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文赏析 > 古代剧曲鉴赏 > 千金记·别姬

千金记·别姬

         【虞美人】(占上) 一身曾沐君恩宠,暖帐亲承奉。香云如鬓拥,晓妆尤倦,珮环声细,绛裙风动。玉容未必倾人国,椒房宠爱君恩极。海棠睡起春正娇,莫把金珠污颜色。金珠虽艳美未匀,如何颜色从来真。但愁春去颜色改,不得君恩常顾身。妾乃西楚霸王之妃。连日我君王看他眉头不展,未审如何?待他出来,问取端的。(净扮霸王上)
        【前腔】盖世英雄,始信短如春梦。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怎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占)大王为何发此言语?(净)你尚未晓得。自家兴兵五载,身经七十余战,未尝有败。今日天欲亡我,岂不可叹?(占) 原来这等。如何是好?(净)
        【泣颜回】 霸业已成灰,论英雄盖世无敌。时遭折挫,到今枉自迟疑。思之就里,夫人,谁知有今日,叹当初早不用鸿门计。把孤身冒镝当锋,时不利岂知今日。
        【青天歌】(生、众)金鼓要分明,金鼓要分明。人望旌旗,马听锣声。
        把都每,把都每,势摆个合罗阵。
        【前腔】 (生)一鼓便兴师,一鼓便兴师,二鼓往前征。鼓擂三通,炮发连声。把都每,把都每,势摆个黄龙阵。
        【前腔】头戴茜红缨,头戴茜红缨。挽上长弓,箭射流星。把都每,把都每,势摆个分冲阵。(占)大王,这是什么响? (净)这是楚歌之声响。
        (占)怎么四围都是?(净)你不晓得,风色一正,却四面周围都是响的。
        【前腔】 (生、众)前队两边分,前队两边分。中队盘桓,后队绝奔。把都每,把都每,势摆个长蛇阵。(生、众下)
        (净) 夫人,不好了,不好了!外面歌声尽是汉家之兵,今已得楚矣!
        【泣颜回】 腰间仗剑吐虹霓,空自有拔山之力。罢,罢!只是我该如此了。
        夫人,过江东来时节,四十五万人马,如今只剩得这些了。天亡吾楚,看看食尽兵疲。闻歌四起,汉军围冲散了三千队。夫人呵,(合) 我和伊,难忍分离,禁不住两行情泪。
        【前腔】(占)嫁鸡怎不逐鸡飞,教妾身如何存济。心灰肠断,云山翠压愁眉。喧天鼓鼙,汉军围四下里重重至。(合前) (末上报介)
        【赚】垓下重围,帐里将军知也未?(净)你为何的?(末)看四下里腾腾横杀气。(净)英雄志,当初指望造鸿基,如今一日成虚费。(净)美人,我死也罢,只是舍不得你。你到那里去? (贴) 告大王知道。忠臣不事二君,烈女不更二夫。大王倘有不幸,奴家岂肯存着异心?(净) 罢,罢!你去好生伏事汉王罢。我与你别了,再不得相会了。(贴)大王,你不须疑,赐与我三尺青锋先刎死。(净)虞美人,果是这般贞烈呵,我就把青锋付与伊。(占)大王,和你分别去,除非梦里重相会。放心前去,(占自刎介) 粉憔玉碎。
        【扑灯蛾】(净)可怜一妇人,可怜一妇人,激烈男儿志。甘自把身躯,须臾丧吾龙泉也。魂飞魄散,好教我一身无计。到如今怎生区处,只恐汉兵又来至。
        【前腔】(末)大王休迟滞,顷刻汉兵至,及早须宜回避也。(净)将伊首级,且将来马上悬之。愿生死同归一处,管教伊名登青史,留取个好名儿。
        【尾声】仰天大哭长吁气,回望山河黑雾迷,不料虞姬先刎死。

