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文赏析 > 古代剧曲鉴赏 > 异梦记·被擒

异梦记·被擒

         (生) 小生出得店来,囊空如洗,怎生捱得到渭塘,好伤感人也呵。
        【北越调·斗鹌鹑】则俺想着娇姿,恨不得身生两翅。干鳖鳖没巴臂的相思,急攘攘打不下海深情字。愁肠万缕丝,好梦须臾事。可惜没了甸环,到那里一些指实也没了,怎生是好。难道把热情儿做冷灰死,子落得孤另了汉苑相如,恼乱了苏州刺史。
        (生) 你前说到京的使用都是你的,前日店中竟撇了我回去,今日又说没钱借我,岂是朋友的道理? (丑) 前日你到京中,我也到京中,顺便带你去。如今你回到金陵,怎么也要我的盘费。好没趣,好没趣。(生)
        【紫花儿序】恁冷语儿当前刺,热肠儿量来无半丝,一霎时变了言词。怕用得尽的几贯青蚨,使不完的这些义字。
        【前腔】恁道铲可可断折云梯,则末也终如此,却不饿杀窗萤,拈断吟髭。俺止信着天地无私。
        【柳营曲】俺有鲲鹏翼,玄豹姿,有日价奋溟池腾云翅。这时翻转了恶面皮,挜相知,把青松再指。那些是朋友先施,却不道苏季子未逢时。
        【么篇】 子把势利场论个雄雌,却不把文章价较些青紫。遇时的既道是手能视,又道是眼能言没甚差池,谁敢与辨渑淄。未遇的风波平地,齐齐指世道交如趋市,落可也谨闭门儿不用匙。这也不在俺话下,则俺自有走不尽一层层巫山路,祷不了活现现海神词。只这些未偿缘,禁不住心窝暗刺。
        【小沙门】 这壁厢屈招了青衿秀士,那壁厢活埋了红粉丰姿,难道是冤家路窄终相噬。只是这段姻缘如今则索休了。俺指望牵着红丝,怎知道拆开了连枝。
        (生) 我出外已久,盘费使尽,那得银子来与你们。(小生) 这等缚起来。(缚生介) (生)
        【圣药王】则恁也仇无半丝,则俺也囊无厚赀,平白地把咱名字指。支竿儿折了高冈凤枝,游丝儿缚了天池鹏翅,天罗地网无因至。你如今拿我到那里去?(杂)拿你到平江路去见国师。(生) 俺倒做无赃贼,难道糊涂影响,写一张供状纸。
        【尾】 蓝桥水有阻断时,谢家花有斫折时。活活的惊醒那梦儿,生生的吓杀了秦楼上的箫史。


        《异梦记》 主要演述王奇俊与顾云容的爱情故事,事本明代瞿佑文言小说集 《剪灯新话》 中的 《王生渭塘奇遇记》。金陵王奇俊往吴淞探访故友西台御史李昌言,途经渭塘,偶遇处士顾仲瑛之女顾云容,彼此一见倾心。夜中神道主婚使者引奇俊与云容梦中欢会,云容以紫金碧甸环相赠,奇俊则以水晶双鱼佩为报。二人梦醒后见信物的然在侧,均诧为奇事,益增相思之情。李昌言修书让奇俊到自己姑母范夫人处就亲,奇俊友人张曳白探知前事,遂偷带紫金碧甸环到顾家求婚。拜堂之时云容发现迎亲者并非梦中之人,愤而投水,被渔人救起,又为路过的李昌言收容,带到范夫人处认为义女。顾仲瑛上告,恰遇番僧国师辇真吃剌思。辇真吃刺思为报昔日王奇俊直言斥责之怨,下令捕拿。张曳白又冒名到范夫人家就亲,行藏败露,被赶出府门,往辇真吃剌思处出首,荐范女琼琼入宫。云容毅然以身相代,面折辇真吃刺思。时奇俊已为李昌言所救,荐入朝中,任为西台御史,巡视山东路,惩办了辇真吃刺思和张曳白,与顾云容、范琼琼共偕连理。这里所选的套曲表现了王奇俊连遭失意和不幸时忧愤交加的复杂心情。
