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文赏析 > 古代剧曲鉴赏 > 八义记·宣子争朝

八义记·宣子争朝

         滚绣毬】 (外) 俺这里正打听泼佞臣是甚人,呀,却原来是你们作衅,俺和你做头敌辨别个输赢。(净)你是文是武?(外)俺是文官管着晋国民,武官管着晋国兵,俺两个文武官皆赖着一人有庆。却不道民为邦本,本固邦宁。(净)你文俺武如何? (外) 俺是个文官把笔安天下,那曾见武将持刀定太平,敢与俺评论。(净)岸贾虽是不才,颇晓一二。(外) 你晓甚么。
        【倘秀才】 田舍翁你敢大胆和咱相挺。(净)挺便怎么。(外) 你认我是
        谁?(净)我认你是赵宣子。(外) 可又来。赵宣子何曾怕恁。(净)你敢打我。(外) 打死你泼谗臣待怎生,合着口噤着声,我跟前,容不得你强挺。(净) 岸贾有甚罪过。(外) 还说,带上二人来。
        【滚绣毬】 要熊掌煮御羹。(净) 只一件。(外) 坛台上弹打人。(净)也只两件。(外) 只这两桩事残害了几家儿百姓,搬斗得晋灵公百事无成。你道优容便索停整半月不临朝,却不道有妨国政。外邦闻知不雅,笑俺朝廷。则交你昨宵谗佞今朝报,远在儿孙近在身,仔细叮咛。
        (净) 丞相,岸贾回避罢。假作痴呆汉,权为懵懂人。(下)
        【煞尾】 (外) 只交你一朝马死黄金尽,万剐凌迟泼佞臣。以酒为池肉作林,每遇元宵苦放灯。高筑坛台弹打人,打落人牙并眼睛。有日他邦起战争,军马临城待怎生。把你锦绣江山都吞并,那时节败了国忘了家方才醒。

