汉书》作“阏”,“于”疑衍文。...

《史记·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 - 褚先生曰:

臣为郎时,闻之于宫殿中老郎吏好事者称道之也 [1] 。窃以为令梁孝王怨望,欲为不善者,事从中生 [2] 。今太后 [3] ,女主也,以爱少子故,欲令梁王为太子。大臣不时正言其不可状 [4] ,阿意治小 [5] ,私说意以受赏赐 [6] ,非忠臣也。齐如魏其侯窦婴之正言...

《史记·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 - 太史公曰:

梁孝王虽以亲爱之故,王膏腴之地,然会汉家隆盛 [1] ,百姓殷富,故能植其财货 [2] ,广宫室,车服拟于天子 [3] 。然亦僭矣 [4] 。 【段意】 司马迁的论赞。指出梁孝王骄奢的原因,并认为这具有僭越的性质,是非法行为。 字数:111 注释 [1]会:适逢。 [2]植:...

《史记·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 - 孝王慈孝,每闻太后病,口不能食,居不安寝,常欲留长安侍太后。

太后亦爱之。及闻梁王薨 [1] ,窦太后哭极哀,不食,曰:“帝果杀吾子!”景帝哀惧,不知所为。与长公主计之,乃分梁为五国,尽立孝王男五人为王,女五人皆食汤沐邑 [2] 。于是奏之太后,太后乃说 [3] ,为帝加壹餐 [4] 。 梁孝王长子买为梁王,是为共王 [5]...

《史记·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 - 梁王十四年,入朝。

十七年,十八年,比年入朝 [1] ,留,其明年,乃之国。二十一年,入朝。二十二年,孝文帝崩。二十四年,入朝。二十五年,复入朝。是时上未置太子也 [2] 。上与梁王燕饮 [3] ,尝从容言曰:“千秋万岁后传于王 [4] 。”王辞谢。虽知非至言 [5] ,然心内喜。太...

《史记·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 - 梁孝王武者,孝文皇帝子也,而与孝景帝同母。

母,窦太后也。 孝文帝凡四男:长子曰太子,是为孝景帝;次子武;次子参;次子胜 [2] 。孝文帝即位二年,以武为代王 [3] ,以参为太原王 [4] ,以胜为梁王。二岁,徙代王为淮阳王 [5] 。以代尽与太原王,号曰代王。参立十七年,孝文后二年卒,谥为孝王。子登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