        首曲 【北越调·斗鹌鹑】 描摹了王奇俊陷于穷困之境时痛苦烦乱的思想情绪。此时的王奇俊面对现实景况,心中翻来覆去地权衡、思虑,却丝毫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则俺想着娇姿,恨不得身生两翅。干鳖鳖没巴臂的相思,急攘攘打不下海深情字” 几句是说对梦中所见的美人思念不置,恨不能立时生出双翅飞到她身边。其中 “干鳖鳖” 有无端、徒劳之意,“没巴臂” 亦作 “没巴鼻”,意谓无根据、没来由,“干鳖鳖没巴臂的相思” 指的是剧中人无缘无故就在梦中染上的深重相思;“急攘攘” 有急切之意,“急攘攘打不下海深情字” 意谓情深似海,一时之间难以消除。“愁肠万缕丝,好梦须臾事” 两句以往时美梦的稍纵即逝同当下愁绪的不绝如缕相对比,准确而凝练地写出了王奇俊 “望美人兮天一方” 的失落和惆怅之情。由于丢失了梦中得来的紫金碧甸环,没有了与佳人相认的凭证,王奇俊顿然陷身于进退两难的窘境之中。按约定前往就婚已不大可能,而就此放弃却又万分不愿,一片热忱无论如何也难以冷却下来,立时做到心如死灰,这一来就只有加倍痛苦: “子落得孤另了汉苑相如,恼乱了苏州刺史。” 句中 “子” 同 “只”,“孤另了汉苑相如” 和 “恼乱了苏州刺史” 两句借古拟今,以对仗方式叙写出王奇俊孤单落寞的现实心态。“汉苑相如” 为汉代著名文士司马相如,他奉诏入朝,被迫与爱妻卓文君分离,独居京城,与王奇俊形单影只的景况颇为相似,故以 “孤另” 来形容; “苏州刺史” 指的是唐代著名诗人刘禹锡,据唐人孟棨《本事诗》 记载,刘禹锡从州刺史任上罢职后,在朋友司空李绅的酒席上欣赏到美貌歌妓的演唱,大为动容,当即赋诗一首,中有句云: “司空见惯浑闲事,断尽江南刺史肠。” 末句亦作 “恼乱苏州刺史肠”。这里借用此典来状拟王奇俊因佳人难得而备觉烦乱的心情。
        就在王奇俊处境尴尬、意绪颓唐之时,忽然遇到相熟的朋友张曳白,奇俊遂向他求助,希望对方能念朋友之情,借予一些银两。不料势利奸诈的张曳白却一改以往的伪善面目,不单不肯施以援手,还冷言冷语出口伤人,激起王奇俊的满腔义愤,当即予以毫不留情的痛斥。以下四曲皆为王奇俊的愤激之言。【紫花儿序】 斥责张曳白背盟负义,翻脸无情,只重金钱不重人。句中 “恁” 即 “你” 之意,“青蚨”为钱的代称。面对势利小人,王奇俊义正词严地大声宣示,金钱再多总有用完的时候,而人间的道义却是可以长久依赖、永无止尽的。接下来重复 【紫花儿序】 曲牌的 【前腔】 和 【柳营曲】 两曲中,王奇俊将自己的阔大胸襟与趋炎附势者的丑恶嘴脸相对照,显示出对污浊社会的极度蔑视和对公平世界的热切向往。曲辞中 “铲可可” 与 “惨可可”、“碜可可” 音近义同,用以形容凄惨可怕之状; “云梯” 系青云梯的略称,是以上天的阶梯来比喻立身扬名的途径。“窗萤” 典出 《晋书·车胤传》,车胤家贫,夏夜以囊盛萤火虫照亮读书; “髭” 为胡须,“拈断吟髭” 系取“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 之意,与 “窗萤” 一样都是描摹读书人勤苦生活的常用故典。