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文赏析 > 古代剧曲鉴赏 > 三元记·遣妾

三元记·遣妾

         【如梦令】(生上) 曾记寻常俗谚,说道人离乡贱。匹马走风烟,吹得京尘满面。开筵宴,逆旅议成姻眷。
        【洞房春】(丑上)花烛荧煌,洞房今夜开筵宴。冯官人,新人已到门首,你可出去迎接。(生)起动起动。(贴上)玉笙低按,伉俪非吾愿。(生) 老大新婚,灯下羞相见。(贴)心怀怨,泪痕如线,界破残妆面。
        (丑) 我不坐了,明日来与你暖房。正是天上人间,方便第一。(生)妈妈,且再坐一坐。
        【桂枝香】匆匆开宴,重将烛翦。安排着合卺春杯,灯下交相酬劝。呀,看他闷思郁然,闷思郁然,莫不是聘财轻鲜,礼仪疏简。小娘子,你且从权,莫道我山妻妒,我的山妻且是贤。
        【前腔】 (贴)财非轻鲜,礼非疏简。只因有事关心,闷思实难排遣。(丑)小姐,你且莫怨天,且莫怨天,怨天天远,况你的事难展转。
        (贴)这其间,欲诉衷肠事,伤心不可言。(生) 问小娘子有何心事,可与卑人一说。
        【前腔】 (贴) 言之惭赧,只恐逆流难挽。痛双亲衰老无儿,我去了何人为伴。我的爹娘,从今别后,从今别后,山遥水远,抱负终天之怨。 好心酸,我的爹娘,若要重相见,三更梦里旋。
        【前腔】(生) 与你红丝新绾,期为姻眷。缘何不念新婚,愁锁双眉不转。你有事尽言,有事尽言,与伊分辨,不须愁怨。这姻缘,想他就 里非无屈,其间必有冤。
        【前腔】 (贴)严君游宦,时乖多难。(生)你原来是宦家之女,令尊做甚么官来?(贴) 只因纲运他方,欠折官粮一半。(生)运折了官粮,如何处置?(贴)说也惶恐,却卖妾抵偿,卖妾抵偿,非吾之愿,教我如何不怨。 有谁怜,我的爹娘,儿去亲无倚,心旌两地悬。
        【前腔】(生) 听他哀情凄惨,使我勃然色变。你双亲衰老无儿,何忍把你天伦离间。小娘子,不须泪涟,不须泪涟,把你送归庭院。(贴)想我家父必将银子完官去了,奴家情愿随官人去也。(生) 你也不须留恋。请回旋,教你骨肉重完聚,别选姻缘遂百年。待我唤媒婆出来。妈妈有请。 (下略)
        (丑)官人,我如今送他回去,你且收下文券在身边,不怕他不还你的银子。(生) 妈妈,我不是这样人。自古道周急不继富,他父亲在患难之中,我当助之,如何说这等话?娘子,收下文券去。(丑) 难得这好人。小姐,你可拜谢了冯官人去罢。(贴) 官人请上,待奴家拜谢。
        【忆莺儿】君最贤,怜妾艰。遣妾还家不索钱,仁义于君得两全。德深似渊,量宏似天,阴功最大行方便。(合) 望苍天,与他前程远大,瓜瓞永绵绵。
        【前腔】(生)你且休叹嗟,免泪涟。我要娶妾呵,本求子嗣得两全,忍教你父子分两边。如今遣还你父亲呵,去珠复还,缺月再圆,一家骨肉重相见。请回旋,从今如愿,别择个好姻缘。
        【前腔】(丑)你把聘财,轻弃捐。济人急难胜结缘,阴德从来感动天。位登寿山,广种福田,何愁眼下无姻眷。似君贤,麟儿早赐,庆泽永流传。

        《三元记》 事本宋罗大经《鹤林玉露》 的《冯三元》 条,叙写冯商慷慨好义、积德行善而终获福报的故事。江夏富商冯商乐善好施,周济贫穷人家,无微不至。土豪胡大才意图强占王以德之妻,倾陷王以德入狱。王妻找到冯宅,意欲卖身救夫。冯商慨然赠银,使王以德减罪,又资送盘缠,助王氏夫妇往发配地谋生。后冯商途经河南,正巧投宿在王氏夫妇所开店中。王以德欲报前恩,特令妻子为冯商侍寝,结果遭到冯的严拒。冯商在京经商时,为求子息,买运使张祖之女为妾。新婚之夜,冯见新娘愁眉不展,细问究竟,方知张祖运折了官粮,不得已只好卖女偿还,当即将张女送还,聘金全部奉赠。冯商四处行善,终于感动玉帝,令文曲星降凡为冯商之子,取名冯京。长成后连中三元,光耀门楣,冯商夫妇俱获封赠。这里所选的套曲描写了冯商无偿遣返在京所娶侍妾的前后经过。