        《千金记》 主要叙韩信、项羽故事。这个题材,屡被各种形式的戏剧演出所采用。《千金记》 之前,宋官本杂剧、金院本、宋元南戏、元杂剧都各有数种,今仅存元金仁杰所著杂剧《萧何月夜追韩信》 一种。
        《千金记》所叙大多据《史记》、《汉书》所载,其中也袭用了金仁杰《追韩信》中的部分曲文。此剧从韩信穷困受辱写至助汉灭楚、封王荣归; 以亡秦失鹿、楚汉相争为背景。剧中包含的历史内容是丰富的,展开的历史画面是恢弘的。
        剧中人物众多,各具特点。主角韩信胸藏将略、内蕴奇谋,具有忠诚信厚的品德和沉稳坚毅的性格。他助汉灭楚、统一天下后,作品给予他衣锦荣归、夫妻团园的收场,但在《游说》、《游仙》 二出中预示了他必然被害的结局。对项羽的描写,着墨虽不如韩信之多,人物却栩栩如生。《会宴》、《夜宴》、《别姬》、《鏖战》、《灭项》等出充分表现了他特立独行、刚愎自用等特点及铁骨铮铮、至死不屈的英雄气概。
        这里选《别姬》出,演项羽兵败与虞姬相别的情景; 是后世据以改编、在舞台上常演不衰的折子戏剧目之一。虞姬所唱【虞美人】曲,说明她深受项羽宠爱。她不喜打扮,也不多佩饰物,以淡妆雅服和绰约的风姿获得项羽恩宠。项羽爱其“真”,也能向她吐真言。项羽坦白承认自己已失败,但认为是 “时不利”,是 “天欲亡我”。剧中直接引用项羽之诗: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怎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见《史记·项羽本纪》。其中“怎奈何”,《史记》 中为“可奈何”)充分表现了他的英雄气概及 “时遭折挫,至此枉自迟疑” 的处境。此时此刻,他才后悔当初鸿门宴上未用范增之计除去刘邦。紧接着韩信 ( “生”扮) 领兵围攻。“金鼓要分明”,金鼓即金征与鼓,用以指挥战斗。“鼓,所以进众; 金,所以止众。” (见《资治通鉴·汉纪》 “文帝前十一年” 师古注) 在韩信摆出各种阵法之时,四面楚歌声起。剧以此为张良之计,用汉兵扮作楚军,混入楚营中吹唱楚歌,使楚兵思乡而弃甲离去。接着汉歌声起,报道汉已得楚。为激励项羽“放心前去”,虞姬刎剑身亡。项羽则悬虞姬首级于马上,继续向前与汉军鏖战。此出在突出项羽英雄盖世的同时,也表现了他儿女情长的一面,演出时场上洋溢着慷慨悲凉的气氛。不过,此剧把虞姬对项羽的深情和视死如归的气概说成是 “烈女不更二夫”,则表现了作者思想的局限。司马迁在《项羽本纪》 之末评曰: “夫秦失其政,陈涉首难,豪杰蜂起,相与并争,不可胜数。然羽非有尺寸,乘势起陇亩之中,三年,遂将五诸侯灭秦,分裂天下,而封王侯,政由羽出,号为 ‘霸王’,位虽不终,近古以来未尝有也。……自矜功伐,奋其私智而不师古,谓霸王之业,欲以力征经营天下,五年卒亡其国,身死东城,尚不觉悟而不自责,过矣。乃引 ‘天亡我,非用兵之罪也’,岂不谬哉!” 此剧对项羽这个人物的刻划,承袭了 《史记》 的观点。


        剧中其他人物,如刘邦为图王而一改其贪财好色之故态,他善于用人、从谏如流、貌似宽仁,故得贤臣辅佐而成霸业; 张良足智多谋、能言善辩,功成后知机而退,表现了他的远虑和超凡的智慧; 萧何识才、爱才,为国求贤、竭诚事汉; 等等:在作品中都有生动的描写,并寓褒贬于其中。
        《千金记》 将这样一段剑拔弩张、兵连祸结的历史和众多叱咤风云的著名历史人物尽皆囊入一部传奇之中,截取其最富戏剧性的一些情节、场面,重点突出、形象生动、次序井然地展现在观众面前,可见作者构思之巧妙。剧中文词庄雅洁净,科诨也不粗俗。只是写楚汉相争时事而误用汉以后的故事处不少,如第十五出项羽说“吾闻昔人有七纵七擒之能。” 用的是三国时诸葛亮七纵七擒孟获的故事;第四十四出萧何赞韩信 “果然三箭天山定”,典出唐代薛仁贵事; 此出韩信领兵布阵时呼 “把都每”,此为蒙语,意为 “勇士们”,韩信不是蒙人,这里袭用元曲中常用之语。但瑕不掩瑜,《千金记》 终不失为一部优秀的作品。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古译文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给朋友:

“千金记·别姬” 的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