“鲲鹏翼” 和 “奋溟池腾云翅” 均取自 《庄子 ·逍遥游》 中北溟巨鱼鲲化为 “其翼若垂天之云” 的大鹏鸟而腾飞九霄的寓言故事,借以喻指王奇俊出众的才华和远大的抱负; “玄豹姿” 典出汉刘向 《列女传》,原书谓南山有玄豹,藏于雾雨中以避祸远害,这里王奇俊系以此典来形容自己怀才不遇的身世。“有日价” 意同有一天、有朝一日,其中的 “价” 为语气助词。“挜相知” 意谓主动结交,以知心朋友自居。“青松” 在古代常用以象征长青的友情,“把青松再指” 意思是说断了交的朋友回过头来再续旧日情谊。“朋友先施” 语出 《礼记·中庸》 的 “所求乎朋友,先施之”,指朋友先行馈赠礼物。“苏季子未逢时” 典出 《战国策·秦策》,战国策士苏秦曾至秦献策,未获信用,狼狈还乡,为亲朋所贱视。这两曲大意是说,你不要以为我一时失志,仕进无门,就会长此穷困潦倒下去,我相信天地是公正无私、庇佑善人的。像我这样胸怀大志、才华横溢的读书人,总有一天要一举成名,吐气扬眉,那时侯你们这些势利之徒就又会藏起奸恶的面目,赶着来和我攀交情、叙旧谊了。可是我像苏秦那样未发迹的时候,是不会有人来雪中送炭的。
        随后的 【么篇】 更进一步揭露现实社会的黑暗和腐败,说明王奇俊之类正直坦荡的书生郁郁不得志的根本原因。“青紫” 原为高官显贵的服色,有品秩高低的不同,故句中 “较些青紫” 即比个高低之意; “差池” 义同差错,差别; “渑淄” 系渑水与淄水的合称,传说二水相合,不易分辨; “落可也” 本是元代口语,曲辞中用于句首,属话语间的衬词,无具体意义。曲作将得志者与失意者的不同境遇加以了直观的对比,尖锐的批判锋芒直指趋炎附势的时代风气。变态的社会一切只凭势利来判定高下,道德文章一钱不值,无人看重。遇时得势的显贵受到众人的逢迎谄媚,甚至被说成手能观看、眼能言语的神仙一流人物,在这种情势下,又有谁敢出头去分辨个中真伪呢。与此相反,背时失路的落魄者平白无故便会遭受打击,面对交情如交易的状况,只有闭门独守。就王奇俊自身而言,功名不遂之外,情缘姻事也连遭挫折,“走不尽一层层巫山路,祷不了活现现海神词”,心中刺痛,幽恨难言。句中 “巫山” 系取宋玉《高唐赋》 之典以喻情场,全句意谓情路曲折,愈走愈觉艰难; “海神词” 疑为 “海神祠” 之讹,前代剧作中有王魁与敫桂英在海神庙祷告订盟的情节,这里取其事以表示无法与意中人结缘。
        接下来的所见所闻使王奇俊遭受了更大的刺激。他在路边看到官府文告,内中载明有自称王奇俊者携带紫金碧甸环到顾府求亲、逼死其家小姐云容事,顿觉凄苦难言,【小沙门】 一曲表现的就是他这种悲凉的心绪。“青衿” 为古代学子的普通服色,常用以指称秀才; “相噬” 有吞咬之意,此处引申为加害; “连枝” 为 “连理枝” 的缩略,“牵着红丝” 和“连枝” 都是形容夫妇匹配的常用语。王奇俊自伤沦落之余,转为梦中佳人的红颜薄命而悲哀。此时他对张曳白冒名骗婚的鬼蜮伎俩犹一无所知,只暗地疑惑是谁犯下的这桩罪案,自问 “难道是冤家路窄终相噬”。理想中的美好姻缘彻底破灭,红丝难牵,连理已拆,穷途末路的王奇俊功名事业、爱情婚姻迭遭不幸,一时之间精神上陷入了全面危机。曲中 “这壁厢屈招了青衿秀士,那壁厢活埋了红粉丰姿” 的慨叹仿用元代马致远杂剧《荐福碑》 中的名句 “这壁拦住贤路,那壁又挡住仕途”,而对仗更为工致,上下句之间比照的意味也更为显明。