        首曲 【如梦令】 由冯商交代京师成婚之事,引出下面的具体情节。曲辞中 “风烟” 为风尘、尘世之意; “京尘” 是京洛尘的略称,常用以比喻功名利禄等尘俗之事;“逆旅” 即旅店。远离家乡的冯商想起 “人离乡贱” 的俗谚,为自己不得不单人匹马奔波于俗世烟尘中而黯然神伤。在这种心理背景下,他 “议成姻眷”,预备找一个女子来陪伴自己,延续家族香火,原是极其自然的事情。
        次曲 【洞房春】 正式介入情节,叙写冯商与新娘见面后同入洞房的景况。曲中首先借媒人之口点明洞房的喜庆氛围,以与新娘 “心怀怨,泪痕如线” 的悲戚情绪构成不和谐的鲜明比照。曲辞中 “荧煌” 为堂皇明亮之意,“玉笙” 代指迎亲的音乐。由店房改成的洞房,花烛照眼、收拾一新,入夜后便准备开宴成亲。“老大新婚” 的冯商在媒人的指点下接进新娘,心中颇感欢悦,转而想到自己的年龄,又觉得有些别扭,“灯下羞相见” 的一个 “羞” 字正写出了他这种兴奋与歉疚相糅合的复杂心态。而年轻的新娘却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心境,她带进洞房的不是喜气而是难泯的怨恨和“泪痕如线,界破残妆面” 的凄惨神情。句中 “界” 在这里有分划的意味。新婚之夜,她没有一般新娘的那种娇羞和紧张,只是任由止不住的泪线流过面颊,将脸上所化的妆冲得不成样子。新郎、新娘二人从行为举止到内在心态的巨大反差带来初步的戏剧冲突,为以下情节的展开奠定了基础。
        套曲从 【桂枝香】 开始进入全出的重点部分,逐层深入地表现冯商与新娘的内在冲突。曲辞中 “翦” 同 “剪”,“重将烛翦” 意谓再次修剪蜡芯,挑亮烛光; “闷思郁然” 为忧思深重之意; “从权” 意指权且变通接受。作了新郎的冯商满心欢喜地整备花烛,匆匆开宴,要与新娘饮合卺杯时,才发现她闷闷不乐,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细致周到的冯商当即关切地动问因由,耐心劝慰: 是不是聘金太少,迎娶礼仪太过简慢,所以惹得你心中不快呢?又或者是为人作妾,担心大妇嫉妒,因而心神不定?若是前者,就请你暂且委屈一下; 若是后者,你尽管放心,我家中妻子是很贤惠的,大家一定能和睦相处。几句简短的话语将冯商朴质善良的性格充分展示出来,为下面遣还新娘的情节留下了伏线。紧接其后的 【前腔】 中,新娘话锋相接地回答了冯商的提问: “财非轻鲜,礼非疏简。只因有事关心,闷思实难排遣。” 至于是何事萦绕心间,却不明言。此时媒人又插进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小姐,你且莫怨天,且莫怨天,怨天天远,况你的事难展转。” 句中 “展转” 为周转、应付之意。知情的媒人提醒新娘,她落到这种局面,实由自家的特殊情况所导致,怨也无用。新娘接受了她的劝告,打住原话,转以 “这其间,欲诉衷肠事,伤心不可言” 之语含混带住。剧曲中加入媒人言辞,一则打破了两人问答的单调戏剧情境,使场面趋于活跃; 二则掩盖了新娘郁郁不欢的真实原因,造成悬念,为剧情平添一重曲折。