        《八义记》 事本 《春秋左传》 及 《史记·赵世家》 等史著,讲述程婴、公孙杵臼等人救助被屠岸贾陷害的晋国忠臣赵盾后人的故事,主要情节与元杂剧 《赵氏孤儿》 相近。春秋时晋灵公贪残昏庸,信用下大夫屠岸贾,祸乱国政。上大夫赵盾屡进忠言,反遭灵公与屠岸贾之忌,数次设计加害。后屠岸贾得势,杀害赵家三百余口。赵氏门客程婴与中大夫公孙杵臼定计救出德安公主所产的赵氏孤儿,孤儿长大后与逃出的父亲赵朔及母亲德安公主相见。众人同心协力,终得报仇雪恨。在与屠岸贾斗争的过程中,为赵家出力效死的除程婴和公孙杵臼外,还有鉏麑、提弥明、灵辄、周坚、韩厥等义士,加上顶替孤儿而死的程婴幼子共是八人,所以全剧名为《八义记》。这里所选的几支曲主要记叙赵宣子在朝中面斥奸佞屠岸贾的前后经过,突出表现了他忧国忧民、嫉恶如仇的一腔凛然正气。
        【滚绣毬】 一曲以先声夺人的气势树立起赵宣子嫉恶如仇的形象,引发出忠奸两方激烈的戏剧冲突。曲辞中 “泼佞臣” 意为卑劣可恨的奸臣; “作衅” 有制造事端之意; “头敌” 系对头的同义语; “一人有庆” 语出 《尚书·吕刑》,因其中有“一人有庆,兆民赖之,其宁惟永” 之说,故后世以之为歌颂君主德政的称美之辞,这里转用来作明主贤君的代称; “敢与俺评论” 的 “评论” 在这里作争论解释。面对狐假虎威的屠岸贾,赵宣子毫不容情地直言指斥,说我正在这里打听挑唆国君作恶的奸佞小人是谁,却原来是你在作怪生事。这一来我就要与你作作对头,拚出个高低上下来。针对屠岸贾 “你是文是武”、“你文俺武如何” 的挑衅,赵宣子正言厉色地给予当头棒喝: 我是管民政的文官,你是管兵事的武官,朝中大臣不论是文是武,都要依靠贤明的国君才能有所作为。更重要的是,民为一国之本,只有这个本稳固了,国家才得太平。自来只有文官以文治安定天下,何曾见过武将靠打打杀杀就能建立太平世界的事。你这无知的武夫,竟还敢跟我来争论。与 【滚绣毬】 前后相衔的 【倘秀才】 紧承上文,一气直下,继续述录赵宣子面折奸宄的铿锵言辞。其中 “田舍翁” 原系对庄稼汉的蔑称,这里用来叱骂屠岸贾,意指屠是愚顽鄙陋之人; “挺” 为顶撞之意; “恁” 即你; “怎生” 义同怎么; “合着口噤着声” 意谓闭上嘴不许开言。这两曲质朴简净,节奏感强烈,遣词造句紧密贴合人物个性与身份,且能通过对话暗示出击打屠岸贾之类的动作,极富戏剧性。
        下一曲 【滚绣毬】 中,赵宣子列举了屠岸贾教唆国君晋灵公干下的 “要熊掌煮御羹”、“坛台上弹打人” 之类残害百姓的坏事,以确凿证据揭露了屠岸贾凶狠狡诈的本质。曲中 “搬斗” 为怂恿、挑唆之意,“优容” 是形容安闲自得情状的用语,“索” 意为必须、应当,“临朝” 系指国君上朝听取奏对、处理政事,“不雅” 即不正,“交” 同教或叫,“仔细叮咛” 的 “叮咛” 与 “仔细” 同义,两词连用显示出着重强调的意味。在赵宣子充满正义的驳诘下,屠岸贾无言以对,只得 “假作痴呆汉”,狼狈而去,这一回合的忠奸斗争以赵宣子的胜利告终。戏剧冲突暂时结束,剧曲转入尾声。
        大笔勾勒了赵宣子金刚怒目的直臣气概后,收束全套的 【煞尾】 曲展示出赵宣子忧思深广、老成谋国的另一种贤臣风范。句中 “一朝马死黄金尽” 为古代俗语,意谓钱财耗尽,家道沦落; “以酒为池肉作林” 句典出 《史记》,据是书 《殷本纪》载,商纣王曾 “大冣乐戏于沙丘,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倮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这里借用此典形容国君信用奸佞、穷奢极欲的昏聩之举。赵宣子与祸国殃民的佞幸贼臣屠岸贾对垒而大占上风,但其心情却并不因此而有所好转,反倒更加忧郁起来。赵宣子愤怒地诅咒屠岸贾家门败落、“万剐凌迟” 的同时,又清醒地认识到,屠岸贾之所以能够得逞,关键在于他背后有国君晋灵公的支持。如果这种主昏臣佞的局面继续发展下去,再出现几次 “高筑坛台弹打人,打落人牙并眼睛”的事件,民心不稳,国家根基就会动摇。糊涂的晋灵公大概要等到有朝一日他国兵临城下,将晋国 “锦绣江山都吞并”,等到 “败了国忘了家” 方才会醒悟过来,但那已经太迟了。曲中 “只交你一朝马死黄金尽,万剐凌迟泼佞臣” 回应第二支 【滚绣毬】 的 “则交你昨宵谗佞今朝报,远在儿孙近在身”; “以酒为池肉作林” 回应同一 【滚绣毬】 的“要熊掌煮御羹”; “高筑坛台弹打人,打落人牙并眼睛” 同样回应此 【滚绣毬】 的 “坛台上弹打人”; “有日他邦起战争,军马临城待怎生” 回应第二支 【滚绣毬】 的 “外邦闻知不雅,笑俺朝廷”; “把你锦绣江山都吞并,那时节败了国忘了家方才醒” 则回应第一支 【滚绣毬】 的 “却不道民为邦本,本固邦宁”和第二支 【滚绣毬】 的 “搬斗得晋灵公百事无成……却不道有妨国政”。数曲之间,赵宣子的詈责之语与忧患之思前呼后应,条理清晰,章法井然,显示出作者统驭全局的撰曲功力。
        清人黄图珌的 《看山阁集闲笔》 中有几句较为中肯的论曲之语,略谓: “元人白描,纯是口头言语,化俗为雅,亦不宜过于高远,恐失词旨; 又不可过于鄙陋,恐类乎俚下之谈也。其所贵乎清真,有元人白描本色之妙也。” 以上几曲因人生戏,以戏见人,借助白描手法活画出一个忠君爱国、心系社稷的忠臣形象。其辞句则有意追摹元人,多用本色语,读来生气盎然,曲中情景历历如在目前。衡以黄氏之语,谓之 “清真”恐未必,许为 “化俗为雅”则约略近之。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古译文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给朋友:

“八义记·宣子争朝” 的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