        嗟叹未竟,王奇俊已为奉命捕拿他的差役们所包围。经过一番盘查,众差役见王奇俊拿不出他们需索的银两,便滥施淫威,将之绳捆索缚。【圣药王】 及最后的【尾】 曲叙写了王奇俊蓦遭横祸时又是慌乱、又是无奈的恓惶心理。其中 “高冈凤枝” 意指高山上凤凰栖息的树枝; “游丝儿” 为悬浮飘移的蛛丝; “糊涂影响” 有恍恍惚惚、模模糊糊、传闻不实、空泛无据之意; “蓝桥” 是古代传说中的地名,尾生与女子订约在蓝桥相会,至期女子不来,尾生守候不去,遇水而死,这里“蓝桥水有阻断时” 实即 “蓝桥有水阻断时” 之意,系借尾生故事来隐喻王奇俊同样不幸的遭遇; “谢家” 在此处解释为闺房; “箫史” 当作“萧史”,《列仙传》记有秦穆公之女弄玉与夫婿萧史吹箫引凤、升仙而去的故事,故后世常以萧史作为情郎的代称。王奇俊莫名其妙地牵涉进人命官司,心中惊疑不定,自思与众差役无冤无仇,只因拿不出行贿银两,便在无赃无证的情况下被糊里糊涂地指名抓捕,委实冤枉。“支竿儿折了高冈凤枝” 两句含有 “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的意味,暗中同上文 “俺有鲲鹏翼,玄豹姿,有日价奋溟池腾云翅”、“未遇的风波平地” 等句相呼应,进一步显示出王奇俊危殆之际不改清高自负习性的书生本色。穷途末路的王奇俊禁不住连声哀叹,己身如痴情的尾生陷身祸患,梦中情人又如被砍折的鲜花般为人摧毁,美梦惊醒,现实的奸险足以令自己这个多情的才人胆战心惊、魂飞魄散。套曲至此戛然而止,笔酣墨饱,言无剩义,劲健之气直溢出篇幅之外,正印合了明人王骥德“尾声以结束一篇之曲,须是愈著精神,末句更得一极俊语收之方妙” 的提法。
        明代戏剧理论家祁彪佳的《远山堂曲品》 列《想当然》 于“能品” 之中,以为: “此曲排场转宕,词中往往排沙见金,自是词坛作手。” 由以上套曲可知此誉不虚。全套由人物失路无依的忧伤写起,一路洋洋洒洒,迤逦而下,对浇漓之世的种种怪现状加以了淋漓尽致的嬉笑怒骂,锋芒所及,真相尽出。在曲风曲辞上,作者处处追摹元人,融雅入俗,以当行本色语绘写浮世众生相,奇想络绎,佳句迭出,如 “子把势利场论个雄雌,却不把文章价较些青紫。遇时的既道是手能视,又道是眼能言没甚差池,谁敢与辨渑淄”、“这壁厢屈招了青衿秀士,那壁厢活埋了红粉丰姿,难道是冤家路窄终相噬” 及“支竿儿折了高冈凤枝,游丝儿缚了天池鹏翅,天罗地网无因至” 等句,形象鲜活,意趣深远,即置诸元人集中,亦不遑多让。“词坛作手” 之称,作者实有以当之。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古译文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给朋友:

“异梦记·被擒” 的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