        媒人退出后,冯商重拾话头,急切地想要知道新娘 “有何心事”,再度引起新娘的伤感,重复使用 【桂枝香】 曲调的 【前腔】 以明白如话的辞句记录了新娘发自肺腑的哀痛之音。提起伤心事,新娘欲言又感羞怯,自觉走到这一步,事情已无法挽回。她说自己 “痛双亲衰老无儿”,怕走后无人与爹娘为伴; 又哀叹别后天各一方,再难与衰迈的父母相见,恐怕这种骨肉分离之痛从此将转化为终身的憾恨。此时新娘仍不道明忧伤的根本原因,从而使得原有的戏剧悬念进一步得到加强。下一曲 【前腔】 中,冯商的再次发问将整出戏逐步推向核心情节。“红丝新绾”、希望能再添一段美满姻缘的冯商见新娘一直 “愁锁双眉不转”,遮遮掩掩不肯吐露实情,心中疑虑难消,一面好言相劝,叫她有事尽管直说,不必独自愁怨,且声明若真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可以帮助解决; 一面在心底暗自揣测,觉得这桩姻缘中新娘必有委屈之处。在以上段落中,人物内心的矛盾冲突及人物相互之间的心理冲突均得到颇为深入的开掘。在此基础上,剧作开始进入高潮部分。
        随后的两曲 【前腔】 揭开了新娘 “闷思郁然” 的谜底,将剧情迅速推进到冯商慷慨 “遣妾” 的中心情节。曲辞中 “严君” 系子女对父亲的尊称,“游宦” 意谓在外作官,“时乖” 有时运不济之意,“纲运” 是唐宋以来分组成批运送大宗货物的一种运输法。新娘之父出任外官时,因失误而折损了运送他处的一半官粮,为抵偿亏欠,不得不将独生女儿卖与他人为妾。“非吾之愿,教我如何不怨” 与 “儿去亲无倚,心旌两地悬” 等句写出新娘只恨命运捉弄而不肯责怪爹娘的柔顺性格,既与上文描写相呼应,又引发出冯商的哀怜之情,使剧曲自然转入下一曲叙写冯商反应的 【前腔】。听完新娘的哀哀泣诉,侠义心肠的冯商深为所动,脸上原有的喜悦之情顿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想到新娘衰迈的双亲无人照应,在风烛之年还要经受骨肉分离的巨大痛苦,他心中万分不忍,当即表示要将新娘送回家去,让她亲人团聚,再重选一头称心如意的亲事,同时慨然交回契约文券,作了不索聘钱的允诺。曲作在交代情节的同时,刻刻不忘用对比手法展现人物心理情绪的变化,增强作品内在的戏剧性。冯商由欢悦到疑惑再到悲悯的情感递变与新娘从怨艾到忧伤再到欣喜的情绪波动彼此交织,互相影响,构成套曲铺衍生发的深层动力。随着原有冲突的解决,局势转为明朗,人物关系也相应发生改变,套曲就此进入尾声。
        最后的收尾部分由三曲 【忆莺儿】 组成,第一、三两曲分别传述新娘和媒人对冯商的感激赞颂之辞,第二曲则为冯商的答语。其中 “阴功” 为佛家习语,俗传阴世主宰记下的人在阳间行善所积功德,即谓之阴功,下面的 “阴德” 意思亦相近; “位登寿山” 有寿如山高之意; “广种福田” 亦为佛教用语,佛家以为行善积德与种田一样,肯播种便有收获,故云; “瓜瓞永绵绵” 是以瓜蔓的延展来比喻子孙昌盛,繁衍不绝;“忍教你父子分两边” 的 “忍” 实为岂忍、不忍之意; “麟儿” 系古代对男婴的美称,用以形容小儿聪颖不凡、前程远大; “庆泽” 是指皇帝的恩泽。“似君贤,麟儿早赐,庆泽永流传” 几句意思是说,像你这样的好人定能早生贵子,长大后读书做官,诗礼传家,让后世子孙代代承受皇家的恩泽。经过种种起承转合的铺排,全套至此完满收结,虽未留下可供回味的余韵,却也神完气足,无懈可击。
        清代著名戏剧理论家李渔曾在其 《闲情偶寄》 中提出戏文 “贵浅不贵深” 之说,要求剧作曲辞 “其事不取幽深,其人不搜隐僻,其句则采街谈巷议。即有时偶涉诗书,亦系耳根听熟之语,舌端调惯之文,虽出诗书,实与街谈巷议无别者”。以上套曲紧紧围绕全出的主要戏剧冲突展开,一波三折,步步深入,结构清晰,造语浅豁,与李渔的创作理想颇为接近,实是较为典型的场上演出之曲。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古译文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给朋友:

“三元记·遣妾” 的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